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开奖直播  »  都市言情  »  [黑暗战争](图文)作者:拉比
[黑暗战争](图文)作者:拉比

提示:图片采集于互联网,内容可能含有裸聊、找小姐等欺诈性广告,请各位不要打开以免上当受骗,祝大家生活性福!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记住下面两个地址发布页!方便随时找到亚洲AV电影站

地址发布页:地址发布页:
黑暗战争


字数:16549字
下载次数: 115





                第一章

  黑暗世界的战争依然持续着,没有人知道起因是什么,甚至不知道敌人到底是谁,所有人只知道这场战争的走向了越来越惨烈的地步,他们只要杀死或打倒他们所遇到的任何敌人。

  作为一个旁观者,我只能用我双眼去记忆我所能看到的故事。

  在城市的一角,街上的行人早已经逃离了这条大街,因为两个来自黑暗世界的战士本田和艾琳娜面对面的对峙在大街上,正常的普通人都知道一些关于黑暗战争的事情,都知道这些黑暗战士从来就没有顾及别人的想法,被波及就只能自认倒霉。

  所以大街上只剩下本田和艾琳娜在对峙着,在沉默地对峙着。他们之间的五米距离对于黑暗战士的攻击来说只是一瞬间的距离,但是这一瞬间已经能让任何一个黑暗战士反应过来,更何况在这种面对面的对峙状态下。他们都在等待着,一个机会,一个可以发动的机会。

  一连串短暂而密集的碎裂声在寂静的大街上突然响了起来,对峙中的两人立时反应起来,附近还有黑暗战士在激战,听这传来的声音就可以确定,那边胜负似乎已经分出来了。

  速战速决,本田和艾琳娜作出了第一个反应,也唯一一个反应。

  本田突地一下前冲,借助这下突击的势,极速的百烈掌已经袭到了艾琳娜的面前,想退却略略迟缓了一些的艾琳娜双肩被本田抓在手里。在近似绝杀的头槌撞发出前一瞬,为了自救的艾琳娜强行以脱臼的方法挣脱了本田双手的禁锢,用上身为中心以一招反全旋踝落,狠狠地锄在本田的背上。

  被这狠狠一下打到失去一点平衡的本田,强行后退一步稳稳地站在了地上,却没有想到,因为反全旋踝落而跃上半空的艾琳娜已经完成半空转体,以正面的方式落在他的背后。什么也不需要多说,任何一个黑暗战士也不放过这样的机会,只是一下横向抽踢,落点在脖子。因为修行卡波拉而产生的强大踢力,造成了这一下简单利落的斩首,人头就这样离开了身体,飞落在地上。

  落地之后的艾琳娜没有露出任何兴奋的情绪,而迅速地自行接上已经脱臼的关节。因为另一个已经杀死对手的黑暗战士很快就会出现在这里,和她开始第二场的战斗。

  在她刚接好关节时,一道人影从附近的大厦上面飞扑下来。

  突击??不!!

  以肢体的扭曲和破损程度而言,那是死人才对。刚想踢飞这尸体的艾琳娜,突然发现不对劲,迅速向一边跳开,因为尸体背后的一道身影已经一脚踢在了这尸体上来缓解那强大的下冲力。

  受到了两倍冲力的尸体在落地之后,立刻炸得四分五裂,鲜血和尸块飞到四处都是。

  艾琳娜接着飞过来的人头,随便看了一眼。

  「苏杜姆!」对于黑暗战士来说,死人是不需要记住的东西,要得只是把他的资料从自己的记忆中抹去。

  另一边的阿顿落在了本田的人头旁边,他很随意地像踢足球一样,将这个人头挑到手中。

  「嘿!!!」

  两个人头撞了在一起,飞溅的白色脑浆代表着又一场战斗开始了。

  阿顿的足技代表了力,每一下大开大阖,犹如刀斩斧劈一样,艾琳娜知道自己接不了一下,幸好力大则技拙,接不了就躲。

  艾琳娜的足技则是技巧的表现,灵活轻巧,让人防不胜防,每次都能轻易突破阿顿的防御线,直接击在阿顿的身上,可是艾琳娜的每一击对阿顿来说,都是太轻了,不是打在要害上,根本不需要去在乎。

  黑暗战士的战斗如果不能在短时间内结束,在没有意外出现的情况下,一般都是变成两败俱伤的拉锯战。可是意外之所以叫意外就是因为让人意想不到。
  当艾琳娜又一次借着阿顿出招后的空隙,轻易地在阿顿右侧留下了一击,但是阿顿的右手突然锁住了艾琳娜的右脚,左手轻轻地一拳打在了艾琳娜的小腹。
  虽然只是轻轻地一拳,但已经让艾琳娜痛得蜷缩在地上无法动弹,也无法开口说话。

  「你似乎忘记了,泰拳能使用的,不是只有脚而已。」

  说完这话的阿顿,随手把艾琳娜敲晕以后,把艾琳娜扛在肩上离开了这条大街。

  对于黑暗战士来说,失去战力被捕抓就会变成别人的战利品,将会失去了本身拥有的一切,有可能是自己的生命,不过这个待遇只有女性的黑暗战士才有机会去享受。

  艾琳娜从不舒服的昏迷中醒了过来,头一阵一阵的疼痛,很不舒服。她睁开了她美丽的双眼,看到的只是一面白色的墙。

  这里是???观察着陌生的环境她打算起身却发觉身体不听使唤,这才使她发现自己的身体被人用绳子紧紧地束缚着。

  双手被人用后头两手缚的方式,紧紧地捆在脑后。小嘴因为卡着一根奇怪的人骨,只能发出一些奇怪的声音。身上的衣服早已经被人剥掉,绑了上龟甲缚。双脚的脚踝、脚掌和脚指头都被绳索缠绕着,拉开双脚以后,在身体后面结实捆绑着。这样两腿用极大角度张开,下身以这样的方式彻底暴露着。

  绳索非常巧纱地缠在艾琳娜无法发力的地方,使她不论怎样挣扎也没有办法摆脱这个屈辱的姿势,只能让她保持着这个样子来等待着。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被汗水浸透的绳索似乎收紧了很多,将艾琳娜的身体拉到了极限,让她想动一下也成了妄想。

