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激情图片  »  少妇熟女  »  [魅魔的生存游戏](真实之路RW线)(01-05)[作
[魅魔的生存游戏](真实之路RW线)(01-05)[作

提示:图片采集于互联网,内容可能含有裸聊、找小姐等欺诈性广告,请各位不要打开以免上当受骗,祝大家生活性福!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记住下面两个地址发布页!方便随时找到亚洲AV电影站

地址发布页: 地址发布页:
字数:12001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2。2、宁死不屈

  李凡勉强地定了定神,强压住了心中所有对魅魔辅导员的幻想与欲望。「如果我在这里答应她了,一定没什么好果子吃,说不定还会被她吸成干尸。还什么四年之内追到小姐姐呢,唐杰那首诗真是说的太对了。」李凡心里开始无比地赞同起唐杰之前和他说过的那首诗,突然一个想法窜到了她的脑中,「把她想象成唐杰那彪形大汉,说不定就能抵住诱惑了。」

  李凡紧闭双眼,开始想象坐在他腿上的其实是彪形大汉唐杰,瞬间一股恶心的感觉从胃里翻了上来,差点让他吐了出来。也因此,李凡感觉顿时清醒了不少。
  见李凡是这种反应,魅魔不禁露出了意思玩味的笑容,媚笑着说道:「看来你还是有点定力的嘛,小处男,我对你刮目相看了。」然后挥了挥手,李凡感觉空气中的淫靡气氛瞬间就消失无踪了,睁开眼睛,发现魅魔辅导员已经收起了翅膀尾巴变回了之前李凡喜欢的辅导员的形象。

  「看来,你是想堂堂正正地参加这场游戏喽?」魅魔转过身去,慢慢走回讲台。留给李凡一个摇曳着的引人遐思的丰满臀部,虽然李凡不敢去遐思。

  清了清嗓子,李凡发现自己已经可以说话了,于是问道:「你不是说不会介入这场游戏只是裁判吗?现在就想反悔?」

  听了这话,魅魔不禁楞了一下,然后发出了银铃一样的笑声:「呵呵呵……你们这些刚进入大学的年轻人,有没有家里的长辈告诉你们不要轻信别人的话呀?我可给过你们提示的,越漂亮的女人,就越会骗人。」

  这下轮到李凡愣住了,心里十分懊恼:「魅魔本就是魔物,怎么可能那么安分地每句话都说实话,我早该想到的。」

  魅魔继续说道:「而且,我说的是不会直接介入,但是我可以找一个代理人啊。原本我的目标是你,但是看起来你不太愿意做这件事呢。」魅魔的语气中充满着遗憾,仿佛李凡错过了多好的事情一样。

  「我宁愿堂堂正正获胜,而且谁知道成为你的代理人会有什么后果呢。」李凡这时却有骨气起来了。

  「你可能错过了一生中最美妙的事情哦。」魅魔媚笑着眯起了眼睛,见李凡别过头去,又开心地说,「错过了就再也没有机会了。一会你走出教室,游戏就正式开始了。不过作为你忤逆姐姐的惩罚,别的同学都有的随机小道具,就不给你了。」

  李凡不禁皱起了眉头,不过转而也释然了,说道:「我已经得到了来自裁判的提示,比起其他人来说也不算亏了。」

  「姐姐就喜欢你这种性格。」魅魔吃吃一笑,说道,「既然如此,再给你一个提问的机会,关于这次生存游戏,只要我能回答的就可以给你答案,而且不会说谎哦。虽然我之前,也没说谎。」

  李凡想了一想,说道:「那我想知道你这个游戏的目的是什么。据我所知,如果你连游戏都不参与,连精气不是都吸不到吗?」

  「据你所知?你又对魅魔了解多少呢?」魅魔玩味地反问道。

  见李凡吃瘪语塞,魅魔接着解释道:「你们的精气虽然很诱人,但是这个游戏还有这更深层的意义哦。因为,这是一场为魅魔女王选夫的游戏。」

  「选夫???!!!」李凡惊讶地大叫了出来,「总共就21个男生还选夫?」
  「谁告诉你魅魔女王的配偶一定是雄性了?」魅魔轻蔑地笑了笑,说道,「好了,到此为止吧,你的游戏该开始了。」随后一挥手,李凡一个愣神就发现自己站在了101教室的门口。回头再尝试去开教室的门,发现已经被锁死了,怎么都打不开,于是也就明白自己因为忤逆了这位美丽的魅魔辅导员被她赶出来了。

