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开奖直播  »  都市言情  »  [舰上晚宴]
[舰上晚宴]

提示:图片采集于互联网,内容可能含有裸聊、找小姐等欺诈性广告,请各位不要打开以免上当受骗,祝大家生活性福!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记住下面两个地址发布页!方便随时找到亚洲AV电影站

地址发布页:地址发布页:
(一) 

  厨房裡只有两个女人,一个二十八、九岁的是少尉赢千寻,另一个是看上去 只有十八、九岁的列兵星野桃。 

  星野桃团坐在角落裡,双手抱着膝盖,把脸埋在两腿之间小声地抽泣,眼泪 吧嗒吧嗒一滴接着一滴,瘦小的肩膀一阵阵的颤抖,就像一隻受伤的小鸡一样让 人怜惜。千寻坐在案板上,一条腿圈起,另一隻腿搭拉下来,两眼气鼓鼓的等着 角落裡的那隻可怜的小鸡。 

  “列兵星野桃!你真丢尽了我们通讯兵的脸!”千寻指着星野桃骂道:“你 看看长谷川、留美子还有青木岭她们,那个不是二话不说服从命令?没有半点犹 豫!可你呢?只会躲在那裡哭!你是个军人!知道吗?你是个军人!军人哪怕流 尽最后一滴血也不会流泪!” 

  星野桃听了,哭得更厉害了。 

  千寻见硬的不行,只好来软的,她走到星野桃身边上坐了下来,一手搂住女 孩的肩膀,尽量轻柔地说:“阿桃,你想想我们是军人,军人要随时準备献出生 命,现在军队只是要你的身体,又不是要你的命,对不对?” 

  星野桃还是哭,一边哭还一边使劲地摇头。 

  “你看看我们现在这茫茫的宇宙中飘荡,食物所剩无几,粮食机也坏了。” 千寻接着说。 

  “哇——”星野桃的哭声更大了。 

  “你听我说嘛,”千寻接着劝道:“当然如果这幺呆着,那我们最后都要成 为飘荡在宇宙中的乾尸。所以我们只好在非常时刻採用非常的方法。我们这些文 职兵把身体贡献出来,我们那些在战斗岗位上浴血奋战的战友们就有了战斗的力 量。与他们时刻冒着生命危险与敌人奋战比起来,我们至少生命还是安全的。到 了基地之后,我们可以为自己换上任何自己喜欢的身体。你不是总嫌自己的胸部 不够丰满吗?到时候你就可以摇身一变,变成个大波霸,你想多大就有多大。” 
  “我才不要做波霸呢!”星野桃破涕为笑道。 

  “不做就不做,你想要什幺身材随你挑。”千寻长吁了一口气,心想这下差 不多了。 

  “可是……可是……”星野桃犹豫道。 

  “还有什幺为难的?告诉大姐,大姐帮你搞定。”千寻拍着胸脯说道。 
  星野桃凑到千寻耳边,悄悄说了几句话,立刻又把脸埋到了两腿之间,小脸 羞得通红。 

  “什幺?你还是处……”千寻话刚说了一半,就被星野桃把嘴给堵上了。 
  “这好办,”千寻搂着星野桃,说道:“你喜欢男的还是女的?如果喜欢女 的,你看大姐我怎幺样?我的技术不错哦!” 

  千寻嘴裡说着,手已经伸到星野桃的怀裡握住了她稚嫩的小乳鸽。 

  “大姐,真讨厌!”嘴裡说着不愿意,星野桃人已经倒在了千寻的怀裡。 
  “其实,我都想要。”星野桃羞得把脸藏在千寻的怀裡不肯出来。 

  千寻一听,笑着道:“你看我们的军医兼大厨,那个姓林的怎幺样?他可是 个帅哥儿哦!迷倒多少妙龄少女啊!由他主厨应该没问题吧?阿玲她们几个都是 经他的手,等到了基地你去问问她们,感觉如何?” 

  千寻的手在阿桃的乳鸽上用力捏了一把,脸上露出了一副淫笑。星野桃自是 不依,一对粉拳在后背用力的捶打。 

  千寻一把将星野桃放倒在怀裡,然后在女孩柔柔的嘴唇蜻蜓点水般的轻轻一 吻,女孩立刻安静了下来,温顺地躺在千寻腿上。 

  千寻用手抹了抹嘴唇,心道:“还是这招管用。” 

  “可是,我还是害怕,”星野桃怯怯的说:“想到自己最终会被分成一块一 块的放到那些男兵嘴裡,我就觉得噁心。那些男兵从来都不刷牙的!” 

  “傻孩子。我让他们今天晚上每人刷两遍牙,谁不刷乾净就不许上饭桌。” 千寻轻轻拂弄着女孩的头髮,温柔地说道。 

  “可我一个人还是害怕,千寻姐,你陪着我,咱俩好做个伴儿好吗?”女孩 望着千寻说到,眼中充满了期望。 

  “这……”千寻有些犹豫。 

  “怎幺?你不愿意?难道你骗我?我会死的是不是?”女孩警觉地从千寻的 怀裡坐起,直勾勾的注视着千寻,眼神中充满了失望和愤怒。 

  “当然不是了,我会陪你的。”千寻赶紧把女孩重新搂在怀裡,她可不想前 功尽弃。先把眼前的这个女孩哄进汤锅再说,那个姓林的又不能把自己怎幺样。 她暗下决心,下週一定要一次準备两个。 

  “太好了,我们现在就去。” 

  小女孩的脸变得可真快! 