  似乎过去了很久,也似乎只过去了一阵,艾琳娜看不到的背后有人推开门走了进来。

  「出去谈点事也能被偷袭了三次,看来这场战争已经彻底乱了!!」回来的阿顿双手沾满红白相间的颜色,很随意地对动弹不得的艾琳娜说道。

  无法说话的艾琳娜只能以奇怪的声音回应着,在她踏进这场战争时,就已经觉悟了。

  「还有一个小时!!」阿顿从后面抱起了艾琳娜。

  对黑暗战士来说,前戏是不需要的。阿顿将自己的阳具对准艾琳娜的阴道,就直直的插了下去。

  根本不在乎艾琳娜的感觉,阿顿闭着眼睛,一下一下认真的用力插着满是淫水的阴道,狭小的阴道壁,紧紧的包着阿顿的阳具,不时的自然收缩使阿顿爽快的紧皱着眉头。随着阿顿的抽插,艾琳娜的身体不断抖动着,阴道里也开始流出了浑浊的液体,女人在受了刺激后,不管是不是自愿的,下面都会对刺激予以回应,也许这是女人的悲哀吧!

  (黑暗战士艾琳娜)

          1.jpg (130.56 KB)



  突然,阿顿感到腰间一紧,「啊……」一声长叹,精液自龟头喷射而出,深深的射入了艾琳娜的阴道最深处……

  活过后的阿顿默然地看了动弹不得的艾琳娜一阵,随手给艾琳娜打了一针肌肉松驰剂后,就解开了艾琳娜身上的绳子,扛着她离开了这个白色的房间带到了另一个房间里面。

  将她放在一张金属床上,对嘴里依然卡着人骨的她低声说道。

  「再见了!!虽然我知道你是不可能活着离开这里的,但是希望我自己下次还有命看到你的样子,可爱的艾琳娜!」

  阿顿离开了,很快就有两个穿着工作服面无表情的人走了进来,直接从边上拉来水管对艾琳娜的身体进行冲洗,像洗活猪一样的冲洗。

  前前后后冲洗了好几次后,两人就直接将水管塞入艾琳娜的嘴巴和肛门里面,对内部进入直接的清洗,一次又一次灌入,一次又一次排出。

  这时,艾琳娜已经进入半昏迷的状态。

  确认已经彻底清洗干净了,两人就合力搬来了一个奇特的金属架子,一个丰字型的金属架子。

  两人从背后将架子的肛门塞上尽数刺入了艾琳娜的肛门,并在艾琳娜脖子处锁上连在架子上的金属项圈。稍稍调整一下金属架子中上下两横的位置后,两人就给艾琳娜戴上金属制的手脚套。

  向上下两个方向强行拉紧,再反折背后连在一起,让那两横金属条刚好卡着艾琳娜的肘关节和膝关节,把艾琳娜的身体拉开,拉成一件艺术品。

  其中一人将金属架上的那一短横金属刺拔出来,穿刺在艾琳娜两个乳房的根部,这一下让半昏迷的艾琳娜清醒了过来,但是肌肉松驰剂的效果让艾琳娜依然不能动弹。

  处理完后,两人就将固定在架子上的艾琳娜抬到了隔壁的工作间,里面放着属于艾琳娜的最后安眠之地——两米高的巨型玻璃管。

  他们小心地将固定着艾琳娜的金属架子从玻璃管的上方缓缓放进去,将架子放进玻璃管底部和边上的凹槽中,再盖上密封的特制盖子,最后他们开始对玻璃管注入没有生物能生存的超重水。

  水一点一点的上升,先是接触到膝盖,艾琳娜因为寒冷的水温而抖动了一下,只是抖动了一下;十五分钟之后,水入侵了艾琳娜的阴道和子宫,在冰冷的刺激下,艾琳娜失禁了,尿液浮在超重水的表面;又过了十五分钟,水已经浸到了艾琳娜的乳房,嘴里卡着人骨的艾琳娜似乎在叫着什么,但是没有人听到;又是一个十五分钟,水已经把艾琳娜淹没了,空气和生命不断从艾琳娜没法合并的嘴里,从她的鼻孔里流失,但艾琳娜却无能为力。

  当超重水赶走了所有的杂质后,艾琳娜也安眠在这个玻璃管里面,成为一件美丽的艺术品。

  旁边的两人在确认没有任何杂质在玻璃管里面后,密封好玻璃管并贴上标签——黑暗战士艾琳娜。之后艾琳娜就被放入地下收藏库,和更多同样的玻璃管存放在一起。

  在十六天后的黑暗拍卖会里,艾琳娜被一位隐身富豪以三千万的高价拍走,最后去向不知。

  而阿顿并没有出现黑暗拍卖会里,因为在他和艾琳娜告别以后的第五天,就被一支苦无刺穿了心脏消失于荒野之中。

  拔下苦无的息吹,舔着上面的鲜血,轻轻地笑道。

  隆,下一个就是你了!!」


                第二章

  隆,黑暗世界中顶级的战士之一,半年前和自己的师叔豪鬼在一个火山岛上进行了一次两败俱伤的死斗后,不知所踪,传说他隐藏在一处原始丛林里修养着。
  我看着手中资料,同时也在观察着这个盘坐在丛林深处的隆。

  自从与豪鬼一战后,隆的内心就出现了两个不同的声音,杀与不杀。豪鬼身上那种越杀越强的意志,对隆来说是一种前所未有的震动。虽然那一战的伤,早就好了,但是这两个声音一直缠绕在隆的内心深处。

  不论好与坏,战士必须拥有坚定的心,犹豫不决的战士没有战斗的资格。这是当年出师的时候,师父豪拳对隆的最后教导,因此隆暂时隐藏在这个原始丛林里面,思索着自己的心,也在思索自己的路。

