首页  »  激情小说  »  家庭乱伦  »  [我的高中生活](22)作者:后龙泽秀明
[我的高中生活](22)作者:后龙泽秀明

提示:图片采集于互联网,内容可能含有裸聊、找小姐等欺诈性广告,请各位不要打开以免上当受骗,祝大家生活性福!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记住下面两个地址发布页!方便随时找到亚洲AV电影站

地址发布页: 地址发布页:
字数:21818
 
  *********************************** 
  ※本故事純屬虛構,人物名稱如有雷同,純屬巧合※
 
  前言:教育部今年開始實行「男女同學共同修習法案」,也就是俗稱的「椅 伴法案」。每學期開始會抽籤決定每位同學的椅伴,大致上的規則是:兩人共用 一個課桌椅,上課時必須採取女上男下疊坐的姿勢;唯有考試時,兩人可並排共 座;戶外體育課及不在原班級教室上課的通識課除外,可於每堂課前自行決定椅 伴。不遵守規定者,記警告或大小過.
 
  終於來到每半年一度的課外教學活動,分組時,意外地被分配到和暐榕、阿 堂等人同組,儘管不願意,但只能硬著頭皮上了那輛遊覽車。下午海灘的自由活 動,難得的獨處,我和妍萱又情不自禁地發生了親密關係,甚至到車上還在偷偷 繼續. 但看到暐榕被侵犯的畫面,我又失控的粗魯對待她。進到飯店,發現房間 內都是雙人床,讓我開始擔心今晚可能會發生的事情……
 
  我的高中生活,甚至是我的人生,由新制上路那天開始有了很大的轉變…… 
  *********************************** 
         (22)三天兩夜的課外教學(二)
 
  「文,那這一頂呢?你覺得好看嗎?」妍萱又挑了一頂草帽來試戴,這一頂 的帽沿比較窄,但型也很好看,重點是它上面有一圈黑白斜紋的緞帶跟蝴蝶結, 很搭她的衣服。
 
  不過現在排不到鏡子可以照,妍萱自己亂戴,好像稍微戴得太正了一些。我 靠上前,兩手扶著它的帽沿,幫她微微調整一下角度,往旁邊歪一些,這樣看起 來比較有個性。接著我還用手指幫她撥了一下頭髮,把一邊的頭髮順到耳後塞起 來,這樣讓帽子高起來的那一側可以露出耳朵來,好像又多了一些可愛的感覺. 
  「嗯,這樣好多了。」我摸著她的帽子低下頭看著她說,發現她咬著下唇, 也正抬頭望著我,臉上帶著甜甜的笑意。
 
  「那……你覺得好不好嘛?」
 
  「嗯,這一頂……也很不錯欸,感覺比較適合妳。」
 
  「蛤~~這樣好難選喔!」
 
  妍萱說,她其實很早之前就想買一頂跟孟真類似、很適合來海邊玩時戴的草 帽,恰巧在大街上逛到這麼一攤,我們就開始挑了起來。已經在這邊看了半個小 時了,現在落入了三選一的難題.
 
  「萱,妳試戴的第一頂,這個還要嗎?」我手上拿的這頂比較普通,我看她 好像也比較沒那麼喜歡它。
 
  「嗯,那一頂好像真的還好。」
 
  「那我先幫妳拿去放囉,少一個比較好選. 」
 
  「嗯。」
 
  我拎著手上那頂帽子到攤子最外面的位置,才剛把它擺回去,轉身時就感覺 手肘敲到人了。
 
  「喔!很痛欸……許建文,怎麼又是你?」一個女聲說,原來是暐榕的好友 婷妤。
 
  我緊張地往她身後看,果然,她們那群姊妹都在一起,這其中當然包括…… 
  榕榕。她們四個人裡,只有她沒有瞪著我瞧,她頭低低的看著地上,臉上的 表情很複雜. 我在想,依婷妤剛剛的反應,應該是剛剛才發現我在這的,但榕呢?
 她會不會遠遠的就看到我,看到我跟妍萱在一起,還親密地在幫她調整帽子。 
  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錯覺,我感覺暐榕剛剛一瞬間露出的那個表情,透露了一 絲絲的哀怨。會不會……她是看到我們親密的樣子,所以有點妒忌、吃味。會不 會……她心裡還惦記著我?
 
  「好了啦,小魚,走了啦!」她們那群其中一個叫苑如的說.
 
  聽到她這樣講,我才回過神,我看到婷妤看了看攤子裡戴著帽子正在照鏡子 的妍萱,然後回頭再瞪了我一眼,就被其他兩人拉走了,暐榕則是已經先一步離 開.
 
  突然在這邊碰到榕榕,還有她故意無視的反應,讓我當下很不好受,但至少 我知道了,此刻她不是跟阿堂在一起,而是跟她的姊妹們。
 
  「文,怎麼了?」妍萱突然在背後戳了我一下。
 
  「沒……沒有,遇到同學,打了個招呼。」還好妍萱沒有看到她們,還有剛 剛那個的窘境。我想妍萱她怎麼說都是無辜的,她們非善意的眼光,由我自己來 承受就可以了,不讓她知道最好。
 
  「喔!那……你覺得到底哪個好啊?」她一手各拿著一頂帽子問。
 
  「嗯,我覺得兩個都很好啊!妳自己覺得呢?」
 
  「我……我不知道欸!第二頂是我本來想要的型;但最後試的這頂你又說很 適合我,我也滿喜歡的。」
 
  「那,就用妳的第一直覺來決定吧!」
 
  「我……那……我選這一頂好了,因為它是我第一頂喜歡上的。」
 
  「嗯。」萱的理由跟她的人一樣浪漫。
 
  我陪著妍萱去結帳,她最後選的這個,是一頂有寬寬的荷葉邊帽沿的草帽, 上面還繫著粉紅色的緞帶。這是第二頂試戴的,她剛照到鏡子時,可是開心得不 得了,本來以為就是它了,誰知道後來又挑上了另一頂,才會又多折騰了一會, 不過還好最後還是買到了。我想這頂帽子的寬帽延,至少可以保護她白皙的臉龐 不受烈日曬傷,應該吧?
 
  離開那個攤子之後,我們又逛了很多店家,這邊真的很熱鬧,什麼吃的、喝 的、穿的都有,還有各種紀念品、裝飾小物可以挑選,甚至也有夜市那些娛樂性 質的遊戲攤子。
 
  大街上滿滿的人潮,馬路兩旁都是遊客,人多到都快要擠到路中央去了,讓 中間的車陣幾乎寸步難行。於是我讓妍萱走在馬路外側,因為人實在太多,怕走 散了,她又挽著我的手,肩並肩的逛著街。
 
  走著走著,她又把我拉進了一間賣小飾品的攤子,本來以為這邊又可以看很 久,但好像是因為裡面太擠了,她稍微在外面瞄了幾眼就放棄了。正打算要離開 時,我遠遠瞄到暐榕她們幾個,就在接下來隔幾間不到的攤子正在看著東西。 
  「萱,沒關係啦,你想看的話,我幫你開路擠進去好了。」
 
  「喔,好吧!」妍萱跟在我身後,終於擠進了攤子中。
 
  這個攤子賣的小飾品,都是時下一些很流行的設計圖案所做的手環、髮飾、 手機吊飾等等小物。
 
  「文,你看這些,好可愛喔!」她拉著我去看吊著一整排的手機吊飾,這區 都是那個手機通信APP的公仔做的吊飾,這一系列的代表人物很多,它們拿著 不同的道具,擺成各種姿勢,有很多款式可以挑。
 
  我不小心瞄了一個眼熟的東西,就是當時買給暐榕的……生日禮物,一模一 樣的手機吊飾,而且在那個吊桿上還掛著好幾個,圖案是一隻熊從後面抱著一隻 兔子。原來,我買給她的第一個禮物,是這麼廉價平庸的東西,連遠在南端的海 邊大街上都可以找得到。
 
  「文你看,它們有買一送一耶!我們買一對,一人一個好不好?」
 
  「不要啦,這個……好普通,滿街都是,跟別人一樣。」
 
  「喔……好吧!」妍萱悻悻然地把手上挑的兩個吊飾掛了回去。
 
  滿街都是……跟別人一樣。我們之間那若有似無的感情也是嗎?是隨便一個 人都可以取代吧?到底為了什麼,妳對我會改變得這麼快?為什麼妳突然就這麼 跟他在一起了?到底在妳的心裡,還有沒有一點點我的位置呢?
 
