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激情小说  »  家庭乱伦  »  我与小舅妈、美女同事的暧昧情事
我与小舅妈、美女同事的暧昧情事

提示:图片采集于互联网,内容可能含有裸聊、找小姐等欺诈性广告,请各位不要打开以免上当受骗,祝大家生活性福!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记住下面两个地址发布页!方便随时找到亚洲AV电影站

地址发布页: 地址发布页:

第1 章
  我在南京。
  我今年虚岁31,至今未婚。谈过几个女朋友,都无疾而终。第一次爱情第二次爱情已经耗尽了心血,感觉不会
有爱情了。
  小舅妈35岁。
  小舅妈的家就在江北的浦口区。
  小舅妈结婚已经10年了,小舅结婚的时候我也去了,第一次被小舅妈的美貌惊呆了。我想等我大学毕业以后就
找个小舅妈一样漂亮的女人就满足了。
  本来和小舅妈没有过多的接触,大学毕业后,我就来到了南京,工作的地方在南京的西南郊一家银行。倒是小
舅经常过来问寒问暖。去年年初,小舅被公司委派去青岛做山东地区负责人,要三年工作在外。小舅的公司地点离
我工作的地点不远,是一家大型的食品企业,这个公司的广告经常在央视一套播出,比较有名气的上市公司。小舅
离开前,告诉我多去江北,多照顾一下舅妈,从此和舅妈接触的机会多了,于是上演了一些难以言说的故事……这
里面,还有我的同事小芸,她是我的对桌……小云是和我同期分到这家银行的,这个来自吉林通化的东北女孩是跟
她的南京男朋友一起选择这个城市的……一年后,他们就结婚了……我的故事要从前几天南京大爆炸的时候说起:
  那一天上午,我正和小芸驱车去拜访一个客户。
  现在我已经是这家银行的国际业务部经理了,小芸的专业也是金融英语,所以小云也理所当然的成了我的手下。
这个客户是小云负责的,主要是从海外进口一些生产原料,近期需要开出500 万美元的信用证,但是我行以前给他
的授信额度为300 万美元,要增加授信额度,所以去客户公司认证一下增加授信的资料。
  我和小云多年一个办公室,已经是无话不说的阶段。
  坐在副驾驶的小芸穿着短裙,光滑的双腿总会吸引我的目光……「小芸,商量个事吧?」
  「什么事?」小芸那双大眼就盯着我。
  「一会停车,你坐到后座行不行?」
  「为啥?」
  「你的双腿让我想入非非,我怕走神,出事故怎么办?」
  小芸故意分开双腿又并上,做这个动作的时候,我看到了小芸的小内裤。小云笑着说:「你什么没见到过,至
于吗?」
  我停下车:「当然了,你看你今天穿的白色小内裤,前边两只小白兔我都知道。」
  见我停下车,小芸也敢跟我闹了:「大流氓!」用手打我的胸,我一只手抓住小云的手,把小云拉到怀里,另
外一只手抚摸起小云的秀腿……小芸推开我:「你怎么了?马路上车来车往。」一边整理散乱的头发。
  我无可奈何摇摇头:「谁让你穿的那么性感?以后不要惹我。」
  小芸:「去去去,你满脑子坏水,还怪别人?」小云拉开车门:「南京这鬼天气,太热了,我去买两瓶水啊!」
  小云扭着屁股,在路边的冷饮摊上买水。
  等了一会,小云就拉开后门,坐到后座上,递给我一瓶矿泉水:「哝,给你降降火。」
  打开瓶盖,就在我刚要仰脖喝水的瞬间,一阵地动山摇的爆炸声传来,震得我将半瓶水洒在脖子里;小云惊叫
一声,紧紧抱住我的座位,看不远的前方,一股黑色的蘑菇云腾空而起……那腾空而起的黑烟还弥漫在空间的时候,
我才回过神来:「是爆炸!」我喊了一声。
  在后座上的小云,吓得半天没有反应。
  就在几分钟后,一些浑身是血的人们从前边仓惶跑了过来,几辆车车窗玻璃已经完全破碎,司机满脸是血,慢
慢开过来。
  我心里一阵后怕,转回头看看惊恐万分的小云:「小云,你幸亏穿得这么性感,我幸亏反应这么大,我们幸亏
这车停在了这里,不然的话,这几分钟我们两个正好在爆炸中心。」
  小云把头靠在我的肩膀上:「江哥,我怕。」
  我轻轻拍了拍小云的脸:「不怕啊,有哥呢。」
  就在我回过头来的时候,我忽然发现了人群中有小舅妈,在惊恐地跑向这里。我拉开车门,冲她大喊:「小舅
妈,过来!」她竟然没有反应,于是我跑过去,一把拉住她的胳膊:「舅妈,你怎么也在这?」
  舅妈被我拉住的瞬间,一看是我,扑到我的怀里,眼泪就流出来了。我任舅妈抱住,问她:「舅妈,前边发生