  在杀与不杀之中,找到自己的路。可是三个月的时间过去了,隆还是沉在这两种声音中不断的摇摆着,所以隆一直在原始丛林里面思索着。

  但是黑暗战争毕竟是黑暗战争,只要加入了这场战争,安静的日子就一去不返了。

  隆和豪鬼的那一战,两人毁灭了火山岛的同时,也将对方打成不得不修养的重伤状态。重伤的顶级黑暗战士,这一个认知让大量低级黑暗战士看到了一个机会,一个杀死隆或者杀死豪鬼的机会。但是看到机会,不代表着能把握住机会。
  息吹,修炼忍者体术的暗杀者,同时是二级黑暗战士。她也看到了这个机会,但她很清楚,受伤的顶级黑暗战士,依然是顶级,正面对抗的可能性根本不存在。所以她在等,等待一个时机,等待一个足以致命的破绽。

  整整半个月的时间,隐藏中的息吹看着一个接一个黑暗战士被隆重创,然后自行倒毙在离开丛林的路上。看到这种情况的息吹立刻明白隆似乎在修炼着什么,但他现在却在迷惑中。

  这或许就是隆现在唯一的破绽,可是她还是没有机会动用这个破绽。直到另一个黑暗战士雨果的出现,看到这个以巨大破坏力而出名的雨果,息吹也看到了自己的机会。

  拔出两支钨钢苦无,息吹集中了所有的精神,等待着那不到一秒的唯一机会。
  一块巨大的石头狠狠地从隆正面砸来,随手的一拳粉碎了这块石头后,隆从碎裂的石块空隙中看着那一个隐藏在石块后面已经近在咫尺的黑暗战士雨果,直到雨果的强压捶击要命中的前一刻,才简单的后退了一尺三寸,刚刚好闪过了这一下重击。不能收势的强压捶击直直地击中了地面,让方圆三尺的地方硬是下陷了一寸。

  「其力散而不聚,没用的!!」隆随口指出了雨果的缺点,可是雨果根本没有理会隆所说的话,双手直接打出了上勾拳,同时左脚踢出了极其阴险的撩阴腿。
  可惜的是,这根本没有用,因为那时的隆已经站在了雨果伸出的脚上,顺势用双手托住了雨果的手肘,气瞬间侵入了雨果的手肘。

  砰!!!雨果的双手被波动劲给炸断了。

  专心修行波动的隆在那一战中领悟了很多东西,包括对波动的理由和运用。可惜之前来袭的家伙等级太低,隆徒手就能解决他们。

  忘记了剧痛的雨果前冲了一步,使出撞击技——突撞,这是一种超短距离撞击技。将对方撞飞一小段距离后,再施以飞压或践踏来击杀对手。在这样情况下,的确是非常正确的判断。

  唯一不对的地方就是他对上的对手是隆,突撞被隆强行打断,零距离波劲爆破。雨果还在没有反应过来,就被炸成飞散的血肉。在那一瞬间,隆停顿了,停顿了二分之一秒,因为他似乎感觉到了什么。

  等待了半个月的时机终于出现了,精神高度集中的息吹立即掷出了手中的两支钨钢苦无。

  由于精神上的突然混乱,隆迟了一点点才发现飞袭而来的钨钢苦无,随手夹住第一支后,才发现隐藏在第一支影子里面的第二支,隆倾尽了全力硬是向左横移了一寸,让第二支在脖子边擦过,带起了一丝鲜血。

  思想是一种奇妙的东西,当沉迷在一个问题里面时,可能花上十年也想不通,也可能在一瞬间里面想通,看得就是有没有这个机缘去想通。就在死里逃生的一瞬间,精神极度集中的隆进入了奇妙的精神境界,迷惑了他几个月的问题也在那一瞬间想通。

  杀与不杀,本来就没有什么分别,专心于自己的本心就好了!!

  隆向隐藏在丛林中的息吹看了一眼,缓缓地挥出了拳头。被那一眼的目光震动的息吹惊觉事情已经不妙的时候,一下无声无息无影无踪的重击打在了息吹的身上。

  息吹在倒下的那一刻,才看到了隆已经站在她的面前收回了拳头。

  「很快……」

  「已经很慢了!!」隆对着彻底昏迷的息吹随意说道。「或者在这里再住上一阵也不错啊!!」

  收到从黑暗协会订来的各种东西以后,隆将依然在昏迷状态的息吹抱起来剥去所有的衣服,用后手缚先捆住息吹的上身,然后从背后捆绑双手处拉出两股绳索把息吹两边的大腿和小腿捆在一起,在腿弯处收紧。接着,隆在息吹的脖子用绳索中段绑上两圈再打上死结,免得她因为窒息而死。而绳索两头的部分则缠绕在脚踝处,将脚踝拉起来吊在小腹处。确认息吹被紧紧捆成一团后,隆就用塞口球塞住了息吹的小嘴。

  刚准备干什么的时候,隆停下了手,将息吹放在地铺上,直接踏出这个小小山洞。就算脾气再好,也不会高兴在这种时候被外人打扰的,更何况是处身在黑暗战争的黑暗战士。

  十几根人棍倒在了丛林里面,失去了活动能力的他们,就这样被隐藏在丛林里面的生物吃成了一具具干净的白骨。

  处理好一切的隆回到了山洞,站在从昏迷中清醒过来的息吹面前,看着她不断地挣扎。

  和身体的不停挣扎相反,息吹发现自己的体内正因为绳索的紧缚而产生莫名的快感,息吹发觉自己的乳房慢慢胀大,乳头更硬直起来,处女的蜜壶更慢慢渗出爱液。

  隆看到息吹的恋化以后,从后面抱起了息吹,直接将阴茎抵在息吹的阴户上,怒胀的龟头被息吹的阴唇轻夹着,隆改以双手用力揉动息吹的乳房,息吹明白到将面对的事情,眼角流下屈辱的泪水。隆双手用力一扯,以息吹的双乳借力,阴茎已挤进她未经人事的阴道内,转瞬间,隆的龟头已抵在息吹的处女膜上。隆把阴茎抽离少许,再狠狠的插进息吹的嫩穴内,阴茎先刺穿息吹的处女膜,再深深插进少女的体内,处女血由息吹的阴道口流出。

  (暗杀者吹息)

            2.jpg (113.4 KB)