           ************
 
  我刻意和妍萱在街上逛到很晚才回去,因為我實在不想跟那群人共處一室。 
  不知道暐榕她們回去了沒?因為把速度放得更慢,所以後來就沒再看到她們 了。
 
  她會不會跟著她的好姊妹們一起回去她們的房間過夜?如果是這樣就好了。 
  我們一回到客房外,打開房門,就差點和何宇民那傢伙撞個正著,他濕著頭 髮走過去,看起來應該是剛洗完澡的樣子。進到臥室內,我看到大家好像都剛剛 才回來的樣子,除了何宇民,其他人都還穿著白天時穿的外衣,正在收拾東西。 
  「文,我想先去洗澡可以嗎?」妍萱在我耳邊小聲說,好像希望我幫她問。 
  「有人要用洗手間嗎?不然……妍萱要先去囉?」我醞釀了一會才說出口, 可是等了幾秒,卻沒有人回應我。這些人,果然很不合拍。
 
  「許建文,不然你們可以一起進去啊,兩個人一起洗一洗,比較快呢!」對 面床上的吳永興突然脫口而出。
 
  「啊,她……她自己洗就好。」我被他突如其然的回應嚇一跳,不知怎麼回 答。
 
  「幹嘛不好意思,男女朋友一起洗又不會怎樣,像我們等下就要一起洗啊, 說不定等下阿堂哥他們也是咧!」癡漢說完,看了看孟真,又看了看阿堂,房內 沒有任何人接話。
 
  「啊,不過也對啦,有時候一起洗,幫對方『洗』太乾淨,反而會更慢咧, 像我們就常常那樣!哈哈哈……」眼見沒人搭理,他只好自己接著說,說完還自 己笑了起來。
 
  「你要死喔,幹嘛講這個!」孟真在一旁一邊整理行李,一邊抗議.
 
  「哎唷,小萱,不然妳等我們一下,妳男朋友不跟妳一起,妳跟我們,三個 人一起洗好了。」癡漢這句話,好像又在開玩笑,但聽了讓人不太舒服。 
  「你也拜託,人家男朋友在這邊,你還開這種玩笑。小萱,妳不要理他,他 平常就是這樣,妳趕快進去啦!」孟真說.
 
  妍萱對她好友笑了笑,就出了臥房去浴室了。我趁著這空檔,開始偷偷觀察 房內其他人,何宇民把頭髮擦乾後,就躺在床上戴著耳機在看他的平板電腦,不 曉得是在看什麼動畫的樣子;阿堂那傢伙,好像從包包裡拿了一包菸,又往房門 外走出去了;暐榕她,好像也剛回來不久的樣子,我看她才剛拉開行李包要整理 東西;而癡漢他們,則是剛剛已經拿好換洗衣服,坐在床上,好像也準備要接著 去洗澡的樣子。
 
  「小萱好久喔,老公,我想上廁所怎麼辦?」過了好一會,我聽到坐在對面 床上的兩人在交談。
 
  「妳直接敲門進去上啊!妳們不是好姊妹嗎?又沒關係. 還是妳要我去幫妳 敲門,順便偷看一下。」
 
  「去死啦,你就這麼想吃我們小萱豆腐喔?」
 
  「拜託,我開玩笑的。不然我帶妳去外面上好了,健身房那邊好像有廁所, 也有淋浴間. 」
 
  「好啊,不然我們衣服帶著,去那順便洗一洗好了。」孟真說.
 
  他們講一講,好像就真的決定要出門去健身房那裡了。突然有點替妍萱不好 意思起來,依照上次的經驗,萱她洗澡真的是要比較久一點點,而且不曉得她在 外面的公浴,會不會還做那件事……
 
  「咯嚓」一聲,客房的大門關上,我才發現臥室內只剩下我跟暐榕,還有何 宇民三個人了,而且何宇民那傢伙還很專心的在看著他眼前不斷閃爍的螢幕。這 是個好機會!我想,不管他們到底進展到什麼地步,我一定要去問問她…… 
  「榕……暐榕,妳……」我悄悄的走到蹲在地上正在整理行李的暐榕身後, 突然看到她的行李袋裡有一件很眼熟的衣服,是跟妍萱今天穿的同一款、不同配 色的洋裝,也就是……我跟她約會時買的那件。
 
  「你幹嘛?」暐榕很緊張的把行李袋關上。
 
  「沒……沒有啦,我想問妳……妳要不要跟我換床位?我可以跟他睡,讓妳 去跟妍萱睡一張床。」
 
  「你……你跟你女朋友睡就好了,你管我們幹嘛!」
 
  「榕……」
 
  「我說過你不要再這樣叫我了,我不想被誤會。」她除了一開始的回頭,接 下來從頭到尾都背對著我,連正眼都不肯瞧我一眼。
 
  又被她潑了盆冰水,我只好回到床上呆坐。偷偷瞄了隔壁床的何宇民一眼, 他還在看著影片的樣子,應該沒有注意到我剛剛和暐榕的對話。
 
  等了許久,妍萱終於出完浴了,她一進到臥室,走到我們的床邊就帶來一股 香香的玫瑰味,她穿著和上次我在她房內看到的同一套睡衣,粉紅色底黑點點的 背心和短褲。身處在外的公共空間,我才發現妍萱這件短褲真的很短,褲管只有 從襠部往下延伸一兩公分而已,白皙的雙腿全都露了出來。
 
  而且她的無袖背心上衣更是誇張,窄窄的背心肩帶根本蓋不住粉藍色的內衣 肩帶,會讓它從旁邊露出來,腋下那邊的開洞更是鬆垮垮的,大喇喇地從側面露 出了裡面的粉藍色內衣,連上面鑲嵌的白色花紋都清晰可見。看到這個顏色的胸 罩,不禁讓我想像她睡褲裡穿的,會不會是那另一件,超薄又有彈性的粉藍色橫 紋內褲。
 
  「文,我要上床囉!」妍萱這句話才提醒了我,我們今晚即將同床而睡。 
  「喔,好。」我坐在另一邊床腳,用一樣小的音量回答。
 
  儘管房內只有四個人,而且另一個男的是何宇民,他應該看過更多次妍萱穿 得更少的樣子,但我還是不太希望她穿得太少,不然等下都被另外兩個男生看光 光了。
 
  「萱……妳穿這樣,會不會冷啊?」
 
  「不會啊,剛剛洗完澡,有點熱……」她的臉蛋紅撲撲的,不禁又讓我在想 她剛剛洗澡時,到底有沒有「沖沖」?應該……不會吧!
 
