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激情小说  »  家庭乱伦  »  金鳞岂是池中物127-128
金鳞岂是池中物127-128

提示:图片采集于互联网,内容可能含有裸聊、找小姐等欺诈性广告,请各位不要打开以免上当受骗,祝大家生活性福!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记住下面两个地址发布页!方便随时找到亚洲AV电影站

地址发布页: 地址发布页:



全新P2P大型色情电影门户站_好了AV_全面开放 图片偷拍自拍亚洲色图欧美色图清纯唯美美腿玉足激情明星色情动漫激情乱伦另类激情电影国产色情日

韩色情欧美色情动漫色情三级色情乱伦色情BT动漫成人视频小说都市激情家庭乱伦校园春色换妻小说长篇连载武侠古典黄色笑话另类小说性爱技巧金鳞岂是池中物127-128

.
  「四哥,你丫这样儿怎么还像是高了啊?」文龙开着车,瞅了瞅歪在副座儿上的侯龙涛,「我上次去青岛用那
叶子挺管用的啊,这次不灵了?」
  「肏,灵,当然灵了,要是不灵,那些酒就能要我的小命儿。」侯龙涛把自己舌头上的那片儿变白了的叶子抠
了出来,「不过这玩意儿,效力也是有限,时间长了也就吸收不了酒精了,再说本来我量就不行,刚才还成,现在
开始有点儿上头了。」
  「你一直也没告诉我你从哪儿找着这宝贝的。」坐在后面的武大问。
  「我收拾邹老的遗物时找到的,一大盒子都是没听说过的中药,全是好玩意儿,就这一个是天然的叶子,其它
都是配药,可惜没留下药方儿,用一点儿少一点儿了。」
  「其实用不着这叶子,买点儿RU-21就行了,吃了之后,酎两瓶儿二锅头,跟假的一样。」文龙搭碴儿了。
  「哼,那东西能让你舌头发麻吗?你以为大舌头好装?」
  「那倒也是,在秦皇岛的时候那群人都以为我醉的不成了。现在怎么招?」
  「咱们的事儿都完了,剩下的功夫就由那边儿做吧。」
  「我知道,我问的是现在去哪儿。」
  「噢,」侯龙涛「丁丁当当」的摇了摇自己手里的一串儿钥匙,「去玉倩那儿,刚给我配的,今天那只母老虎
不在,说好了去Happy一下儿。」
  「你行不行啊?」武大从后面拍了侯龙涛一下儿,「别他妈跟上次在『福、禄、寿‘似的,一喝酒就站不起来。」
  「别他妈老拿那件事儿戳我脊梁骨,早就没那毛病了,老子现在是金枪不倒。」
  「没事儿,你不行就给我打个电话,我立马儿就过去替你,」文龙装出一幅神往的样子,还伸舌头舔了舔嘴唇
儿,「玉倩那丫头还真他妈是个不可多得的货色。」
  「说他妈什么呢?你丫这嘴越来越没把门儿的了?我现在可不清醒,小心我当真。」
  「别别别,再多给我一万个胆、一千条命,我也不敢打嫂子的坏主意啊。」
  车到玉倩家楼下,侯龙涛一下车,被一阵小风儿一吹,立刻就感到酒意上来了,只觉一阵天旋地转,「哎呦」
了一声儿,差点儿没坐在地上,赶忙撑住了车顶。
  「怎么了?怎么了?」武大从车里探出脑袋来,「真的,你行不行啊?要不然送你上去?」
  「不用,不用,我没事儿。」侯龙涛甩了甩手,往嘴里扔了两块儿口香糖,三步一趔趄的向楼门儿走去。
  今天是个大阴天,有厚厚的云层遮挡,一丝月光也透不出来,看来快要下雨了。
  光是开门,侯龙涛就用了小五分钟,钥匙怎么也插不到钥匙孔里。
  终于开了门,屋里是一片漆黑,他跌跌撞撞的走了两步就撞在了客厅的餐桌儿上,差点儿就来个狗吃屎。
  「我就肏. 」侯龙涛揉着腿,摸黑向玉倩的卧室走去,他是真的有点儿醉,连灯都没去开。
  进了卧室,一样是黑漆漆的,只能看到大床上有一个隐隐约约的人形。
  「宝贝儿,不等我就睡了?」侯龙涛拉松了领带,慢条斯理儿的把衣服都脱了,其实是胳膊腿儿发软,心里急,
手上却没有力气快扒。
  酒壮松人胆儿,更何况本来就是既有色心又有色胆儿呢,他摘了眼镜儿,弯腰抓住了薄薄的被单儿,「呼啦」
一声把它撩到了床下,紧接着就把自己赤裸的身体压向了床上的那个人形。
  侯龙涛马上就发觉身下的女人只穿了内衣裤,剩下的地方都是和自己肌肤相接的,男人这下可乐了,双手立刻
开始在那滑溜溜的大腿和腰肢上抚摸了起来,又去吻她的脸蛋儿、嘴唇儿,「也不等我就把衣服脱了,这么急?」
  玉倩没对男人的话做出明确的回答,只在喉咙的深处发出了轻微的「哼哼」
  声,从肢体上来说,可没有一点儿反对的意思。
  「怎么了,倩妹妹?生哥哥的气了?嫌我来得晚了?我真的有正事来着。」
  侯龙涛边解释边把身体向边儿上挪了挪,腾出右手,伸进女人的双腿间,隔着蕾丝的小内裤,在她的阴户上轻
轻的搓动。