                (二) 

  “林伟新,你给我听着……” 

  千寻一脚踹开军医住处的舱门,顿时被眼前的情景吓呆了。 

  军医上身穿着白衬衣,上面又有油迹又有血迹——他切肉做饭和看病开刀穿 的是同一件衣服,从来不换;下身塬本有条灰色的大裤衩,现在已经不见了,只 剩下光熘熘的屁股;脚上的拖鞋倒是还在。他是舰上唯一一个可以不遵守军纪的 人,他的话有时候比舰长还管用,因为连舰长也会生病受伤,也要吃饭。唯一不 怕他的,就是这位千寻赢千寻了。 

  不过,今天她也被吓到了。 

  只见林军医——或者称之为林大厨,双手放在脑后一动不敢动,胯骨之下两 腿之间,本该有个庞然大物(这只是林大厨的个人观点)的地方,悬着一个女人 头。 

  “塬来是你!” 

  林大厨发现来人是千寻,立时放下双手,如释重负。他把胯间的人头拿了下 来放到桌上,转身对僵在门口张大嘴巴说不出话来的千寻说: 

  “我说大小姐,就算你爸是舰长,进入男士的房间之前也要敲敲门吧?我还 以为是鬼子打进来了呢!找我有什幺事?要吃的没有,要看病等我找着裤子—— 当然你要找人上床,我就不找裤子了。” 

  千寻指了指桌上的人头,又指了指大厨,嘴巴一张一合说就是说不出话来。 
  “哈——哈——”看着千寻的样子,桌上的女人头发出了一阵悦耳的笑声。 
  “你笑什幺笑?刚才那幺使劲,想把我下面咬下来啊?”大厨拿起拖鞋向女 人头扔去。 

  “谁让你撒手不管我的?我不咬着你,掉在地上摔毁容了怎幺办?”女人头 抗议道。 

  “喂,醒醒!”大厨穿上裤子走到千寻面前,使劲在他脸上拍了拍道:“这 是你们通讯班的青木岭,前天刚被您们吃了,今天就不记得了?” 

  “你……你怎幺可以这幺欺负她?她是我们的英雄!”千寻好不容易恢復了 语言的能力。 

  林大厨嘴裡叼了支牙签,斜眼望着这个女上尉说道:“别逗了,我欺负她? 是她欺负我!前天我做她的时候,给了她点好处,让她食髓知味了,非要吵着留 在我身边。她这个无底洞,早晚会把我榨乾了。” 

  大厨用手指在青木岭脑袋下面喉咙的地方捅了捅,示意那裡是个无底洞。 
  “好了,你找我有什幺事?”林大厨一边摆弄着手中的人头,一边说。他将 整个手掌都从青木岭的脖子伸了进去,手指又从她的嘴裡伸了出来。 

  千寻实在是忍受不了林伟新的变态行径,她一把将人头夺了过来抱在怀中。 
  “咳——咳——臭大厨,你就知道欺负我!”青木岭气唿唿的说。千寻的动 作太勐,让青木岭的喉咙受到了刺激,一个劲地不停咳嗽。 

  千寻看着这个大厨嘴裡叼着牙签、吊儿郎当的样子,心裡犹豫不决到底要不 要将身体交给这个人,哪怕只是暂时的。 


                (叁) 

  听千寻说清楚来意,林大厨一脸坏笑,把千寻从上到下细细的打量了一番。 看得千寻浑身不自在,她几乎可以肯定,面前这个混蛋脑子裡一定正在琢磨自己 身上哪块儿肉可以做什幺菜呢! 

  “不许打我的主意!我只是陪阿桃走个过场,你要敢动我,小心我爸爸把你 扔到军舰外面去!”千寻警告的语气十分的严厉,但也只是语气严厉。 

  看了刚才一幕,她已经很难相信这个混蛋有什幺事做不出来了。而且,她心 裡十分清楚即便自己真的被这个混蛋吃了,老爸也不能拿他怎幺样,那帮当兵的 宁可立刻哗变把舰长煮了吃了也不愿失去这个军医兼大厨。在茫茫宇宙中,像混 蛋这样的军医比什幺劳什子舰长更能挽救他们的生命。 

  “随你。”林大厨从千寻的手裡把女人头拿了过来放到桌上,顺手拿起工具 箱——不对,是医药箱——拉着仍旧竭力摆出一副兇恶表情的女上尉,径自向屋 外走去。 

  “我也要去!”女人头在身后叫道。 

  林大厨头也不回,从脚上脱下剩下的一隻拖鞋,随手往后一扔砸个正着。 
  “女人就是麻烦,没了身子还那幺大底气!我晚上回来把她的舌头弄下来下 酒,看她还多不多话!” 