  「希望不会有什么后果吧,」李凡暗自心想,然后终于摆脱了恶魔一般——其实就是——的魅魔辅导员,李凡心中的一直绷紧的弦终于放松了下来,整个人瘫坐在了地上。

  但是现实却似乎并没有给他什么休息的时间,正当他刚想放松的时候,忽然听到了一声清脆的女声:「咦,这不是第一天班会就迟到的李凡和唐杰同学中的一个吗?你是哪个?」

  抬头看了一眼,发现是班上的一个白白净净的女生,身着白色连衣裙,双手捧着一本大大的速写本,李凡记得这个女生,因为她的皮肤特别白,名字叫白芷。
  「我是李凡,」李凡提防地看着白芷,还不知道她究竟抱着怎样的想法来接近自己,「白芷同学,你是敌是友?」

  白芷听了赶忙摆了摆手,说道:「你居然真的把这个游戏当真了啊,我一直觉得这就是艾导开的玩笑。」说着晃了晃手里的速写本,「你看,我还得到了一本新的速写本呢。」

  瞬间李凡就意识到了这个速写本就是传说中的随机小道具了,心里更加提防起来,说道:「都发生这种奇幻的事了,就更不得不相信了啊。」然后慢慢地贴着身后的门站了起来,一边眼睛盯着速写本不敢放松,生怕这天真可爱的女生忽然就变成了吃人不眨眼的魔鬼。

  白芷低头想了一想,说道:「总之我不想参与这次的游戏,如果你相信,那就请你帮我,重重的打我一下把我送出这所谓的结界吧。我不会反抗的。」
  看着这天真的女生,李凡心中还是充满迟疑和犹豫。究竟该听她的话找个什么硬物重重的打在她的头上,还是牢记「不要轻信任何人」的忠告呢?

  「不管怎么说,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我们去顶楼吧,到时候你只要把我从楼顶推下去就好了。」白芷指了指一旁的电梯,再次提出了一个建议。

  逸夫教学楼为了方便新媒体学院的学生作画,采用的是天井形式的设计,中间的大厅是天然的天光画室,四周是教室办公室之类房间,中间用玻璃栏杆隔开,五楼虽然不高,但是如果直接从栏杆上推下来,多半也会出事的。

  李凡观察了一下地形,想了一想,觉得没什么大问题,就算是被白芷摆了一道应该也可以直接从五楼拐角处跳到四楼,也就没再多想,说道:「那好吧,去顶楼。」

  然后二人走进了电梯,李凡眼睁睁地看着缓缓关闭的电梯门,感觉自己的心又开始不合时宜地狂跳不止了。

           第三章(2)少女的速写本

  当电梯门再次打开的时候,李凡很绅士地示意白芷先走,不过其实他心中还是在提防白芷,因此不敢先于白芷出门,怕自己一出电梯门就被几个彪形大汉蒙起来打死出局。白芷却没有想那么多,对着李凡嫣然一笑,施施然走出了电梯门。而李凡跟在她后面,眼睛一直不敢离开她手中的速写本。

  「我知道你还不信任我,但是我真的只想一心求死,但是我又不敢自己跳下去,所以才把你拉上来了。」白芷慢慢靠在电梯口正对着的玻璃护栏上,从楼顶的天窗有微风吹过,她轻轻将有些乱的头发捋到耳后,眼睛直直地盯着李凡,没有迷茫,也没有犹豫,只是在等待李凡的答案。

  「你有没有想过,万一这么出局,会有什么不好的结果呢?万一会真的死掉呢?」李凡慢慢走向白芷,反问道。

  「想过,当然我也害怕,」说着,白芷拉起李凡的手,放到了自己的胸口上,李凡的脸一下就红了,想要抽出手来,却又舍不得那柔软的触感,只能任由白芷施为,「你看,我的心到现在还是跳得非常快,我不知道深处这种情况该怎么做,我真的不知道……」

  两行清泪就这样从白芷的眼角流了下来,李凡也慌了神,赶忙把手从白芷的胸口抽了出来,抹去了白芷的泪水,看着这样天真的一个少女,李凡真的不知道该如何安慰她,只能深吸一口气,双手扶住白芷的肩膀,然后说道:「白芷同学,你也别这样了,也许事情并没有想象的那么糟糕呢。」