  玉倩大腿和小腹处的美肉产生了很自然的微微颤动,但她却仍旧是不做语言上的表示。
  这侯龙涛懂,娇妻在这种时候耍点儿小性儿,不用跟她较劲,只要把她「伺候」舒服了,自然什么事儿都没有
了,自己正在摸阴的手指上都已经传来了湿湿的感觉。
  「倩妹妹,说话啊,叫我声儿好哥哥…」侯龙涛在美人的面庞上舔着,咬着她的耳垂儿,中指从蕾丝内裤的边
缘滑进去,先把她阴唇交接处的那颗小肉芽儿搓得硬硬的,然后就捅进了已然玉门微启的「水帘洞」。
  「倩妹妹,还不理我?」侯龙涛都能觉出女人阴道深处那颗小肉球的跳动,没想到她到了现在居然还能对自己
不假颜色,看来自己必须得尽心竭力的服侍才行,还不能偷工减料。
  他摸着黑儿,用力在女人的脖子上亲吻、吸吮,不抠屄的那只手推开身下的乳罩儿,捏住一颗奶子就揉,从手
感上判断,比上次摸到的时候要略微柔软丰满了一点儿,但弹性却有些许的减弱,可他现在色欲、酒劲儿都上了头,
哪儿还管得了这么多,只顾用指头挑拨那团嫩肉正中的一小粒硬硬的突起。
  玉倩喉中的「嗯嗯」声更加急促了,胸口起伏和呼吸的速度都加快了很多,明显是男人的努力起了作用。
  侯龙涛受了鼓励,自是十二分的用心,嘴巴叼着女人甜甜的左乳头儿,津津有味儿的吸吮,手指退出充满了爱
液和阴精的小穴,将它「强硬」的塞进她的小嘴儿里,把上面粘着的「花蜜」抹在她的舌头上。
  玉倩吭吭唧唧的哼着,根本不知在说些什么,不过她的身体除了自然的颤抖外,终于有了轻微的扭动。
  侯龙涛在美人平滑的小腹上舔着,把舌头压入她圆圆的肚脐儿里,双手插入她的腋下,慢慢的向下滑,直到膝
盖处,尽情抚摸成熟女子才特有的双S曲线。
  如此上下好几次,玉倩的香肌上已经微微的沁出了汗珠儿。小肚子也在强烈的性挑逗下不住收缩,每次放松后,
都会有微量的爱液从阴道口儿被挤出来。
  侯龙涛抓着娇妻内裤的裤腰,缓慢的向下拉,压在她小腹上的脸也跟着向下移,伸在外面的舌头很快就舔到了
她浓密的阴毛,那滑滑的毛发柔软之极,一股香香的熟女气息直往鼻孔里钻。
  玉倩既没有把双腿劈开,也没有抬起屁股,摆明了是对男人为自己口交的企图不予配合。
  这侯龙涛可就有点不乐意了,小丫头还真跟自己拿上堂了,那还能饶了她?
  男人双腿向前一收,滑成了跪姿,拉起玉倩的两腿,往肩上一扛,双手抓住她圆鼓鼓的臀瓣,用力托了起来,
一口将两片湿腻的大阴唇含进了嘴里,连吸带吮、连嘬带咬自是不在话下,还用舌头划开了娇嫩的小阴唇,插进了
她的小穴里搅动,把汩汩的爱液都咽下了肚。
  玉倩原本软绵绵的大腿有了绷紧的迹象,虽然还是很没有力量,但好歹是表现出了想要把男人的头夹住的意愿。
  「哼,到底是不行了吧。」侯龙涛把女人的美腿架在了自己跪着的大腿上,上身猛的一扑,拼命的压着她吻了
起来,右手伸到自己跨间,扶住了老二,屁股一送。
  两人是在几近疯狂的接吻,玉倩的胳膊却没有很激情的拥抱男人,或是在他背脊上抚弄、抓挠,而是仍旧平放
在身体的两侧。
  侯龙涛飞快的耸动着臀部,大鸡巴严丝合缝的塞在女人的屄缝儿中,她阴道里的嫩肉「痴情」的死缠着心爱的
大肉棒。
  他竭尽全力,辛勤的「耕耘」着,额头都见了汗,自己的耻丘和爱妻的耻丘不断的大力相撞,在让人心旷神怡
的性快感中夹杂着隐隐的疼痛。
  玉倩已经到了好几次高潮,虽然身体的反应仍不激烈,可就算是在黑暗中,男人一样能看到在她那双湿润的美
目中有亮晶晶的液体在流转,简直可爱到了极点。
  美女的身体被翻了过来,侯龙涛向两边掰开她的屁股蛋儿,先是在肛门和小穴上吻了一阵,然后就用双手撑着
床面,下身压住了她的臀部,鸡巴从后面捅入了她的阴道内。
  一阵长达几分钟,狂风骤雨般的抽插过后,男人只觉背上一麻,全身的力气都从小腹下放了出去,他的胳膊一
软,上身砸在了玉倩香汗涔涔的背脊上。
  累了,筋疲力尽了,就算在此时,侯龙涛仍然没忘给予女方事后的温存,他在玉倩的脸上温柔的亲吻着,两手
顺着她的双臂向下轻轻的爱抚,当摸到她的玉手时,能感到她主动的握住了自己,虽然仍是无力,但意图很明显。
  「倩妹妹,你好奇怪,但是我还是好爱你…」侯龙涛不明白今晚玉倩有什么不对,他也没精力去琢磨,而且他
的神志还不是特别清醒,没过几分钟,他就压着美人温香软玉般的身体睡着了…
  第二天早上当侯龙涛醒过来的时候,床上只剩下他一个人,玉倩大概已经去上班儿了。
  他还是有点儿头晕,连昨晚巫山云雨的过程都记不太清了,只得拖着酸疼的身体下了楼,打了辆车回家接着睡,
今天是不能去公司了。
  出租车到了自家的大院儿门口,侯龙涛刚一下车,有一个看样子不到二十的小伙子走了过来,「您是太子哥吧?」
