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激情图片  »  少妇熟女  »  [野战]
[野战]

提示:图片采集于互联网,内容可能含有裸聊、找小姐等欺诈性广告,请各位不要打开以免上当受骗,祝大家生活性福!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记住下面两个地址发布页!方便随时找到亚洲AV电影站

地址发布页: 地址发布页:

 
  伴着微风,乡间道路上渺无人烟。这是个很安静的郊区,鲜少有人会来。沿 着道路走去,尽头是一个营区,驻紮着一连的陆战队。眼前走来了三个高大壮硕 的男人,他们身上都穿着一件白色内衣,下半身穿着陆战队的迷彩裤,还有一双 黝黑的军靴。
 
  三个男人有说有笑的,彼此打打闹闹的,让这安静的乡间道路添加一丝热闹。 带头最壮硕的男人叫做国宪,今天二十三岁,他长的非常的高大,也有一张英俊 的脸庞,可是他的脸上带着一脸淫秽,嘴里也说着一些不堪入目的话。
 
  「干,好不容易可放假出营,一定要找个人好好干一干!」他一手作势擦去 口水,一手向下抚摸着迷彩裤内的阳具。
 
  他的伙伴笑着,「大鸟宪,你的鸡八很秋喔!」说话的男人叫做阿健,同样 也有着健壮的身躯。「废话,不然他怎么会叫大鸟宪?阿健,你忘了上次啊?」 
  这次说话的是另一个男人,叫做阿扬,他长的不高,可是胸肌却非常的突出。 
  三个男人看着彼此,嘴角带着淫笑和欲望,分别回想着上一次的性爱。可是 他们想的不是和什么漂亮的女人,而是和跟他们一般壮硕的男人做爱。没错,国 宪,阿健和阿扬,他们是同性恋。
 
  上一次在市区,他们三人找到两个体育系的大学生。五个人在一间空屋子里 混战了一晚。不过别弄错了,这可不是什么一夜情,这三个男人不喜欢这一套。 
  其实老实说,这三个男人是在强暴那两个体育系学生。
 
  那两个学生的身材也很壮硕,有着运动员的强健身材。国宪就喜欢这种货色, 他喜欢看着这样的壮汉,被他给击倒在地,然后被他的阳具给征服。回想起他那 又粗又长的鸡八一次又一次贯穿那紧嫩的处男穴,听着那两个学生的哀嚎和求饶, 现在回想起来,让他的阳具昂起头来。
 
  阿健淫笑着,「那两个小伙子真不识相,竟然赶挑衅我们,最后被我们干的 屁眼都快裂了,还打他们的枪让他们射了十次,几乎让他们瘫了。尤其是你,大 鸟宪,」他伸手摸摸国宪的阳具,「果然是大鸟宪啊!」
 
  国宪骄傲的插着腰,欢迎阿健的抚摸。他的阳具正如他的绰号,大的如同一 支巨蟒一般,每个被他强暴的男人都会留着泪求饶。他的阳具完全勃起的状态, 可以冲到二十五公分,七公分粗。
 
  阿扬也笑着,「你们两个搞的我真想再干一次,我们……」正再说话时,后 头传来一声低沈的呼喊。
 
  「你们三个,转过身来!」
 
  国宪先转过身来,看到来人时眼睛一亮。那是两个宪兵。一般阿兵哥碰到宪 兵,总是会怕的要死,宪兵会纠正阿兵哥的穿着,如果穿得太邋遢的话可能会被 记下一笔,就像他们现在。
 
  可是国宪看到的不是这样,他裤里勃起的阳具让他的胆子也大了起来。他看 着眼前同等壮硕的宪兵,宪兵的制服很帅气,尤其穿在这两个宪兵身上,绿色制 服贴着胸膛,下身的绿色裤子紧裹着大腿,这两个宪兵的下跨都有点突出,尤其 是那一双宪兵靴,亮的让人觉得性欲骚动。
 
  其中一个宪兵看着三人一动也不动,沈声一喝,「都转过身来,那个单位的?」 
  国宪恢复了意识,脸上露出淫荡的笑容,恶向胆边生,他对着两个伙伴,大 家的心思似乎相同。他向阿扬使个眼色,阿扬会意,蹑步走向路旁检起两枝竹棒, 趁着宪兵与国宪交涉时,来到两个宪兵身后。
 