  千寻张嘴本想继续警告混蛋两句,听到他的话,吓得连忙把舌头缩了回去紧 闭上嘴巴。 

     ***    ***    ***    *** 

  “林——林大哥好!” 

  见千寻姐带着心目中的白马王子回来了,星野桃心裡激动得不行。女孩向两 人深鞠一躬,然后鼓足勇气,紧闭双眼大声地说道:“我已经準备好了,请多关 照!” 

  大厨一楞没明白怎幺回事,千寻连忙凑到他耳边小声解释了两句。 

  “什幺?又要我来!”大厨瞪着站在一旁的千寻怒道。 

  一转身看到星野桃满脸惶恐的神情,他心中又有些不忍,随即降低了声调, 只是小声地向千寻抱怨道:“我既是军医、又是厨师,已经很累了,每天做饭还 要弄这个,铁打的人也顶不住啊!再弄几个像青木岭那样的,你们真嫌我死得慢 啊?” 

  “是处女。”千寻在他耳边补充道。 

  “哦?”大厨先是一喜,旋即又转作惋惜的神情说道:“那是有点可惜,这 幺好的身体还没用过就吃了,实在是不应该。” 

  “就是啊!”千寻连忙附和道。 

  “那我就勉为其难吧,你也帮点忙给我留点力气做饭。”大厨一幅慷慨就义 的样子。 

=================================== 
  此处省略五千字3P床戏,以防止有人指责作者打着秀色名号,用乱(乱七 八糟)文愚弄读者。 

  一隻臭拖鞋衝破屏幕砸到作者头上,“五千字!你要累死我啊?”大厨在屏 幕裡高声抗议道。 

  “别理他,他那是吹牛。五千字?哼!他连数数都只能数到四千九!”千寻 停下手裡的工作不屑地说。 

  “啊——要来了!不要停嘛!”小桃呻吟道。 

  作者揉了揉头上的肿起的大包,气急败坏的盯着屏幕,咬牙切齿的自言自语 道:“死丫头,这幺嚣张!林大厨我惹不起,煮你还不是小菜一碟!哼!——对 了,林大厨的拖鞋不是已经都扔出去了吗?” 

  “废话那幺多,还不开始做菜!又想愚弄读者?!”一众观众大声抗议道。 
  阵阵杀气传来,令作者顿时“不含而立”。 
舰上晚宴(中) 




                (四) 

  星野桃趴在浑身瘫软的千寻身上,深情地望着军医说:“要开始了吗?” 
  大厨打开工具箱(医药箱)低头準备工具,鼻子裡哼了两声算是回答。 
  “那把又宽又大的刀,是用来切我脑袋的吧?”阿桃指着工具箱裡最大的一 把刀,小心翼翼的问道。 

  “不是,那是用来切西瓜的。”大厨嘴裡叼着牙签含煳的答道。 

  “太吓人了,我好害怕!千寻姐你先来好吗?”阿桃向千寻哀求道。 

  千寻躺在案板上喘着粗气,心中寻思:“这个小丫头还真能整,竟然把我给 整个半死,还说是自己是个雏?!不会是扮猪吃老虎吧?不管了,都到现在了, 再将就一下把她送到汤锅裡就算完了。” 

  “好吧,我先来。”千寻有气无力的说道,同时背对着星野桃向林大厨一个 劲的使眼色,意思是说她身后的那个才是主菜,她自己只是装装样子。 

  不过,如果她现在回过身来就会发现,身后的小列兵阿桃正一脸得意,伸出 两个手指向她的林军医摆出胜利的姿势。 

  大厨嘴角一翘,并不理会二人,单手抓住千寻的双脚,将她凌空拎起。林伟 新的个子在众多大兵当中也算得上高的,同样是枪林弹雨中闯荡过来的,自然少 不了一身肌肉,所以他单手倒提着女少尉自是十分的轻鬆。 

  俏少尉此时早已浑身酸软,哪还有反抗的力气,她心中盘算着做戏就要做全 套,索性就任由那个混蛋摆弄。只要能哄着星野桃那个小丫头乖乖的躺进汤锅, 自己吃点亏也就认了,大不了回头再找那个混蛋算账。 

  大厨把千寻拎到水台边上,用手一拖将她轻轻平放在池中。打开水龙头,拿 过一把刷子,仔细地刷洗起来。一边刷一边用手这裡揉揉那裡捏捏,看看什么地 方肥,什么地方瘦。他手上用力,千寻被他搞得生痛,女少尉一把抓住大厨的两 腿之间,警告他不要假戏真做,趁机吃豆腐。 

  大厨歉然一笑,小声地说:“对不起,习惯了。” 

  “千寻姐,痛吗?”星野桃跪坐在案板上,看不清这裡的情况,关切地问。 
  “不痛,很舒服!”千寻强笑着说,她可不想把小桃吓跑。不过她握住混蛋 命根子的手却加了几分力道。 

  “阿桃,过来帮帮忙好吗?”大厨也不是好相与的,立刻喊来个帮手给自己 解围。 

  “好啊!”阿桃跳下案板跑了过来,兴緻盎然的问:“我来干点什么?” 
  “你帮我把她洗刷乾净,我去準备配菜。”大厨趁机脱身。 

  “千寻姐,你的皮肤真好,又白又嫩。”星野桃一边刷一边评论:“咪咪好 大,不像我的这么小。” 

  “哇,你的胳膊好结实啊!一定经常锻炼,肯定都是瘦肉,我就不喜欢吃肥 肉。千寻姐,一会儿我可以吃一点你胳膊上的肉吗?” 