他们身后还有五、六个十八、九的孩子。
  「什么事儿?」侯龙涛打了个哈欠,他刚才在车上就瞧见这帮人了,虽然以前没见过,但想来也就是这片儿的,
根本没放在心上。
  「小凤姐问您好!」那小子突然大叫了一声,其他几个人都从墙角儿把家伙抄了出来,其中一个拿的是把西瓜
刀,照着目标儿就砍。
  侯龙涛用眼角儿的余光能看到一片血雾升起,紧接着右胳膊就是一疼,想必是自己大臂上的肌肉被划开了。
  他也算是身经百战了,随机应变的本事还是有的,他连喊都没喊,左手一把揪住身前那小子的脖领子,猛的一
甩,把他推到了其余袭击者的身上,减缓了他们进攻的速度,然后撒腿就跑,傻屄才硬拼呢。
  侯龙涛不傻,当然不会往家逃了,他是向西便门儿的方向跑,那里有酒吧、有游戏厅,肯定会有「东星」的人
马。
  这年头儿,见义勇为的就是少,一个受了伤的戴眼镜的斯文男人在前面跑,几个舞刀弄枪的小流氓儿在后面叫
骂着追赶,居然无人插手,虽说是在上班儿时间,路上没几个人,还是太不像话了。
  因为胳膊疼痛,甩不太开,侯龙涛奔跑的速度不快,只能不断的把路边停着的自行车推倒,以此来延缓追兵,
拐了两个弯儿,他眼看就要被追上了。
  就在这时,从前面的楼洞儿里走出了七、八个半大小子,领头儿的两个正在骂骂咧咧的开玩笑,正是匡飞和赵
振宇,他们听到「站住!」「砍死丫那!」的叫喊声,停步一看,被追的居然是自己的老大。
  侯龙涛也看见他们了,这叫一个气,「你奶奶的,还他妈在那儿傻站着!?
  过来救人啊!给我扣下一、两个。」
  一群人这才反应过来,从地上捡起板儿砖、石头一类的东西冲了过去。
  追赶的人大概也看出今天要想弄死目标是不太可能了,干打一架毫无意义,要是万一再失手被抓,耽误了老大
的事儿,那可就死定了。
  他们干脆既不追了,也不接战,转身跑到路口儿,截了两辆出租车,扬长而去。
  侯龙涛受的只是皮外伤,虽然流了不少血,其实并不严重,本来是不想去医院的,没想到在还没离开现场的时
候,「月派」的警察就已经到了,把一帮人都带回了派出所儿问话,自然也就送他去复兴医院验伤了。
  后来宝丁和文龙闻讯到「月派」要人,一个是主管治安的上级领导,一个是平日

的酒肉朋友,「月派」的所长
很痛快的就把人放了,再说他带来的本来就都是受害人。
  「是『霸王龙‘的人吗?」宝丁开着他那辆「大切诺基」警车带两人去吃饭。
  「是啊,还能有谁。」
  「太狠了点儿吧?」文龙看了看侯龙涛胳膊上缠着的绷带,「用得着吗?」
  「他说用得着就用得着,这种事情他比咱们有经验。」侯龙涛说着话,把兜儿里的手机掏了出来,刚才一直只
是挂着振,所以别人都没听见响,是玉倩打来的,「喂,倩妹妹,你跑到哪儿去了?」
  「我去找我爸爸吵架啊,吵的我都忘了昨晚约了你,好在你也没去。」
  「嗯?什么意思?你说话怎么一点儿都没逻辑性的?」
  「什么什么意思,我家的家务事儿,不用你操心。」
  「那你早上也不先跟我说一声儿,还以为你上班儿去了呢。」
  「上什么班儿?好了好了,」玉倩又换上一腔刁蛮的大小姐语气,「我正在和我爸爸妈妈吃午饭呢,我妈说让
你星期六晚上来家里吃饭,你后天就别安排事儿了。」
  「后天,后天,行,这就让我见公婆啊?」
  「你是我媳妇儿吗?还公婆,傻乎乎的。」
  「哼哼哼。」侯龙涛笑着收起了电话,也该是探探张家的虚实的时候了…
  「真是一群废物!」司徒清影骂着走进了一家餐馆的大包间儿里,「干爹,他们没得手。」
  两张圆桌儿边坐着十多个人,是「霸王龙」、沈义、「九龙」和其余的几个首领。
  「哥,要不要我去处理一下儿?」
  「不用,二叔,」司徒清影抢着说,「我会搞定的。」
  「是啊,她自己的仇让她自己报。」「霸王龙」把烟扔给弟弟,「你是什么级别的人物,这种事儿你不要出面,
很麻烦的。」
  「我知道了。」沈义点了点头…
  星期六下午四点多钟的时候,侯龙涛就在玉倩的带领下来到了她爷爷家,那是一个全由三层砖房组成的大院儿。
  他们的「克莱斯勒」开到大门的时候,正好有一辆AudiA6从院儿里驶出来。
  「停车,停车,」玉倩拍了拍男人的胳膊,「是我舅爷的车。」
  「是吗?我不用下去了吧?」
  「瞧你,害怕见人啊?得了,你等我吧。」女孩儿下了车,向那辆已经开过去了的Audi走去。
  那辆车的司机大概看到了玉倩,也停了下来,一个身穿灰色中山装的老者下了车,六十出头儿的样子,梳着偏
分,全身却散发出一股英武之气,他和女孩儿很亲切的说了一阵话。
  老者走后,玉倩回到了侯龙涛的车上,「我舅爷有事儿,先走了,他刚才还说要过来看看你呢,让我拦下了。」