  妍萱把枕頭翻起來靠在床頭,然後就坐到我們的床上,背靠著枕頭坐躺下來 玩手機. 她現在躺的位置在床的右手邊,隔著一米不到的走道空間,再過去就是 何宇民的床。我有點後悔怎麼不先坐在那,讓妍萱現在躺在那邊,離他好近。 
  偷偷瞄了一眼斜對角床的暐榕,她也仍穿著外衣還沒洗澡,剛剛整理行李的 動作也停下來了,我想她應該跟我一樣準備好要去洗澡了,不如就讓她先吧,免 得等下……阿堂那傢伙回來,真的要跟她一起進浴室去。
 
  「啊!妳知道無線網路的密碼嗎?我也想先上個網,順便傳個訊息回家報平 安。」我故意很大聲地問坐在一旁的妍萱,但其實我剛剛早就設好密碼,也早就 連上網過了。
 
  「喔,密碼就是飯店電話號碼啊,好像是……」妍萱拿起剛剛抄的數字,慢 慢唸給我聽。我餘光瞄到暐榕手上拿了一小袋東西,就往浴室去了。
 
  等妍萱唸完,我也假裝開始用手機繼續上網,漫無目的的點來點去,今天的 新聞、3C論壇等等,該看的好像都看過了。就在我猶豫要不要起身去客廳那邊 開電視看時,突然發現有個人站到我們床邊。
 
  「你要幹嘛?」我出聲問他。何宇民不知何時過來的,默默地站在妍萱腳邊 的床沿。
 
  「許建文,我提醒你們,明天妍萱是要跟我坐。」
 
  「我知道啊,那又怎樣,你到底要幹嘛?」我看了一眼坐在一旁的妍萱,她 收起剛剛的笑容,也緊張的盯著他看。
 
  「我還沒說完,還有晚上也是。」
 
  「蛤?」我發出一聲疑惑。
 
  「我說的是床位,明天妍萱應該要跟我睡。」
 
  「你說什麼!?」他到底在說什麼,突然講這樣會不會太誇張。
 
  「依照『男女同學共同修習法案』第二條第一則,舉凡室內上課時間,男女 同學應與椅伴共位。老師說過,課外教學活動,等同於上課時間,而床也是椅子 等坐具的一種,所以她明天應該……」
 
  「我聽你在瞎扯!這麼沒人性的法律,幹嘛盲目的去遵從?而且應該也要先 尊重人家女生的意願才對吧!況且就算規定這樣寫,這邊又沒有老師在看……」 
  我瞄了一眼妍萱,她好像有點害怕,在一旁不敢插話,還把兩腿縮起來,拉 起被子稍微蓋住下半身。
 
  「你怎麼知道老師不會巡房?萬一等下被巡到、被抓了,要記警告怎麼辦? 
  我告訴你,我跟妍萱以後可是要推甄國立大學的,不要說一支小過了,連一 個警告都可能會影響我們的成績!這責任你擔得起嗎?「
 
  「媽的你……」這傢伙真的太過份了,我才剛想下床,妍萱趕緊拉住我。 
  「建文……算了啦,不要跟他吵。」她先輕聲對著我說,「宇民,不然…… 
  明天我就先躺那邊,等晚一點,老師不會巡房了再換回來,這樣好不好? 「妍萱看了他一眼,然後就低著頭說.
 
  房內的空氣凝結得讓人無法呼吸,那傢伙沒再說話,好像有考慮因此讓步, 而我也想不出好的解決辦法。突然間,「咯嚓」一聲,外房門開了。我一度還真 以為是老師來巡房,結果原來是阿堂那傢伙回來了。
 
  這是我難得認同他進到這間房的一刻,因為何宇民見有第四者進房,也悻悻 然地退回去他的床上,沒有再與我們爭論下去。
 
  那個混混好像見暐榕不在,猜到是她正在洗澡,也從他自己的行李包裡隨手 拿了兩件衣物,竟然當著大家的面把上衣脫了,露出結實的肌肉,還有掛在脖子 上的一串金鏈子,就想往浴室去。難道他真的要進去跟榕她……
 
  我聽到浴室的門「砰」的一聲被打開了,我的心也跟著揪了一下。還好下一 秒,就見到暐榕快步經過客廳,走進了臥室內。她及時的洗完澡了。
 
  暐榕的頭髮還有點濕濕的,她穿著一件綠色的運動短褲,也是非常短,只比 妍萱的長一兩公分而已,而且側邊還有弧形的開叉,白裡透紅的大腿也是幾乎整 根露出來;不過上衣就比妍萱好一些,是一件素素的灰色T恤,上面只有印著幾 個白色的英文字,但字體被她的……大胸部,撐得有點變形。
 
  她走到床邊才剛坐下來,忽然把頭轉向我這邊,不小心跟我正眼對上,發現 我也正在偷看她,才趕緊把頭轉回去。也許是覺得尷尬,她抓起手機就起身往客 廳去,打開電視,一個人窩在沙發上看著。
 
  感覺這個房間裡的時間彷彿過得特別慢,每分鐘都像一小時那麼久。我坐在 床腳,沒敢跟妍萱一起靠在床頭,繼續漫無目的地看手機. 終於阿堂也洗完澡出 來了。我正拿著換洗衣服也要走過去,就聽到他們的對話。
 
  「寶貝,在看電視等我啊?我也要看。」寶貝!?他……他們已經叫得這麼 親密了嗎?
 
  「沒有……我要進去了。」暐榕的聲音很小,跟她之前對我大小聲時完全不 一樣,好像跟在他身邊就變成了一個小女人。光是聽著他們這樣普通的對話,就 讓我心底又酸酸的,我趕緊加速通過客廳,往浴室裡去。
 
  這間浴室真的很寬敞,它有兩大格的洗手台可讓兩個人同時使用,後面還有 一張木做的座椅可以放東西,旁邊的馬桶也裝了免治裝置,最裡面的淋浴間,用 透明的玻璃隔著,讓乾濕空間可以分離.
 
  洗澡時我刻意將水溫越調越冷,最後索性用冷水沖著頭,希望這樣可以讓自 己雜亂的思緒稍微平靜一些。洗完澡後,我換上平常睡覺穿的寬鬆背心和運動短 褲,稍稍把頭吹乾就出去了。
 
  一出了浴室,我先看到阿堂一個人坐在沙發上看電視,進到臥室中,其他人 則是都躺坐在床上,各自低頭看著手機. 而癡漢他們到現在都還沒回來,該不會 他們真的在外面的淋浴間也一起洗,而且還做了……那檔事吧?我想這種事他們 連在課堂上都做得出來,要是在公共浴室中發生,也不至於讓人太意外。 
  走到我們的床邊,我刻意蹲在地上,假裝整理行李什麼的弄了老半天,因為 我真的很猶豫該不該上床去和妍萱躺在一起,我不想讓人家注意到,我們是唯一 一對先一起躺到床上去的,尤其是……不想被她看到。
 
  就在我瞎忙了快十分鐘,正準備放棄時,癡漢他們終於回來了。
 
  「癡漢兄,你還真行啊,搞到現在才結束?」坐客廳的阿堂跟他聊了起來。 
  「沒有啦,剛剛看到飯店裡一堆設施,順便就去泡了一下,溫水小泳池,還 有沖水的SPA池什麼的。阿堂哥,要不要也帶你們暐榕去爽一下啊?」 
  「算了吧,那種女孩子在泡的東西。」
 
  「哎,這你就不知道了,阿堂哥,那水柱很強,沖起來可爽得很呢,你要的 話,可以玩很多花招。」也不知道他說的是真的還假的,這癡漢還真的開口就是 黃腔。
 
  「聽起來好像還不賴,可以考慮一下。」
 
  「還是今晚你們不去的話,等會要不要打個牌,我有帶一副撲克牌來說. 」 
  「來啊!不過,先等我把這球賽看完吧!」阿堂說.
 
  他們兩個繼續坐在客廳瞎扯,孟真則是一進大門人又不見了,應該是直接進 去浴室裡的樣子。我猜她這種風騷的女孩,應該是要卸妝保養啥的,會搞很久。 
  我不想去客廳,也不想和妍萱一樣靠著床頭,就這麼躺在她旁邊。於是我先 繼續坐在床腳,跟臥室內其他人一樣,繼續當個低頭族。
 
  過了一會,我聽到浴室開門的聲音,應該是孟真出來了。
 
  「哇~~癡漢兄,嫂子的睡衣還真辣欸!」阿堂望著廁所門口的方向說. 
  「哎,辣是辣,只可惜她身材沒有你們暐榕那麼好。」
 
  「呿。」孟真沒理會她男友,只是噘著嘴,不太開心地經過客廳走進臥房。 
  她一走進來,我眼睛就不由得被勾住了。她穿了一件絲質的細肩帶睡衣,桃 紅色的絲綢布料,掛在她纖細的身子上,邊緣有黑色蕾絲的滾邊和雕花,V領的 胸口露出淺淺的乳溝,低到直接可以看到裡面穿的紫色胸罩,睡衣的肩帶比胸罩 的還細,完全展現纖細的她性感的鎖骨。
 
  這件睡衣的下襬也很短,大概只遮到大腿的一半而已,雖然比暐榕和妍萱的 短褲要長一些,但因為不知道裡面到底有沒有穿外褲,還是就這麼穿著貼身的內 褲,所以給人更多的遐想空間. 而且孟真她真的很瘦,修長的美腿又直又細,大 腿根部在晃動的睡衣裙襬下若隱若現. 雖然很討厭她,但不得不說,穿這樣…… 
  真的很性感。
 
  已經從頭到腳看了一回,我還是停不住視線,從她的腳丫子再往上掃回去, 這才發現她也正盯著我瞧,被她發現我在窺視,我趕緊低下頭去,繼續假裝玩手 機.
 