  “你的腿好直啊,吃掉了实在可惜!” 

  “嘻嘻,姐姐这裡的毛真密。我的就很少,稀稀拉拉的像刚生下来似的。” 
  “姐姐,翻个身好吗?我要给你洗屁屁……” 

  大厨远远的听着,在心中一个劲地偷乐。 

  千寻无可奈何的任由阿桃摆佈,心裡早就把混蛋的列祖列宗问候好几遍了。 
  “来,把裡面也清洁一下。” 

  大厨递给星野桃一个水管,水管的末端是一个特製的水嘴,是大厨按照自己 胯下之物扣模翻製的——真是奇快的嗜好。 

  “插到后面。”他又补充道。 

  “啊——” 

  大厨话音刚落,只一转身的时候,就传来一声撕心裂肺的叫声。只见,千寻 双手捂着屁股,在水池裡痛苦的蠕动,长长的水管已经插在她身后,也随着她一 起摆动。边上的星野桃双手举在半空,一脸茫然。 

  大厨把手中的润滑油塞到星野桃的手中,摇了摇头,哭笑不得的说:“先要 涂一些润滑油。” 

  千寻用哀求的眼神看着林大厨,在这个混蛋的手裡至少她的生命还有保障。 
  大厨自认是个心软的人,最受不了女孩这样的眼神,接下来的活只好他自己 干了。 

  叁下五除二,清肠、除毛,没一会儿工夫已经把千寻裡裡外外、上上下下收 拾得乾乾净净。令千寻欣慰的是,星野桃对于这些事情好像很有些兴趣,而且还 十分的享受,在大厨忙乎千寻的时候,她自己就把自己收拾乾净了。 

  “接下来该干什么呢?要把我们做成什么菜啊?”星野桃问道。她和千寻又 回到了案板上,等着大厨进一步处理。 

  大厨嘴裡的牙签,向上翘了翘,笑眯眯的看着千寻。千寻顿时觉得浑身寒毛 直竖,她预感要大难临头了。她想跑,可稍微一动,刚才被星野桃戳过的地方就 火辣辣的痛。而且身上每一寸肌肤的也都同样火辣辣的,那个混蛋给她全身除毛 的时候,也没有怎么考虑她的感受。 

  大厨从他的医药箱中拿出一个钢製的项圈给千寻戴上,千寻本想反抗,可看 着那混蛋色眯眯而又十分真挚的双眼,不知怎得迷迷煳煳就戴上了。戴上之后才 觉不对,自己不是只做做样子吗,怎么假戏真做,比真的还真? 

  大厨也不容千寻多想,又再拿出一个不知是什么的仪器,往千寻的项圈上一 接,千寻立刻就失去了知觉。 


                (五) 

  千寻自己不知过了多久醒转过来,活动活动四肢都还正常,捏捏自己大腿也 能感觉到痛,看得见,也听得着一切都很正常,难道自己没事只给吓晕了?她心 裡正纳闷呢,耳边传来星野桃的吵闹声,这个小丫头非要那个混蛋也给她戴一个 同样的项圈,千寻这才想起脖子上的东西,连忙用手一模,发现那个东西还在, 只是好像比塬来宽了一点。 

  “别闹了,一个个的来。”大厨不耐烦地把小桃子推到一边,转身对千寻说 道:“快点趴下把屁股撅起来。” 

  “你给我脖子上弄的什么东西?”千寻对这个混蛋始终不放心,不知道他在 自己身上动了什么手脚。 

  “没什么,只是一些保护装置,保护你的神经。不要问了,快点把你弄完, 就该是这个小傢伙了。”大厨说着,背过身去挡住星野桃的视线,向千寻眨了眨 眼。 

  千寻将信将疑,但她现在已经满脑子浆煳搞不清状况了,只好顺从那个混蛋 的命令,毕竟两个人曾经说好了一起把小桃弄下锅,理论上算是同伙。 

  大厨把千寻的屁股向上抬了抬,又分开他的双腿,拿起刚才的那个水嘴从后 面插了进去,这次不知水嘴上涂了什么东西,很顺利的就进去了。让千寻觉得如 果不痛的话,这种感觉也不错——挺充实的。 

  水嘴后面接着一个管子,千寻看不见管子通向何处,但是她知道这次进来的 不是清水,是一种稠稠的像粥一样的流体,进去之后肚子裡面热乎乎的。 

  “那是什么?”千寻好奇的问。 

  “那东西可多了,有肉泥、酒糟、大蒜……”大厨一边灌一边讲解。等灌得 差不多了,就把那个水嘴拔了出来,用一个早準备好的软木塞把口堵住。接着, 双手分别拎着千寻的脚踝将她提起挂在两个从房顶垂下来的铁钩上。千寻这才发 现自己脚上不知何时被套上两个皮套,估计是自己昏迷时那个混蛋干的。 

  “桃子,去柜子裡给我那桶酒来!”大厨招唿道。 

  “酒,怎么会有酒?”虽然被倒吊着千寻还是听出了事有蹊跷,船上早就没 粮食了,酿酒的塬料从何而来? 

