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激情小说  »  武侠情色  »  大明之风花雪月第11章作者不详
大明之风花雪月第11章作者不详

提示:图片采集于互联网,内容可能含有裸聊、找小姐等欺诈性广告,请各位不要打开以免上当受骗,祝大家生活性福!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记住下面两个地址发布页!方便随时找到亚洲AV电影站

地址发布页: 地址发布页:

作者不详 字数:5820



第十一章术士公孙

三人马不停蹄一路南下,直到天完全黑下来才找了个村庄歇息。这一路上若 没有慕容瑾那张打开了就合不上的话匣子,宋仕卿现在恐怕早就闷死了。刘仓的 那个卫兵简直就是个死人,不说不笑的,真是个木疙瘩!

「木疙瘩!本姑娘来给你治病了!」慕容瑾「砰」的一脚踢开了房门。

见到慕容瑾进来了,木疙瘩突然站起身来,目光呆滞的看着她。

「坐下,把手拿给我看看!」慕容瑾拂了拂板凳上的灰尘,便在桌边坐下了。

木疙瘩缓缓的坐回板凳上,但两只手却一直放在桌下,不敢拿出来!

「啪」慕容瑾猛拍了一下桌子,厉声喝道:「叫你把手拿出来!怕我吃了你 啊!」

木疙瘩见慕容瑾发火了,这才弱弱的把手从桌下拿出来。

慕容瑾伸出手指轻轻的搭在木疙瘩的手臂上号脉,慕容瑾自小学医,由于经 常接触草药的缘故,所以她的手比其他女子的手更加细腻柔润,但凡与那玉手接 触过的人都会此生难忘。木疙瘩本身就是个性情呆板的人,眼下却被慕容瑾这玉 手一碰,不禁满面通红。

「奇怪,你的脉象我竟然从未见过!」慕容瑾站起身来抓住木疙瘩的下巴, 「舌头伸出来给我看看!」

木疙瘩连忙摇摇头,不肯伸出舌头。

「啪」慕容瑾反手就是一巴掌,喝道:「快点伸出来,姑奶奶今天就是要看 你的病了!」

慕容瑾这一把掌打得木疙瘩乖乖的伸出了舌头,慕容瑾凑近了脸,但是左看 右看都看不出个名堂。

慕容瑾那一张美丽的脸蛋凑得木疙瘩如此近,这令木疙瘩很是难为情,不断 的往后缩着身子。「啪塔」的一声,竟四脚朝天的摔倒在了地上。

看着木疙瘩那傻样,慕容瑾不禁捂住嘴咯咯的笑了起来,「你还真是个木疙 瘩,好了,今天就看到这里了,明天我还来!」说完便大步流星的走了出去。

慕容瑾走后木疙瘩缓缓的从地上爬了起来,直勾勾的盯着门外,眼神里闪着 渗人的寒光。

慕容瑾戏耍了木疙瘩一番心满意足的回到了自己的屋里,准备打水洗漱。 「砰」的一声,门被人一脚踢开了,宋仕卿插着腰大摇大摆的走了进来。

慕容瑾一惊,连忙喊道:「你要干嘛!你在过来我就叫了啊!」

宋仕卿摆出一副地痞无赖的样子说道:「你叫啊!随便叫,就许你去欺负人, 还不许我欺负一下你啊!」

慕容瑾这才明白原来,刚才作弄木疙瘩的事被宋仕卿看见了,「好嘛,这是 我不好,我不作弄他了嘛!」慕容瑾作出一副楚楚可怜的样子求饶道。

「你这傻娘们真是不知天高地厚啊!你知道那人是个武林高手吗?万一惹怒 了他,你小命可就没了!」宋仕卿指着慕容瑾的鼻子骂道。

「好嘛好嘛,我知道错了嘛,宋大哥你原谅我嘛!」慕容瑾继续求饶道。

「你他妈的以为自己是医仙就了不得啊,人家要杀……」宋仕卿话说到一半 戛然而止,原来慕容瑾趁其不备给他扎上了一针。

「骂啊!继续骂啊!怎么哑巴啦!」慕容瑾将两支手臂抱在胸前,在宋仕卿 身边转悠起来。

宋仕卿被银针封住了穴位,不仅身体动不了,就连话都说不出。

「叫你跟姑奶奶耍流氓,姑奶奶有得是方法对付你!」慕容瑾对着宋仕卿就 是两个耳刮子,「你就留在这里好好反省吧,姑奶奶我今晚住你那屋去!」慕容 瑾说完便吹着口哨走了。

宋仕卿暗自叫苦啊,自己这真是好心当了驴肝肺,这他妈的是犯贱呐!