  她要睡的好像是靠窗外側的這個位置,也就是在我的正對面。她走過來到窗 邊,就跪到地上去整理行李包,應該是在收剛剛換洗下來的衣物。
 
  我看到短短的下襬,隨著她彎下腰而撩起,露出裡面半個屁股肉和紫色的內 褲。不只這樣,接著她身體還往前傾,讓整個屁股都露了出來,而且因為跪著的 姿態,我從緊夾的雙腿間看到了被淡紫色內褲緊緊包覆著的鼓鼓的恥丘。 
  我在幹嘛啊!吞了口口水,趕緊移回視線。這女的真的很敢耶,居然就這樣 穿著內褲在房內走來走去。就不怕被別人看到嗎?還是她……根本就是故意的? 
  「各位同學!難得出來玩,不要一直滑手機吧,要不要來打個牌啊?」癡漢 突然進到臥室內說著,嚇了我一跳,還好我剛剛已經回頭,不然被發現我在偷看 他女友就尷尬了。同時我也看到阿堂也在轉台,他剛剛在看的球賽應該已經結束 了。
 
  「老婆,妳弄完沒?來客廳坐啦,陪我們玩一下嘛!」癡漢見沒人搭理,只 好先叫孟真。孟真有點不甘願的離開臥床走了出去,看起來還在為了她男友剛剛 稱讚別的女生而生氣。
 
  「許建文,你呢?要不要一起來玩?」沒想到他接著問我。
 
  「我,不要好了。」我直接的拒絕他,因為跟他本來就不熟,而且我對他也 很反感。雖然沒有直接的過節,但因為先前他們幫那個大個約妍萱,好像還給女 孩子下了藥,讓妍萱那次差點失身,這筆帳還沒機會跟他算呢!雖然我很清楚, 沒憑沒據的,那天的真相也只能石沉大海了。
 
  「小萱,那妳呢?妳要不要來陪妳姊妹一起玩啊?」見我約不成,他轉向去 遊說妍萱。
 
  「文,你不一起嗎?」萱先輕聲地問我。
 
  「嗯,我不是很想玩牌。」
 
  「喔,好吧!」
 
  「那我也不玩~~對不起喔!」妍萱稍微大聲的回應站在門口的癡漢. 
  「嘖. 」他嘆了一聲。
 
  「眼鏡仔,那你勒?眼鏡仔……幹!」我斜著眼去看隔壁床的何宇民,那傢 伙還戴著耳機在看平板,壓根沒理他,讓他氣得罵出聲來。看到這畫面,我忍不 住在心裡笑了出來。
 
  「老大,都沒人要玩欸,你看怎麼辦,剩你們家暐榕了。」癡漢轉回客廳跟 阿堂說.
 
  「媽的,這些人怎麼這麼難搞。」我聽到客廳傳來阿堂的聲音。
 
  「寶貝,出來一下,來玩牌。」阿堂起身走到臥室房門口說.
 
  「我不想玩。」暐榕的聲音不大,我都快聽不見了。
 
  「配合一下好不好?只是玩個牌而已嘛!嗯?」雖然不是很兇,但他的口氣 帶有點威脅的意味。我以為暐榕不會理他,沒想到聽他這麼說,她還真的下床跟 著出去了。榕榕她……在他身邊,真的變得跟個小女人一樣,很聽他的話。 
  等到客廳湊滿四個人,他們好像就開始邊看電視邊打撲克牌了。因為拉門沒 有完全打開,我只看得到坐在最外側的癡漢. 不曉得他們在玩哪種牌,應該…… 
  不會有什麼奇怪的賭注吧?我有點擔心被叫出去的榕。其實現在已經有點晚 了,依照以前榕榕的習慣,她應該早就想睡了吧?我有點後悔怎麼沒出去跟他們 玩,這樣也許榕她就不會被叫去了。
 
  正當我在猶豫要不要出房門去,厚著臉皮說要插一腳時,妍萱突然把手機放 到床邊櫃去,鑽到被子裡,好像準備要睡了。
 
  「文,我想睡了,你……什麼時候要睡覺啊?」
 
  「喔,我……再等一下。」
 
  我看到剛鑽進被窩裡的妍萱,微微的扭著身子,好像有點冷的樣子。
 
  「萱,妳怎麼了,會冷嗎?」
 
  「嗯,被子裡好冰喔!你……要不要一起進來?」
 
  的確,其實不知從何時起,好像有人把空調切大,我也覺得有點涼,早就想 進到被子裡去了,只是……不想當著大家的面跟妍萱先一起躺進被子裡. 
  「好啦,你等我一下,我去上個廁所。」我悄悄的走出臥室,偷偷瞄了客廳 裡的四人,兩對男女各坐在茶几的一邊,看起來很正常的在玩著牌,雖然桌上放 了一些銅板,但應該是娛樂性質的小賭注。確認完他們的狀況,我才進到廁所。 
  簡單的盥洗後,我經過客廳再次偷瞄了暐榕一眼,她一臉倦意,我真的很不 忍心看她那樣,但……人家男女朋友在打牌,我突然插進去,不是很怪嗎? 
  進到臥房後,我看何宇民已經背對著我們的床側躺下來,好像也準備要睡覺 了。我把臥室的燈光調暗,只留下其他兩組人的床頭燈,便回到我們的床上去。 
  一進到被子裡,我就聞到香香的味道,被窩裡滿是她的體香和長髮散發出的 玫瑰香氣。我看到妍萱側躺著背對我,兩手繞到背後鑽到背心裡,好像正在把內 衣的扣帶打開. 她……要做什麼?
 
  「萱……妳在做什麼?」
 
  「啊……我不習慣穿內衣睡覺,我想……在被子裡應該不會被看到吧!」她 很小聲的用氣音說.
 
  「喔!」我也用氣音回答。
 
  妍萱接著拉了拉背心和胸罩的肩帶,竟然沒有脫下背心就把胸罩直接抽出來 了。我看她小心翼翼的把胸罩摺好,放到她的枕頭外側。但隔沒幾秒,她好像又 覺得不對,突然轉過身來跟我說:「文,可以放你那邊嗎?我怕被看到……」 
  「喔,好。」我接過她手中遞過來的粉藍色胸罩,拿在手上還溫溫的,拿著 經過面前時,還可以聞到上面有香香的味道。我把它放在我的枕頭另一側,稍微 用過長的枕頭套邊緣蓋住它。
 
  「好了。放這裡應該不會被看到吧,不過妳早上要記得跟我拿喔!」
 
  「嘻嘻,我知道啦!」妍萱笑了笑,轉側身來看著我。
 
  「不是要睡覺了嗎?怎麼了?」
 
  她一直看著我,好像欲言又止的樣子:「文……可以……抱著睡覺嗎?」 
  「喔……好……好啊!」因為關了燈,我想在被子裡的狀態,外面應該看不 太清楚吧!於是我展開右手,讓妍萱枕了上來。
 
  像是上次在她床上那樣,她側身躺在我的臂彎,右手搭在我胸前,柔軟又溫 熱的身體,緊緊貼在我的側邊,我感覺她沒有穿胸罩、軟軟的乳房,隨著她的呼 吸正服貼的在我身體上微微的摩擦。
 
  而她一條腿也稍微跨過來,兩腿微微夾著我的右腿。原本被冷氣吹得有點冰 冷的雙腿,因為在被子裡互相交疊、緊貼在一起,沒一會就變得暖烘烘的了。萱 的腿真的很光滑,因為腿部的接觸絲毫沒有任何衣物阻隔,微微的一動都顯得特 別敏感。
 
  「嗯……好舒服喔!」妍萱嬌柔的說.
 