什么事了?你怎么在这里?」舅妈还是没有反应,只是恐惧的哭泣。
  后来舅妈告诉我,她本来是坐公交车出来的,中途塞车,在停车的过程中,就闻到了难闻的气体味道,司机打
开车门,说危险,赶快离开这个地方。她于是就不停地跑,好多人跑出那个气体味道圈后,就驻足观看了,舅妈不
停地跑,拐了好几个弯,尽管这样,爆炸声过来的时候,她还是被一股气浪掀翻在地……舅妈扑在我怀里的时候,
两耳根本听不到我说话的声音,一直是嗡嗡的响……我给惊魂未定的舅妈拉开后车门,让舅妈上车。
  「小云,这是我小舅妈。」然后跟小舅妈介绍小云:「这是我同事小云。」
  两个人点了点头,都有劫后逃生的感觉。
  「小云,你给客户打个电话,就说因为路上发生爆炸事件,我们下午再过去。我送我舅妈回家。」
  「好的。」小云拨打客户的电话。
  我掉转车头,刚要加速,舅妈在后座喊了起来:「你先等等!」
  舅妈也不管我们,掏出手机拨打电话……
  手机提示音:「你拨打的电话无法接通,请稍后再拨!」
  舅妈一遍一遍重播,还是那提示音:「你拨打的电话无法接通,请稍后再拨!」
  「舅妈,你给谁打电话啊?」我禁不住问她。
  舅妈瞪了我一眼,也不说话,继续重拨电话,眼角有泪花。
  失望的舅妈突然跟我说:「我不回家了,我要回去找个人。」说完就要下车。
  「那舅妈你等等,我陪你去,小云你开我的车先回银行吧。」说完我也下车……这南京的鬼天气,夏天是这么
热,小舅妈的皮肤是那么雪白,也不用什么防护用品,太阳晒一会,只是有些发红而已,等进了房间,就会重新回
复雪白本色。舅妈总是对防晒用品不屑一顾,对使用防晒霜的女孩子嗤之以鼻。
  烈日

当头,我几乎被烤熟。
  跟着舅妈进入爆炸现场,呛人的气体几乎让人窒息,可是舅妈义无反顾的几乎小跑奔向爆炸中心……救护车的
声音、救火车的声音此起彼伏……
  满街是浑身是血的人……
  停在马路中央的汽车全都被震碎了玻璃,大多安全气囊都已打开,许多浑身是血的人被安全气囊积压在车内不
能动弹,玻璃碎片划破了面部、颈部……舅妈在一辆着火的公交车旁边停下脚步,拉住我的胳膊:「小江,这就是
我刚才乘坐的公交车。」
  我为舅妈后怕,幸亏舅妈一种本能,不停地向远处跑,得以保全性命。
  呆了一会,舅妈继续往前跑,我赶忙跟随舅妈,不远处有警察提醒我们尽快离去,可能再次爆炸。舅妈站在一
座已经坍塌的三层酒店前,泪水就流了下来,喃喃地说:「完了,完了……」
  「舅妈怎么了?谁在这里?」
  舅妈也不回答。
  有警察过来驱赶我们尽快离开这里,我拉起舅妈的手,连拉带拽,赶忙离开这危险的地方……送舅妈回到江北
的家里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了。不一会全国各地同学朋友的电话打来,从不同渠道知道南京栖霞发生了爆炸,关心
我的安危。
  回想上午的一幕,还真得感谢小云那性感的双腿,否者我也会置身爆炸的中心。
  小舅妈不言语,我搀扶舅妈走进舅妈的卧室,舅妈就瘫躺在床上,我给舅妈脱掉鞋子,把舅妈的玉腿搬到里边
:「舅妈,要不要去医院看看?」
  舅妈摇摇头。
  「那舅妈你休息,我下午还有事情。」
  我站起来的时候,舅妈拉住我的手:「小江,你不要走,陪陪我。」
  第2 章
  我站起来的时候,舅妈拉住我的手:「小江,你不要走,陪陪我。」
  舅妈的眼泪就流出来了。
  我坐在床边:「舅妈,到底出什么事了,看你心神不定。」
  舅妈一下子抱住我,哭出声来:「小江,我害死了他啊!」
  「谁?怎么回事?」
  舅妈欲言又止……
  「舅妈,你快说啊!」
  「我在网上认识了一个网友,是无锡人,昨天他来南京要和我见面,昨晚太晚了,我没出去,说好今天上午去
他住的地方去,结果我还没有到,就爆炸了……我打他的手机一直没有信号。他的那个酒店也坍塌了。」
  我不知道说什么好了,坐在床边手足无措。
  「小江,我好怕。我是坏女人吧?你舅舅不在家,我一个女人在家,和这个男人聊天有半年的时间吧,这是第
一次见面,结果……我知道这是丢人的事,可是我不说出来,我害怕。」
  我忙安慰舅妈:「没事,我理解,这个人遇到这种事跟你没关系。你不要想得太多,以后有空,我就多过来陪
陪舅妈。」
  我也矛盾,舅妈和网友要见面了,结果网友就失踪了,生死不好说,可是这种事要是让舅舅知道了,会是什么
结果?