  「我之前试过了这所谓的道具,发现真的有很神奇的效果,所以我觉得艾导应该没有骗我们。」一边哭着,白芷一边翻开了手中的速写本,指了指第二页上画着的自画像,说道:「上面艾导的留言说这个速写本可以一定程度上地具现出我画出的东西,我现在身上这身连衣裙就是之前试验画的。」

  说着扯了扯袖口,继续说道:「连料子都跟我画画时想的差不多,这次游戏结束,我好想这个速写本能够留下来。我的梦想就是世界知名的服装设计师,也一直希望有一个能把我的所有设计直接实现的人,把我日记里所有的幻想都实现。」
  看着这天真的女生,李凡忽然产生了把她揽入怀中的冲动,但是出于礼貌,亦或者其他什么原因,他最终还是没有这么做。只能安慰地说着连自己也不太相信的话:「说不定,这次所谓游戏结束之后得到的道具能保留呢。」

  然而考虑到这次游戏的主旨是为魅魔女王选择配偶,这个简单的愿望,怕是实现不了了。这话李凡又如何说得出口呢。

  「李凡同学,动手吧。正好你扶着我的肩,只要一用力,我就能解脱了。」白芷双眼通红,最终还是没有改变她的想法,一心只想脱离这个游戏。

  看着白芷惹人怜爱的脸,李凡又想到一种可能,说道:「白芷,别这样想了,车到山前必有路,我们可以组成一队啊,到时候在这个游戏获胜,找艾导要奖励就让她把这个速写本给你,这样不是两全其美了。」

  「不用了,谢谢你的好意,李凡同学。我这样的女生,不擅长运动,也不会使心机,虽然我的速写本可能很有用,但是我也只会拖后腿的。所以就让我这样安安静静地走吧。到时候你就拿着我的速写本,去赢得游戏的胜利就好。」渐渐地,白芷停止了啜泣,眼神也变得坚定了不少,这种眼神,李凡感觉在电视剧里见到过。

  「那要不这样,等此间事了,一切恢复正常,我来帮你把日记里的幻想都实现吧,大学有四年,人生还有四十多年,不管多厚的日记,我都帮你实现。」李凡握住白芷双肩的双手更紧了。

  听了这句话,白芷脸上忽然绽放出了一抹明艳的笑容,说道:「如果我真的出事了,请你记得我,记得你今天说过的话。」

  随后她将李凡的双手拿开,将速写本郑重地放在李凡的手上,然后纵身一跃,跳下了5楼。

  根本来不及反应,李凡赶紧扔掉手中的速写本,想要抓住白芷,他的确抓住了白芷的袖子,但是那衣服却不知什么材质,丝滑无比,一瞬间便从李凡的手中滑了出去。

  「白芷!!!!!」

  看到白芷头向下着地的一刹那,李凡还是喊了出来,尽管很大声,却更加无力。然而下一幕却更令他惊异。只见白芷落地后被一股粉色的光包裹,然后就一点一点的从地面消失了。李凡瞪大了眼睛,无法相信,却不得不相信眼前的事实。胸中压抑而难受,就好像心脏被人剜去一块肉,然后被捣得稀烂,如同烂泥。
  李凡就这样眼睁睁地看着带走白芷的粉色光芒渐渐消失,一动也不动。终于,他还是想起了地上放着的速写本,刚才被他自己匆忙扔下,不知有没有损坏。
  「虽然不能说是遗物,但好歹也是一种纪念,可不能弄坏弄脏了。」李凡心里想着,弯腰把速写本捡了起来。拍了拍上面的灰尘,李凡打开了速写本的第一页。然而他翻开的就在那一瞬间,速写本竟一点一点风化开来,伴随着天窗上吹下来的风,化为了一地的尘埃。

  李凡伸手去抓,却什么也没有抓住,只能干瘪地握紧了拳头。

  正在李凡发呆愤慨的时候,学校广播里传来了魅魔的声音:「学号尾号0623白芷因致命伤退出游戏,现在剩余游戏男生21人,女生48人。祝你们玩的开心。再播报一遍,学号尾号0623白芷因致命伤退出游戏,现在剩余游戏男生21人,女生48人。祝你们玩的开心。」

  李凡默不作声地走下了楼,电梯也没有坐,尽管它就停在5楼。窗外阴沉沉的,仿佛随时会下雨。看了眼手机的时间,下午三点半。

  当白芷突然醒过来从床上坐起时,惊喜地发现自己果然还活着,心中一口气算是放了下来。然后环顾了一下身边的环境,发现正是自己之前报道搬进来的宿舍,床上还有自己从家里带来的兔子布偶,意识到事情有些不对。