  国宪看着阿扬已经准备好了,对着两个帅宪兵就是一笑,「我们会让你们有 个难忘的一天!」
 
  「碰!」一声,两个木棒撞上两个宪兵的后脑杓,连呼救都来不及,就昏倒 在地上了。
 
  阿健高兴一叫,「好耶!」立刻冲上前去,来到其中一个宪兵身旁,「让我 看看你的「装备」够不够看?」
 
  阿健伸手隔着裤子去摸其中一个宪兵的阳具,惊呼一声,「好大,大鸟宪, 这个不输你喔!」
 
  阿健解开这个宪兵的裤子,费力的掏出他肥软的阳具,吐了一口口水,使力 的摩擦他深红色的大龟头。阿扬也很兴奋,对在地上对着另一个宪兵做同样的事。 
  国宪笑着,今晚可好玩了。
 
  国宪对着两个人说,「别心急,我们有一整天的时间,先找个地方吧!」他 看看四周,想起不远处有个废工寮。那会是个强暴男人的好地方。
 
  於是,国宪走在前头,阿健和阿扬分别拖着一个昏倒的宪兵跟在他后头。走 了好一会,终於来到那个废弃的工寮。此时,太阳已经稍稍西斜了。
 
  阿健和阿扬将宪兵捆在生鏽的铁栏杆上,也拿起绳子捆住他们穿着宪兵靴的 脚,动手解开他们上衣的扣子,裸露出他们健壮的胸膛和腹肌。在伸手拉下他们 的裤子和内裤,伸展他们肥大的宪兵鸡八。
 
  做好这些动作后,国宪,阿健和阿扬也分别脱下自己的衣服,裸露自己早稍 稍消软的阳具。五个赤裸的壮硕男人充满这间废工寮,情欲与欲望缭绕着。 
  国宪笑着说道,「让我们叫醒我们的玩具吧!」说完,三个人就甩动着阳具, 三道金黄色的液体自马眼射出,喷洒在两个宪兵的脸上身上。
 
  「你们……」两个宪兵都醒了,一脸惊慌失措着看着眼前这一切,他们扭动 身体,想躲开那腥鹹的尿液,可是国宪阿健阿扬环住他们,他们没有退路,只能 呼救着。
 
  「救命啊!你们赶快住手,这是违法的……喔……」宪兵痛的闷哼一声,脾 气不好阿扬穿着军靴的大脚踹上宪兵的肚子。
 
  「他妈闭上嘴,老子尿完后会让你的嘴忙得不能开口!」说完,阿扬甩甩他 的阳具,顺道也握祝自己粗肥的鸡八,对准宪兵的嘴,满是兴奋的说着。 
  「没干过宪兵的嘴,不知道爽不爽,阿健,帮我称开他的嘴,我要把我的鸡 八塞进他嘴里,」阿健笑道,来到那宪兵身后一手抱住他的胸膛,一手称开他的 嘴。可是宪兵实在太壮硕了,他不停的扭动着,还差点把阿健给甩开,气的阿健 伸出拳头痛揍他几拳。
 
  国宪边看边笑,「你们两个真是的,怎么可以硬来,你们应该先让他们爽一 爽啊!」
 
  阿健和阿扬一脸恍然大悟,两只手伸到两个宪兵的鸡八,握住就开始套弄两 个宪兵无法自己的呻吟着。国宪分别解下他们一脚的宪兵靴,「等一下就把他们 的精液装在这靴子里面!」
 
  阿扬大力的来回套弄着,「快啊,射啊,让我看看你是不是如你外表般的壮 硕?」另一手握住宪兵的睾丸,用力一挤,让宪兵呻吟的更大声。
 
  阿健也是奋力的来回套弄着,另一个宪兵的鸡八长度还好,只有十八公分, 可是确有七八公分粗,现在更是涨的让人吒舌,茎干烫的让他感到不可思议,前 列腺液流得更是让他整只手都湿了。
 