  「呵呵,我又不是真的怕见人。他是总参的首长?」
  「你怎么知道?」
  「甲A025的车牌儿嘛。」
  「下次你自己问他好了。」
  「那多不合适啊。」侯龙涛把车停在了一座儿灰砖小楼儿前,这种楼从外面看很不起眼儿,其实比现在的高档
公寓、别墅都要合住,单层的房高超过三米,没有点儿级别的人还真住不进去。
  来开门的是一个中年女人,看样子就是个老妈子。
  「吴姐,」玉倩和男朋友进了屋儿,「家里人呢?」
  「爷爷、奶奶去邻居家打牌了,一会儿就回来,你爸爸和你哥哥还没下班,只有你妈妈一人在。」
  「好。」女孩儿转向侯龙涛,「你在这儿等会儿吧,我去把我妈叫下来。」
  玉倩走后,男人开始在屋里儿踱步,看着墙上挂着的一幅幅字画儿,还有上面那些显赫的落款儿,突然发现旁
边的一张桌子上放了好多的像框儿,他禁不住好奇心,走了过去。
  照片儿里除了警察就是当兵的,只要是上了年纪的男警察,都是橄榄叶镶边儿的肩章,上了年纪的男军人都是
将级的,其中一个就是刚才在门口儿见过的那个老人,居然是上将军衔,他臂弯中搂着的就是面无表情的冯云。
  「好家伙!」侯龙涛脑子里「嗡」的一声,倒吸一口凉气,姓冯的上将,还是「总参」的,那只有冯光烈将军
了。
  这个冯光烈的来头可就大了,常年出任主管对台作战的南京军区司令员,大概是两、三年前,因为他在台湾问
题上的稳健思想,深受中央领导的赏识,被调到位列「四总部」之首的「总参」,出任中国人民解放军中央军事委
员会委员委员、总参谋长。
  「这下儿可是在天上捅了个窟窿,」侯龙涛左手托着右肘,右手扶在脑门儿上,闭着眼睛,「不好收场了…」
他这可不是指自己和冯云关系不好。
  两个女人一阵银铃儿般的说笑声打断了他的思绪,玉倩拉着一个身着便装的中年美妇从楼上下来了,「涛哥,
这是我妈妈冯洁。」
  「噢,阿姨。」侯龙涛赶忙上前了两步,眼光是从下向上扫的,先看到的是女人脖子上系着一条丝巾,然后才
是那张美丽的面庞,「你…你…」他突然有点儿发愣,自己为什么会觉得这个女人如此熟悉呢,她的气息也是如此
的熟悉。
  「你好,你好,快坐吧,」冯洁微笑着迎了上来,把男人让到沙发上,「这可是我家丫头第一次带男孩儿回来
呢,让我好儿好儿看看。」
  「妈,」玉倩脸上微红,坐到母亲身边的沙发扶手上,嗲嗲的推了她一把,「您胡说什么啊?」
  「怎么了,有什么关系?」冯洁笑着搂住女儿,「这是他第一次见我,不免紧张嘛,我得给他创造个好环境,
要是特严肃,他以后岂不是不敢再来了。」
  玉倩没听出什么,侯龙涛却觉得女人的这些话里有深意,但又不能肯定,也不知道是不是在向自己说,特别是
她不说「第一次来咱家」,不说「第一次见你家里人」,却说「这是他第一次见我」,可自己敢对天发誓,这决不
是第一次,自己以前肯定见过她,因为她实在是太让自己感到熟悉、亲切了。
  三个人聊了一会儿天儿,玉倩的其他家人也就都回来,连冯云也来了。
  大部分人都挺亲切的,特别是玉倩的爷爷、奶奶,也难怪,老人家对未来的孙女婿,在一般情况下,都是不会
不认同的。
  可玉倩的哥哥,那个叫张玉强的家伙就不一样了,一直也没把他那套二级警督的制服脱下来,还特别强调自己
是市局刑侦处的,看侯龙涛的眼神老像是在审贼,简直和冯云一模一样。
  吃过晚饭,一家人在一起说了会儿话,玉倩的爷爷奶奶就去休息了,侯龙涛也觉得今天呆够了,刚想起身告辞,
就被张玉强拦住了,「来吧,到我屋儿里,咱们哥俩单独聊聊。」
  「哥…」玉倩抓住了哥哥的手腕儿,眼神中充满询问的意味。
  「放心吧,我知道该说什么,不该说什么。」
  侯龙涛进了张玉强在二楼的卧室,书桌儿上放着一张他和田东华的合影,墙上挂了很多做工精细的仿真枪,「
哟,你的这些收藏真不错啊。」
  「行了!侯龙涛,你胆子不小啊!?你是不是以为我们当警察的都是弱智啊!?」张玉强突然横眉立目的吼了
起来,真的变成提审罪犯了…
  第一百二十七章完第一百二十八章 美丽错误(下)
  8/23/2003
  「嗯?」侯龙涛一下儿都没明白过来,直在那儿发懵,「你说什么?」
  「装什么傻啊?」张玉强往大椅子上一坐,点上烟,「你他妈杀人越货、绑架人质、强奸妇女、行贿、买官儿、
强买强卖、到处指示或亲自带人打架斗殴,你整一个黑社会老大啊。」
  「我没…」
  「你否认啊?」
  「不否认。」侯龙涛知道自己是无法狡辩的。
  「算你识相,你跟我妹妹好,我和我爸能不查你吗?你以前干的那点儿好事儿,我门儿清。最严重的那次,你
他妈串通李宝丁和王刚,给我们警方演戏是不是?」
  「是。」
  「你丫是不是傻屄啊?你和李宝丁认识那么多年了,你就以为没人会知道?