  正想着的时候,舅妈的手机响了,我忙把舅妈的手机从桌子上拿给舅妈。
  「喂,……小江也是关心,刚来家里看看,没事的,你不用担心。」舅妈示意我是舅舅打过来的电话。我接过
来:「小舅,你放心吧,我过来看看舅妈,都没事。」
  舅舅的电话,让舅妈脸上的恐惧不见了,镇静了许多。
  舅妈坐起来:「小江,舅妈今天说的事情,只有你一个人知道,舅妈相信你,你自己心里知道就行了。」
  「舅妈你放心吧,我是坚定地站在你这一边的,我也不是那种唯恐天下不乱之徒。」
  「那就好,舅妈奖赏你,今晚我请你吃大餐,一个为我死里逃生压压惊,再一个,出这种事情,感谢你给我精
神鼓励。」
  「舅妈,你请客,我掏钱。」
  「知道你在银行工作钱比我多,舅妈不是为了贿赂你吗?主要是让你吃我的嘴短。」
  「舅妈,你还是不放心我啊?」
  「放心!放心!」舅妈嗔怪地打了一下我的胳膊。
  「舅妈,我下午要和同事去一趟客户那里,你先在家里休息一会,晚上下班的时候我过来接你。」
  「是不是今天车上的那个女同事?我看你们两个人的眼神不对,是不是有情况?」
  「舅妈,你说哪里去了?人家结婚都好几年了。还眼神不对,被爆炸惊吓得不行,还有工夫眉目传情?」
  「难道舅妈看走眼了?」
  小云在指定位置接上我,一起去拜访了客户。
  主要是查看一下客户的账务处理以及正在江边卸货的进口货物,以期确定是否增加授信额度。实际上爆炸事件
已经成了主要话题,当说起上午我们的车辆几乎到达爆炸中心的时候,所有人都为我们的运气庆幸。
  往回走的时候,小云执意坐在副驾驶座上……
  车上的收音机在报道着这起爆炸事件……
  「江主任,你看那么多人,一瞬间就失去了生命。而我们离死神就那么近。」
  「小云,不要胡思乱想,一切都是天注定。」
  小云若有所思。
  我将车停在上午小云下车买水的地方「小云,去买瓶水,我口渴。」
  小云仿佛沉浸在回忆中,没有听到我的话,无动于衷……哥们低估了爆炸事件的影响力,看来小云还在后怕中。
  我轻轻揽过小云的肩膀,小云就依靠在我的肩膀上,闻着小云的发香,一只手放在小云裸露的膝盖上……小云
双手抓住我的这只手,按在膝盖上。我的手感觉到小云的双手都是冰凉的。
  一会,我坐直身子,放开小云:「小云,早点回家休息吧!好好养养神。」
  小云点点头。
  送小云回家后,我就开车去接舅妈了。
  华灯初上的南京,异彩流光。即使刚刚发生了大爆炸,广播节目在不断地报道着爆炸事件,街头巷尾都在谈论
着这个事件,但是大多数人还是事不关己,照样悠哉悠哉。
  我把车停在舅妈楼下,给舅妈打电话过去,舅妈就掐了我的电话,一会舅妈就走出楼洞。我不说舅妈的岁数,
你绝对会以为舅妈还不超过30岁。没有生育过的舅妈,身材、皮肤、脸盘要型有型,要色有色。要不是我舅妈,哥
们早就下手了。
  舅妈拉开车门,坐上副驾驶座位:「你一进小区,我就看到你的车子了。」
  怪不得掐了我的电话:「去哪里?吃什么?」
  「去花津浦吧,我想吃韩国料理。」
  「好吧。」我们就开车去白下。
  舅妈伸手关上车上的收音机:「我不想听这些节目。」
  舅妈身上的香水味就传到我的鼻子里:「舅妈,你用什么牌子的香水?这么好闻。」
  「不告诉你。」……
  来到花津浦,要了一个小的单间,脱鞋上炕。
  小桌下整齐的放着一摞坐垫,给舅妈递过一个,我洗坐下。
  一抬头,舅妈正在把自己随身的坤包挂在墙上,短裙下细长雪白的长腿几乎就一览无余地呈现在我的面前,真
想伸手去摸摸……禁不住咽了一下口水。
  回过头的舅妈把我的表情全看在眼里,微微一笑:「猪头,你看什么?」
  我慌忙收回目光:「没看什么,那什么,舅妈,你来点,你想吃什么?」
  舅妈坐下,拿过菜单:「来一份烤牛胸口肉一份烤牛排怎样?」
  「好的。」我按下呼唤铃,通知进来的服务员:「一份烤牛胸口肉一份烤牛排。」
  舅妈补充道:「一瓶百岁酒。」
  我吃惊:「舅妈能喝那么多酒?」
  「不是我一个人喝,是和你一起喝。」
  「可是我开车呢,我可不敢喝。」
  「不行,你陪舅妈喝,把车放在这,打的回去。」……只点了两份东西,韩国料理随餐小菜就有10多小盘,摆
满了整个桌子。
  拗不过舅妈,只好都喝酒,看来今晚不能开车回去了。
  百岁酒是一种人参酒,有股甜味,怪不得舅妈喜欢喝,原来不上头。
  一会功夫,一瓶百岁酒就喝完了。