  「艾导不是说我们身受重伤之后会传送出结界吗?这是怎么回事?我还在学校里?」

  白芷迅速起身,跑到门口,疯狂地转动门把手,却怎么也打不开门。

  「有人吗?有人在外面吗???!!!」白芷不停地拍门,却没有半点回音。她无奈地发现,自己被关在了寝室里,没有食物,没有水,什么都没有。想到这里,她脚下一软,瘫了下来。

  「为什么倒霉的总是我……」两行清泪再次从红肿还没消退的眼睛中流了出来。

  没过多久,在白芷的心情稍微平复了的时候,一阵空虚感自下而上的涌入了她的胸中,她只觉得燥热难耐,无论心中还是身体的空虚都想找个什么东西来填满,手也不由自主地摸上了自己稍具规模的胸上,轻轻揉捏起来,只有这样才能稍稍平复那股燥热。

  「我这是……嗯……怎么了?」尽管心中觉得不对,手却停不下来。然而没过多久,她就觉得仅仅这样完全不够,隔着厚厚的胸罩,怎么能体会丝滑的快感呢?下身传来的瘙痒感也让她夹紧了双腿不停摩擦,她坐在地上,无论怎么来回摆动都得不到想要的满足。

  「啊……好热,好像要……」白芷不自觉地呻吟了出来,手上动作三下五除二把胸罩隔着衣服脱了下来,隔着衣服,能清楚地看到凸起的两点。而当她用手指隔着衣服轻轻摩擦乳头的时候,上面传来的快感让她不禁战栗起来,似是经历了一个小小的高潮。

  白芷闭着眼睛喘着粗气,不停地发出「啊~ 啊」的呻吟,完全没意识到,那个魅魔已经不知何时出现在了她的面前。

  然而白芷依旧没有满足,下体传来的空虚感愈加强烈,终于她把手伸向了自己的内裤,隔着内裤开始抚摸自己的阴唇,然后是阴蒂,那个她以前一直不敢触碰的小豆豆,如今每碰一下都会传来像电流一样的快感,把全身电得酥麻,脑袋里什么都没法去想,像是飘在云端。

  「啊……好酥糊……好素昂……啊……」白芷尽力地伸出舌头,两眼也已经翻起了白眼,连吐字也不清楚了。她的手越来越快,浑身的香汗早已浸湿了全身的衣物,她全身的皮肤也红得发烫。终于,伴随着一声高亢的「啊——」的叫声,在如潮水一样的快感中,白芷达到了人生中第一次的高潮。

  白芷身疲历尽地喘着粗气,然而就在她还没享受完高潮的余韵的时候,她忽然感觉后背传来两股刺痛,两双蝠翼从她背后破衣而出,将她整个人包裹在其中,形成了一个茧。

  她在失去意识前,只听到有人在她耳边说道:「欢迎来到魅魔的世界。」
            第四章(2)奇怪的少女

  失落的李凡走在了回到寝室的路上,天色阴沉沉的,学校整个也空荡荡的,走了很半天也没有见到一个人。没有看着眼熟的同学,连学校的工作人员也见不到一个。这个时候李凡忽然想念起那个彪形大汉唐杰来,起码有个人可以和自己说说话,聊聊现状,让自己一腔无处发泄的情感得意宣泄。仔细想想,整个班级,除了几个记得住名字长得好看的女生和唐杰以外,自己竟然一个人也不认识,不得不说是一种悲哀。

  「也不知道唐杰怎么样了,有没有遇到他的梦中女神梁雪,如果遇到了,又会是什么景象呢?」李凡不禁暗自想道,「嘿,我还在这想着别人呢,自己的事情都没法做好,想要拯救的女生也拯救不了。也不知道被传送出局的白芷怎么样了,有没有像她想的一样,得到解脱。」

  用力晃了晃脑袋,试图将不好的情绪全都晃出脑中,李凡最终还是抬起了头,走向了自己的18号宿舍楼。从逸夫楼走到18号宿舍楼,途中需要经过图书馆,穿过图书馆所在的教学区,李凡来到了一条两旁栽满白杨树和柳树的正路。路的尽头有一家小超市,左转就是17号宿舍楼,再往里走一栋楼就到了学校最北端的18号宿舍楼。

