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激情小说  »  淫荡人妻  »  【疯狂折磨少妇】【完】
【疯狂折磨少妇】【完】

提示:图片采集于互联网,内容可能含有裸聊、找小姐等欺诈性广告,请各位不要打开以免上当受骗,祝大家生活性福!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记住下面两个地址发布页!方便随时找到亚洲AV电影站

地址发布页: 地址发布页:



  楔子

  当钱家的大少奶奶魂归西天后,钱家的大少爷迫不及待的马上迎娶了第二任太太,居然还带进来了个女儿,对外宣称她是钱家的孩子外,还立刻将钱家的财产归了三分之一予她,叫人无不猜疑她其实就是钱家大少爷在外面多年的私生女。

  最让人觉得荒谬的是,这位后入门的钱家小姐,居然还比钱家正室所生的少爷还年长2岁,要让钱家的少爷心甘情愿唤她声姐姐,那还真是为难哪。

  钱冬至唤钱春情一声姐姐,还真是容易得跌破所有人的眼镜。

  在钱春情与母亲正式入门的那一天,钱家大少爷在所有看好戏的人面前,只是冷冷的看了她们母女一眼,淡淡唤了声:“琴姨、姐姐。”出乎所有人意料之外,甚至他还将婚礼从头参加到尾,虽然俊美的面容神色似冰,可好歹没出任何乱子。

  对此不但局外人说不了什么,就算是钱家的其他旁门亲戚也无法说三道四的只能摸摸鼻子滚蛋走人,谁也不再对钱家的事闲言碎语。

  可他们家之间到底是怎么回事,只有他们自己才知道了。

  他很讨厌这个突然冒出来的大他两岁的所谓的姐姐。

  钱冬至,今年16岁,身材魁梧高大,长相却俊美得有些阴柔,显然继承了他母亲的美丽面孔较多,因为母亲和父亲的政治婚姻,让他与父母两个都不亲近的个性从小就冰冷不近人情。

  就连母亲去世,父亲马上再娶,他都没什么巨大的反应,只是一见到那个随着后母跟进来的瘦小女人,他直觉的涌上一种反感。

  那个女人长得不难看,清秀又可人,身子却和她母亲一样瘦瘦的,又不算太高,理论上来说,应该不至于那么招人讨厌才对,可他就是看不顺眼。

  尤其看到她被她母亲和他父亲护拥着跟前来参加婚礼的客人热烙时,他英挺的剑眉不悦的扬起,明白的清楚自己的不是滋味。从小到大,他什么时候被父亲和母亲如此关心过?他们甚至笑着各拉着她的一只手,一家人亲热的模样看得叫他心生厌恶。

  他知道那是妒忌,可不公平,那是他的父亲,为什么会对她好?他也有母亲,为什么却不像她的母亲那样疼他?他所有过的家庭都是父母各自找乐子,而她一入门,便有了父母的疼爱,不公平。

  “弟弟。”轻轻的羞涩叫唤自他身后传来,“妈妈做了点心,叫你去吃呢。”

  深邃细美的眼眸里闪过深深的憎恶,无声的冷哼一声,他自树下站起庞大的身躯,转过来时,表情是冷淡的,他不讨厌琴姨,毕竟那女人尽她所能的关怀他,味道不坏,可这个身高才及他胸口的“姐姐”,就让他反感至极了。

  春情丝毫不觉得他的情绪,只是害羞的仰头看着高大的他,“才刚初夏呢,就坐在花园里会着凉的。”她一直只有母亲一个人,突然间多了个父亲和弟弟,让她好不习惯,却好快乐。

  他低头看着个头小小瘦瘦的她,面容秀气好看,眼里闪过丝想摧毁那羞涩天真的欲望。

  不在意他的不吭声,她边跟着他走边小声道:“爸爸说你明年要靠大学了,要我帮你温习,你觉得好不好?”他的个头和爸爸的很像,都是巨大的体型,看起来让人觉得好安全又安心,尽管总是面无表情,可她还是很喜欢这个新弟弟。

  他大步走进餐厅,没理她的只是朝琴姨点了点头,坐下来吃着准备好的点心。

  琴姨疼爱的看着他,抬眼看到进来的女儿,微笑一下,“春情的成绩不错,你们一起温习好不好?”显然是听见了春情的建议。

  他瞥了一眼那个害羞的小女人,没来由得更加厌恶,随意恩了一声,算是给了琴姨的面子。

  母女两都露出羞涩又喜悦的笑来。

  他几不可见的皱了皱眉,实在是讨厌她的做作啊!

  用完了点心,他刚要回花园就被琴姨主动叫住他,让他去书房和春情一起温习。他迟疑了一下,还是同意的转了身。

  书房很大,书本和文具摆得很整齐的显然是已经准备好了。

  他眯了眯眼,坐到了自己的位置上,默不作声打开书开始看。

  春情坐在他对面,读着自己的书,却忍不住偷偷瞧他。他长得好出色,相貌俊美得比她见过的任何男孩子都要好看,身材又魁梧,是女孩子最喜欢的类型,一定很多女孩子喜欢他吧。

  悄悄笑一下,她好为有个这么出色的弟弟自豪呢。

  他垂眸看书,不抬眼就知道那女人老是在偷窥他。忍住心里的一阵厌恶,有什么好看的,花痴!