  舅妈按下呼唤铃,吩咐服务员再来一瓶百岁酒。就当饮料喝了,我也不阻止。
  舅妈的脸已经白里透红了,裸露的脖子两侧血管清晰可见……舅妈好像已经喝多了。粉眼朦胧的舅妈更好看了
……「猪头,看什么?」舅妈嗔怪我盯着她看。
  我忙收回目光:「舅妈,你真好看。」
  舅妈得意的站起来「小猪头,舅妈好看吧?」舅妈转圈展示她的身材。本来裙子就短,一转圈,裙边扬起,群
内春光便一览无余呈现给我。
  我咽下一口酒:「好看好看,舅妈好看。」
  舅妈端起酒杯继续说:「今天既然被你知道我和网友约会,那我也不瞒你了,你不要以为舅妈就是坏女人,这
些都是你小舅……」
  我站起来,夺下舅妈手里的酒杯:「舅妈,你喝多了,你不要担心,我没有把你想成是坏女人……」
  舅妈拦住我:「你让我把话说完!」
  说完把酒杯里的酒一饮而尽:「你知道为什么我到现在还不能生孩子吗?」?????我一头云雾。
  「我来告诉你,是你小舅不行!!」
  我不知道说什么好。
  舅妈就直视着我:「你舅舅对我和网友聊天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可是我也没有乱来过。好不容易有了一个喜欢
的网友,可是今天却失踪了。」舅妈就流下了眼泪。
  我忙过去掺扶住舅妈:「舅妈你坐下,别激动,慢慢说。」
  舅妈拉住我的手,一起坐下,舅妈靠在我的身边,不禁心猿意马起来。
  就在这时,我的手机响了起来,我忙回到原位拿起电话,是行长打来的。
  「马行长,有何吩咐?」
  「江大主任,我看你的车就停在花津浦,是不是和哪位美女约会??」
  「马行长,你也在花津浦?哪个房间?我去给你敬酒。」
  「哈,江主任就是聪明,我在汉拿山,你要是有美女,就一起过来。」
  「舅妈,刚才我们马行长给我打电话,他也在这里吃饭,让我过去敬酒呢。你陪我去敬酒吧?」我不忍心丢下
舅妈一个人在这里。
  「我不会给你丢脸吧?」
  「不会的,我舅妈可是光彩照人呢。」
  「去,猪头,就会哄舅妈开心。」
  「真的舅妈。」
  「好,那就去。」
  按呼唤铃,服务员推门进来,我吩咐:「你带我们去汉拿山,这里的消费你和汉拿山一起结算。」
  服务员带我和舅妈一起来到汉拿山房间
  第3 章
  进入到汉拿山房间,长桌上已经坐着6 个人,有三个人我认识:我们支行的马行长,分行的王副行长,还有分
行的办公室杨主任。那三个我就不认识了。
  进到房间,马行长站起身来把我们介绍给他们:「这位是我们支行国际业务部江主任。」三位站起来和我握手,
马行长介绍他们:「这位是XX电力江苏公司的王总」,我和王总交换名片……进入到汉拿山房间,长桌上已经坐着
6 个人,有三个人我认识:我们支行的马行长,分行的王副行长,还有分行的办公室杨主任。那三个我就不认识了。
  进到房间,马行长站起身来把我们介绍给他们:「这位是我们支行国际业务部江主任。」三位站起来和我握手,
马行长介绍他们:「这位是XX电力江苏公司的王总,这位是青岛安驰汽车装饰用品有限公司的刘总,这位是王总的
助理小孙。」,我他们一一握手并交换名片。
  然后我介绍我的舅妈:「这是我的舅妈,刚才在那边有点家事,现在过来陪我给各位领导敬酒。」舅妈落落大
方地向各位点一点头。
  马行长赶忙招呼:「请入座。」
  于是大家坐下。
  看我们眼前的酒杯里也斟满了白酒,就问:「我们喝的是什么酒?」
  「韩国酒,真露,你先尝尝味道如何?」马行长说。
  我端起酒杯站起来:「好,我后来的,先自罚一杯。」我先用舌尖试了一下,也好像没有什么酒味,就一饮而
尽,很清淡的白酒。
  我倒满第二杯酒:「先敬三位客人一杯酒吧。」我和三位客人碰杯饮尽杯中酒。
  然后我和分行两位领导碰杯、和马行长碰杯……一套程序下来,一气我喝了四杯白酒。
  舅妈看我敬完,也端起酒杯,按照我的程序一一敬酒。
  几杯酒落肚,大家也就互相熟悉起来。
  今天这酒席由青岛安驰汽车装饰用品有限公司的刘总安排,刘总和XX电力江苏分公司的王总是朋友,这个XX电
力公司是我们分行的大客户,由王总出面约请我们分行的领导,刘总要在南京开展业务,需要获得银行的支持,所
以……我们在一旁谈论业务的问题,分行的王副行长和我舅妈拼起酒来,好不热闹。马行长偷偷在我耳边说:「江
主任,你舅妈好漂亮啊!是你真舅妈?」
  「当然是真的了。」看着舅妈微红的脸庞——舅妈真的好美啊!