  「有家小超市,干脆去看看吧,一般末世类的小说都是直接搬空超市的,也不知道现在是个什么情况。拿点食物和水什么的也是好的。」李凡心里想道,然后鬼使神差般地走进了那家超市。

  「欢迎光临哦,小处男。」

  心里觉得这个声音莫名的耳熟,定睛一看,竟然是穿着超市工作服的魅魔辅导员!心下大骇,但是想到自己好歹也是一度和她谈笑风生,也就没那么害怕了,至少她没法直接干预游戏。

  「姐姐,你怎么跑来卖东西了?」李凡露出了尴尬的微笑,问道。

  「我是裁判嘛,所以学校里的每个超市里都有我的分身在做销售员哦。想要买里面的东西,就必须付出相应的代价哦。比如说,同等级的精气,甚至可以用奴隶来抵债。」魅魔辅导员媚笑着说道,然后从服务台上抽出了一条口香糖,递给李凡,「你的益达。」

  李凡却没有接,摆摆手说道:「我可不敢吃,谁知道里面加了什么不可告人的电脑配件。不过姐姐居然考虑得这么周全,我也是没想到,还以为超市里的东西能随便拿呢。」

  「姐姐我可不会犯这种低级失误,小处男。」魅魔见状收回了益达,说道,「除了正常的东西以外,这里还有很多受到姐姐祝福的东西哦。只要你付得起价钱,就能得到足够的回报。」

  「没兴趣,我可不想和你做任何交易。包括你给的口香糖,我连碰都不敢碰。」李凡这一刻显得义正言辞。

  「切,这么高的警惕心可不好哦?这个游戏里,快乐才是最好的。」魅魔撇了撇嘴,看得李凡又一阵心神荡漾,然后强行镇定心神,向超市外走去。

  「你就不想知道白芷的情况么?」魅魔冷冷地说道

  李凡的脚步顿时停下了。他在等待魅魔的后文。

  「这么想知道?那我偏不告诉你,你一直不听我的话,一个劲的反抗我,明明我都为你铺好了道路,只要按照我规定的道路来走就一定能获得游戏的冠军,你为什么就是不听话呢?你是不是不喜欢我了?」

  对魅魔忽然出现的小女儿姿态,李凡表示接受不能,赶紧冲了出去。头也不回地跑向了自己的寝室。

  「如果你知道了你最爱的白芷,现在已经是别的模样了,会怎么想呢?不听话的小处男。」

  然而这句话,李凡却没法听到了。

  李凡走到宿舍前,拿出了之前办好的临时门禁卡,打开了宿舍的大门。宿舍走廊没什么光亮,管理员也不知去向,也就没有人将灯打开。窗户又只在走廊最里面两侧,大厅里黑漆漆的,李凡只好拿出手机打开了手电筒,顺便看了眼时间,三点四十五。

  就在李凡走向自己寝室的时候,忽然听到了有人在一旁的楼梯道里喘着粗气,仔细听,是个女生的声音。

  「那个,同学,你还好吧?」李凡试着礼貌性地发问。

  听到有人来了,那个坐在楼梯上蜷缩成一团的女生吓得跳了起来,手里拿着一个黑色的棒状物体,大喝道:「别过来!我手里有武器!别过来!」

  李凡见状举起了双手,无奈说道:「我没有恶意的,甚至连道具都没有。别冲动,同学。」

  那女生见状也松了一口气,但是手里的黑色棒状物却没有放下:「怎么证明?」
  「额,同学你这样也可以理解,但是我真的没什么恶意,虽然我也没法证明。」李凡只能尴尬地笑了笑,说道。