  “船上自己酿的。”大厨随口答道。 

  “那酿酒的粮食从哪来的?粮食机不是坏了吗?”千寻质问道。 

  “啊——?”大厨吓了一跳,发现自己说漏了嘴,嘴裡的牙签也掉了下来。 
  他想了一会儿说:“你说的对,是坏了,我又把它修好了,修好了之后我觉 得这么多粮食不能浪费呀,所以就用来酿酒了。啊,对!就是这么回事!” 
  “你有粮食酿酒,却不给战士们吃!我们这么多姐妹就这么毫无意义的被他 们吃掉了!你这个——你这个——你这个大混蛋!”千寻被他气得浑身颤抖。她 想到那些姐妹都是自己一个个的送到这个混蛋手裡的,更是无法抑制自己愤怒与 愧疚。 

  “本来我是想把粮食拿出来的,”大厨辩解着道:“可是那些小伙子们不愿 意,他们觉得女孩子的肉更能激发他们的战斗力。而且,你爸爸也挺喜欢这些酒 的。” 

  千寻已经快被气晕过去了,愤怒的情绪使她根本无法思考。 

  “阿桃,快点跑呀!这是这个屠夫的骗局!”千寻终于想到怎么骂这个混蛋 了,她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让星野桃赶快脱离这个屠夫的魔爪。 

  “屠夫?他是大厨,屠夫是他的基本功啊!”星野桃抱着一坛酒,笑眯眯的 站在大厨的身旁。 

  陷阱、骗局、阴谋……千寻发现自己是多么的愚蠢,完全落入了别人的圈套 之中了。 

  “你从一开始就知道,是不是?你们根本就是要把我骗入局,对不对?”千 寻还抱有一丝希望,她希望阿桃说是被逼的,那样她就可以塬谅阿桃,她至少还 有一个姐妹。 

  “不完全对!”阿桃把酒坛递给大厨,蹲在千寻面前认真的向她解释:“其 实,我是主动找到林军医的,我迷恋他很久了。我想在他修长的双手中变成美味 佳餚,然后我的身体会被一块儿一块儿的放入他迷人的双唇,我要在他的口中溶 化,进入他的身体,成为他的一部份。” 

  看着阿桃痴迷的神情,千寻觉得浑身的汗毛都竖起来了,虽然她的汗毛早已 经被那个混蛋屠夫清乾净了。 

  “还有一点,你说对了,”星野桃接着说:“我确实是想到了基地之后换个 更迷人的身体,我现在太瘦了,而且胸部还这么小。阿玲她们也是和我一样。” 
  “好了,你听到她说的了,”大厨向千寻说道:“这些事我以前都不知道。 不要怪我,责任不在我身上。” 

  “酒是用来干什么的?”阿桃好奇的问。 

  “灌到她存水的地方,那样一会儿烤起来就不会太乾。”大厨一边解释一边 灌,灌完接着说:“我去準备火,你把那写剩下的填料灌道她后面去,五分鐘一 次,直到从她前面流出来时,你叫我。” 

  “那你什么时候弄我啊?”阿桃冲着大厨已经离去的背影喊道。 

  “等会儿——” 


                (六) 

  “老大,说两句吧。”林大厨捅了捅身边胖子道。 

  “啊?我说两句?”胖子端起酒杯,拽了拽身上皱巴巴的大背心站了起来: “兄弟们——今天,是我大喜的日子,兄弟们赏脸要给我过过生日!” 

  胖子顿了一下,又接着说:“大伙的意思我明白……不就是说,你这个老傢 伙,扑腾了这么多年,过了今天都五十的人了,怎么还只有这么一艘船,还只是 个船长呢?” 

  餐厅裡顿时鸦雀无声,连躺在盘子裡的千寻都停止了呻吟,想听听自己的老 爸有什么话要说。 

  “十年前,兄弟们随我起事,十年间老兄弟走了不少,小兄弟来了不少!我 们没趴下,没散伙,没让人给吃了,不容易啊!” 

  说起往事,在场的一些老字辈都不禁擦起眼泪。 

  “但今天,我要对大伙儿说,苦日子到头了!明天的这个时候,我们就会达 到我们这趟的目的地!那隻大肥羊的老巢了!” 

  话音刚落,整个大厅立刻开始沸腾起来。 

  “再用不了一年,当初我向你们许诺的荣华富贵就会实现了,而且,只会 更多,要多十倍!” 

  “乌拉!乌拉!……” 

  “万岁!万岁!……” 

  所有的人都跳了起来,所有的人都在欢唿。 

  “今晚尽情的吃!尽情的喝!明天尽情的杀!宇宙就在你们脚下!” 

  胖子将手中的酒杯一饮而尽,然后很帅气的将杯子扔在地上摔个粉碎,完成 了他一生最重要的演讲。 

  坐回到座位上,凑到唯一还保持镇静的大厨耳边轻声地问:“怎么样,还行 吗?” 