  「啊?」我發出一聲疑問。
 
  「沒有啦,可以……抱著喜歡的人一起睡覺,一直是我一個小小的夢想。」 
  「萱……好啦,快點睡吧!」嚇我一跳,我以為她又想……
 
  「嗯。」妍萱應完聲,調整了一下姿勢,臉頰還輕輕的在我的胸口上磨蹭了 兩下。我微微側過頭,看到她帶著滿足的微笑,閉著眼睛好像睡了。
 
  看著她天真的笑顏,我真的很愧疚,如果不是心裡有所掛記,我應該也會轉 過身去緊緊抱著她,親吻她的額頭,哄著她睡吧!我把左手悄悄地搭在她放在我 胸口的小手上,輕輕的撫摸了兩下。
 
  其實現在對我來說,睡覺時間根本還沒到,所以儘管被迫上了床,也因為擔 心房外發生的事,整個精神是好得不得了。我閉上眼睛試著想睡,耳裡聽見門外 的嬉笑聲卻是愈發清晰,不過說是嘻笑,好像也只聽到兩三個人在出聲,這其中 就是沒有暐榕的聲音。
 
  「馬的,哪有人出來玩這麼早就在睡的。」阿堂說.
 
  「阿堂哥,你怎麼知道他們在睡?說不定人家不屑跟我們打牌,是有更要緊 的事要『幹』啊!」癡漢又來了,他那個「幹」字還加重發音。
 
  「原來如此,那早知道我們也該早點上床,是吧?寶貝。」我沒有聽到榕的 回應,她應該……不會因為癡漢亂說,而真的以為我跟妍萱在幹嘛吧?
 
  時間一分一秒過去,我閉著眼睛,卻好像跟那群人一起在打牌一樣,聽著房 門外的對話,始終沒法入眠。正想放棄試著睡著,左手才伸到床頭要拿手機來看 時,就聽到阿堂說:「媽的,今天手氣太背了,算了算了,明天再玩吧!寶貝, 我們去睡覺了。」
 
  沒看時間,還真的不知道他們打了多久,這下總算結束了,榕榕她也可以去 睡覺了。
 
  等等!這下我才真的該開始擔心,榕她……她等會就要和別的男人同床共眠 了。雖然早知道這是一定會發生的事,但直到這一刻,我還是很難調適過來。 
  打完牌後,他們好像要輪流去廁所盥洗。我悄悄地用左手把枕頭墊高,瞇著 眼想看看待會斜對床的暐榕他們。
 
  榕榕她是第一個回來的,我偷偷的注意她,她一上了床,進到被子裡,就縮 成一團轉向牆的那邊側睡。阿堂過了一會跟著進到臥室,也鑽到同一張被子裡, 我看到他的身體的形狀在被子中漸漸移向榕那邊,好像……從後面抱住了她。 
  原來,兩人在被子裡的姿態可以從外面看得一清二楚。那,榕她剛進來時, 不就也看到我跟妍萱抱在一起睡了嗎?我有點懊悔,剛剛不應該那麼早上床的。 
  又隔了一會,最後一對情侶進到臥房內,把最後一盞床頭燈熄了,這漫長的 一天終於可以告一段落了。
 
  我再次閉上眼睛,想睡但還是睡不著,我回想著今天這一整天的奇怪旅程, 還有這樣詭異的組合。我真的沒想到,應該是開開心心的出遊,竟然也可以變得 如此痛苦難熬。
 
  維持同樣的姿勢好久,有點不舒服,我好想翻個身,但是被妍萱壓得動彈不 得,就像……這次的旅程,不得不跟來參加一樣。
 
  「滴、答、滴、答……」
 
  房間內安靜得跟什麼一樣,只聽得到牆上時鐘的聲音和低沉的空調轉動聲。 
  「滴、答、滴、答……」
 
  靜悄悄的,連個打呼聲都沒有。
 
  「滴、答、滴、答……」
 
  那些惱人的滴答聲,好像無情地在告訴我,時間再怎麼不斷地流動,你就是 怎樣也睡不著的。我不敢拿起手機看時間,也不敢去看牆上的鐘,失眠的時候, 我一向是如此,彷彿不知道是幾點睡著的話,隔天起來可以催眠自己其實也睡了 很久,應該可以很有精神。
 
  好不容易,就在我打了第一個哈欠,正好感到有股睡意時,忽然聽見房內有 微微的衣物布料在摩擦的聲音,好像是對面傳來的。
 
  「嗯……不要啦……」一個女生輕聲說.
 
  「吼唷,又沒關係,他們都在睡了啦!」另一個男的,也是壓低音量在講. 
  「不要啦……剛剛洗澡時不是才做過了嗎?」
 
  「剛才那樣哪裡夠啊!妳不知道,我今天在車上都快憋死了。」
 
  「車上怎樣,早上來的時候,在車上不是也有幫你弄嗎?」
 
  「沒有啦,我說的是下午,妳不知道妳睡覺時旁邊有多精彩。阿堂他把暐榕 的大胸部揉得一直變形,而且她也幫阿堂在車上打手槍,那個手勁,打到她胸部 都在抖耶,都被我看到了。沒想到那個暐榕看起來這麼乖,說不定私底下比妳還 騷. 」
 
  「你去死啦,就只會偷看別的妹,還嫌人家胸部小,別想我會再理你啦!」 
  「哎唷,老婆,別這樣嘛,而且……妳確定妳不要理我?妳看這是什麼?才 剛摸而已就這麼濕了,妳是不是也在幻想人家阿堂哥精壯的身材,還是……在想 那個假斯文的許建文啊?」
 
  「我……我才沒有,你不要再摸那裡了啦!」
 
  雖然他們講話很小聲,但因為房內實在太安靜了,對話的內容我是聽得一清 二楚。對話稍停後,我仍持續聽到衣物的摩擦聲,他還在摸她,到底是在摸哪裡 呢?我微微撐起脖子,從窗外灑進的月光,依稀看到癡漢側躺在他女友身邊,一 手伸到她的雙腿間,估計應該是在摸她的下體吧?
 
  「唔……唔……嗯……」孟真的喘息聲越來越大,連我這都聽到了,如果他 們隔壁床的阿堂他們還沒睡的話,應該也會聽得一清二楚吧!
 
  「怎麼樣,在這邊偷偷來,很有感覺吧?老婆,妳超濕的欸!」
 
  「嗯……你……小聲點啦……」
 
  對話又暫停了,這次我聽到「窸窸窣窣」更大的衣物摩擦聲,還有物體在床 面翻滾的聲音。我又抬頭看了一下,癡漢好像爬起身,趴到孟真身上了。 
  「嗯……等一下,太快了啦……」孟真悄聲說.
 
  「都這麼濕了,可以進去了吧?難道妳還要我在這給妳用嘴?」
 
  「不要啦?可不可以……先用手指?」
 
  「妳這騷貨,看我插死妳。」癡漢連對他女友講話都這麼粗魯,但孟真好像 很習慣了,沒有什麼反應,反而好像是順著他的動作把屁股抬起來,應該是…… 
  在脫內褲吧?
 