  「你有吃的东西吗?我一天没吃过东西了。」女生又问。

  「在寝室,有我从家乡带来的香肠和牛奶,如果想吃的话就跟我到寝室里拿吧。」

  女生犹豫了一下,点了点头,然后用手里的黑色棒状物指着李凡,说道:「带路。」

  李凡也没有生气,这种情况下女生心里提防男生再正常不过了,他自己也完全能够理解。于是任由自己的后背被顶着,带路走到了104寝室门口,用钥匙开了门。

  看了看寝室,和走的时候也没什么不同,显然唐杰也没回来过。唐杰指了指自己桌子上的包,说道:「就在那个包里,坐下吃吧。」

  「你下毒了吗?」女生继续提防地问道。

  「姐姐,我还想自己吃呢,下毒自杀吗?」李凡忙摆摆手,「再说了我从外面回来到现在连碰都没碰过我的包,哪有时机去下毒,你武侠小说看多了吧。」
  女生的脸微不可查的一红,说道:「少废话,我们一起吃。」然后走到了李凡的座位上,掏了掏他的包,从里面拿出了两根香肠和两盒牛奶,将其中一份递给李凡,又指了指旁边唐杰的座位,说道,「我叫雷小语,之前做过自我介绍的。」
  见女生已经初步信任自己了,李凡乖乖拿着香肠和牛奶,坐在唐杰的位置上,把吸管插进牛奶盒,咬了一口香肠做了个示范,然后说道:「我叫李凡,之前班会迟到来着,没做自我介绍。」

  短暂的自我介绍之后,两人都沉默不语,默默吃着手里的东西,良久,吃东西一向很快的李凡先吃完了,于是开口问道:「雷同学,你怎么想起跑到男生宿舍楼来了?」

  「我是在路边醒来的,在我醒过来的时候就遇到了一个想对我动手动脚的男生,虽然不记得他的名字了,但是他的道具是能够透视的眼镜,我们刚一遇到就对我动手动脚,还出言侮辱,说我穿着放……荡……的内衣裤什么的。我就用手里的电击棒把他电晕然后慌不择路地跑到这里来了。」雷小语有些害羞地说道,脸上挂起了一丝红霞,在李凡看来很是漂亮。

  这时候李凡才仔细端详起这个女生来。明眉皓齿长发披肩,虽然有些散乱反而平添了几丝诱惑,上身是白色衬衫,之前出过汗显得微微有些透,能看到一点粉色的肩带。下半身穿着黑色过膝长裙,配色显得很简约。

  「也是个美人坯子啊。」李凡心里暗赞,嘴上却说道:「看来这所谓的游戏已经让很多人心里扭曲了,很多本来不会显现出来的阴暗面全都被激发出来了。」
  「是啊,所以我才这么提防着你,怕你也是个人面兽心的人。」雷小语放下手中喝光了的牛奶盒,说道,「还有个正常的人真是太好了。」

  李凡打了个哈哈,挠了挠头,说道:「理解理解,换我是个女生提防心里肯定比你还重。不过我是个大老爷们,死猪不怕开水烫。」

  雷小语也终于露出了笑容,忽然她想起一件事,忙问道:「对了,你之前说没有得到道具?是怎么回事?」

  「我也不知道。」这里李凡撒了个小谎,毕竟不太好说自己从魅魔辅导员那里虎口逃生,「反正醒来的时候我就这样了,身上什么都没有。你呢?你手里那个用来防身的是随机道具吗?」

  「不错,我在醒过来的时候就发现随身携带的电击棒上贴着魅魔留的字条,上面写着这是R级道具,让我对着心仪的男生来用用看。」雷小语手里把玩着电击棒,说道,「不过我之前用他来电袭击我的色狼同学了,也不知道有什么别的效果。」

  李凡听了之后,陷入了沉思。见李凡不说话,雷小语也识趣的没有继续说下去,开始四处走动打量起来。很快,她就发现李凡寝室的门上贴着一张粉色的字条,上面用眉笔写着,「恭喜你获得了N级道具『受魅魔祝福的小屋』,在这间屋子里睡觉的人,都会做春梦的哦。使用方法:无差别被动发动。」

  「李凡李凡,我想我找到你的道具了。」

            第五章(2)大胆的推测

  李凡听了却反而诧异了起来,他清楚地知道自己根本没有得到什么所谓的道具,又怎么可能被雷小语发现呢?于是他赶忙放下手头的东西跑到了宿舍的门口,问道:「你看到什么了?」

  「嘿嘿,你看门上。」雷小语指了指门上的粉色字条,骄傲地挺起了胸脯,虽然不能用傲人来形容,却也看得李凡一阵脸红,赶忙别过头去,假装在看门上的字条。

  「『受魅魔祝福的小屋』?有点意思……」李凡再次陷入了沉思。雷小语见状,也没打扰他,只是继续在寝室里左晃晃右晃晃,想要再发现点新的的东西。
  「我没有答应那魅魔,最终她也说了不会给我随机道具,那么这个道具是怎么回事呢?仔细想想,这个字条也没有指定具体是谁,难道是我的室友唐杰?」越想越觉得可能,李凡开始心疼起在外面闯荡也没有得到道具的唐杰来。「希望他能回宿舍来接手这个破道具吧,听效果就不是什么好东西,以后在寝室睡觉还得小心翼翼的,真是麻烦。」