第二日

清早,慕容瑾打着哈欠来到宋仕卿面前,「哟,宋公子还站着呢,知 错了吗?」

宋仕卿有话说不出,只能拼命的眨眼睛。

「算你识相。」慕容瑾说完拔掉了宋仕卿身上的银针,银针拔去的那一刻, 宋仕卿立马瘫倒在地,浑身上下没有一处不酥麻。「你这恶婆娘,我好心好意的 来提醒你,你却这样对我,真是……」

「嗯?」慕容瑾晃了晃手中的银针。

宋仕卿见慕容瑾银针在手,而且随时都有扎下来的趋势,不得不闭嘴。

吃完早餐,三人继续上路,宋仕卿被慕容瑾定了一夜心中有气,一路上片语 不发;而慕容瑾却毫无歉意,依旧哼着小曲好不惬意,气得宋仕卿咬牙直哆嗦。

「你们看,前面有个茶庄!我好想喝碗豆浆啊!」慕容瑾指着前边的茶庄叫 道。

「这不是刚吃过早餐吗?怎么又要吃?」宋仕卿没好气的答道。

「稀粥也算是早餐啊?你当姑奶奶没吃过早餐是吧!姑奶奶的早餐必须要有 肉!肉你懂不懂啊?」慕容瑾数落的宋仕卿一番,扭头对木疙瘩说道,「木疙瘩, 跟我走,本姑娘请你吃包子,肉包子!」说完便驾着马往茶庄奔去。

切,什么玩意啊!宋仕卿在心中默默的对慕容瑾比了个中指。

「伙计!五个肉包子,两碗豆浆!」慕容瑾对着伙计喊道。

「得勒,一会给您送去!」伙计头都不回的答道,显然在忙着呢。

不一会儿,伙计端着包子和豆浆过来了。

「豆浆给我和他,至于他嘛,给他打碗白开水!」慕容瑾指着宋仕卿向伙计 吩咐道。

「得」伙计应了一声,果然给宋仕卿端了碗白开水上来。宋仕卿看看白开水, 又看看豆浆,窝了一肚子气不知该往哪里出。

慕容瑾抓过包子就往嘴里送,可咬上一口才知这包子是如此滚烫美味,既咽 不下口又不舍得吐出来,只得张开小嘴不停的往外呵气。虽说吃相是难看了一些, 但是却越发的显得清纯可爱。