  这时青岛安驰汽车装饰用品有限公司的刘总问我:「江主任开的什么车?」
  「荣威550 ,不是什么好车。」
  「我送你一件汽车用品做礼物吧。」说着就给我一张图片。
  「汽车仪表台垫?没听说过,第一次见到这东西。先谢谢啊!」
  「不客气,以后公司业务的问题,还得请多多关照。」刘总一看就是商场老油子,举手投足商业气息太浓……
十点多的时候,我们的酒宴结束了。我和有点醉醺醺的舅妈送他们上车离去……本来感觉没有什么,出来酒店以后,
小风一吹,竟然感觉浑身轻飘飘,醉意就起来了。见他们一走,舅妈就怀抱住我的胳膊,把整个身体靠在我的身旁
:「小猪,我喝多了,两种酒一掺,我就完了,头疼死了。」
  舅妈抱着我的胳膊,我的胳膊就感觉到舅妈的两个乳房软软的……我的欲火就出来了……我用另一只手抚摸了
一下舅妈的脸,滚烫的……禁不住吻了一下舅妈的嘴唇。
  舅妈突然睁开微闭的双眼,放开抱住我胳膊的手,看着我……我正不知说什么是好的时候,舅妈就一下子搂住
我的脖子,吻起我来……我正不知说什么是好的时候,舅妈就一下子搂住我的脖子,吻起我来……我手不知道放在
那里,被动的被舅妈吻着。
  舅妈的舌柔软的钻进我的嘴里的时候,我就不由自主地把舅妈抱在了怀里。舅妈那对乳房,就整个的积压在我
的胸前。
  忽然我想起,这是人来人往的大街、酒店门口,要是被熟人看到怎么办?于是我推开了舅妈。
  我正不知说什么是好的时候,舅妈就一下子搂住我的脖子,吻起我来……我手不知道放在那里,被动的被舅妈
吻着。
  舅妈的舌柔软的钻进我的嘴里的时候,我就不由自主地把舅妈抱在了怀里。舅妈那对乳房,就整个的积压在我
的胸前。
  忽然我想起,这是人来人往的大街、酒店门口,要是被熟人看到怎么办?于是我推开了舅妈。
  舅妈愣了一下,无助的站在那里。
  我忙扶住舅妈:「舅妈,这里人来人往的,怕熟人看见。」
  舅妈笑了:「猪头,你不会带舅妈去个别人看不见得地方?」
  正好一辆出租车在我们旁边下客,我扶舅妈坐上后座,舅妈就依偎在我的怀里。
  司机问去哪里?我说:「江北,浦口。」舅妈就在我大腿上狠狠掐了一下。
  舅妈在我耳边说:「我不想回家。」
  「那你想去哪里?」
  舅妈又在我大腿上狠狠掐了一下。
  「去哪里吗?」我抚摸被掐疼的部位……
  舅妈见我再次问她,伸出手又要掐我大腿,我忙抓住她的手……舅妈就依偎在我的怀里,脸贴着我的脸。车外
的灯光照进来,看见舅妈闭着眼睛,酒后的小舅妈,美艳无比。
  舅妈的一只手被我握在手里,另外一只手在我身上摸索。出租车在快速的行驶,我闻着舅妈身上的芳香,体内
也不断的燥热,某个部位早已膨胀。不小心,舅妈的另外一只手就碰到了那个膨大的东西,舅妈忙闪开,又握住:
「猪头,到底去哪里?」
  我忙拨开舅妈的手:「这么晚了,我送你回家吧!」
  「不行,听我的。司机,开往夫子庙!」
  车子往夫子庙方向奔去。
  第4 章
  醉酒的舅妈依偎在我的怀里。
  车子在向夫子庙方向飞奔。
  舅妈去夫子庙干啥?我的心忐忑不安。如果这是别的女人,我和她发生点什么也就罢了,可是这是舅妈啊!不
行,坚决不能和舅妈发生什么。至于舅妈和别人,我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也就罢了……想到这里,心里轻松了许多,
心里的热火逐渐消退了。
  「舅妈,去夫子庙干啥?」
  「去夫子庙旁边的状元楼大酒店。」舅妈说给我也是说给司机的。
  「舅妈,你对这个酒店挺熟悉啊!?」我话里有话的问她。
  好在舅妈没有听出画外音:「你小舅的公司和这个酒店有协议,我包里有一张住房卡,可以有一间免费房。」
  「舅妈,今晚你要住在这里?」
  「猪头,你说呢?」舅妈就闭上眼睛,把整个身体靠在我的怀里。
  舅妈在办理入住手续的时候,我给小云发了短信:睡了吗?在干啥?
  我知道小云的老公也经常出差,如果小云一个人在家,只有小云可以救我。
  一会小云回了短信:没睡,在看电视。你在干啥?
  小云能回短信,证明她老公不在家。我们有个约定,如果不方便,她就不回短信。
  我继续发:小云,我需要脱身,想办法救我!!!
  小云:什么情况?
  这时舅妈示意我入住1217房间。
  我跟舅妈一起上电梯……
  打开房门,舅妈一下子扑到床上。
  我的手机这时也收到小云的短信:你在哪里?