  想通了这个关节,李凡开口对雷小语说道:「呵呵哒,这破道具有个什么用,目前只有我自己睡在这屋里,每天做春梦,然后无处发泄,自找苦吃吗?」
  「当然有用啦,只要你能带女生来过夜,就可以趁着春梦袭击她了。你们男生脑袋里不都是这种龌龊的想法么?」雷小语一脸鄙夷地说道。

  「那你愿意在这过夜吗?假如你不知道这是有问题的宿舍。」李凡反问。
  「当然不愿意,就算不知道,我也不会去男生宿舍过夜的,你想什么呢。」雷小语回答道。

  「那不就得了,总而言之这就是个没用的道具,毕竟是n级,玩手游n级都是烂大街的货色,肯定不是什么好东西。」李凡摊开双手,一副无奈的样子,「你之前说你的电击棒是r级的道具,也就可以推断上面还有sr和ssr两个更高的级别,」

  「我平时不玩手游的,你就这么确定?」雷小语反问道。

  「不是ssr就是ur,反正抽卡类的手游基本都这么分级。不过就算咱们知道了这个讯息,也没什么用,毕竟咱们连高级的道具也没见过。」李凡解释道,「这要看咱们这位魅魔辅导员痴迷于哪款手游了。」

  「我可不觉得那魅魔回去玩手游这种无聊的东西。有那时间她还不多吸几个男人的精气?」雷小语一边吐槽着魅魔辅导员,一边翻看起自己的手机来,「手机现在都没信号,好烦。」

  「那是必然的啊,所谓结界把电磁波也隔绝了,太阳光都不能完全透过。」李凡摇了摇头,「要是平时我一定会要你的wiichat号的,但是现在微信根本没有用,以后有缘吧。」

  「以后我就不一定给你了哦。」雷小语坏坏地笑了笑,把手机收了起来。
  二人再次沉默了一会,李凡终于开口说道:「要不我送你回你们宿舍吧?说不定就能遇到你们女生的大部队了,总这么和我一个男生混也不是办法。」
  雷小语赶忙摇摇头,说道:「之前也是听到广播说23号白芷已经退出游戏了,果然我还是有点害怕。」

  白芷的话题再次引起了李凡不好的回忆,他面色凝重了下来,沉声说道:「白芷是自杀的,当时我正好在场。她当时从逸夫楼的五楼跳了下去,我来不及阻止。只是不知道她现在退出游戏之后是个什么情况。」

  见李凡面色凝重,雷小语连忙说道:「一定很好吧,肯定是已经从这无聊的游戏中解脱了。换做是我一定不敢贸然就自杀的。」

  「希望如此吧。」李凡收拾心情,继续建议道,「送你回寝室吧,虽然我没有道具,但是多多少少有点威慑力。你们宿舍楼应该也不算太远吧,很快就能到了。」

  「那好吧,既然白芷同学是自杀的,那外面应该没那么危险,我就相信你吧。」雷小语点点头,收拾了一下包,拿好电击棒,带头走出了寝室。

  李凡跟在后面,环顾了一下四周,确认没有忘记的事情,关上宿舍的灯,回头锁上了门,追上了雷小语。

  李凡边走边问道,「你们宿舍在哪?」

  「12号楼,一直往南走还要穿过一个小公园。据说那个小公园叫绿苑。」雷小语回答道,「早上来的时候,看里面开满了花,还以为是个风景如画的学校,没想到就发生了这样的事情,对学校的一点好印象一下就全没了。」

  李凡笑了笑,也不说话,两人就这样走出了宿舍楼。在雷小语的带领下,二人向绿苑进发。

  城市大学的宿舍楼一共分三组,第一组1- 6号宿舍楼在学校的最南端,供研究生居住,本科生住在7- 18号楼,7- 12号楼是本科女生宿舍,13-18号是男生,中间正好被绿苑分割开来。穿过了13号楼,二人来到了绿苑的北门。

  雷小语忽然停住了脚步,问道:「李凡,你之前遇到白芷,那她的道具呢?没有被你拿走吗?」

  「没有,在我碰到的一瞬间就风化了。我推测是因为人物死亡道具也就不复存在了。因此这个所谓生存游戏就没办法进行道具的抢夺,如果想要使用对方的道具,就得走那魅魔说的第二条路。」李凡没有明说,但是雷小语也理解了。
  「这个推测很靠谱诶。」二人继续前进。