  国宪弯下腰,看着正被阿扬打着手枪的宪兵,盯视着他享受的表情,稍稍低 下头看到他制服上的明牌:「李硕勇」。好名字,如同他的人一样,他的阳具既 硕大又粗勇,跟自己的二十五公分似乎有的比,而且他眉宇间有一股桀骜难驯, 强暴这种男人会让他有成就感。
 
  看向另一个宪兵,虽不如李硕勇诱人,但也是个很好的货色了。他叫做:「 杨骏男」。国宪决定了,今天晚上他的玩具就是李硕勇。
 
  他走上前,跨站在李硕勇前方,趁着他闭着眼睛享受时,一手掐住他的脖子, 让他因无法呼吸而一定要张开口,然后,他握住自己涨到发红的鸡八,缓缓的放 进他嘴中。
 
  李硕勇一惊,不断挣扎着,他不想帮男人口交,可是他不知道,正是强迫建 构了国宪的快感。李硕勇想闭起嘴,可是国宪紧掐他的脖子让他无法闭嘴,就这 样,国宪的阳具一吋又一吋的深入李硕勇的喉咙,直到国宪的阴毛碰触到李硕勇 的鼻子,他那大如棒球的睾丸碰到他的下巴。
 
  阿扬发现了,「大鸟宪,你很没意思喔,我还帮他打手枪打了这么久!」他 继续套弄着,看着那龟头的胀红,他的高潮快来了吧!
 
  突然阿健叫一声,手松了开,「他要射了,杨骏男要射了!」
 
  国宪可没忘了等一下的游戏,「用他的军靴套住他的鸡八,让他射在里面, 等一下用的到!」
 
  阿健闻言照做。他拿起杨骏男的宪兵靴,倒过来一把套在杨骏男的阳具上, 用手缩紧靴统,隔着靴子的皮革握住他的阳具,随意套弄两下,杨骏男激烈的高 潮来临了,一波又一波猛烈的喷射喷往靴子里。杨骏男无法恣意的抖动着,他不 敢相信自己达到这样的高潮。
 
  精液射了好久好久,阿健不断缩紧靴子统口,以免精液流出。直到看着杨骏 男向后一躺,知道他终於射完了,赶紧将靴子倒过来,往里面一看,天啊!他的 精液射的真多,几乎要满到第一个鞋带孔了。
 
  阿健兴奋的将鼻子凑进,对着靴子里一闻,那种夹杂着精液和脚汗味,皮革 味的纯男性阳刚,让阿健的鸡八硬的更痛了。
 
  阿扬还在帮李硕勇打着手枪,而国宪已经开始干着李硕勇的嘴了。李硕勇额 上的汗水越留越多,他想呻吟,但是嘴里另一个男人的阳具让他无法出声,他感 觉到自己的背脊越来越麻,他的拳头握紧,手臂鼓起肌肉。这些高潮前的象徵都 在国宪眼中。
 
  他对着阿扬大喊,「用他的靴子接住他的精液,他快射了!」
 
  阿扬一惊,赶紧拿起那双大靴子,套住李硕勇的肉棒,可是李硕勇的阳具又 粗又长,竟然无法完全套住,让李硕勇的大龟头碰到鞋底的鞋垫,这一个奇妙的 碰触可不得了了,一道电流通往李硕勇的睾丸,他开始发射了。
 
  精液一道一道的喷射,有些甚至接不住,阿扬心急的想接却漏接更多,射到 最后,阿扬虽然有很多都没接到,但是最后一看,李硕勇的精液在靴子里晃荡着, 不比刚刚杨骏男的少。
 
  两个壮硕的宪兵都往后一倒,这一倒让国宪的阳具从李硕勇口中稍稍滑出, 国宪顺着动作,先将他湿漉漉的阳具抽出,满意的看着两个宪兵被扯掉一半的衣 服,一只脚还套着靴子,一只脚只剩下黑袜子,两个宪兵大口大口喘着气。 
  阿扬和阿健羨慕的看着国宪,「爽不爽,宪兵的嘴好不好干?」
 