  下身被穿贯的息吹,只感到极度的痛楚,隆舒服得眉开眼笑,不停用力抽插,息吹却痛得不停扭动呻吟,下阴的痛楚传遍了息吹的全身。

  抽插了相当一段时间以后,隆发出了一声吼叫声,阴茎全力的插进息吹的身体深处,白浊的精液不停的泄射到息吹的子宫壁上,直至大量的精液充斥在息吹的子宫内。

  激情过后,两人不约而同的开始休眠。

  短短的两个小时,凭借忍者体术的特殊技巧迅速回复了体力的息吹从休眠中清醒了过来。她看了一下依然在休眠中的隆后,就开始轻轻地寻找着脱困的方法。
  以不可能的方法活动着全身的每一个关节,扭曲,压缩,甚至脱臼,息吹的双手终于从绳索的紧缚中成功的脱困了。当息吹挣脱所有的绳索后,她连嘴里的塞口球都没有解开就直接从自己的衣服里面抽出苦无,回身刺向了休眠中的隆。
  可惜的是,在刺中以前,双手手腕就被人抓住,不能在前进一点。隆也没有多说什么,直接一扭,一拔,再一断,将息吹的整个手腕削了下来,再喷上强化外用疗伤喷雾强行将伤口愈合。

  息吹眼睁睁地只能看着自己的双手变成残废,不过隆并没有就此停下手来,抓起了息吹的一只脚,用同样的方法将脚踝削了下来,另一只也是同样的待遇。
  无法叫出的痛楚只能化为眼泪流出来,彻底变成残废的息吹只能依附在隆的身边苟延残喘的活着,没有自尊的活着,活了整整一个月的时间,直到隆开始收拾东西的那一天。

  一具非常结实的石棺,大量的绷带,还有特制铁链,由黑暗协会的快递送到了这个山洞里面。

  「我不会让别人亵渎你的身体!!」根本不等息吹的回应,隆就给她塞上了塞口球。

  正准备用绷带缠绕时,隆想起了什么,从手腕的珠串中解下一颗黑色的珠子塞入息吹的阴道里面。

  「算是给你留个记念吧!!」

  之后,绷带从手开始,手臂、胸、腹、下体、腿、脚、直到把脚完全包裹,息吹除了头部以外都包裹在一片雪白里面。接着,息吹的双手反折到背后,隆用特制的铁链将息吹紧紧压制着,脖子、肩膀、双手、胸部、腹部、下阴、双腿,无一例外。接着,绷带开始了第二层的保护,随着绷带一圈一圈的包裹在息吹的身体上,上百米的绷带足足把她身体的一切包了个够,连脸部也包裹在这一片白色里面。

  最后,隆将包裹好的息吹,轻轻地放在石棺里面,用泥土将息吹掩埋起来,直到石棺里面所有的空间被泥土所填满后,才盖上了棺盖。

  「安息吧!!」隆在石棺面前,简简单单地说了这样一句后,就转身走出了山洞。最后向上挥出一拳,打碎了山洞的入口,泥土和碎石将里面一切都封印了。
  息吹躺在石棺里面,无法动弹的等待着安眠的一刻,陪伴她的只有黑暗。不知过了多长的时间,可能是一分钟,可能是一个小时,可能是一天,息吹终于安眠在这具石棺里面,永远的安眠。

  而再次踏足世界的隆变得更加强大,他贯彻着不杀的本心,再也没有一个黑暗战士直接死在他的手中,但是无数的黑暗战士却因他而死。

  黑暗战争并不是只有人类在参与,还有很多异生物也参与到这一场战争里面。
  丹,隆和肯的师弟,同样参加了黑暗战争的他,遇上了一个非人类的对手。

                第三章

  恶魔战士,这是用来称呼参与黑暗战争的非人类,他们比一般的黑暗战士更强,更具破坏力。先天上的优势令恶魔战士非常自傲,从来就没有将黑暗战士放在眼里。

  让旁观者可惜的是,在他们见识到顶级黑暗战士的强大时,已经没有机会后悔了。

  猫女菲丽西亚站在空旷的广场中心死死地盯着站在三百米外的一级黑暗战士丹。

  现在的她早已经被气疯了,自从她和丹遇上以后,打了整整一天,她就被丹用各种各样的挑衅技挑衅了整整一天,但是她找不到让这个家伙消失的任何方法。
  从战斗开始,菲丽西亚就寻找着能丹身上留下伤口的方法,可惜每一次爪子在丹身上划过以后,都像是在水中划过一样没有任何的痕迹。攻击没有效果也就算了,可是每失败一次,丹挑衅一次,还次次都用不同的方法挑衅。

  一二次挑衅,可以忽视;五六次挑衅,可以无视;十多次挑衅,可以不听;二十次以上,可以忍;五十次以上,可以再忍;上百次以后,直接火大了!!!
  被气怒的菲丽西亚出手越来越狠,可是依然没有效果,还受到了丹越发厉害的挑衅。

  最终,菲丽西亚被彻底气疯了,就像被激怒的猫咪一样,什么也不管了,唯一要做的事情就是把眼前这个丹给宰掉了,然后撕成一片一片的碎片。

  「狂化了??呵呵,那就看看你还有什么能力了??」丹随意说了两句,可是那种异常挑衅的语气却让菲丽西亚更加愤怒。

  菲丽西亚的速度瞬间加快了整整一倍,双爪狂如疾风暴雨,看似杂乱无章,实则招招凶残绝伦,誓要在丹的身上留下一个没有机会愈合的伤口。

  可是身处在菲丽西亚攻势中的丹却像是一块在河川矗立的岩石一样,让菲丽西亚的所有攻势像水一样流过他的身边,只是流过而已。

  任何一个正常的黑暗战士或者恶魔战士看到这种被称之为流水制空圈的技巧,都会立刻想办法逃离战场。原因是这种技巧在上次黑暗战争中就是一种号称不败的技巧,虽然最后被一个狂人一拳将其打爆,但是在这次黑暗战争中还没有出现那种级别的狂人。

  可是彻底被气疯的菲丽西亚已经这种认知给忘记了,彻彻底底的忘记了。
  战斗的局面已经被丹掌握在手里,正确来说,从一开始,战局就被丹掌握在手中。

  丹只需要在合适的时机打出简单的一拳,被气疯的菲丽西亚只能乖乖地躺到地上昏迷过去了。

  「不需要再看了!!」坐在我旁边的人,关掉了眼前的大屏幕。

  一只雕刻成猫型的水晶棋子,被我从手边的棋盘上移走了。

  「你还真行啊!!破解流水制空圈后,还能教出一个用流水制空圈的战士来。」
  「我从来就没有教过他,只是指导了一下。再说,流水制空圈这种东西我也不会!!」说着,我随手按下了一个小小的按钮。