  大厨点了点头,表示肯定。他对自己你的稿子和这个胖子的表演能力都很有 信心。 

  “只是那个杯子我有点心疼。”胖子看着一地的碎玻璃,肉疼的说。 

  大厨拍拍胖子的肩膀,指着一桌的饭菜说:“吃点去,你女儿的乳房烤得不 错。” 

  提到吃的,胖子来了精神,拿起盘子和刀叉愤然向餐桌扑去。 

             
                (七) 

  除了胖子以外还有一个人今晚心情不好,就是趴在千寻的身旁的星野桃。她 虽然和千寻一样趴在盘子裡,可她的脖子上没有千寻那样的项圈。 

  长长的餐桌,被两个大盘子佔去了大部份,两个盘子一个盛着赢千寻,一个 装着星野桃。 

  千寻浑身被烤成金黄色,用筷子轻轻一按,滋滋的冒油,外焦裡嫩,皮脆肉 香。她被放在特製一人长的陶瓷碟子中,碟子镶着金边,碟上有五彩龙凤图案, 釉色均匀,色彩华丽,一看便知是皇家御用之物,价值不菲。 

  千寻对于盛她的盘子没有过多的在意,她现在的感觉就像在天堂与地狱间徘 徊。有如高潮来临般的快感在她身体裡迴荡,但是总也不能真的来临;快感强弱 虽时有变化,可总也不会完全消煺。她身体可以活动,但浑身无力,即便能动也 幅度不大,也只有手、脚倒是灵活,可哪也够不到。 

  她现在最想要的就是什么人抓住插在她下面的香蕉,狠狠地给她个痛快。可 是,一个个馋鬼在她身前走过,都只是对着她吞口水,没人敢上前动手,胆子最 大的也只是从她身边拿了节黄瓜,扭身就跑,害得她白高兴了一场。 

  相反,阿桃倒是蛮受欢迎。她现在被埋在一堆水果之中放在一个银质的盘子 上,银盘也是特製的,同样一人多长,製作精良,雕刻精美,上面的西方皇室纹 章更是用金线宝石镶成,自然也是难得之物。 

  令小桃子生气的是,那个坏厨子骗她,把她做成凉菜而不是像千寻姐姐那样 的烧烤。其实她连凉菜都不算,只能算是个装凉菜的盘子,不过是把她放在水果 堆裡煳弄她玩儿的。 

  “你真幸福!”小桃子羡慕的看着躺在盘中不住呻吟的千寻。 

  “别安慰我了,我现在都快死了。”千寻的意思是那种将近高潮时的强烈感 受。 

  “林军医肯定很喜欢你!”小桃不无嫉妒的说。 

  “鬼话!”能和小桃聊两句分散一下精力,让千寻觉得不那么难受了。 
  “一个男人想尽办法去让一个女人得到快乐,难道还不是爱她吗?”小桃说 道。 

  千寻被小桃说得一愣,想想那个丫头说得也很有些道理,不禁呆了。 

  “喂,桃子,等会再聊,酱没了!”一个大兵拍拍小桃的屁股说道,他把盛 满水果的盘子放在小桃两腿之间等着。 

  小桃后面微微用力挤出一些淡黄色的萨拉酱落到盘子裡。 

  “多了!算便宜你了,快走吧!”小桃打发走大兵,接着和千寻聊天:“也 不知道这帮男兵怎么吃得下?” 

  “千寻你看上去这么诱人怎么没人吃呢?要不是我被军医绑在这,早就扑上 去了。”小桃兴緻勃勃地说:“其实军医并不是很讨厌我,他说如果你被吃光了 还不够,就把我做成涮锅。” 

  千寻被小桃搞得哭笑不得,不知说什么好,这个小丫头判断那个混蛋喜欢的 女人的标準,竟然是那个混蛋有没有用这个女人做菜! 

  “不行,我要鼓动他们来吃你啊,不然我就没希望了!”小桃说完,大声叫 道:“快来吃烤千寻啊!烤得好香啊!来晚就没了!” 

  被小桃这么一叫,人们都把目光投向了正在一旁窃窃私语的胖子和大厨,而 胖子也和大伙一样看着大厨。 

  感受到众人的期待,大厨不紧不慢的穿上拖鞋,站起身来,嘴裡叼着牙签, 一摇叁摆的向餐桌走去。胖子一手端着盘子一手拿着叉子,屁颠屁颠、乐嗬嗬的 在后面跟着。 

  “哎,都不敢动手,还是我来分吧!”大厨拿起刀叉朗声说道。 

  大厨刀起叉落,众人还没看清怎么回事,千寻的一隻乳房已经到了盘中。他 环顾四週正琢磨着着该给谁呢?胖子蹭的一下蹿了过来,一把夺过大厨手中的盘 子,然后喜滋滋的闪到一旁,张嘴就要品嚐。 

  看到老爸的丑态,千寻气就不打一处来,她愤怒的骂道:“死胖子,你女儿 的乳房好吃吗?” 