  你他妈既然要宰人,还放走了一帮学生,你他妈脑子里都是大便啊?斩草要除根不懂啊?咱们是看什么长大的?
《英雄本色》,《英雄好汉江湖情》。他们是看什么长大的?《古惑仔》。你跟他们玩仗义,你玩的起吗?说卖就
把你卖了。」
  「你知道的这么清楚?」侯龙涛的脑门儿上都见了汗了。
  「废话,这种刑事大案,我们市局都要进行复核的,也就是这案子落到我手里了,我他妈给你压下来,要不然
你小子早被崩了。」
  「为什么?我一直以为你挺讨厌我的。」
  「坐吧,」张玉强的表情稍稍缓和了一点儿,指了指墙边儿的沙发,还扔过去根儿烟,「我是讨厌你,没有当
哥哥的不讨厌妹妹的男朋友的,可是玉倩她喜欢你,我也不能看着你死。」
  「谢谢。」侯龙涛这句话倒是真心的。
  「甭他妈谢我,我现在更讨厌你了,你一天没正式成为我妹夫,我就讨厌你一天。还有,你小子也太嚣张了,
刚才我给你列的那些罪名你也认了,你他妈就没干过好事儿是吧?」
  「那些不都不是什么大事儿嘛。」
  「还不是大事儿?这是北京城,就没有小事儿。你现在在黑道儿上的名声还挺响的,你就不怕被打了黑啊?」
  「这不是有大舅子罩着我嘛。」侯龙涛看到张玉强的烟抽完了,赶紧从兜儿里掏出自己的,又给他点上了。
  「你还别跟我贫,我能不能罩的住你,也得看你自己,知道共产党的江山怎么来的吗?人民给的,民愤大了,
天皇老子也不灵。」
  「是是是,强哥教训的是。」
  「瞧你丫那个操行,你这点上做的还算凑合,倒没弄得四邻不安,不过你他妈捞那么多钱打算带进棺材里啊?
你就不会做点儿社会公益事业,为自己挣点儿好名声?有了社会影响力,真要查你都得先琢磨琢磨,懂不懂啊?」
  「我怕枪打出头儿鸟啊,我是想摆个低调,所以我给希望工程、春蕾工程捐款都是匿名的。」
  「什么叫低调啊?把你那辆好车藏起来不开就叫低调?冲牛屄要低调,做好事儿就要高调。怕人眼红是没错儿,
可你上次上海那件事儿干的那么漂亮,你已经挂了号了,至少十几年内,你不去招,就没人敢碰你,你还不借此机
会为以后打下坚实的基础,你傻啊?」
  「你妈了屄的,你丫张口儿闭口儿就骂我,我都不信你自己能说出这套话,指不定是谁教你的呢。」侯龙涛心
里暗骂,嘴上还是得恭恭敬敬的,「你也知道上海的事儿?」
  「哼,」张玉强没有回答,「告诉你,回去之后找份儿入党申请书,赶紧交了。」
  这时房门推开了,玉倩的父亲走了进来,侯龙涛赶忙站了起来,「叔叔。」
  「都说完了吗?」
  「说完了。」张玉强回答道。
  「你赶紧下去吧,那小丫头快炸猫了。」
  「好。」侯龙涛巴不得赶紧撤呢。
  「爸,我听说那天玉倩去跟你闹来着?」
  「没事儿,第二天早上你妈就没事了,她不闹,小丫头也就闹不起来了。」
  侯龙涛来到楼下,正在来会踱步的玉倩立刻跑过来拉住他的胳膊,「你没事儿吧?他们没把你吃了吧?」
  「他能有什么事儿,你该为你爸爸和哥哥担心才对。」冯云在一旁阴阳怪气儿的说了一句。
  「小云,」冯洁捅了妹妹一下,站起来把一个刚削好的苹果递给男人,「那两个家伙就是喜欢闹,你和玉倩好,
他们说什么也要吓唬你一下儿的。」
  「理解,理解。」侯龙涛接过了苹果,他发觉玉倩的母亲看自己的时候,表情是很平和的,可双眸中却总有一
种说不出的神采,是感激,是哀怨,是企盼,是责怪,是害羞,是激情,是厌恶,是痴迷,这么多种感情夹杂在一
起,任他深谙女人的心理,也一样无法解读…
  三个年轻人离去之后,冯洁来到了浴室,将门锁上,站在镜子前,稍稍把丝巾拉开一点儿,露出了脖子上三片
淡红色的印记,那是被人大力吸吮所留下的吻痕,可能已经有几天的时间了,所以颜色也消去了不少。
  女人轻轻摸了摸那些唇印,「小冤家,你们这是要我的命啊。」她的眼神有点儿朦胧,思绪不知道飞到哪儿去
了…
  刚刚睡着,忽然被一阵开门声惊醒了,紧接着从客厅里传来了「乒乒乓乓」
  的桌椅相撞声。
  头又晕又疼,费了好大的劲儿才把眼睛睁看,屋里却是漆黑一片,除了物品大致的轮廓外,几乎什么都看不到。
  卧室的门被打开了,有人走进来了,那人好像是在脱衣服,怎么会是短头发呢,身材又这么高大,难道不是玉
倩吗!?