  恶魔战士比黑暗战士强大,普通的绳索没有办法压制那些被捕抓的女性恶魔战士,要对付她们只能用这种用钢丝和头发丝缠绕而成的强化绳索。

  丹为了不让菲丽西亚利用爪子自行脱困,特意在捆紧菲丽西亚的手腕后,用强化丝把菲丽西亚的每一根爪子固定在手臂上。之后丹在菲丽西亚身上捆了三重强化绳索,还以菲丽西亚的双腕作为施力点巧妙的将菲丽西亚的上半身绑的紧紧地,令菲丽西亚只能以极小幅度扭动一下身体。

  接着丹用多道绳圈将菲丽西亚的大腿和小腿缠绕在一起,系紧左右腿的绳圈,绕到背后在手腕收紧了一圈,再向下缠绕在菲丽西亚的双脚之上。

  全身上下所有的强化绳索以巧妙的方法缠绕在一起,每一个着力点都压制在菲丽西亚没有办法出力的地方,再加上相互扣在手腕上的强化绳索,把菲丽西亚捆个结结实实。

  塞上塞口球以后,菲丽西亚也清醒了过来,捆得结结实的她只能做出几个无用的挣扎动作。

  (恶魔战士猫女菲丽西亚)

            3.jpg (124.75 KB)



  正当丹抱着菲丽西亚准备享受这个战利品的时候,一阵极不合时宜的敲门声响了起来。

  脸色有点扭曲的丹放下了菲丽西亚,刷的一下打开房门,死死地盯着敲门的家伙。同时认定了一件事,如果眼前这家伙不说出一个足够的理由来,他立马会将他撕成七块。

  「有位先生给你留言了,协会认为事关重大,所以打扰了一下。」敲门人恭恭敬敬地说道。「那留言就是:我要菲丽西亚。」

  「这算什么意思??你们黑暗协会不能把那个人打发掉吗!!!!」

  知道情况的丹估计这是某个势力庞大的富豪提出的请求,可是从来就没有放谁在眼里的黑暗协会怎么会……

  「协会没有能力打发那位先生!!」

  没有能力?????丹听到这句话以后,一阵彻骨的寒意从内心深处冒出来了。黑暗协会的成员一向在所有的黑暗战士和恶魔战士中挑选的,唯一需要的资格就是活到黑暗战争结束以后,虽然没有人知道黑暗战争怎样才算结束,起码能活到黑暗战争结束的不是强者就是疯子。

  能压制他们的,果然只有……

  非常明白的丹扛起了动弹不得的菲丽西亚,将她带到了一个特殊的房间里面,一个铺满了特殊金属板的房间。

  一个小小的金属马鞍,分别安装在带有五脚支架的实心不锈钢管上面,马鞍上还有一根隐藏机关的金属阳具,丹将菲丽西亚安放在马鞍的上面,让金属阳具从肛门里面插了进去。按下一个开关以后,金属阳具在菲丽西亚的直肠里张开了几个倒钩。

  现在菲丽西亚全身的体重都支撑在那个小马鞍上,也就是一个无法摆脱的木马了!菲丽西亚全身的重量都被压迫在下体最柔软的部位,但她没有方法摆脱这种不幸的情况。

  丹像抚摸小猫一样,在菲丽西亚的头上抚摸了几下。

  「你比很多人都要幸福啊!!真的!!」

  说了一句莫名其妙的话后,丹就离开了。他下次再看到菲丽西亚的时候,菲丽西亚以一种永恒的状态出现在丹的面前,那时黑暗战争早已经结束了。

  时间不停的流动着,菲丽西亚在空旷的房间不断地痛苦着。死亡并不痛苦,痛苦的是,知道自己已经接近了死亡,却不知道什么时候到来。

  每一段时间,金属阳具就灌入了大量液体,但是这些液体好像缓慢的消失在自己的体内。

  一种奇怪的感觉随着这些液体的消失,而渐渐地出现在自己的身体里面。这种感觉让菲丽西亚非常的不自在,似乎这些液体在侵蚀着自己的生命。

  不知过了多久,当第十五次液体消失在自己的体内以后,就菲丽西亚再也没有感觉到液体灌入了。

  被关起来的门打开了,进来的人也没有说什么,可能是因为不需要的关系。
  他解开了菲丽西亚的塞口球,也解开了束缚着菲丽西亚的强化绳索。

  失去了束缚的菲丽西亚发现自己什么也做不了,双手和双脚软绵绵地下垂着,不管菲丽西亚怎么想活动起来,还是没有办法活动身体的任何一个部分,甚至连说话的能力也失去了。

  现在的菲丽西亚就像是一个人形的娃娃,一个依然活着的人形娃娃。

  工作人员将菲丽西亚的身体各部分都整理好以后,就离开了。

  门再次关上了,房间里面的温度开始一点一点的上升。菲丽西亚感觉到身体很热,但是汗水却没有在菲丽西亚的身上出现。

  奇怪的情况让菲丽西亚知道自己的生命已经到达了要结束的地步,只是不知道自己的生命还能持续多久呢??