  「噢~~」她突然發出一聲驚呼,聽起來是被他用手指插入了。
 
  「老婆,妳今天真的好濕喔,妳聽……」聽他這樣講,我不自覺的也豎起耳 朵仔細聽,結果真的聽到對面微微傳來「滋……滋……滋……」的聲音。 
  「唔……嗯……嗯……啊……」孟真鼻音很重的呻吟漸漸充斥了整個房間, 而且癡漢本身的呼吸聲也越來越重,房內的氣氛頓時變得好淫靡。我突然才發現 自己下面那根不知何時受到感染,已經發硬挺立了好久。
 
  「嘖……嘖……」忽然間,喘息聲消失了,他們好像在接吻的樣子。
 
  「滋……滋……滋……」上下兩張嘴之間同時發出的水漬聲,說明他們已經 漸漸進入忘我的境界,根本不在乎週遭正在睡覺的人會不會發現他們的大膽的舉 動。
 
  我聽見被褥翻起的聲音,再次抬起頭看去,發現癡漢把蓋在兩人身上的被子 掀開了,他也太大膽了吧?我看到原本坐起身的他,把上衣一脫,又往女人身上 趴下去。
 
  「嘖……嘖……嘖……」他好像側身吸吻著孟真的脖子,一手還在底下緩緩 地抽插。
 
  「噢……老公……好舒服……」
 
  「唔……嗯……嗯……再……快點……好不好……」
 
  「滋……滋……滋……滋。」突然間,他的手停了下來。
 
  「老公?怎麼……怎麼停了?」
 
  「我問妳,妳這麼濕,是不是在想著其他男人?」
 
  「我……我沒有啊!」
 
  「妳不承認是吧?那我就插在這不動。」
 
  「噢~~嗯……」我看他手臂又用力抖了一下,就定住了。
 
  「老公……不要這樣……我求你……快點……」
 
  「那給妳選,我現在去叫一個人來插妳,妳要精壯的阿堂哥,還是那個假斯 文的許建文,還是,妳只想要妳的大個來幹妳?」
 
  「我……我……」
 
  「等等,該不會……妳想要那個弱雞眼鏡仔吧?」
 
  「不是啦……我……我不知道……」
 
  「妳不選,我就不動囉?」
 
  「那……我要建文……」
 
  這孟真!雖然她說得很小聲,但我明確的聽到我的名字。她,不是也很討厭 我嗎?
 
  「媽的,妳這賤女人,我就知道。妳眼睛給我閉好,我去叫他來。」聽他這 樣說,我心裡一震,不會吧?接著我真的聽到他下床的聲音,但才走沒幾步,他 又折了回去,爬上他們的床。
 
  「同學,妳怎麼了?」癡漢故意用輕慢的聲音說. 他在學我?
 
  「同學,妳穿得好性感啊!害我都忍不住一直偷看妳。」
 
  他……他怎麼知道我剛剛偷看了他女友,他瞎說的吧?
 
  「哇賽,妳這內衣裡……沒穿乳罩啊!這是什麼?」
 
  「嗯……不要亂摸……我是……你女友的好朋友……怎麼可以……」
 
  這……這妞真的進入狀況了,搞得好像真的是我在摸她一樣。
 
  「真的不想摸嗎?妳看,它都站起來了?」
 
  「嗯……不要啦……」
 
  「嘖、嘖、嘖……嘶……」這聲音,我抬頭看見他趴了下去,好像在吸吻、 舔舐她的胸部。
 
  「建文……小聲點好不好……這樣……會被小萱聽見……」
 
  「又沒關係,她要是發現,就叫妳老公去處理她啊!」
 
  「嘖、嘖、嘖……」吸吮的聲音不斷在房內迴盪,他們都不怕有人醒來嗎? 
  「哇,妳的小乳頭好翹喔,很舒服吧?」
 
  「嗯……你舔得我……好舒服……」
 
  淫靡的對話不斷自對面床傳來,讓我瞬間忍不住想像那個畫面,我……在舔 她的畫面。
 
  「妳這胸部小小的,好像還沒發育的小女生,好可愛喔!」
 
  「你……你好壞喔!嗯~~」他邊說好像又吸她了一口。
 
  「我來看看,妳下面發育完了沒?」
 
  「啊……不要……」
 
  「為什麼不要?哇……原來妳下面沒穿啊!而且還這麼濕。」
 
  「啊!建文,你不要看啦……」她……在裝什麼純情啊?
 
  「來,我幫妳擦擦。」
 
  「嗯……不要……唔……嗯……嗯……」
 
  「奇怪,怎麼會越擦越濕呢?」
 
  「唔……嗯……嗯……」
 
  「好像是從這裡流出來的,把它堵起來好不好?」
 
  「啊……不要……不行……噢~~」孟真再次發出一聲長嘆,她又被手指插 入了吧?
 
  「滋……滋……滋……滋……」陰道被指姦而發出的水漬聲再次傳出。 
  「嗯……嗯……唔……」
 
  「同學,這樣有比較舒服嗎?」
 
  「嗯……好……舒服……」
 
  「是誰插得妳好舒服?」
 
  「建……建文……插得我好舒服……」
 
  我聽了,忍不住吞了口口水。
 
  「那妳是不是也應該幫建文爽一下?」
 
  「嘶……喔……」癡漢發出一聲低呼,估計是她幫他套弄起來了。
 
  「怎麼樣?是我的雞雞比較大,還是妳老公的比較大?」
 
  「建文……的比較大……」
 
  「妳這賤女人!」
 
  「啊嗯~~」孟真一聲驚呼,好大聲。
 
  「滋、滋、滋、滋……」水漬聲隨著他突然加速抽插的頻率越來越快。 
  「我再問妳一次,誰的比較大?」
 
  「我……我老公的……比較大……」
 
  「這才乖嘛!那妳想要建文插妳,還是妳老公?」
 
  「要……建……建文……」
 
  「妳這女人真的有夠淫蕩,妳老公就在旁邊看,竟然還在他面前求別的男人 來插妳,那我就來幹死妳!」
 
  「噢……不要……建文……不要……」對面床傳來一陣摩擦聲,他似乎在調 整姿勢,我抬頭看到癡漢的屁股光溜溜的,內褲已經脫掉了,正跪在她張開的兩 腿間.
 
  「不要……噢~~唔……」一聲長嘆,她真的被「我」給插進去了。
 
  因為憋了一整天,而且今天在車上也被妍萱弄到一半沒有發洩出來,實在忍 不下去了,我悄悄的把手伸進運動褲內,隔著內褲開始輕輕的自己打起手槍來。 
  「唧……唧……」他先用緩慢的頻率抽送,交合處傳來濕濡的水漬聲。 
  「嗯……嗯……噢……好……好舒服……」
 
  「嘶……喔……同學……妳好緊喔……」
 
  「唧……唧……唧……」緩慢的水漬聲,隨著每次插入而響起。我跟著那樣 的頻率,想像之前妍萱幫我用嘴……套弄時,在口腔中那種濕熱溫潤的感覺,插 進女生陰道裡應該就是那種感覺吧?
 
  「噢……嗯……建文……好舒服……可不可以……快一點……」
 
  「要說什麼?」
 
  「求你……幹快一點……」
 
  「誰?」
 
  「建文……拜託你……幹我……幹得……快一點……嗯~~」她講一半,突 然輕聲哀叫起來。
 
  「啪……啪……啪……啪……」肉體的撞擊聲響起,他開始大力地抽插,我 忍不住也跟著節奏快速套弄起來。
 
  嘶……喔……好舒服!聽著這樣的活春宮,簡直比看A片還有感覺. 忍了一 整天,下面這根脹硬到不行,如果不趁現在發洩出來,我看今晚真的不用睡了。 
  就在我持續舒暢地給自己手淫時,突然間一隻溫暖的小手搭在我正在套弄老 二的手上。萱!她……她醒了?我轉過頭去看她,發現她也瞇著眼在看我,她幾 時醒過來的?我嚇得趕緊停下手上的動作。
 
  「對不起……吵到妳了嗎?」
 
  「沒有……是……他們。」對面床持續傳來兩人的喘息聲,和「啪啪啪」的 肉體碰撞聲。
 
  「對不起……我……」發現妍萱的手還搭在我正握著肉棒的手上,一時尷尬 得不知如何是好。
 
  「沒關係……文,我……我幫你吧?」
 
  「萱,不用啦,我自己……」
 
  「沒關係啦,人家今天下午……幫你用到一半,害你忍了一整天,一定很不 舒服吧?」
 
  「萱……」
 
  我感覺她原本搭在我手上的小手,慢慢往下移去,用食指和拇指輕輕的夾住 了我沒有握住的肉棒尾段,於是我……妥協了。我真的好想要,想要她幫我弄出 來。我抽回原本握住自己肉棒的手,輕輕搭在她手腕上,示意要讓她幫我。 
  「嘶……喔……」妍萱兩隻手指才輕輕地開始套弄,我就爽得不得了。 
  「文,這樣……舒服嗎?」躺在我胸口的妍萱,溫柔用氣音說.
 