  嗯?我怎么说不出话来!?怎么不能出声儿啊!?只能从嗓子眼儿哼哼!
  嗯?我怎么一动都不能动啊!?可身上明明是有感觉的啊!
  哎哟!盖在身上的被单儿被掀起来了,他压上来了!是个男人!天啊!他没穿衣服!他在吻我,在抚摸我的大
腿!
  什么叫不等他?他是来赴约的吗?
  啊!他是玉倩的男朋友,那个叫侯龙涛的,那个长相斯斯文文的小伙子!
  我为什么动不了呢?是玉倩给我吃了药!?那种我从玉强那儿没收的药!
  死丫头,你想把妈妈送人吗?不可能啊!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儿啊!?
  他叫我「玉倩」?他以为是玉倩?好大的酒味,噢,他喝多了,我又和玉倩长的像,他分辨不出来!
  不好!他开始摸那里了!这怎么行!?不可以啊!哎呀!他很轻柔啊,怎么可以,我怎么会有感觉的,我不想
的啊,我的爱液流出来了!
  他的舌头在我的耳朵里!不好,不好,阴蒂最敏感了!不要按在上面揉!
  啊!不要抠我!太久没做爱了,我会受不了的!不可以啊,抠得这么深,摸到子宫了,我要泄了,不能再来了!
  太狠了!不要亲的这么用力!不要亲了!会在脖子上留下印记的!
  求求你了,不要在我的乳房上又揉又吸的!真的受不了!泄了!泄了啊!高潮!高潮!太舒服了!
  终于抽出去了。什么啊!?他在把什么往我嘴里塞啊!?是我的手指,粘着我的…的手指!呸,咸咸的。
  怎么了!?怎么了!?为什么我会这么空虚啊!?我怎么会想要呢!?我想要!天啊!我想跟女儿的男朋友做
爱!
  不行!这不是我!可我真的好想要!我的身体在扭?怎么能稍稍的动一点儿了?放了这么多年,那药的效果不
好了?
  流氓!他在往哪儿亲啊!?别,别,那里不可以亲的!怎么会有人要亲那里的!?不好闻的!我在胡想些什么
啊!?总之不可以亲那里!
  完了,完了!根本没办法制止他!他把我屁股举起来了!他吻的好用力啊!
  要被吸出来了!
  他把舌头挤到小穴里了!好爽!怎么会舒服呢?太淫荡了!
  不要!别离开,继续舔我啊!好舒服的!不,不,还是停下好,但愿他这样就满足了吧,不要再错下去了。
  他怎么又来吻我了!?哎哟!插进来了!妈啊!天啊!神啊!太大了!太粗了!太长了!都碰到我的心尖儿了!
怎么会这么巨大呢!?比玉倩的爸爸大了一倍都不止!我在想什么!?我好贱啊!把我塞满了!
  他吻的好疯狂,从来没人这么疯狂的吻我,这种感觉好棒,就像他要把我完全占有一样!呜呜呜,我是个荡妇!
  好有力,他好有力!阴道都被干麻了!好持久,好棒,要被插穿了!高潮,高潮,一次接一次的,怎么好像一
辈子都没有过这么多次的高潮呢?实在是没力气,实在是没法儿抗拒。
  什么东西?什么东西掉到我脸上了?是汗水,是他流出来的汗水。一个男人为了取悦心爱的女人,会这样的不
惜体力,会这样的拼尽全力,我以前为什么不知道?
  把我翻过来了,要干什么!?要从后面来吗!?太过分了!绝对不可以!屁眼儿!?他怎么连屁眼儿都舔啊!?
他真的什么都不在乎啊!只要是我身上的,他都喜欢。
  又进来了,他又进来了!还是那么大,还是那么热!哇!干得好快啊!又要不行了!泄的太多了,再泄会死的!