  温度不断地上升,上升到临界点九十九度以后,就停下来了。

  热,很热,菲丽西亚每一次呼吸都感到了热,温热的感觉在菲丽西亚的身体里面缓缓地流动着,将菲丽西亚的生命一丝一丝地抽走。

  生命的流失是漫长的,对于恶魔战士更强大的生命力而言,需要的时间就更多了。

  在濒死边缘一遍又一遍的徘徊了七个小时后,菲丽西亚终于静静地离开了。
  之后,菲丽西亚就被送她应该去的地方。

  「好好地休息吧!!虽然五年前你很不听话的离开了……」

  我一边梳着菲丽西亚的头发,一边对坐在玻璃椅上的她说道。

  恶魔战士中,有一部分被称之为亡者,他们用各种各样的方法从冥界回来了。
  有些安葬了别人,有些被别人再次安葬了,玲玲和丽丽却选择了在战争结束之前将自己再次安葬。


                第四章

  对付一个亡者,可以说是一件相当麻烦的事情。干掉一个死人,绝对干掉一个活人来得麻烦。尤其是那些已经死了上千年,却再次从坟墓里面爬起来的。
  随手一爪,巨大的爪子将一个黑暗战士的人头抓了下来。一朵血花在天空中绽放出一瞬间的美丽以后,就凋谢在这片大地之上。

  沉默的丽丽看着从天空中散落的血点,好像想起了什么,伸手接住了依然温暖的血。

  「原来,还有血是暖的。」

  不知什么时候就已经站在丽丽身后的玲玲,手掌中同样接住着一滴飞散的鲜血。

  上一次感觉到这种温暖好像是很久很久以前的事情,似乎在那个自己依然拥有着生命的过去,在那个亲人依然活着的过去。之后,灵魂与身体就沉睡在永恒之中,再也没有感受到任何的温暖,冰冷的铁链,冰冷的棺木,冰冷的木钉,冰冷的墓室,一切都是冰冷,甚至连太阳的光芒也是冰冷。

  一个突然飞来的小巧东西,打断了玲玲的沉思。

  玲玲看着这颗从远处飞到自己面前的手雷,却没有作出任何反应,只是眼睁睁地看着手雷在近距离爆炸了。火光、气浪,还有浓烟将玲玲和丽丽彻底吞没了。是来不及,还是…………

  袭击她们的人是罗兰多,一个从来不在乎名誉和手段的黑暗战士,在正面战和偷袭战不存在战胜可能的情况下,罗兰多投出了手雷。

  似乎很成功,她们没有反应过来就被爆炸给淹没了。罗兰多静静地站了起来,看着冒起的硝烟。

  美丽与残酷的黑暗战争啊,罗兰多笑了,可是这个笑彻底凝固了。

  一只手从后面穿透了他的胸膛,强化防弹衣完全没有起到它应该起的作用。看着别人的手握住自己的心脏,让这颗心脏在自己眼前活跃地跳动着,那种感觉很怪,真的很怪。

  「你们……到底是……什么??」没办法看后面的罗兰多只能看到从黑色硝烟中走出来的丽丽,丝毫无损的丽丽从后面刺穿了罗兰多的玲玲什么也没有回答,也不想回答,直接就粉碎了这颗脆弱的心脏。

  罗兰多倒下了,完全没有在意的玲玲和依然沉默的丽丽向着城市的走去了。
  「僵尸女皇!!真的很强!!」站在树梢上的一道身影感叹了一句。

  「你怕了??」树下的身影淡淡地回应道。

  树林回复寂静了,却只是回复了寂静。

  虽然他们很想使用偷袭的方法,但是身为武斗世家的荣誉,身为战士的尊严,他们最终选择站在了入城的大道上,等待僵尸女皇的来临。

  有着阴阳双龙之名的他们很清楚,他们战胜僵尸女皇的可能性根本就不存在。但是这几年在黑暗战争的战场上,命运总是有意无意的将他们引到了僵尸女皇的身边。逃避了数十次以后,他们自己也想清楚了,战,可能会后悔一时;不战,也许会后悔一生。

  战斗在这条大道上开始了,没有人知道这场的战斗经过,连他们自己也不知道。所有人只看到了战斗的结果,战场彻底毁了,僵尸女皇被打败了。

  这场战斗以后,无数人向他们问起了战斗的经过,他们从来都没有回答过。因为想答时,却想不起来;想起来了,却不愿再回答了。

  不过,那毕竟是未来的事情,现在的他们坐在休息用的房间里面,看着躺在床上捆满了强化绳索却是安安静静像睡着一样的玲玲和丽丽,痛苦地思考着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那时他们等到了玲玲和丽丽,似乎在玲玲叫出什么之后,就被一道惊人热流带走了所有的意识,什么也不记得了。等清醒过来以后,他们已经来到了这里,而玲玲和丽丽却静静地躺在床上,似乎再次进入永久沉睡的状态。他们还查过了黑暗协会的记录,却只能查到他们自己击败了僵尸女皇,其中过程却被黑暗协会彻底的封锁了起来。

  「不需要在意,尽管去得到,即使伤心也不用后悔,命运会让你得到你本应得到的。」阴白龙突然缓缓地说出了当年离家之时,大长老告诉他们的话。
  之后再也没有说什么的阴白龙,直接从床上抱起了玲玲的躯体。阴白龙缓缓地插入玲玲的体内,意想不到的熟悉感,阴白龙不禁怀疑他是不是和玲玲曾经在一起过吗??

  这问题阴白龙自己没办法回答,他所能做的就是用玲玲的美妙躯体,来唤醒那似乎存在的记忆。

  另一边的阳青龙则抱起了丽丽,让她胯坐在自己的大腿上,用双手去抚摸这具躯体的每一个部分,每一个细微的地方。虽然这具永远冰冷的躯体不可能因为他的抚摸而热情起来,但是阳青龙却在永恒冰冷中感受到一种另类的意志。他却没有办法记起那到底是什么,唯一能做的事情就是用自己的身体来感受丽丽那冰冷的躯体能给自己带来什么。

  激烈的运动,让他们自愿忘记了理智的存在,将身体交给了本能。

  忘我的阴白龙随手将玲玲戴着塞口球的头拿了下来,挂在了半空的绳索上。更激动的阳青龙拔下了丽丽的头用小刀钉在桌子上,自己却抱着插有桃木符的躯体在快活着。

  (僵尸女皇)

            4.jpg (144.74 KB)



  他们狂欢很久很久,让玲玲丽丽的交合也到达最高峰,达到那属于冰冷的激情。

  当他们一起沉睡在疲倦中,跪在地上的玲玲和丽丽突然动了起来,虽然她们的头依然放在桌子上,但是这丝毫没有影响到她们的活动能力。

  捆绑在她们身上的强化绳索,无声无息地断了,能束缚着僵尸女皇的只有隐藏在心灵中的绳索。

  捧起属于自己的头,再次安在了自己赤裸裸的身体上,这已经是非常习惯的事。唯一不同的是,丽丽从自己的脖子里面拔走了那根自我封锁的桃木符。
  「他们已经知道了,却还没有想起我们。」玲玲坐在阴白龙的床边凝视着阴白龙的脸。