  国宪没有回答,只是笑着对着两个宪兵说,「很累吧!嘴渴不渴啊?」 
  他给阿扬和阿健使个眼色,两个人立刻心领神会,分别拿起李硕勇和杨骏男 的靴子,准备将他们自己的精液还给他们。可是却被国宪叫住。
 
  「自己的有什么好喝的,交换!」阿健和阿扬淫荡的笑着。
 
  阿健放下杨骏男的靴子,他们想先对付比较好对付的。阿扬拿着李硕勇的靴 子,阿健到杨骏男身后一手勒住他的脖子,一手撑开他的嘴,无视於杨骏男的挣 扎,李硕勇宪兵靴里滚烫的精液大量的滑进他的口中,很自然的滑进他的食道, 阿扬倒完后,阿健还不放开,他要确定看到杨骏男把精液吞乾净了才放手。 
  杨骏男挣扎的的将精液吞乾净后,阿健才松开一双铁臂,一松手,杨骏男立 刻做起呕来。陷入情欲的三人毫不怜悯,只是一迳大笑。
 
  国宪看向今晚的重点,李硕勇感觉到他的视线,气急败坏的大叫,「干,你 们这些变态,还想干什么……」
 
  话还没说完,阿健已经来到他身后,照着刚刚对待杨骏男的模式,勒紧李硕 勇的脖子,另一只手努力张开他的嘴。李硕勇猛的一惊,使尽出奶的力气想躲开, 他挪着身体,抗拒着阿扬手中杨骏男的宪兵靴……
 
  阿扬实在没有办法,李硕勇远比杨骏男壮硕多了,他不断的抗拒着,连在他 身后的阿健都快制不住他。国宪笑了笑,「阿扬,你去帮阿健,让我来!」 
  阿扬把手中的靴子交给了国宪,跑到了李硕勇身后,跟阿健一人一边箝制住 李硕勇不安分的身体,两个壮硕的大男人紧紧抓住他,这一次他真的挣不开了。 
  国宪满是欲望的笑着,阿扬撑开李硕勇的嘴,虽然被强迫着,但是李硕勇仍 然怒瞪着国宪。国宪凑上前去,「好好享受!」说完就开始将杨骏男的精液倒进 他嘴中。
 
  浓稠的精液缓慢的流动着,沿着靴统来到靴口,滑进了李硕勇的嘴中,他想 合起下颚,却被阿扬强迫撑开嘴,大量的精液流入他的食道,那腥脓的味道惹的 他一阵反胃,但是他完全动不了,只能任命的把别的男人的精液吞进肚子里,更 令他感觉到罪恶与羞耻的,竟是在这样的羞辱下,他的阳具竟然还是勃起着。 
  过了好久,国宪才将到的一滴精液也不剩的靴子移开,看着李硕勇困难的吞 嚥,终於将精液完全吞进肚里。后头的阿健和阿扬这才哈哈大笑的走向前。李硕 勇觉得羞辱极了,这三个浑帐!干!
 
  国宪笑着,不过他察觉到了李硕勇的不满,他只是笑着,「这样就受不了了? 
  今晚的游戏才刚开始呢!」
 
  李硕勇和杨骏男一阵不安,看着眼前这三个壮硕军人完全硬起来的鸡八,他 们感觉到天昏地暗,现在到底是什么状况?
 
  国宪看看四周,朝着阿健和阿扬吩咐道,「那个李硕勇交给我,你们两个就 去用那个杨骏男!」
 
  阿健和阿扬一脸淫秽的搓着手,那个李硕勇太难搞了,交给国宪吧!让两个 去硬碰硬,说不定会很好玩。
 
  阿扬很快的将半解开的裤子完全脱下,要阿健帮他抓住那个也很壮硕的杨骏 男,然后不让他有机会出声的情况下,将半硬的阳具完全插进他嘴中,阿扬轻呼 一声,真爽啊!阿健在杨骏男人身后紧紧扣住杨骏男也在挣扎,只是挣扎力道不 大的身体,渴望的看着阿扬,「阿扬,等一下换我!」
 