  突然之间,李凡仿佛抓到了一丝线索,心中产生了一个更加大胆的推测。
  「所谓魅魔的道具,其实是和自身的资质有关系的,魅魔用秘法激发每个人自身的资质,产生一种类似魔力的东西,来激活一项身边的道具。而使用这项道具需要消耗自身的魔力。当人死了,没有魔力的供给,道具就会自然而然的消散。而自身的魔力资质越高,得到的道具就越厉害,也就是道具稀有等级。」心中权衡了一下,越想越觉得这个推测是靠谱的。

  两人就在沉默中穿过了绿苑,来到了12号宿舍楼的楼下。

  「好了,送君千里终须一别,到了寝室好好休息一下吧。如果遇到班上别的女生要注意不要轻易相信任何人。」李凡挥了挥手,目送雷小语进入了宿舍楼。
  「谢谢你李凡,你真是个好人,各种意义上。」雷小语回头笑着说道,然后转身消失在走廊中。

  随后李凡也回头向宿舍走去,这种时候,他也不知道自己该做什么事情,只想回宿舍好好睡一觉,虽然一定不会睡得很好就是了。

  就在他走到绿苑的南入口的时候,忽然听到了一个声音叫住了他。「喂兄弟,你也在狩猎女生吗?」

  「狩猎?」听到这个词,李凡心中一阵不好的预感。于是回过头,发现了一个高壮男生带着一个瘦小眼镜男正向他走来。

  「哥们,我记着你叫李凡是吧,我是李冬,这是我小弟王强。要不要加入我们,一起狩猎女生?」那高壮男生说道,「我之前就打听过了,班里的女生都住在12号楼,只要我们在这里,就一定能蹲守到落单的女生。」

  「哈哈那可真厉害啊,」李凡打了个哈哈,觉得这两个兄弟不怎么靠谱,于是说道,「我只是单纯路过而已,马上就要回宿舍了。狩猎女生什么的,我可没兴趣。」

  「先别急着拒绝啊兄弟,你看我们两个,强子有能够透视的眼镜,除了透视衣服还能透视墙壁,能够准确找到女生的位置。而我的道具是一把手枪,能够有各种奇妙的功效,怎么样,你的道具是什么?有没有兴趣?」李冬从怀中掏出了一把手枪,枪口对准了李凡说道。

  李凡神经顿时紧绷了起来,赶忙说道:「兄弟,我的道具在寝室没法带出来,根本没什么战斗力的,就放我一马吧。」

  「放你一马?你在说什么啊,我们只是来找同伴的,强子你说是吧。」李冬哈哈一笑,说道。但是枪口却一直指着李凡。

  「冬哥,我刚才仔细看过了,这小子身上只有一串钥匙,连钱包手机都没带。」一旁的王强这时候忽然说道。

  李凡心道不好,这下连一点逃跑的可能都没有了。于是只能说道:「冬哥,想让我干啥就直说吧,咱都是明白人,明人不说暗话。」

  「哈哈兄弟,我喜欢爽快的人。我很中意你哦,他日我赢了游戏胜利,定将记住兄弟的情谊的。」这个时候,李冬终于将枪收了起来,说道,「我们想要一个冲进女生宿舍的先锋,趁着女生宿舍有人进出的时候冲上去控制住大门,然后承受女生的火力。这个光荣而艰巨的任务只有你的能完成。要知道在三国志游戏里攻城最先进入的都有『先驱』战功奖励的。」

  李凡一阵头大,心道这与炮灰送死也没什么区别了,但是总好过被一枪打死吧。好歹这样也算为男生攻占女生宿舍做了贡献,一股悲壮的感觉油然而生。只能无奈却又不敢表露出来地说道:「冬哥,我叫你一声哥,苟富贵,勿相忘。」
  李冬拍了拍李凡的肩膀,说道:「接下来我们就要等待时机了。」

[ 本帖最后由 皮皮夏 于  编辑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12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  

    我们不生产AV,我们只是AV的搬运工! 防艾滋 重健康 性衝動 莫違法 湊和諧 可自慰 亚洲AV电影
    警告:本站精彩视频拒绝18岁以下以及中國大陸地區訪問 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沉迷於成人內容!
    WARNING: This Site Contains Adult Contents No Entry For Less Than 18-Years-Ol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