  1

  他的动作一向是粗鲁而蛮横的,就像拿身下的女人发泄一般,他用尽各种姿势,几乎是残酷的玩弄她,重重撞击那被摩擦得嫣红湿肿的小穴,深深的插到最里面,就算她在高潮中哭泣,他也不为所动的只是拔出自己被她咬得死紧的可怕硕大,然后将身体娇小得可以轻易操纵摆弄的她转一个角度,继续冲进那湿透火热的花穴里,奋力骑骋。

  她被他粗野的动作所捕获,无力的跪趴在床上,甩动细腰,呜咽着承受着他的进犯。

  就在快感绝顶的那一瞬间,他后腰挺直,结实的身躯绷紧,咆哮着将满满的滚烫液体喷射入她体内深处,仅仅滞留了短暂时间,甚至那庞大的柔软蛇体还在颤抖,他就迅速抽了出来,随即取过一边床头柜上的粗硕软塞,牢牢的戳入她抽搐不停的小穴,将所有的汁液全部堵在里面。

  她全身都为这个残虐的举动而兴奋,插着塞子的雪臀甚至又开始摇晃起来,在半空中舞出淫荡的波浪。

  他坐在一边,挂着邪魅的笑容,“真该让姐夫好好看看你有多放荡啊,姐姐。”

  低沉的浑厚嗓音却道出那样恶劣的话语,她该羞耻的,可那耻辱却更激发了股奇异的快感,让她哽咽着勉强抬起头,垂泪的望向他,“冬、冬至,我好难受……”私处被堵塞住,太过饱涨的感觉让她依旧收缩的阴道无法密合,也无法将那些该排泄出的水汁发泄出去,压迫着的神经敏感极了。快慰和痛苦交错,叫才在高潮里翻天覆地的她,又急切的渴望再一次的颠覆。

  “春情,又不是第一次了,忍忍你才知道释放的味道会又多绝美。”他笑得邪恶,修长的大手托起她雪白的下颌,欣赏着她绯红迷乱的神色,他轻笑,“这么没耐性,我记得最久的时候你忍了一整个白天呢。”

  被提及那个最难熬的白昼,她脸色顿时通红起来,“冬……”他恶意的锁住了她的下身一整天,叫她快疯了,最后的在黑夜里,她几乎虚脱的被他恩赐的解开了塞子,也在他面前无法克制在排泄中就达到了高潮。

  “真美,不知道姐夫在玩你的时候有没有用过这些小手段呢?”他低笑的将手指伸入她口中,压着她的软舌,挑逗她吸吮他,含住他。

  她无法自己的饥渴,热烈的吮着他的指,仿佛这样就可以减缓体内的难耐。

  “哦,对了姐夫说一会儿他回来我这里啊。”他笑着清楚的说道。

  她全身骤然僵硬,激情 稍微退却,代替的是慌乱,“啊……”张嘴就想说什么。

  他霸道的压住她的小舌,冷笑了,“我有允许你有躲避的想法么?”深邃的目光火辣辣的扫过她雪臀间的那枚软木塞子,“如果我在他面前就这么拔出塞子,你说他会有什么反应?”

  她慌了,“不行。”大眼儿涌上害怕的泪,“你答应过不让他知道的……”

  他懒洋洋的笑了,“哦?”瞄一眼桌上的钟,“他还有半个小时到,在那之前,你做些什么,让我满意了,我可以考虑考虑。”

  她为他的要挟身体里涌出一股异样的兴奋,“你要我做什么,我就做什么。”她知道,这半个小时内,他又会把她玩得死去活来了,明明是那般的羞耻,却无法抗拒的颤抖起来。

  “兴奋了?”他轻笑,“你就这样跪着,玩你的菊花给我看吧。”

  她脑子轰的乱了,在他邪佞的目光下,她无法反抗,乖顺的俯下上半身,双手一前一后的摸向那小小的粉红菊门,才轻轻揉动一下,快慰就叫她呻吟起来。

  “两只手的食指都戳进去。”他舒服靠坐在柔软的靠垫中,跨间庞大的巨蛇正握在他的手中,慢慢苏醒。

  她咬着下唇,掰开双臀,缓慢的将两只手的食指陷进去,快慰源源不断,就在她触动了菊道中的敏感点时,爆发出来。“啊……”

  “抽动。”他冷酷的下着命令。

  她先慢再不由自主的加快,那邪恶的快感虏获了她的神智,阴穴的渴望由后门来填补,她抽动着,强跪着虚软的双膝,摇晃着娇臀,寻找那极乐的天堂。

  就在她快抵达的那一刹那,他猛然拉开了她的双手。

  她哀叫出来:“给我……奥……”