  「好……好……爽啊!」阿扬忘情的来回抽动,一颗大龟头完全卡进杨骏男 的喉咙中。
 
  国宪在一旁边看边笑,转过头来看着一脸呆楞的李硕勇,「该我们了!」惊 恐,愤怒和仇视回到了李硕勇眼中。
 
  「你这个死变态,你要做什么?」李硕勇愤怒的咒骂着。
 
  国宪只是耸耸肩,他拿起一旁的绳子,一只手举起李硕勇一边还穿着靴子, 一边只剩袜子的双脚,用力的向李硕勇的头部方向一折,露出李硕勇圆滑坚硬的 臀部。但是,这个动作却惹的李硕勇痛苦的大叫。
 
  「该死……放开我……」他大吼着。
 
  国宪残忍的笑着,健壮的双臂分开李硕勇的双腿,将他的两只粗壮的脚跟手 绑在一起,李硕勇整个人呈现大字形,可是却从腰部地方被对折着。国宪的意思 很清楚了,他不想浪费时间,他要直接奸淫李硕勇。
 
  李硕勇双脚举过头,他的鸡八现在正对准自己的脸,他痛苦的喊叫着,「放 开我,你这个变态,你要做什么?」
 
  一旁的阿健兴奋的看着,「好耶!大鸟宪,干死这个嚣张的宪兵!」
 
  国宪完成捆绑动作,兴奋的站起来,他穿着军靴的一脚踩在李硕勇的臀部上, 把他当成球一般作势来回晃动着,「我最喜欢这样强暴男人,喜欢听到像你这样 壮硕的男人求饶!」
 
  这画面看的阿扬兴奋不已,更用力的干着杨骏男的嘴,他的脸胀红到极点, 手紧抓着杨骏男的头,将自己的鸡八狠狠的送进去。没多久,他就射出了第一发。 「我射了!我射了!把我的精液都吞进去。」阿扬紧紧的押着杨骏男的嘴,他完 全躲不开,只得再度吞进腥臭的男人汁液。
 
  阿健兴奋不已的上前拉开了阿扬,「该我了!」把自己早就掏在外面的阳具 送了进去。
 
  国宪笑着,看着这样精彩的表演,他已经忍不住了,他拿下自己的脚,动手 解开皮带,将原先半开的裤子向下拉到膝盖,双膝跪在李硕勇的臀部前,准备好 好玩用这个壮硕男人。
 
  他拿出比小刀,用手探出李硕勇的股沟,喁刀子小心翼翼的割开了李硕勇的 绿色宪兵裤子,李硕勇挣扎着,但是国宪压住了他。不一会,连同那件白色内裤 也都被割开了。
 
  但是,他并没有直接将阳具给刺进去,他知道以自己的粗大,这样莽撞是玩 不成的。他左思右想,决定找一些润滑剂。突然间,他看见学在李硕勇双腿间的 肉棒竟然依旧挺着,他淫荡的笑着。
 
  「刚刚把精液给用完了!现在得找一些东西来润滑,不知道你愿不愿意捐献?」 
  国宪握起那根几乎跟自己一般粗一般长的阳具,感到无比的兴奋,他开始猛 烈抽动着。
 
  过去强暴的男人,都没有一个阳具能跟他比的,今天竟然找到一个能与他并 驾齐驱的,而他跟自己一样都是军人,这种感觉真是让他更加的兴奋。他继续猛 烈的抽动着,而李硕勇再度喘起气来。
 
  李硕勇马眼里的前列腺液流得很多,几乎让国宪湿了满手,藉着这润滑液, 国宪粗壮的手臂抽动更快速了,从龟头向下挤压滑动,猛烈的来到根部,撞击到 李硕勇的腹部和阴毛。国宪很懂得男人的心理,更知道男人最敏P 的地方,他大 力的挤压着李硕勇的龟头,终於,李硕勇再度射精,浓稠程度完全不出第一次。 
  国宪用手去接,还有许多都射出手外,但是手里的这些都够了。他沾起一点, 润滑在自己二十五公分的大屌上,剩下的,国宪将精液涂抹在李硕勇屁眼里外。 
  李硕勇挣扎着,「干,变态,把手拿出去!」国宪不理他,依旧以自己的手 指在李硕勇紧实的屁眼进进出出的。他想的没错,这男人的屁眼应该没人用过。 
  一旁阿健还在干着杨骏男的嘴,而阿扬已经开始玩弄着杨骏男的屁眼了。他 残忍的将一根,两根甚至三根手指插进去,而杨骏男因为含着阿健的鸡八,只能 痛的不断冒冷汗。
 