死也无所谓了,死了倒痛快了,就让他肏死我好了。
  好烫!要把我烧化了!他把精液射在我身子里了!阴道都要被注满了,如果还年轻,我一定会为他生孩子的。
  他的身子好重,可为什么被他这样压着会有安全感呢?他很累了?好温柔,他还在吻我的脸。
  这件事儿绝不能让别人知道,杀了他吗?不行,我舍不得,不,不,不对,不是我舍不得,是我的女儿会伤心
的。
  怎么办呢?他会跟玉倩说的,不,他不会跟玉倩说的,他爱玉倩,可他不知道是我,会说漏的,怎么办?
  可他如果知道是我呢?以后他会不会还要和我……那绝对不可以,这次是误会,还算说得过去,不能再有下次。
  他睡着了?万一他在我完全恢复之前就醒过来怎么办?怎么办?不知道,我不知道,头好晕,太累了,我要昏
过去了…
  天蒙蒙亮的时候,终于能起床了,穿好军装,年轻的小伙子还在熟睡,他的样子怎么比照片儿上的还要顺眼的
多呢?
  把他弄走吗?太沉了,再说万一吵醒了他,那就不是简单的尴尬了。
  要不要亲他一下儿呢?不行,就再亲一下儿,决不行,亲一下儿吧,就再亲一下儿,这辈子就只再亲他这一下
儿。
  怎么回事儿?我都做了些什么啊?为什么要再亲他这一下儿啊?
  小云是不是快回来了?玉倩也快回来了吧?对了,玉倩昨晚去找她爸爸了,也不知道怎么样了。
  太难了,到底该怎么收场呢?这样,这样,去找玉倩,叫她一起吃饭,然后让她去上班儿,只能做这些了。
  一切都听天由命吧,如果上天注定昨晚的事儿要被人知道,大不了跟他一起死了就是了…
  冯洁简单的洗了洗,开始往脸上涂面膜,一直抹到把脖子都糊住了,她这几天都是这样睡觉的…
  「我妈好像对你印象很不错嘛。」玉倩觉得今天的「见面会」还挺成功的。
  「嘿嘿,我招人喜欢呗。」侯龙涛边开车边点上烟。
  「哼。」后座儿上的冯云不屑的从鼻子里挤出一声儿。
  「你有什么话就说,别老这么阴阳怪气儿的,弄的人都不敢说话了。」侯龙涛从后视镜里瞟了她一眼。
  「你们不用理我,该说什么说什么,就当我不存在好了。」
  「你那么大一人,说不存在就不存在啊?你不长眼、不长耳朵啊?」
  「你怎么说话呢?想动手啊?」
  「行了,行了,」玉倩打断了两人,「你们俩老这样,一说你们,你们就好两天,一不说,就又变得要吃人一
样,讨厌。」
  「好好好,不吵了,不吵了。」每次都得是侯龙涛先让步,「想知道今天你哥跟我说什么吗?」
  「切,还用你告诉我?我都知道,他说的话全是经过我和我爸审查的。」
  「你都知道?那些事儿你都知道?」
  「当然了,我爸和我哥查到了,能不跟我说吗?」
  「哼,以为自己做得多隐蔽,整个就是一自以为是的地痞流氓。」
  这次侯龙涛没反驳冯云的讥损,人家说得一点儿错儿也没有,干脆就装没听见好了,「玉倩,你不在乎?」
  「不在乎,我要是不喜欢你,你是好人,我也当你是坏蛋;我喜欢你,你是好人,我就跟你做好人,你是坏蛋,
我就跟你做坏蛋,就这么简单。再说,在我看来,你也没做什么特别没人性的事儿啊。」
  说者轻描淡写,满不在乎,听者可就不一样了,侯龙涛只觉身上一阵热,一阵冷的,不过还是热的多些,他一
下儿把车连并了两道,在路边停了下来,侧身抱住了女孩儿,和她深深的吻在一起。
  「哼,你们俩恶心不恶心啊?都是神经病。」冯云撇着嘴把头扭开了,不看两个人缠绵的样子。
  「涛哥哥…」玉倩的脸蛋儿红扑扑的,噘着小嘴儿,轻轻的摸着男人的脸,向他吹着如兰之息,「我对你的好,
你可别忘了。」
  「不会的。」
  「开车吧,这里是禁停区,小心我小表姨又要找你的麻烦了。」
  「好。」侯龙涛微微一笑,转身踩下了油门儿,「对了,我今天在你哥哥房里看到他和田东华的合影,他跟你
家里人都挺熟的吗?」
  「你想问他到底跟我是什么关系,你就直说好了,何必拐弯儿抹角儿的。」
  「哼哼,你不是不让我问吗?」
  「那会儿我还没有现在这么喜欢你呢。」玉倩笑嘻嘻的扬起了头,「告诉你吧,其实我早就跟你说过了,他就
是我哥的同学,没别的,他是追过我,被我拒绝了,然后就变得对我特横。」
  「那你还老找他?」
  「朋友呗,也那么多年了,他对我横,我也对他横,挺有意思的。」
  「上回在公司,我可没看见你横啊。」
  「当着你的面儿嘛,我还是略有收敛的,要不然早扇他了。而且那是给你替我出头的机会,你都不珍惜,傻乎
乎的,我那次生气,有九成半是气你。要不是你后来追上我,还亲我,我后来才不会再理你呢。」
  「呵呵,我看田东华不是放弃你了,只是换了种战略。」侯龙涛发觉玉倩的性格是越来越难捉摸了,她肯定不
是邻家女孩,虽然外表是那种典型的大小姐,内心却又和普通的大小姐有些许的不同。