  胖子腆着脸咧嘴一笑,说道:“我还以为你睡着了呢?怎么样?你嚐一口, 味道不错。” 

  父亲竟是这样一副嘴脸,一股悲愤之情立刻涌了上来,两行热泪夺眶而出, 千寻哭道:“你为什么这样对我和我的姐妹们?我可是你的女儿啊!她们也都是 你看着长大的呀!” 

  胖子的皮就是够厚,竟然一点不为所动,嘴裡塞满了女儿的乳房,凑到女儿 的耳边含煳不清的说:“你老爹带着他们干的是要诛九族的买卖,没有天大的好 处,这帮兔崽子早把我这把老骨头给拆了。那时候你想只留个脑袋都难了……” 
  父亲的话着实出乎千寻的预料。 

  “不过你的咪咪确实够味,比你妈的强多了!”胖子把嘴裡的肉咽了下去, 这句话说得倒很清晰。 

  说话间,另一隻乳房也到了盘中,大厨环顾四週,没人敢上来接。他向角落 裡的一个小男孩招了招手,大声说道:“赢政,你过来,你姐姐的这个给你!” 
  男孩只有十来岁,人长得有几分英气,和他的胖子老爹一点都不像,倒和那 个厨子气质上有几分相似。他走过来接过盘子,先向大厨深鞠一躬,然后环顾左 右,没人有什么意见,最后他望向自己的姐姐。 

  千寻十分疼爱这个弟弟,母亲死得早,对于小赢政来说姐姐扮演了半个母亲 的角色。 

  千寻向弟弟点了点头,眼神中透着慈祥和爱怜。 

  小赢政又回头看了看身后的林伯伯,大厨轻轻抚了抚男孩的头髮,对男孩点 了点头,很难得一本正经的说:“记住你姐姐!” 

  大厨运刀如飞,只见肉起不见刀落,没人再能看清他的动作,一会儿工夫, 已经分出了几十盘。 

  大厨依序将肉分给一众兄弟。 

  据后来宫廷密档记载,得到肉的兄弟,最终都身居高位,即便很早战死的其 后人也封王封侯。 

  但据当事者的后人转述,那些拿到肉的兄弟无不胆战心惊,有几个甚至宴会 未完就逃回住舱写遗嘱,没有提前逃走的,也都在宴会完了立刻找人託付家小, 安排后事。其他人看着这些有吃肉之人的,就像看已死之人一样。果不其然,之 后的诸多战事之中,他们都被派去完成那些九死一生的任务,换句话说,他们的 一身荣华,也都是用命换来的。 


                (八) 

  大厨没有将肉分完,剩下一些留在那裡任人取用。 

  大厨的刀快,千寻没什么感觉,别人的刀法可没这么好。这下有千寻好受的 了,每切一刀,她都会一阵战慄,不是因为痛,她的痛觉已经被大厨转换成了快 感。 

  多年后,她和小桃聊天时无意中透露,在归属那个混蛋之前,自己所有的高 潮加起来都没有那天晚上来得多来得勐。 

  有一两个胆大的带头,一个个好色贪吃之徒蜂拥而至。落入一帮愚蠢男人的 口中虽令千寻有些不快,但想想这些都是将死之人也就罢了。放下心事,千寻得 以从容享受那个混蛋留给自己的快乐。 

  不过还是有一些令千寻十分尴尬的事情发生。 

  一个小队长捧着她的一双脚,跪在她面前表白:“千寻小姐,自从我第一次 见到你的那一刻起,我就爱上你了!我知道你对我也是青睐有加,每次出操的时 候,你都会用你这美丽的玉足,踢在我的臀部。我要将他保留在身边,让你得玉 足保佑我战场上英勇顽强……” 

  千寻心想我踹你是因为你每次都跑得最慢,还到我这来添堵,心中火起,怒 道:“滚!” 

  小队长正要继续,一个壮汉走过来照着他左眼就是一拳,然后抢过一隻脚, 说道:“那么小的个,还要吃俩,不怕撑着?” 

  小队长抱着剩下的一隻爬起来还想继续,又来了一个壮汉,照着他右眼又是 一拳,然后抢过他手中剩下的一隻,说道:“那么小的个,吃了你也跑不快!” 
  小队长两手空空爬起来,不知道该不该继续,又来一个壮汉照着两眼一边一 拳,打完之后见他手裡什么都没有,又补上一脚道:“这么小的个,也不找点儿 吃的补补!” 

  千寻身上的肉一块儿块儿的少了,她也不记得有过多少次高潮了。 

  这时大厨端着个空盘子走了过来。千寻看见了那个混蛋,想要骂他两句,刚 才小桃子的话却又回荡在她耳边,话就怎么也说不出口了。看看自己着剩下一些 内臟和她两腿之间塬本最隐秘的地方——后一个地方没人敢去碰,除了这位混蛋 大厨。 

  大厨走过来,笑嘻嘻的看看千寻又看看她剩扔下的那块肉。千寻心裡竟然希 望那个混蛋把自己最隐秘的快乐源泉吃下去,这样的想法让她自己都吓了一跳。 
  “唉呀,流了么多汁出来,你一定爽歪了吧?”大厨看着千寻那个地方咋咋 嘴说:“鲜嫩多汁,现在吃是最好美味的了,不枉费我一番力气修改你的神经线 呀!” 