  阿扬笑着,「这可真紧啊!我要来干干看!」说完,毫不润滑的就将他大如 鸡蛋的龟头刺进杨骏男屁眼口,杨骏男痛的无法出声,只能试着要闭起嘴唇。这 样子却和了阿健的意,闭紧的唇含住他的茎干,这样的刺激一波接一波,没多久 他也射精了!
 
  阿扬抽出他湿淋淋的阳具,喘气嘘嘘的向后退了几步,把空间让给阿扬。一 得到伸展,他立刻将身子完全压上杨骏男,企图制止住他。然后……
 
  他的阳具一寸一寸进入,而杨骏男也痛叫出声,「天啊!好痛,出去,拿出 去,干……干……好痛……」说着说着,杨骏男的眼泪痛的都流了出来。 
  阿健看的哈哈大笑,「阿扬,快干,干爆他的屁眼!快啊!」
 
  阿扬受到鼓舞,完全不理会杨骏男还无法忍受疼痛,就开始大力抽动起来。 
  杨骏男继续哀嚎着,一双手推拒着压在他身上的阿扬,嘴里痛骂着。阿扬被 他推的很烦,暂时停止住抽动,一拳就挥在杨骏男脸上,「干,给老子闭嘴!」 
  杨骏男继续挣扎着,嘴角留着血,「放开我,这实在太痛了……」
 
  阿扬不管他,只是稍微举起身子,两只手抓住杨骏男的脚,用力的向上压着, 直到杨骏男的宪兵靴碰到了自己的头,阿扬才继续自己抽插的动作。但是这样的 动作让杨骏男更是痛苦,只能不断哀嚎。
 
  李硕勇看着这样的画面,额头上冒着冷汗,隔着自己的脚瞪着国宪,「你们 这些变态!」
 
  国宪低下头,看着李硕勇,「我对你很好了,你看我还帮你润滑,」往他的 屁眼一摸,假装惊讶的说,「我得赶快了,免得精液要乾了!」
 
  国宪淫笑着,抓住那两只举起的粗壮大腿,二十五公分长的大肉棒挺着,龟 头最先突破禁地,接着向前一挤,顺着精液一滑,至少进入了二分之一。国宪满 意的看着,很顺利,不像以往强奸别的男人,进去一半就流血了,这次应该不会。 
  他在用力一推,惊讶的看着这个男人竟然能将他二十五公分长的阳具完全吞 没。
 
  国宪抬起头,看着李硕勇还在试着挣扎,可是被绑成这样他已经没有逃脱和 反抗的机会,他的眼底有着极端痛苦,眼眶湿湿的,可是他咬着唇不让自己喊出 声,他的眼神依旧瞪视着国宪。
 
  国宪淫荡的笑着,身子向前压去,隔着李硕勇的大腿与他紧紧贴密,他的手 拨动着李硕勇因疼痛软去的阳具,另一只手向手抚摸着他的军靴,这个壮硕的男 人真有本事,只经国宪一套弄,阳具再度勃起成射精前的状态,像野兽一般。 
  「我会让你的阳具今天晚上忙不停的!」说完,国宪开始扭动腰,阳具像活 塞一般进出李硕勇的屁眼,他也用手继续套弄着李硕勇的鸡八。
 
  国宪的做爱是很激烈的,因为他记得他是在强暴人,他猛烈的抽了出来,等 到几乎要完全退出时,再将阳具挤进去。他努力的向下压着李硕勇,几乎要将李 硕勇的腿给压翻过来。他套弄着李硕勇阳具的手速度也加快,他甚至用指甲去抠 着他的龟头。一旁的三人大战,也是同样精彩。阿扬和阿健轮流进出杨骏男的屁 眼,射了许多次的精液。阿扬玩了三次,阿健射了两次。连在休息的时候也不放 过,阿扬从一旁找来一根铜棒,大约比他的鸡八还粗上一点。他用手沾抹着从杨 骏男屁眼里流出的精液,抹在铜棒上。然后,他插了进去……
 