  他强悍的揪住她阴花口儿的粗塞狠狠往里一顶。

  她尖叫起来,“啊……啊……啊……好棒……”那刺激的滋味让她疯狂了。

  他勾着笑,倏然将塞子拔掉。

  一道浑浊白色的液体飙射而出,积累的快慰一次爆发,她瘫倒在了大床上,嘴角流出晶莹的唾液,全身痉挛抽搐。

  “瞧,你射得多远。”他低低笑起来,将她翻过身仰躺,推开美腿,他低头瞧着那不断张合吐出爱液的花穴,“还在流呢。”坏坏的将手指探进去,乱捣一番。

  她被顶得连连弓腰,无力的呻吟,“别,他要来了……”

  闻言,他笑起来,强而有力的一把捧起她的臀,跪坐在她腰下,巨大可怕的龙茎已然勃发,青筋环绕,硕大的龙首紧紧抵住那张小嘴,“就是让他来。”说着不顾她的反对,后腰一挺,野蛮的直戳而入,尽根深埋。

  沉重的捣撞让她无法自控的弓身迎合,被调教了无数遍的身体就算再疲乏都会自动迎接他残酷的玩弄,她呻吟,快慰重新席卷,无法再反对。

  “这才乖,瞧瞧,插了你一天了还咬得我这么紧,分明就是淫荡,还嘴硬。”他满意的笑着,恣意抽戳刺,直到门外传来其他男人的叫唤也不见停止。

  耻辱和羞愧在绝美的快感中浮现,她遮掩住了脸,明知道门外是她的丈夫,也无法停止对身上男人凶狠占有的欢迎,哭泣,她无助的哭泣,身子辐射着的美妙滋味,脑海里清晰的背叛和极端的羞耻,让她在被捣烂的错觉中,昏迷了过去。

  她知道自她成为冬至的姐姐那一刻起,就再也无法翻身了。

  就像此时,在家里的厨房里,她骑在丈夫超然身上,被命令着用力骑他,快慰无比的时候,看见他在窗外的花园里似笑非笑的欣赏时,也无法对超然说出口。

  无论冬至做了什么,她只能承受,永远无法反抗。

  “再用力。”超然身躯魁梧庞大,蛇茎几乎和冬至差不多粗大,每每都能和冬至一样搞得她欲仙欲死。

  大掌强悍的握住她的纤腰,不顾她的花穴被撑到了极限的困难,飞快的操纵着她上下吞吐,“噢,你吸得我好紧,情儿……”粗嘎的嗓音满是爱意,超然忽然张手,巨掌重重拍击她的雪臀,“再紧一些。”

  她快乐又痛苦的哀叫,狃得无法自己,乳波甩动,看着丈夫英俊的面孔,再移向院子里角度刚好只能叫她看见的冬至。

  冬至噙着笑,做了个手势。

  她吃惊的一怔,立即在超然凶猛的捣弄下呻吟连连,害怕和兴奋叫她无法反抗冬至的指令,只能颤声对超然道:“后面好痒……恩……”

  有点诧异的抬眼看向她,超然随即笑了,“你今天想站不起来是不是?”持续着彪悍的顶入,他大手滑入她股沟,食指压住那后花庭的洞口震动起来,“把你玩松点,再进去吧,我怕弄疼你。”

  她为他的贴心而微笑,抬眼却见着冬至不悦的目光,舔了舔下唇,她无奈的顺从笑出了勾引和诱惑,“我不怕。”甚至主动抬臀离开他,转身俯下,双腿大张,“进来,然。”

  超然为她大胆的诱惑而笑了,“情儿,你真美。”不再抗拒的上前,深挤入她所要求的后花中……

  当超然满足的去了公司,她无力的瘫软在厨房长桌上时,冬至走了进来,“真不错呢,姐姐。”放肆的看着她一身赤裸的躺在阳光中,美得不可思议。

  她依旧喘息不止,“冬至……”他喜欢在她被超然玩得虚脱之后,再刺激她,恶劣的一次次挑战她的极限。

  “两张嘴都喂过的感觉是不是很满足?”他低笑,“张开腿给我看。”

  她无法反抗的将腿张到最大。

  他仔细看着她同时流淌着爱液与男人精液的两个小穴,“很爽是么?姐夫的能力可是很强的呢。”笑着抬眼看她,“回来后,他一定会再要你的。”

  她有点慌乱了,“冬……”

  “为了他,你要保持兴奋哦。”他笑了,熟悉的从抽屉里取出两根粗长的震动阴茎模型,对准她的穴儿深深的喂了进去。

  她苦闷的叫起来,却不能反抗。

  “不许掉出来。”他笑着启动开关。



  • 美国十次啦唐人社导航美国十次啦香港入口色开心五月天开心五月天最新地址
    • 我们不生产AV,我们只是AV的搬运工! 防艾滋 重健康 性衝動 莫違法 湊和諧 可自慰 亚洲AV电影
      警告:本站精彩视频拒绝18岁以下以及中國大陸地區訪問 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沉迷於成人內容!
      WARNING: This Site Contains Adult Contents No Entry For Less Than 18-Years-Ol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