  「那要看命运愿不愿意了。」说着,丽丽轻轻地在阳青龙的脸留下了一吻。
  简简单单地留下一封书信以后,玲玲和丽丽走进了这个房间里间,里面放着属于她们的东西。

  寒铁锁链和玄阴棺木,她们一直以来的安眠之处,当然还有陪伴她们一起渡过千年时光的少女封印者。

  从中间对折起来的两条寒铁链,套在玲玲与丽丽的脖子上,用一把巨大的老式寒铁锁锁住。寒铁链的剩余部分平行地垂在她们的胸前,链子的两端挂着两只同样大小的寒铁手铐。锁上以后,将她们的双手固定在胸前。接着一副结实沉重的寒铁脚铐固定在玲玲和丽丽的脚踝上,双脚在脚铐的拘束下不能再迈出一点脚步。

  还有更多的精细寒铁链子在她们身上缠绕了一圈又一圈,将玲玲和丽丽结结实实地固定起来。

  玲玲和丽丽相互看了一眼,她们已经明白,什么也不需要再说。

  黄符贴在她们的嘴上,封住了她们的眼睛。最后,一共八位少女封印者将她们安放在古老的玄阴棺木里面,放在布满棺木内侧的玄阴木钉上面,盖上了棺盖。
  数以百计的木钉从四面八方刺入了玲玲和丽丽的躯体里面,将她们禁锢在玄阴棺木里面直到下一次的离开。对于她们来说,这在很早以前就已经习惯了。
  八位少女封印者合力抬着两具棺木,在手执白幡的引导者带领下,离开了黑暗协会回到了那永恒的陵墓之中。在无尽的黑夜中,响起了哀怨的乐声,僵尸女皇沉睡在古老的棺木告别了这一次的黑暗战争。

  当阴白龙和阳白龙从沉睡中清醒过来时,他们再也看不到玲玲和丽丽的身影,只能感受到那残存的冰冷芳香。

  他们现在唯一的感觉就是失落,说不出的失落,这时的他们只能打开那留下的信。

  简简单单的信,简简单单的字,简简单单的心。

  沉默,寂静地沉默,莫名的伤感带走了一切的声音。

  空无一人的房间里,只留下了一张飘落的信纸。

  千载的时光,却难悔当初!!

  之后,阴阳双龙也告别了黑暗战争,他们开始寻找永生的奥秘。即使是亡灵的永生,也在所不惜,因为他们已经想起了十世前的那一份冰冷之爱。那次他们放手了,这次他们再也不会放手了。

  故事到这里就静止下来了,直到足足一百年之后,永恒的僵尸女皇才再次离开永恒陵墓,出现在那次的黑暗战争之中。不同的是,和她们在一起的还有两位永恒的时间流放者。

  黑暗战争,一场不需要任何理由的战争,也是一场可以解决所有问题的战争,不管需要解决的问题是大还是小。

  卡泰娜、米丽娜,是两个不同人,也是同一个人,她们存在的原因就是为了把对方杀死。


                第五章

  黑暗战争,一场波及世界每一个角落的战争,长达整整五年的时间,战斗会开始在任何一天内,任何一小时里,任何一分钟中开始。

  虽然里面曾经有过不少温馨的,但更多的是无比的残酷。

  血,永远的主旋律。

  吉塔娜和美琳娜,她们之间唯一所能交流的就是战斗,不死不休的战斗。
  从黑暗战争的第一天开始,她们每一次的相遇就是战斗,从战斗开始,也在战斗中结束。

  没有人知道她们是为了什么原因而不断的战斗着,连她们自己也不知道,因为在这场黑暗战争开始之前,知道的人已经死了,莫明其妙的死了。

  不过这已经无关重要了,因为还有五个小时,这场黑暗战争就结束了。她们必须在最后的五个小时里面把对方解决,这就是她们的宿命。

  战场很空旷,没有任何可以隐藏和躲避的地方,这里唯一可以进行的就是极限死斗。

  两把刀挥动的速度都很快,可惜没有用。在长达五年的交锋里面,她们已经将对方的每一招每一式都记忆在心中,闭着眼睛也能轻易破解闪避。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了,首先坚持不住的是刀,两人手中的刀。在数十次激烈的碰撞后,一起断成了两截。突然而来的变故,令战斗停顿了一下。在短暂的停顿后,美琳娜首先松开了手中的刀,反手抽出了两把扇刃,一展一挥,削向吉塔娜的小腹。

  一步,一步半,在刹那间,吉塔娜借回刀之势后退一步半后,挥断刀再斩。即使刀断了,但依然是刀,依然能杀人。

  让美琳娜想不到的是,断刀在吉塔娜的手上,比原来变得更加灵活,更加不可捉摸。

  简简单单的直劈,会突然在挥动的过程中,变成了直刺。如果不是反应够快,美琳娜的手臂上就不仅仅只有一条血痕了。

  不过,这条血痕的出现,却让美琳娜看到了机会,等待以久的扇刃击断吉塔娜的几根肋骨。硬是以小伤换大伤的方法,夺回了优势。

  即使是精神异常坚忍的吉塔娜,折断肋骨活动瞬间的剧痛还是让她的攻势出现了一个小小的停顿。就是这一个小小的停顿,两人的攻守立时逆转。

  见势不妙的吉塔娜立刻放弃了手中的断刀,抽出身上的匕首,将战斗拉回到均势的状态。

  或许是因为时间在流失,或许是手中武器的关系,两人之间的战斗渐渐地进入了更为激烈的阶段。身上的小伤口越来越多了,她们已经不在乎无关紧要的小伤口,只要不影响战斗力,不会有致命危险就足够了。

  扇刃与匕首的交锋速度越来越快了,将身体能力推向极限的吉塔娜和美琳娜不想停,不可能停,也停不下来了。一招一式的运用已经不再经过脑的思考,而是以纯粹的本能反应来判断。