  「啊……」杨骏男痛苦的哀嚎着,身体痛的颤抖,阳具刚被阿健弄得勃起又 软了下去。阿扬笑着抽动阳具,却在发现一件新鲜事时,叫着阿健过来看。 
  阿健抹着自己的鸡八上的汁液,「什么事啊?」
 
  阿扬笑着做给他看,「你看,我把这根铜棒捅到底时,你看,这小子的鸡八 竟然会跳动?」
 
  阿健淫秽的笑着,「你捅到他的摄护线了啦!」
 
  阿扬笑笑,继续握着铜棒抽插着杨骏男的屁眼,阿健说,「你就这样干干看, 看会不会把他干到射?」
 
  「好!」阿扬接下任务,不停的抽插着,而杨骏男的阳具在这样的刺激下又 再度勃起,怒张的龟头分泌着被铜棒挤压着的前列腺液,不一会,在阿健阿扬的 大笑下,杨骏男真的射精了!
 
  他射的又急又猛,一大滩的精液全都沾附在他自己的腹部和胸膛上,这种夹 杂着痛苦和快感的高潮比一般的高潮都还要猛烈,他全身颤抖着迎接高潮,却又 无法忘记插在屁眼里的那根粗棍子。他的身体猛烈的颤抖,因为高潮很强烈,可 是每一次动到身体那屁眼里的异物又弄得他满是痛楚。
 
  一旁干着李硕勇的国宪看着那画面,不自觉的加快了抽插的动作,他抓住李 硕勇穿靴子的那只脚,他已经无法分神帮他打枪了,他努力的想将他的鸡八放到 屁眼更深处,隐约间,他几乎已经碰触到了李硕勇的摄护线,每撞击一下,李硕 勇的阳具就颤动一次,马眼汩汩分泌着液体,沿着茎干往下流,来到会阴处,最 后甚至流到了两人交合的地方。
 
  国宪的背脊一阵麻痒,像一股电流一般的刺激着他的睾丸,大睾丸开始收缩, 他知道他要射了。他顺手握紧李硕勇的睾丸,用力挤压着,想让这个壮硕宪兵跟 自己一起达到高潮。没多久……
 
  国宪狂吼着,「你这个婊子宪兵,我要射啦!你也一起射吧!」他加大手里 的劲道,捏着李硕勇的睾丸和龟头,自己的精液更往李硕勇肠子里奔腾而去,而 李硕勇的第三次射精猛的让国宪拦都拦不住,直往他脸上射去。
 
  国宪爽着喘气,拉过李硕勇穿着靴子的脚,隔着皮革闻吸着那纯男人的味道。 
  过了好一会儿,他才渐渐抽出自己渐软的阳具,向后一退,坐在地上休息。 
  一旁的阿健和阿扬越玩越离谱,到最后甚至将杨骏男的宪兵靴子的靴头塞进 他的屁眼里去,而阿扬拿着地上捡来的小皮管,残忍的笑着,他握起杨骏男的阳 具满意的看着那因不断射精而张的大大的马眼,「玩点新鲜的!」
 
  无视於杨骏男的哀求,他将那条小皮管塞进杨骏男的马眼里,一点一点的将 皮管给推进。杨骏男完全无法忍受有异物进入自己的阳具里,只得放声哀嚎,全 身不断的扭动着,阿扬给阿健一个眼神,阿健再度到杨骏男身后将他紧紧箝制住, 不一会,那条小皮管已经完全没入杨骏男的阳具中。
 
  阿扬满意的看着自己的作品,看着杨骏男全身冒着冷汗,阿健放开了他,而 这时他们终於注意到已经在一旁休息的国宪。而那个李硕勇依旧保持着折叠的姿 势,只是他的屁眼还不断流出国宪的精液。
 
  「大鸟宪,那个李硕勇好干吗?」阿扬对他淫淫一笑,似乎也想试试。 
  国宪耸耸肩,照他过去的经验,这个李硕勇不容易征服,瞧他从头到尾没有 一丝求饶的喊叫,而那个杨骏男则是哀嚎不已。他还要强暴他几次,至少要听到 他的求饶。至於怎么强暴,多的是方法!
 