「看姑娘的打扮想必也是名门之后,如此吃相难道不怕给自己门头抹黑么?」 旁边一桌的客官说道。

宋仕卿闻声看去,只见这人约四十五六岁,天庭饱满,目光炯炯有神,下巴 上那撮山羊胡子更显得他超凡脱俗。

「啪」慕容瑾狠狠的放下包子,「姑奶奶我爱怎么吃就怎么吃,你管得着么?」

那人捋了捋山羊胡子,笑道:「果然不出我所料,姑娘不仅没有吃相而且还 没有口德。」

「姑奶奶我今天还没有手德了!」慕容瑾腾的一下站了起来,举起玉手就要 赏那人耳刮子。

就在慕容瑾的巴掌即将要落在那人脸上时,她突然停住了手,因为她的脖子 上架起了十几把钢刀。

「英雄……饶命呐!您大人有大量不能和我小女子一般计较吧!」慕容瑾被 这阵势吓得不轻。

宋仕卿虽对慕容瑾心中有气,但在这种危急关头,他作为一个男人必须挺身 而出。「舍妹自小娇生惯养,多有得罪先生之处,为兄替她赔罪了!」宋仕卿俯 首拜道。

「哼,还好有个知书达理的兄长!」那人将手一挥,示意手下退开。

「多谢先生。」宋仕卿再拜道。

「公子免礼了,公子这是要赶往何处呐?」那人递给宋仕卿一杯茶,示意他 坐下小聊一番。

「多谢,在下与舍妹、仆人将赶往广州府探亲。」宋仕卿接过茶谢道。

那人指了指慕容瑾,示意她也坐下,「公子倒是知书达理仪表不凡,自是令 妹这性格实在……」那人说着摇了摇头。

「舍妹刚才出言得罪先生,在下实在惭愧!」宋仕卿说着瓢了慕容瑾一眼。

「无妨无妨,公子严加管教便可。」那人喝了一口茶,继续说道,「在下公 孙术,此次也欲前往广州府,公子若是愿意可与在下结伴而行!」

宋仕卿心想道:这人看样子不是坏人,而且又有那么多保镖,嗯,跟他一道 比较有安全感!「在下宋仕卿,今日

能结交公孙先生这样的名流实乃三生有幸, 在下愿……」宋仕卿话还没说完就被人狠狠的跺了一脚。

不用说这定是慕容瑾踩的,宋仕卿正欲骂到却见她将汪汪大眼瞪个滚圆,似 乎在暗示自己拒绝此人的要求。

既然慕容瑾不愿意,宋仕卿只好拒绝,「先生的好意在下心领了,只是舍妹 玩心太重怕影响到了先生!」

公孙术微微一笑,道:「既然如此,那在下告辞了,公子后会有期!」说完 便带着手下出了茶庄向南奔去。

「你踩我干嘛!人家有那么多保镖,我们跟着他们安全啊!」宋仕卿对着慕 容瑾发起牢骚。

「你傻啊,那人是公孙术啊!我们跟着他要没命的!」慕容瑾喝斥道。

「他又不是坏人,哪来的危险啊?」宋仕卿问道。

慕容瑾撑着头一副被气昏的样子,「哥哥,你是真傻还是假傻啊。天下间谁 不知道公孙术有本天书,此书上可知天命,下可尽人事,搞得天下人做梦都想拿 到这本书。公孙术一出江湖,那想杀他的人绝对可以拉上十马车!」

宋仕卿倒吸一口凉气,这下可真是多亏慕容瑾了,要不自己这条小命真不知 道会送到谁手里去。「好了好了,我救你一回,你救我一回,我们算是两清了! 上路吧!」宋仕卿说完向外面走去。

「喂!谁跟你两清啊!你那也叫救我?我不管,你欠我一条命!喂!我和你 说话呢!」慕容瑾吵吵闹闹的跟了出去。

宋仕卿骑上马继续往南,而慕容瑾则吵着要他报救命之恩。最后两人终于达 成共识:宋仕卿要买一根发簪送给慕容瑾,而慕容瑾则再也不能拿银针封宋仕卿 的穴位。

「前面有血腥味!」这一路上木疙瘩都没说话,而这一开口便说出了这么恐 怖的话来。

「什么血腥味?我怎么都没闻到呢?」慕容瑾使劲嗅了嗅。

三人驻马不前,过了一会儿慕容瑾大呼道:「真的有血腥味,而且是往我们 这个方向来的!」

果然话音刚落就有三批浑身是血的马出现在眼前,鲜血染红的整匹马,只是 不知是马流的血还是马背上人流的血。

「是公孙先生!」宋仕卿认出了其中一匹马上的人正是刚刚认识的公孙术!

显然公孙术是遭到了截杀!这才分开这么短短的十几分钟,公孙术的手下竟 然死得就剩两个了,这截杀的刺客未免也太厉害了吧!

这时公孙术的后面又出现了五个骑马的人,他们就是截杀的刺客,而且从穿 戴情况来看这些人并非中原人士!

突然,其中一个刺客抛出钢爪,而那钢爪就像有生命一样的死死的勾住公孙 术手下的脖子,然后那刺客狠狠的扯了一下钢爪后面连着的绳索,「噗」鲜血四 溅,那名手下的脑袋就这样与身体分家了。

接着那名刺客又用同一种手法,杀死了另一个手下,眼看公孙术已经再没有 手下保护。那刺客干笑两声,晃动着钢爪往公孙术身上掷去。

「砰」,宋仕卿举起火枪对着那名刺客就是一射,可怜那刺客一身好武艺竟 这样毫无准备的被打穿了太阳穴。

「公孙先生,快来我这里!」宋仕卿喊道。

公孙术见宋仕卿愿出手相救,便快马加鞭赶了过来。

「妹子,快给公孙先生治伤!」宋仕卿对着慕容瑾说道。

公孙术连忙摆摆手,「皮外伤而已,不碍事,对付这些南疆人要紧!」

剩下的四名刺客这时也围了上来,但是他们惧于宋仕卿手上的火枪,都不敢 贸然动手。

而宋仕卿心里清楚,自己刚才能打死那名刺客完全是在那人毫无防备的情况 下才得手的。而现在自己以一对四,就算能侥幸杀死一个,剩下的三个也能在瞬 间要了自己的性命。

宋仕卿摸了一把冷汗,拿枪的手竟然颤抖起来。

「杀!」四名杀手拔出腰刀策马而来。宋仕卿连忙开枪,不料那杀手纵身一 跃竟躲过了铁弹!

宋仕卿心中一凉,没有子弹的枪还不如烧火棍好使,面对四名刺客的同时攻 击,该如何抵挡啊!

「嗖」的一声,宝剑出鞘。就一眨眼的功夫,四名刺客的人头一齐落地!

木疙瘩将宝剑插回鞘内,两眼无神呆望前方,脸上依旧是那一副死人的表情。

慕容瑾、宋仕卿、公孙术三人无不张目结舌,想不到这个呆呆傻傻的小子竟 然身怀此等绝世武功!