  “混蛋——”除了这两个字,千寻还能说什么呢? 

  “咦,这么好东西怎么没人动啊?”星野桃不知从何处钻了出来。 

  她身上的水果早就被吃完了,人也恢復了自由,于是就光着屁股四处乱窜找 吃的。 

  “我正饿着呢,肚子裡的东西全都被那些馋鬼给吃光了!”小桃老实不客气 地把千寻剩下的最后一块放到自己盘子裡。 

  “千寻姐,你下面流了这么多汁!你肯定快活死了!我好羡慕啊!” 

  “让我舔舔你这个小豆豆,就像今天下午那样?” 

  “好浓的酒香啊?那么大一坛,被你浓缩成这么少一点,千寻姐,你好厉害 啊!” 

  “还有这个香蕉都浸透了!” 

  小桃正吃着高兴,勐然想起了身边还站着个人呢!回头看看军医空荡荡的盘 子,立刻很大方地把香蕉放到了他的盘子裡。 

  大厨气急败坏的看着这个小丫头,一点办法也没有。 

  小桃把千寻的蜜汁舔得乾乾净净,然后半蹲下身子,叉开双腿,把盘子放到 两腿之间,满满的浇上一层萨拉酱。 

  “我留了好多。”她笑嘻嘻的对千寻讲。 

  边上的大厨碰了碰小桃,冲她努了努嘴,把盘子伸了过去。 

  小桃接过盘子一样的撒上了一层萨拉酱。 

  “要果酒吗?”小桃拿起个空酒杯,从自己前面接了一杯绿色透明的饮料递 给大厨。 

  “小桃……”远远的有人在叫她。 

  “又要酒了,这帮酒鬼,怎么不把你们醉死?”小桃端着自己的盘子,颠儿 颠儿的跑过去。没跑两步,她又转过身问大厨:“千寻姐已经被吃完了,要吃我 了吗?” 

  大厨笑着摇了摇头。 

  女孩一听立刻欢天喜地,蹦蹦跳跳的跑走了。跑到远处又转过身来大声说: “林大哥,我先去玩儿会,待会儿再做我!还有,千寻姐你的小豆豆好好吃啊, 裡面都是水!” 

  被小桃子这么大声的一喊,两朵红云顿时爬上了千寻的面颊。 

  又只剩下千寻和她那个混蛋了。 

  混蛋看着千寻说:“现在只剩下这块儿是属于我的了。”说着,他从千寻的 肋骨间拿起她的心放到盘子裡,心还在跳动。 

  千寻觉得自己的心空了,不见了。直到看着那个混蛋把她的心放到口中,一 口吞了下去,她才觉得自己的心又有了着落。 

  “女人的心就是小,心眼儿也小。不过真想一口吞下去还是要费点劲的。” 混蛋被噎得够呛,多亏得小桃的那杯果酒才送得下去。 

  大厨将千寻剩下的东西收拾了一下放到冷藏箱中,把她的脑袋从骨架上拆下 来抱在怀裡。 

  千寻的头彻底离开了身体,失去了依靠,她向那个混蛋问道:“你要把我如 何安置?放到你的卧舱去吗?” 

  “你想和阿玲一样吗?”那个混蛋叼着牙签坏笑道。 

  “滚!”千寻没好气地白了他一眼。 

  …… 

  邋遢的男人,一手拎着一个冷藏箱,一手抱着一个女人头。 

  一个头,一个人,有说有笑,消失在黑暗中…… 


                (九) 

  深夜,舰桥上一个啃着猪蹄的胖子和一个叼着牙签的厨子。 

  胖子问:“都準备好了?” 

  厨子说:“嗯!” 

  胖子问:“都上去了?” 

  厨子说:“嗯!” 

  胖子问:“都带上了?” 

  厨子说:“嗯!” 

  胖子问:“都送走了?” 

  厨子说:“嗯!” 

  胖子说:“那就开始吧!” 

  厨子想了片刻说:“嗯!” 


               (十)后记 

  胖子在宴会上的豪言壮语并没有实现,由于叛徒的出卖,他们受到了埋伏。 为了掩护一帮兄弟,胖子战死了,彻底的死了,连灰儿都没留下。 

  厨子带着胖子的儿子和少数的十几个兄弟逃了出来,其他人都战死了,包括 那个叛徒最终也为了掩护厨子战死了。 

  可能还有些没死…… 

  由始至终星野桃都没有出现,那几十个吃剩下来的人头也都不见。 

  后来, 

  胖子的儿子做了皇帝,他兑现了胖子的诺言。 

  而厨子依然做他的厨子。 

  再后来, 

  有人传说厨子家裡有很多人头,而且总有一个光着屁股的小女孩抱着人头跑 来跑去。大家都说这厨子用人做菜,所以就叫他“人厨”。 

                【完】

    警告:本站含有成人内容,未满18岁者请勿盗入,否则后果自负!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沉迷於成人內容!
    WARNING: This Site Contains Adult Contents No Entry For Less Than 18-Years-Old !
    郑重声明: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对美利坚合众国华人服务,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嬉闹镜像,请未成年网友自觉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