  我赶忙回短信:在夫子庙状元楼大酒店。
  「猪头,跟谁发短信呢?」舅妈问。
  我看趴在床上的舅妈,裙子凌乱不堪,小内裤都露了出来……「舅妈,是我同事跟我说今天的工作进展。」
  「你就瞎编吧,这么晚了还工作?把手机放一边,先给我按摩一下脊梁。」
  尽管外边闷热,可是进入房间以后,中央空调还是比较凉爽的,心情也就随之轻松了许多。看到舅妈的身体趴
在床上,我过去给舅妈脱下高跟凉鞋,去卫生间用水湿透了一根毛巾,坐到床边,把舅妈的双脚放到我的腿上,用
温热毛巾给她擦拭双脚。
  舅妈的小腿和脚都是雪白的,我给她按双脚,舅妈随着我的手指发出轻微的呻吟。
  这是我的手机传来短信声,高要去查看,舅妈制止我:「不要管短信。」
  我只好给她继续按摩。
  放下舅妈的双脚,我站在床边,用拳头给舅妈敲打脚掌。然后轻轻捏舅妈的小腿,到腿弯处,我的手指抚摸着
光滑的皮肤,问舅妈:「舒服吗?」
  「猪头,舒服。」醉酒的舅妈整个脸都埋在床上。
  我的手试探着向上,轻轻按摩着她的大腿,到内裤的边缘。舅妈的呻吟断断续续……我的手按到舅妈大腿内侧
的时候,舅妈的双腿微微分开了一些。
  手机短信不断地发进来,我知道是小云发过来的,可是舅妈不要我停下来。
  我把舅妈的裙摆往下拉拉,盖住她的内裤,然后用大拇指按摩舅妈的双臀……「猪头,你按得好舒服。」舅妈
呻吟着说……一会,我又给舅妈按摩背部,我的双手滑到舅妈腋下位置的时候,舅妈身体轻轻上抬,我知道她是想
让我再往里按摩,手就抚摸到了双乳的外围……舅妈的呻吟就大了起来:「猪头,好舒服,猪头好舒服。」
  突然舅妈就起身,抓住我的双手,按在她的双乳上……我的体内一股热火也迅速充满全身,下体某一部位瞬间
膨大,一把把舅妈抱在怀里,两只饥渴的嘴吻在一起……舅妈的手解开我的衬衣扣子,一只手搂着我的脖子,一只
手抚摸我的胸……这时候我的手机响了,来电话了。
  我和舅妈分开了身体,舅妈恼怒地问:「谁这么讨厌?」
  我拿起手机一看,是小云的电话,忙示意舅妈不要出声,我走进卫生间接电话。
  「小云,谢谢你的电话。」
  「江主任,给你发那么多短信你都不回,我就来到状元楼大酒店了,你在哪个房间?」
  「啊??你先等等,一会我给你电话。」
  我忙走出卫生间:「舅妈,马行长给我电话,他们在歌厅唱歌,让我过去。」
  「都几点了,还唱歌?」舅妈一脸不高兴。
  「是那个青岛安驰汽车装饰用品有限公司的刘总请客,再说你不是想换个好一点的工作吗?他既然来南京发展,
肯定有好的机会。刚才你敬酒的时候,我就听到你咨询过他这个问题。我去同他多接触一下,也是为舅妈找个好的
工作。」
  「猪头,你就哄我吧,去就去吧,早点回来,我在这里等你。」
  「这……」我面露难色:「我们不知道玩到几点呢,说不定还要去桑拿。」
  「你们这些臭男人,又唱歌又洗澡。不过猪头你要小心,这一阶段全国都在严打,连北京的天上人间都给封了,
你可别撞枪口上。」
  「舅妈你放心好了,我只唱歌,不做别的。」
  「好好,去吧,回来的时候给我打电话。」
  「好的。」我忙整理好衣扣,下楼去,找小云。
  小云正端坐在大堂的沙发上等我。这该死的娘们儿,半夜出门还穿得这么性感。哥们儿今夜喝得有点晕呼,加
上刚才被舅妈撩拨得内心还有一团火……小云见我走出电梯,站起来迎我:「到底出什么事了?」
  我揽住小云裸露的肩头:「等以后告诉你。谢谢你解救我于水火之中。」
  「有那么严重?那你怎么报答我?」小云云里雾里一头雾水。
  「我以身相报可以否?」
  「一边去吧,残花败絮谁喜欢?」小云躲开我的揽她肩头的手。
  「残花败絮?有没有搞错?哥们至今还是童男子呢。」
  「你是童男子?那我就是老处女了。」
  「你都结婚好多年了?还是老处女?难不成你家那位也不行?」
  「去去去,你才不行呢,你这么流里流气,还会是童子?」
  我撒起谎来面不改色心不跳,还故作认真的样子:「小云,你知道至今我只谈过一次恋爱,还是异地恋,本想
等到结婚的时候再要了她,结果无疾而终,所以至今还是童男子。」
  「真的?」小云半信半疑。
  「真的。不过现在我先请你喝杯冷饮吧。」边说边和小云走出酒店。
  深夜的夫子庙,路旁照样灯火辉煌。虽然白天刚发生了爆炸事件,这里远离爆炸现场,看不出任何异样。
  我和小云在冷饮店里各自要了一份饮料。
  小云已经恢复了平静,和白天爆炸时候受到惊吓截然不同了。灯光下的小云,越发显得妩媚,更有女人味了。