  更多更多的伤口出现在她们的身上,却因为迫到极限的肌肉而没有再流出一滴鲜血。到了这一刻,一切招式的变化,战斗力的运用,已经不再是决定这场战斗的胜负关键了。她们拼的是斗心、忍耐、精神,谁坚持不下去,谁就会彻底的崩溃。

  当战斗至超越极限的刹那间,吉塔娜的动作突然慢了小小的一拍,脸上出现轻微的痛苦,是折断的肋骨在发作吗??美琳娜不愿意放过这个难能可贵的机会,手中的扇刃一合直刺吉塔娜的咽喉。

  让美琳娜惊讶的是志在必得的一击失败了,彻底的失败了,这一击落在了吉塔娜的肩膀上,削开了一道近乎无关紧要的伤口。

  直到手骨骨折的痛楚传入脑神经时,才令美琳娜知道那一击为什么会失败。原来在那一刻吉塔娜丢弃了手中的匕首,双手倾尽全力打断了美琳娜的手骨,令避之不及的一击偏离了原来的轨迹,成功捉住绝望中的一线生机,成功的压制美琳娜。

  为求脱身的美琳娜也放弃左手上的扇刃,用完好的左手倾尽全力打在了吉塔娜的肋骨伤处。

  痛上加痛的吉塔娜被刺激到发起狠来,双手直接扣在美琳娜的锁骨上,然后一记头槌撞在了美琳娜的额头上。就是这一下,决定了这场战斗的结果。

  处于眩晕状态的美琳娜战斗力大减,被发狂的吉塔娜打断了四肢关节。她倒在地上,再也不能站起来了,等待着她的将是残暴的处决。

  三个小时可以做什么,可以睡一个短短的午觉,可以看一部电影,也可以将一个人活活玩死。

  在这场黑暗战争的最后三个小时里面,吉塔娜治好了身上的伤口,站在美琳娜的面前。坐在床上的美琳娜想挣扎但是四肢关节被折断,再加上全身被绳子紧紧地捆绑着。

  手中没有拿着任何东西面无表情的吉塔娜全神贯注地看着坐在面前的美琳娜,心里的怪异感觉她不能说,不会说,也不知道怎么去说。她不知道那种怪异的感觉到底是什么,这或许是因为她忘了过去,忘记了那个在黑暗战争开始之前的自己是怎样的自己。

  自己能做什么,或者说现在应该做什么。似乎触动了某些残存记忆的吉塔娜突然狠狠一巴掌抽在了美琳娜的脸上,她自言自语的说着谁也不明白的话。
  「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你要战斗呢??在一起不是很好吗??」

  美琳娜没有回答这个根本不知道是什么的问题,因为她不能回答,也没有能力去回答。美琳娜从诞生的一刻开始,就没有了说话的能力。

  「你为什么不回答,为什么不回答,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

  吉塔娜像似发了疯一样,左一巴掌,右一巴掌的抽在了美琳娜的脸上。直到美琳娜的脸红了,可惜这不是害羞的红,反而是痛苦的红。

  疯狂迷惑在自我的思想中的吉塔娜,她突然整个人趴在了美琳娜的身上,狠狠地一口咬在美琳娜的肩膀上。撕咬的剧痛让美琳娜发出了一阵奇怪的惨叫,只因为吉塔娜在她的身上咬下一小块肉,鲜血不断从咬开的伤口中流出来,让疯狂的吉塔娜不停地用舌头品尝着。

  鲜血的香味让她想起了更多在不情愿下被忘记的东西,却依然想不起最主要的东西。

  极度渴望,让她情不自禁地一口接一口的咬下去,去品尝那鲜血的芳香。
  一次接一次的剧痛让美琳娜从惨叫到忍耐,再到麻木,最后是快感。

  原来血液一点一点的流失,真的很快乐,为什么以前不知道呢??

  不知道是第几次,吉塔娜没去数,美琳娜也没去计,直到她咬在她脖子上那一下。

  吉塔娜哭了,趴在美琳娜的身上哭了起来。

  「原来我就是你!!真是好笑!!」人到了濒死的边缘,就会想起很多的事情,包括那些已经被忘记的。美琳娜直到这一刻才想了自己原来是会说话的,只不过被外力强行遗忘了。可惜记起来了,自己也快离开了这个世界。

  「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我现在想起!!!!!!!」

  不断在哭地吉塔娜突然平静下来,轻轻地从地上拾起一块被她自己咬开的肉块,放入嘴里强行地吞下去。

  「很苦,原来真的很苦。」

  在还没拥有时就已经失去的滋味真的很苦,可是再苦也要吞下去,因为这是属于自己的东西。

  「其实你没有必要这样做!!」

  「我已经选择这样做!!」

  两人之间的对话到这里就结束了,之后的就是一片无言的沉默。

  黑暗战争结束前最后的一个小时,协会的工作人员来到了这个空无一人的房间里面,为这具竖立在房间里面的铁处女缠上铁链,将走入里面的她们永远的封锁在这具钢铁棺材里面。

  没人会打开它,也没人愿意打开它,因为转动的铁钉早已经将两人拥抱着的身体绞成了混合在一起的血腥肉末。

  出于一种莫名的理解,这具铁处女没有被拍卖,也没有被安放在黑暗战士的陵园之内,而是安放在一处不知名的小墓地里面,因为那里曾经是她们的出生地。
  当沉重而古老的钟声响彻了整个世界以后,这场黑暗战争结束了。

  我看着放在桌子上的日记本,这本记录无数故事的日记本已经写到了最后一页。

  和二十五年前一样的是,这一刻已经没有东西可以翻出来说了。因为不需要,一切的仇恨与不平都已经被黑暗战争所洗干净。

  『黑暗战争,从来就没有光明过。』放下了笔,我转过身来看着安静的菲丽西亚,在早晨的阳光下,她似乎笑了。

               【全文完】

[ 本帖最后由 皇者邪帝 于  编辑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警告:本站含有成人内容,未满18岁者请勿盗入,否则后果自负!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沉迷於成人內容!
    WARNING: This Site Contains Adult Contents No Entry For Less Than 18-Years-Old !
    郑重声明: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对美利坚合众国华人服务,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嬉闹镜像,请未成年网友自觉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