  他看着杨骏男,发现他全身的颤抖,他笑着,「你们别把人给玩死了!」 
  阿扬耸耸肩,来到杨骏男面前出其不意的抽掉他阴茎里的皮管,惹的他一阵 痛呼,虽然痛苦,可是他的阳具却不争气的硬了起来。杨骏男喘着气,今天一天 他不知道自己究竟射了多少精液了。
 
  国宪看着两个瘫在一旁的好友,忽然脑袋一闪而过,「你们还行吗?」他想 到一个折磨李硕勇的方法。
 
  阿健耸耸肩,阿扬则兴奋的搓一搓阳具。「还有什么把戏吗?」
 
  国宪笑着,「有,还可以赚钱呢!」
 
  阿健和阿扬眼睛一亮,「怎么做?」
 
  国宪先卖了关子,只是说道,「帮他们把衣服穿好,靴子套上!带他们回营 区。」
 
  阿健和阿扬不懂,但还是照着做,他们帮李硕勇和杨骏男穿好身上衣服,还 把那一脚装过精液的宪兵靴帮他们套回去,再把虚弱的两人解开。「走,把他们 带回营区!」
 
  国宪带头,阿健和阿扬如来时一般,一人拖着一个宪兵走回营区。回到了营 区,这五人个没有走正门,而从旁边的偏门进入,马上来到了浴间。这时候刚好 是陆战队的洗澡时间,一群人看着应该在休假的三个人不但回来了,还拖回两个 宪兵,实在觉得很奇怪!
 
  「大鸟宪,你这是干什么?这两个宪兵是谁啊?」
 
  阿健和阿扬把两个人放下,国宪笑着对大家说,「弟兄们,我们三个给大家 带乐子来了!」
 
  其中一个壮汉开口嘲讽道,「看到宪兵我就有气,上次被宪兵抓包过,哪还 有什么乐子啊?」
 
  「当然有,大夥跨下的鸡八可以找乐子啊!」
 
  阿健和阿扬将两个宪兵转过身,只见两个人的绿色宪兵裤都破了洞,国宪怕 大家不懂,主动掏出自己的阳具,拉过昏昏沈沈的杨骏男,将他按弯在地上,一 把将自己的阳具刺了进去。
 
  国宪边抽动,边说着,「就是这样取乐子,只是各位得付一点钱……」国宪 满意的看着一群壮硕的陆战队员冲向摊在一旁李硕勇。他嘴角浅浅一笑。 
  轮暴应该可以让他求饶了吧!
 
  一个一个壮汉轮流给李硕勇的屁眼捐献精液,这些鸡八都很粗大,有些甚至 远超过国宪和自己的。李硕勇咬着牙,发现自己渐渐沈溺於其中。自己跨下的阳 具又射精了,就射在自己的靴子上。
 
  国宪笑着,边扭动着腰,他发现看着别人强暴李硕勇比自己还刺激,没多久, 他硬挺的阳具在杨骏男屁眼里射出第二发精液。
 
  他推开杨骏男,发现自己还是比较想征服李硕勇。他回到李硕勇面前,将阳 具塞进迷濛的他口中,继续抽动着。
 
  现场的一些陆战队员,转战一旁的杨骏男,一个接着一个的轮奸他。
 
  看着这个画面,国宪淫笑得低下头,在李硕勇耳边轻轻说道,「这样爽吧!」 
  李硕勇无法回应,因为,他已经完全屈服了!
 
  屈服於被一个男人强暴!……
 

    我们不生产AV,我们只是AV的搬运工! 防艾滋 重健康 性衝動 莫違法 湊和諧 可自慰 亚洲AV电影
    警告:本站精彩视频拒绝18岁以下以及中國大陸地區訪問 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沉迷於成人內容!
    WARNING: This Site Contains Adult Contents No Entry For Less Than 18-Years-Ol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