  「嗯……好舒服,像這樣慢慢地……就好。」感覺妍萱維持一樣的頻率,一 上一下的隔著內褲幫我套弄,原本只用了拇指和食指夾著,慢慢地……三指、四 指,全部都輕輕貼在我的棒身上,五根手指緩慢地溫柔套弄著。我忍不住轉過頭 去,靠在她頭上,輕輕吸著她迷人的玫瑰髮香。
 
  「啪!啪!啪!啪……」不顧其他人似的,他們的肉體碰撞聲越來越大,連 木床都被幹得發出了「吱吱」的聲響。
 
  「嗯~~嗯~~好舒服~~建文……輕點……」尷尬的對話內容和淫靡的肉 體碰撞聲不斷傳到我的耳裡,妍萱她一定也聽得一清二楚,只是她可能也不好意 思,默默地持續替我套弄。不知道她從哪裡開始醒過來的,有沒有聽到癡漢也想 「處理」她那一段?
 
  「喔……嘶……好爽喔!來,換妳坐上來。」
 
  「不要……不要啦!」
 
  我微微抬起頭,看到癡漢好像想把她拉起身。
 
  「快點啦,妳不是最喜歡在上面麼?」
 
  「真的不行啦……等下有人醒來被看到怎麼辦?」
 
  「那就叫他們一起來玩啊!」這傢伙!
 
  妍萱聽得好像也嚇了一跳,套弄的小手突然停下來,然後才再慢慢繼續動起 來,但幅度變得很小,好像也怕被他們發現我們醒著。
 
  「你真的很變態欸!」
 
  「妳還不是很愛,妳看妳,被『建文』幹得這麼濕。」
 
  嘴裡說不要,但我看到孟真還是坐了起來,癡漢跟著躺下去後,她的手好像 伸下去扶著肉棒,然後慢慢地坐了下去。
 
  「噢~~好深喔~~建文……你好硬喔……」
 
  我瞇著眼瞄到現在正對著我的孟真,因為光線太暗,我分不清她是不是睜開 著眼睛,但我看到她身上的絲質內衣已經被翻捲到胸部上,露出底下小巧玲瓏的 胸部了。雖然比暐榕和妍萱都小得多,但因為她真的很瘦,那樣子的曲線也是挺 誘惑人的。
 
  「嗯~~嗯~~這樣……真的……好深……好舒服喔……建文……」孟真口 裡不斷喚著我的名字。看著她不斷扭動的屁股,一上一下地坐在她的男伴身上, 而我下面的肉棒也正被妍萱溫熱的小手用相似的頻率套弄著,一瞬間,竟然有了 好像是我插進她身體裡面的那種錯覺.
 
  「喔……嘶……」實在太爽了,我忍不住發出呻吟。
 
  「文,他們……好色喔!」妍萱輕聲在我懷裡說.
 
  「嗯。嗯……」
 
  「這樣……舒服嗎?要不要再快一點?」
 
  「不用啦,這樣就好了。」我怕被面對著我們的孟真,發現我們也正在被子 底下做著相似的事。
 
  「文,你……會跟他們一樣……想像跟別人嗎?」
 
  「我……不會啊!」我說了謊. 其實不只是剛剛,下午的時候還…… 
  「其實……我……」妍萱想說,又停住了。
 
  「嗯?」
 
  「沒有啦,我……伸進幫你去弄……好不好?」
 
  「嗯。」
 
  一隻溫熱的小手慢慢伸到我的大腿那輕撫,然後從寬鬆的運動褲和內褲褲管 縫鑽了進來。她輕輕地用細滑的手指尖撫摸我陰囊,雖然經歷過一次了,但這感 覺依舊非常酥麻。
 
  「喔……」我忍不住又發出一聲低吟。
 
  「文,你喜歡摸這裡喔?」
 
  「嗯……癢癢的,但很舒服。」
 
  她用指腹持續不斷地在我的陰囊上搔癢,「那,要不要幫你用……嘴嘴?」 
  妍萱用細細的聲音說.
 
  「萱,不用啦……萬一等下被看到……」
 
  「喔!」
 
  又在卵袋那摸了一會,她的小手慢慢地往上,又用兩根手指輕輕的夾住我的 肉棒,然後緩緩地套弄,這次直接伸進來觸碰到,比剛剛又更舒服了。
 
  「它……好硬喔!」妍萱輕柔地在我耳邊說.
 
  「嗯……」
 
  「文,對不起……今天下午……沒有那個……讓你忍了一整天。」
 
  「沒……沒關係啦!」
 
  「人家……下午的時候……真的忍不住……連手都動不了。」
 
  「萱,對不起啦……我……那時太粗魯了……有沒有弄痛妳?」
 
  「沒有,人家那個時候……舒服得要死掉了。」
 
  「萱萱……」
 
  「嘶……喔!」感覺妍萱用拇指突然掠過我的龜頭,我忍不住又悶哼出來。 
  「文,頭頭它……流口水了。」
 
  感覺到她的拇指不斷地在我的馬眼處打轉,把那邊分泌的滑液抹得整個龜頭 和她的手上都黏黏滑滑的。
 
  「喔……那邊好舒服……」
 
  聽我這麼說,妍萱好像開始用四指的指尖塗抹了馬眼分泌液後,四指輕輕地 捏著我的龜頭前端套弄,溫柔的小指頭一抓一抓的,滑潤的觸感不斷電擊著我的 龜頭前端和龜頭下緣最敏感的地帶,搞得我整個龜頭暴脹得要死。
 
  「啪~~啪~~啪~~啪~~」肉體碰撞聲突然變大,我偷偷抬起頭看去, 原本坐在癡漢身上的纖細女體,被他扶著雙腿騰空撐了起來,癡漢每次往上頂都 引來孟真陣陣的淫叫聲。
 
  「啊~~嗯~~嗯~~嗯~~」儘管她趕緊摀住嘴,但淫蕩的嬌聲已經和著 肉體碰撞聲在安靜的房內迴響著。
 
  而我和妍萱也悄悄的在棉被底下進行私密的撫摸,整個房間充斥著淫靡的氛 圍。他們這麼大聲,難道隔壁的不會被吵醒嗎?我這才突然想到,萬一他們把阿 堂那個傢伙吵醒,榕榕她……會不會……也會被他在被子底下偷偷的侵犯? 
  我抬起頭,想伸長脖子看看斜對角的那床,卻因為妍萱現在的姿勢而被稍微 擋住了,只能看到蓋著他們的被子鼓起來的其中一角。那邊看起來好像沒什麼動 靜. 還好,那傢伙應該睡死了吧!
 
  確認了暐榕她應該安全無虞,我才敢把注意力放回自己這邊,妍萱又開始用 手指頭在套弄我的肉棒了。跟剛剛不同的是,她現在每次往下都套到底,把我的 包皮拉得緊繃,因為她的右手弄得使勁,我感覺貼她在我側身的胸部也跟著不斷 在晃動。
 
  用餘光一瞄,我發現原本就寬鬆的背心腋下開口,因為不斷晃動的小手而露 出了大片白皙的側乳。看著那像布丁般不斷在抖動的胸部軟肉,還有它所帶給我 的誘惑,我忍不住伸出手輕輕的去撫摸它。
 
  「萱,可以嗎?」
 
  「嗯……」妍萱應了一聲,沒有阻止我,只是繼續不斷地幫我套弄肉棒。 
  我用手指頭在她露出的側邊乳肉上來回地輕撫遊走,惹得她一邊套弄,還得 一邊夾緊腋下。因為背心側邊的開口敞開,手指一伸就滑了進去,我沿著胸部的 曲線慢慢地滑到她的乳暈,用指腹不斷在邊緣來回刮弄,然後才再往中間一撇, 勾了她的乳頭一下,它已經硬挺了!
 