  「管他呢,反正我有你了。」玉倩可爱的脸庞上现出幸福甜蜜的笑容。
  「哼,我看那个姓田的就比这个姓侯的好,不知道你怎么琢磨的。」冯云又出声儿了。
  「你不能不跟我作对啊?他那么好,正好儿,我老能见着他,帮你们俩撮合一下儿吧?」
  「你找死啊!?」
  「就是,就是,你找死啊?他怎么配的上我小表姨。」玉倩缩着头向男人一皱鼻子,又吐了吐舌头…
  把两位美女送回了家,侯龙涛今天的正事儿也就算干完了,剩下的就是回家睡觉了。
  快到院儿门口儿的时候,发现前面不宽的路上斜插着一辆桑塔纳、一辆桑塔纳2000,也就是前两天自己被
人砍的地方,好像是发生了刮蹭,三男一女正在那儿脸红脖子粗的唧唧歪歪。
  「你妈屄,这不有病嘛,找保险公司赔就完了。」侯龙涛骂着开到近前,把车窗按了下来,探出脑袋,「嗨,
哥儿几个,让一下儿成吗?我车得进院儿。」
  四个人转过身来,还就真的不再吵了,其中一个突然一个健步窜了上来,一把就抓住了侯龙涛的头发,剩下三
个有拉车门儿的、有拽衣服的,是要把他从车里弄出来。
  「我肏!」侯龙涛真的是不知道怎么回事儿,可现在也不是想的时候,他脚下猛给油儿,一头撞到了前面的车
上,算是把几个人都甩开了,赶忙换档,向后就倒。
  「砰」的一声,一辆刚刚拐出来的赛福从后面顶在了克莱斯勒的屁股上,从上面又蹦下来五个人。
  侯龙涛的脑袋撞在了方向盘上,一阵眩晕,血也出来了,就是这么一秒钟的耽搁,车门就被拉开了,他也被揪
了出去,又被按在地上,狠狠的挨了几脚。
  又有一辆捷达开了过来,几个人都没说话,直接就把侯龙涛扔进了后座儿,一边儿一个人把他夹在中间,不光
把他的眼睛蒙上了,还在他脑袋上顶了把枪。
  侯龙涛既不挣扎,也没出声儿,什么都不用问,问也白问,既然没当场就把自己干掉,到地方也就知道了,既
然给自己蒙了眼,八成儿有生还的可能。
  车子开了大约一个多小时,眼睛已经感觉不到路灯一明一暗的交替了,路面也开始变得颠簸,好像是进了什么
偏僻地区。
  「出来吧。」车停下之后,有人把侯龙涛拽了出来,眼前很亮,极有可能这里被很强的光照着,因为看不到东
西,他下脚很谨慎。
  他谨慎,抓他来的人可不谨慎,他的背上被人狠狠的推了一把,向前一冲,脚下就踩空了。
  「啊!」侯龙涛惊叫了一声,也可以说是惨叫,这下儿摔的他七荤八素,起码是从三、四米高的地方掉下来的。
  一群人上来把他的双手用胶带绑在了背后,又把他架了起来,最后才给他去了蒙眼布。
  侯龙涛眨了半天眼,才算是能看清东西,自己是在一个小地基里,大该用来盖别墅的,可能这一片全是这种地
基,不远的地方有探照灯照明,在这个地基的一角儿,还有一个一米乘两米的深坑,估计刚挖好了不久,几把铁锹
还插在挖出来的土堆上。
  「太子哥,总算还是把你请来了。」一个人顺着两片儿竹板儿走了下来,是「霸王龙」的第二个干儿子。
  「肏,我说是谁这么兴师动众的找我呢。」侯龙涛冷冷的答了一句,脑子却在疯狂的转动着。
  「太子哥,本来你也算是北京黑道儿上少见的后起之秀了,我干爹也挺看重你,可你强奸我妹妹,让我干爹丢
了大脸,你这是找死啊?」
  「是你干爹让你来的?」
  「有什么区别吗?我妹妹玩儿玩儿你的马子,你就让她玩儿好了,现在怎么样?你一死,我们还不是随便玩儿
你的马子?你后不后悔啊?」
  「你妈了屄的,我现在说后悔有用吗?我一失踪,我的兄弟们不会善罢甘休的。」
  「哈哈哈,你的兄弟?没了你,『东星‘也就散架了。」「龙二」阴笑着把一颗烟塞进侯龙涛的嘴里,又给他
点上,「抽吧,最后一颗了。」
  侯龙涛狠狠的吸了一口,又把烟从嘴里吐到了地上,「你太小看我的兄弟们了,他们任何一个都能为我报仇!」
  「行了,你还有什么话要说没有?没有了?真的没有了?你看这里,现在瞧不出什么,将来会变成别墅区的,
住进来的都是有钱人,环境也会很好,你也该知足了。动手!」
  「是!」几个人把侯龙涛扔进了那个小土坑里,开始一锹一锹的往里填土,居然是要把他活埋了…
  第一百二十八章完

    我们不生产AV,我们只是AV的搬运工! 防艾滋 重健康 性衝動 莫違法 湊和諧 可自慰 亚洲AV电影
    警告:本站精彩视频拒绝18岁以下以及中國大陸地區訪問 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沉迷於成人內容!
    WARNING: This Site Contains Adult Contents No Entry For Less Than 18-Years-Ol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