不对啊,哥们喝点酒,怎么心里热乎乎的?看到的女人怎么就感觉比平常妩媚,有女人味?肯定是酒助色心。
  「今天的爆炸你吓坏了吧?」我问她。
  「一开始有点怕,主要是后怕。现在好了。不过想想,人的生命还真的是不堪一击,真的要珍惜自己的生活,
该吃吃,该享受就享受。你看那些事故中失去生命的许多人,也许攒了多年的钱,还没来得及享受,人就没有了。」
  「小云,你说话越来越有哲理了。」我忽然想到了和小舅妈约会的那个无锡男人,也许他们在网上曾经编制过
多种见面的情景,可是无情的爆炸将他们的梦想击碎,那个无锡男人今宵安身何处?想到此,不禁叹了一声气。
  「怎么?有何感叹?」小云不明就里。
  「没什么,你说人生该享受就享受,我深为赞同。所以我想把我的童男之身奉献给你,你要不要?」
  「如果真的是童男子,我想要。如果不是,我就不要。」
  「童男和非童男有什么区别?」
  「那区别大多了,第一,我到现在有过关系的男朋友都不是处男,我也想知道处男第一次是什么样子。第二,
我永远记得和我第一次的那个男人,所以我想,男人也会永远记住他第一次的女人。」……我的电话响了。
  「这么晚还有人打电话?」小云问。
  我一看是舅妈打来的,小云在面前,我装做一本正经:「舅妈,什么事?」
  「刚才你小舅给我手机打电话,说往家里打电话没有人接就打我手机了,问我在哪里,我说和你一起跟银行的
领导一起吃饭了,一会你送我回家,他要给你打电话,你别说漏了。」
  「好的,舅妈。」
  「还有,我得回家了,我估计一会你小舅还会往家里打电话,要是我不在家里,他就会胡思乱想了。我把房间
钥匙放到前台,要是你回来住,就去前台报我的名字取钥匙。」
  「好的。你醒酒了吗?一个人行不行?」
  「我没事了,你也不要玩的太晚,早点休息。」舅妈还是关心我的。
  「好的,拜拜。」……
  小云见我打完电话:「你小舅妈挺漂亮啊!皮肤那么好。」
  「是吗?你也不错啊!」
  「不行,东北女人的皮肤一般不好,就是身材好一点。你看你小舅妈,都30多岁了,看起来也就20出头。夏天
我都不敢晒太阳,你看你舅妈,太阳下晒一会就皮肤发红,到阴凉地里就恢复到白色了,真羡慕。」
  小云的话让我的脑海里全都是舅妈的影像:雪白的肌肤,舅妈雪白的小腿、大腿,刚才给她按摩的情景浮现在
脑海里,那个部位不禁又膨胀起来……我赶忙喝下一大口冷饮,期望能给身体降火。
  「小云,我在状元楼酒店有个房间,今晚敢不敢跟我同居一室?」我挑逗小云。
  「双床间还是单床?」
  「双床。」
  「可以考虑。」
  「人生苦短,夜长梦多,那还不赶快饮尽这一杯,随我速速回房?」
  小云故作镇静:「难不成童男子都会表现得这般猴急?」
  第5 章
  当我和小芸回到状元楼酒店的时候,已经凌晨2 点了。
  「我先用洗手间。」小芸抢先进入卫生间,关上了卫生间的门。我在门外跟她喊:「一起用卫生间怎样?」
  回答我的是小芸小便的声音……
  自感无趣,只好打开电视,躺在床上看看电视吧。
  一会卫生间里就传出淋浴的水声。哥们是未婚男子,听着卫生间的水声,想象小芸裸露的身体禁不住热血沸腾
起来……小芸走出卫生间的时候,身体包裹着白色的浴巾。她把电吹风插到电视旁边的插座上,歪着头吹起头发来。
哥看呆了。「傻看啥?快去洗澡啊!」小云命令我。
  「得令。」我从床上一跃而起,冲进卫生间,三下五除二脱光我的衣服,打开淋浴冲洗起来,然而我却看到了
座便器旁边纸篓里一个东西,让我的热情登时无影无踪——占着血迹的卫生巾。
  冲凉完毕,我在卫生间里擦拭干全身,穿上内裤,围上浴巾,也走出卫生间。
  小云已经躺在床上,盖着被,正在看电视。
  「我该上哪张床?」我问小云。
  「各上各的床。」小云把目光从电视上移到我的身上。「把浴巾解开,让我看看童男子的身材?」
  「那不行,我还没穿内裤呢。」我假装扭捏。
  「那我更要看了。」小云不依不饶。
  「那有个条件,咱们一起解开浴巾。」
  「那……你先来。」小云犹豫了一下。
  「好,一言为定。」我一下子解开围在身上的浴巾,扔在我的床上,然后做了几个模特动作,让胳膊上的肌肉
凸起:「怎么样??」
  「还行,把内裤去掉!你说没穿内裤的。」
  「该你了,你先解开浴巾。」我走向小云的床边,准备动手。
  「站住,不许过来,说话算数,脱掉内裤。」小云厉声喝止。
  「脱就脱,这有什么。」我弯腰退下内裤……
  小云看了一会:「这也不对啊?还童男子?怎么这样没有生气?是不是要给我找个放大镜?」小云调侃。