  「嗯……嗯……嗯……」隨著我撥弄她發硬小乳頭,妍萱也開始悶哼起來。 
  「嗯~~嗯~~建文……對……胸部……胸部也要……」孟真細微的淫聲讓 我忍不住又抬頭看去,我看到底下的男人不斷挺動下身,把身上的女體頂得一震 一震,同時雙手還伸上去粗魯地搓揉她的嬌乳。
 
  我索性也把妍萱鬆垮的背心往旁邊一扯,讓整個右邊乳房露了出來,粉嫩的 乳暈和乳頭昂首翹立著,我伸過手去一把握住,也開始大力地揉她。我知道妍萱 的乳房正下方最敏感,所以刻意用拇指去頂住那,然後其它四指握著豐滿的側邊 乳肉,不斷同時往內擠揉,讓她的胸部被我揉得不斷變形。
 
  「嗯……嗯……嗯……嗯……」感覺萱她的情慾也被挑起了,喘息聲越來越 快、越來越大聲了,套弄的小手也是動得飛快,搞得我龜頭一陣陣酸酥,好有感 覺. 而且我發現妍萱夾著我的雙腿也不斷在扭動,好像刻意讓股間不斷地在摩擦 我的大腿。糟糕,這下搞得她……也很想要了吧?
 
  我聽到孟真的呻吟稍停,只剩下厚重不斷的喘息聲,床舖傳來一陣「吱呀」 
  聲,癡漢好像又爬起身,把孟真推倒下去,兩手扶著她雙腳的腳踝,用身體 和肩膀把她細長的美腿反摺往下壓,幾乎都快貼到胸部了。孟真整個屁股懸空, 癡漢下身靠上前,微微往後一縮,然後用力一頂。
 
  「啊嗯~~好……好深喔……」我看到他的下腹死死貼著女體的私處,在這 重重的一插之後,卻定在那不動了。
 
  「快點……快點……給我……」
 
  「要說什麼?」男聲冷漠的說.
 
  「建文……快點……幹……幹我……」儘管不是很大聲,但我清楚聽到自己 的名字。
 
  「啪、啪、啪、啪……」他用很慢的頻率,但每次都是深深的插到底。 
  「喔~~嗯~~建文……好深……這樣……快不行了~~嗯……」
 
  妍萱好像受到了感染,兩條腿夾我夾得越來越緊,我感覺她悶熱的私處不斷 在我大腿上摩擦,她的喘息聲也漸漸變成從鼻腔洩出的呻吟。
 
  「文,她……如果真真她……真的想跟你……那個的話……你會答應嗎?」 
  萱一邊說,已經改用整個手掌握住我的肉棒,大力地在套弄了。
 
  「我……我不會……我才不要跟她……」
 
  「文,那……那我呢?」
 
  我心頭一震,「萱……」我回頭望著她,發現妍萱雙眼迷離的望著我,她的 眼神好像快融化了,瞇瞇的雙眼裡充滿著渴望。
 
  「萱萱,妳也……很想要了嗎?」
 
  「嗯。」她咬著下唇,可愛的用力點了兩下,好像等我問等了很久的樣子。 
  「那……我也幫妳吧!」我微微側過身,同時讓她稍微躺上來一點,好讓我 搆得到她的下體.
 
  「萱,可是妳要答應我,要忍耐、盡量小聲喔!」
 
  「嗯……」她的小手從我褲管底下抽出來,變成直接從上面褲頭的鬆緊帶縫 中伸了進去,緊緊地握住我暴脹的陰莖又是一陣套弄。
 
  我把她緊緊夾住我的其中一腿稍微抬起來微微彎曲,讓兩腿之間有空間可以 伸進去。我順著大腿內側往上摸,摸到她的睡褲邊緣,短短的荷葉邊褲管很鬆, 不用撥開我就直接碰到內褲了。是那一件,同樣的手感,薄薄的很有彈性,應該 是粉藍色橫紋的那件內褲。
 
  我想不要再吊她胃口,直接用中指輕輕滑到她恥丘中央的小縫,那邊……已 經有濕濕的液痕了。我用中指在濕濡又有彈性的內褲上,沿著那條痕跡不斷地上 下摳弄。
 
  「嗯……嗯……嗯……好……舒服……」妍萱被我摳得嬌聲的說.
 
  「嗯……我也是……我好像……快不行了……」
 
  妍萱聽我這樣說,小手又往下滑去撫摸我的陰囊,好像希望讓我稍微休息, 待會可以跟她一起……
 
  「文……要不要……先脫下來……等下才不會沾到……」妍萱摸了會,手又 從內褲裡伸出來,勾著我的褲頭說.
 
  「嗯。」
 
  她聽我回應後,一隻小手溫柔地慢慢把我的運動褲脫下來,我稍微抬起屁股 讓她也把我的內褲往下拉到大腿處。少了內褲的阻隔,她輕輕地用一隻手指在我 的肉棒上滑動遊走,慢慢地又滑到陰囊那,不斷用指腹在上面繞來繞去。 
  她只用一隻手指就把我弄得好爽,我感覺那根手指一直往下探,幾乎快碰到 肛門口了,指頭刮過那邊的陰毛後,慢慢地往上滑,沿著鼓起的陰囊一路往上挑 逗,滑過肉棒棒身、龜頭下緣敏感處,再到馬眼那,把溢出的分泌液用指腹在龜 頭上抹開,然後再往下滑,一直重複這樣的動作。
 
  「嘶……萱……妳好棒喔……」
 
  「嗯……我……也想要……」原來,她的意思是希望我這樣幫她弄。
 
  我學著她的手勢,手指頭滑到她肛門那邊,輕輕揉了一下之後,再慢慢地往 上,沿著恥丘中央凹陷的小縫,一路往上淺淺的摳刮著,直到小縫頂部,按壓到 那已經微微凸起的「荳荳」。
 
  「嗯~~」她忍不住叫出一聲。
 
  「萱……」我提醒她。
 
  「對不起……」
 
  我學著她重複這樣的動作,從肛門一直往上摳到小縫最頂,但我刻意略過, 沒有去揉「荳荳」。隨著每次手指的深入,內褲被我往小穴裡越帶越深,敏感的 身體分泌的淫液也把內褲渲染得濕得更大片。
 
  「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對面床傳來的肉體碰 撞聲,頻率變得越來越快,感覺癡漢他好像用著什麼三淺一深的方式在大力幹著 他的女友。
 
  「嗯……嗯……嗯……噢~~」每次最後那一下,都會讓孟真淫蕩的聲音在 靜謐的房間裡迴盪.
 
  我繼續摳著妍萱的小穴,感覺她的外陰唇已經微微的鼓起了,她應該非常想 要,因為她又緊緊地握著我的肉棒,好像想大力套弄,但又怕我因此射出來,所 以只是握著,稍微上下的動。
 
  「文……」
 
  「怎麼了,想要揉揉了嗎?」
 
  她輕輕搖頭.
 
  「還是要伸進去?」我又問了一聲,這次她完全沒有反應。
 
  頓了一會,她終於開口了:「你想不想……要……跟他們一樣?」
 
  「萱,不可以啦!」
 
  「……」
 
  「我們……不要跟他們一樣……這樣就好了……好嗎?」
 
  「喔……我幫妳揉……『荳荳』好不好?」
 
  「嗯……」
 
  「要忍耐喔!」我用仍被她壓著的右手緊緊地抱住她的頭,然後低下我的額 頭,緊緊地靠在她的額頭上。
 
  萱,對不起,跟他們一樣

    我们不生产AV,我们只是AV的搬运工! 防艾滋 重健康 性衝動 莫違法 湊和諧 可自慰 亚洲AV电影
    警告:本站精彩视频拒绝18岁以下以及中國大陸地區訪問 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沉迷於成人內容!
    WARNING: This Site Contains Adult Contents No Entry For Less Than 18-Years-Ol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