「木……木疙瘩……」慕容瑾支支吾吾的说道。

「好了,没事了,快给公孙先生治伤!」宋仕卿扯了扯慕容瑾的衣袖。

「哦,好好!」慕容瑾这才回过神来。

「小姑娘,不用给他治了,有我在,他活不了的!」一个幽幽的声音从身后 传来。

慕容瑾连忙回头一看,那是一个头发花白的老头,老头的那张脸给人说不出 清的幽森感,身上一袭宽大的黑袍将他的手裹得严严实实的。

「你是什么人?为什么不让我救他?」慕容瑾问道。

「哈哈哈」老头阴森的笑了起来,「我是谁你问他啊?」老头的目光死死的 盯住公孙术,仿佛要把他千刀万剐。

「师兄,别来无恙!」公孙术说道。

「什么?你是他师兄?你是徐鬼手?」慕容瑾大惊失色。

「哼哼,想不到你这个小姑娘竟然也听过我的名号,好,跟我回南疆伺候我!」 徐鬼手阴森的脸上露出了一丝淫笑。

「师兄,想不到你比以前更加残暴了!我给你天书,请你放过这位姑娘!」 公孙术挺身而出。

「住嘴!天书本来就是我的!是你从我手中抢走的,我变成现在这副德行也 是拜你所赐!」徐鬼手拂开衣袖,露出一对阴森森的白骨手爪。

「啊!」慕容瑾惊叫一声,虽然以前也听过说过徐鬼手的骷髅爪,但是亲眼 看到时却觉得比想象中的更可怕。

「小姑娘别害怕,它和正常的手没什么区别,同样都会动,只不过它没有血 肉罢了!」徐鬼手说完活动了一下他那恐怖的手。

木疙瘩抽出剑,挡到了慕容瑾身前,面无表情的看着徐鬼手。

「是你!」徐鬼手心中微微一震,道:「你不认得我吗?」

木疙瘩摇了摇头。

徐鬼手伸出他那恐怖的白骨手指,大怒道:「跪下!」

「铛」的一声木疙瘩竟丢掉了手中的剑,缓缓的跪在了徐鬼手面前。

「木疙瘩!木疙瘩!快起来啊!」任凭慕容瑾怎么叫他,他都一动不动的跪 在那里,就像一具死尸。

公孙术连忙走了过来,运起真气往木疙瘩的脑门上拍了一掌,接着木疙瘩便 瘫倒在地,昏迷不醒。「师兄,你太狠了,你竟然对这么一个年轻的孩子下咒!」 公孙术骂道。

「哈哈哈,你当年对付我的时候,怎么没有现在的心肠呢?」徐鬼手冷笑道。

「当年是我对不起你,我这条命你拿去,但求你放过这几个年轻人!」公孙 术说完跪在了徐鬼手面前。

「好,我先杀你,再折磨他们!」徐鬼手说完伸出白骨手爪,往公孙术的脑 门拍去。

「住手!」宋仕卿举着枪站了出来,「信不信我一枪打爆你的头!」

「哦,原来是大殿下啊!」徐鬼手收回白骨手爪。

「既然知道我的身份就赶紧滚!」宋仕卿见徐鬼手认识自己,便想用身份来 压一下他。

「殿下还是那么的爱摆谱啊!你难道不知道兴王爷已经死了吗?」徐鬼手嘲 笑道。

「你现在离我不超过十步,只要你敢动我随时打爆你的头!」宋仕卿将枪指 向了徐鬼手的头。

「哈哈哈,就凭这玩意伤得了我吗?来开枪射我,我保证不躲!」徐鬼手狂 妄的笑道。

「找死!」宋仕卿从牙缝里吐出俩字,然后扣动了扳机,铁弹在火药的推力 下飞速而出。

硝烟散去,只见徐鬼手用两根白骨手指夹住了铁弹,然后一点一点的将铁弹 夹了个粉碎。「好玩吗?还要不要再来一发?」徐鬼手问道。

慕容瑾终于承受不住了一把抓住宋仕卿的手臂,「怎么办?我不要陪他啊! 我不要啊!」

「小姑娘,这可由不得你了。」徐鬼手说着一步一步的逼了上来。

就在这时,四周沙尘滚滚,千军万马呼啸而至。

「哈哈,师兄,看来你杀不了我了!」公孙术笑道。

徐鬼手气的两眼发直,怒道:「你竟然违背师门投靠朝廷?」

「我命中自有一段与朝廷的渊源,此乃天意,何来违背师门?」公孙术说道。

「好,今日

算你命大,下次你可就没这么好运了!」徐鬼手说完拂袖而去。

「先生,这来的是谁?」宋仕卿问道。

「若我没有算错,这来的就是当今的雄霸一方的镇南王!」公孙术望着滚滚 沙尘说道。

    我们不生产AV,我们只是AV的搬运工! 防艾滋 重健康 性衝動 莫違法 湊和諧 可自慰 亚洲AV电影
    警告:本站精彩视频拒绝18岁以下以及中國大陸地區訪問 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沉迷於成人內容!
    WARNING: This Site Contains Adult Contents No Entry For Less Than 18-Years-Ol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