  我低头一看,那宝贝也低垂在那里,毫无生机。
  我十分尴尬:「不……不……不是,是我看你卫生巾上有血,知道你大姨妈来了,知道你今晚不能……所以…
…」
  「哈……」小云笑起来:「我以为你不行呢。」
  「胡说,大丈夫可杀不可辱,我怎么会不行?」说着我走到小云的床边,掀开被子,一把拉下小云身上的浴巾,
小云的身体就横陈在我的眼前……小云的乳房很有弹性,我的手轻轻捏住她的乳头,小云的眼神就迷离了,发出轻
微的呻吟。
  小云这低低的呻吟,身体轻轻扭动,我胯下的宝贝陡然有了精神。
  我低下头,伸出舌尖轻轻逗弄小云的乳头,小云两只手抱住我的头,把我按在她的胸上。我拉起小云的一只手,
引导她抚摸我的胯下宝物。小云一把握住,轻轻套弄。
  一会,小云在我耳边说:「哥,好大啊!我想吃……」
  小云的乳房很有弹性,我的手轻轻捏住她的乳头,小云的眼神就迷离了,发出轻微的呻吟。
  小云这低低的呻吟,身体轻轻扭动,我胯下的宝贝陡然有了精神。
  我低下头,伸出舌尖轻轻逗弄小云的乳头,小云两只手抱住我的头,把我按在她的胸上。我拉起小云的一只手,
引导她抚摸我的胯下宝物。小云一把握住,轻轻套弄。
  一会,小云在我耳边说:「哥,好大啊!我想吃……」
  我摇摇头:「不行,哥今天不方便。」
  「去你的,死去吧!」小云说着手上一用力,狠狠撸了我那宝贝他一下,疼得我赶忙捂住。小云拉上被子:「
好了,关灯,睡觉。」
  「好,睡觉。」我上我的床,关灯,睡觉。
  实在是太晚了,也太困了,我不知道小云何时入睡的,反正我是头一挨枕头,马上就进入梦乡了。
  我的电话铃声惊醒了我们,是舅妈的电话。
  我:「舅妈,怎么这么早?」
  舅妈:「猪头,都八点多了,你还没睡醒?」
  我一看房间的电子表,果不其然已经八点一刻了。
  舅妈:「昨晚一起喝酒的那个青岛刘总,在南京好像有国际贸易,你别忘了看看有没有合适我的岗位啊!」
  我:「记得了,舅妈。」
  舅妈:「那就好,那就好。」
  放下电话,我示意已经睁开眼睛的小云起床。
  小云伸了伸懒腰,两只胳膊就裸露在被子外,两只乳房的的上半部露在被子外边,睡意朦胧的小云更加迷人。
  我就马上下床,拉开小云的被子,一下子钻了进去,把半裸的小云抱在了怀里。
  我昨晚竟然是全裸睡的,小云的身上也只有小内裤。
  小云没有推我,乖巧地把头贴在我的胸前。
  过了一会,小云推推我:「快起床吧,马上到上班时间了。」……洗漱、穿衣、退房、打车。
  九点整,我和小云已经坐在办公室,开始了一天的工作。
  10点多的时候,昨晚一起喝酒的青岛安驰汽车装饰用品有限公司的刘总走进了我的办公室。
  我请刘总坐下,小云送过来一杯茶水。
  刘总递过来他的名片:
  北京大为同力投资有限公司
  投资总监刘江
  刘总忙解释:「昨天给你的名片是青岛安驰汽车装饰用品有限公司,那是韩国朋友的公司,他们做一个汽车专
利产品——汽车仪表台垫,我帮他们开发中国市场。我这个北京大为同力公司,主要做煤炭,我是负责国际贸易的,
主要做海外电力工程总包以及煤炭进口。」
  刘总继续说明:「我们进口煤主要是供应江苏的电厂,进口的是印尼煤。后来在进口的过程中,印尼煤矿需要
建设电厂,我们公司给联系了一家江苏公司做工程总包,印尼用煤炭抵顶工程款。工作的需要,我们在南京设立了
分公司,我全面负责公司国际业务以及南京分公司的工作,还请江主任多多关照。」
  银行对这样有资金需求的企业还是比较有兴趣的,我查看了刘总带来的有关资料,昨晚虽然行长没有明确表态,
但是作为部门负责人,还是要领会领导的意图。他们公司需要500 万美元的授信额度,主要做煤炭进口开信用证。
我把打印好的程序以及所需资料给了刘总一份,然后告诉他,他的业务由刘云具体负责。
  【完】

    我们不生产AV,我们只是AV的搬运工! 防艾滋 重健康 性衝動 莫違法 湊和諧 可自慰 亚洲AV电影
    警告:本站精彩视频拒绝18岁以下以及中國大陸地區訪問 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沉迷於成人內容!
    WARNING: This Site Contains Adult Contents No Entry For Less Than 18-Years-Ol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