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开奖直播  »  都市言情  »  [堕ちた少年勇者~淫魔姫の罠](全本)作者:
[堕ちた少年勇者~淫魔姫の罠](全本)作者:

提示:图片采集于互联网,内容可能含有裸聊、找小姐等欺诈性广告,请各位不要打开以免上当受骗,祝大家生活性福!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记住下面两个地址发布页!方便随时找到亚洲AV电影站

地址发布页:地址发布页:

堕ちた少年勇者~淫魔姫の罠

 

 字数:14358
 

    地处古拉吉恩大陆西南的边陲小国罗塞鲁斯,王都克莱因。尽管已经入夜, 因为明天的喜事,城里仍然十分热闹。
 
    这“喜事”,就是王女奥古斯都与护国英雄的婚礼。
 
    * * *虽然比不上南方的克拉姆纳德大陆,但还是好过终日战乱的西方 塞德鲁大陆。古拉吉恩大陆虽然国境线上偶尔会有些小摩擦,但整体来说还算祥 和。
 
    不过,罗塞鲁斯边境线上有数个直通魔界的地宫“冥宫”,因此常常遭到魔 族的侵略。
 
    当然,王国对此也不是置之不理。但是王国每次把冥宫的入口填埋封印之后, 往往几年之内又会被魔族重新打通。况且,要小国在边境维持庞大的兵力,于财 政上也不可行。
 
    于是,“冒险者”这一职业应运而生。罗塞鲁斯只派遣少量的军人对其进行 监控。强大可靠的冒险者可获得王国颁发的许可,有权巡视及探索冥宫。罗塞鲁 斯也藉此维系了国内的治安。
 
    对于冒险者而说,探索冥宫(可谓高风险高回报)也有与之相应的好处,所 以从来不乏志愿者。
 
    这个政策貌似高明,然而数年前,平衡却因魔族的入侵而崩溃了。
 
    某冒险小队深入冥宫后一日不还。驻兵队长对此深感不安,就此向王都发出 警报。传信鹰甫一放飞,魔族就已大军压境。
 
    魔族军团继而向罗塞鲁斯内陆进军。短短数日之内,罗塞鲁斯四分之一国土 既告沦陷。所幸沦陷区人口相对稀少,还没有到无可挽回的地步。
 
    于是,罗塞鲁斯王国与“魔王军”正式开战。三年间,战况胶着。用兵益久, 民生凋敝。为了扭转事态,罗塞鲁斯王国重拟作战方针,转而重视“以少量精锐 刺杀敌军指挥”,即所谓“勇者斗魔王”。
 
    “克服万难打败魔王”。听起来不错,可任务极为危险。为了维持战线,王 国不可能从前线抽调正规骑士。这样一来,勇者的人选便仅限于冒险者公会招募 的志愿者。
 
    宫廷魔导师兼占星术士,沃丹(德语wotan )唱道:“讨伐魔王之勇者,业
 已出世”。
 
    这话要是换做别人说,众人必然一笑了之。可是沃丹入相三十余载,提点国 是,这番话分量自然不同。且沃丹早前已预料到魔族入侵,并督促各方重镇治兵 守备。这时他的话,自然没有人敢不听。
 
    沃丹主持观天。占星的结果,勇者是一名极为平凡的冒险者少年。少年仅被 告知“你很有潜质”,就被强行拖入了训练营。
 
    就连神仙都会叫苦的严厉特训,14岁的少年竟然承受下来。不仅如此,少年 的战斗技巧飞速提升,短短不足一个月的时间里,剑术与魔术都已远超新人的水 准。人们终于相信,他就是天选之人。
 
    少年很快被国王召见,并被授予讨伐魔王的重任。少年成为冒险者的初衷, 也是因为担心国家,一心想伸张正义。现在能接受国王的任命,自然欣喜不已。 
    王国也同时派出了三名同伴与少年同行。
 
    著名剑圣的孙女,号称师门第一的年轻女剑士。
 
    幼年时就被冠以神童之名,博闻强识的德门僧侣。
 
    以及从小被沃丹收养,作为关门弟子修业至今的少女魔法师。
 
    正因为有沃丹这样的伯乐,所以罗塞鲁斯历来人才辈出。包含勇者在内的四 人小队,不出两年就已将横行边境的魔王军一扫而空,并且打倒了三名魔族骨干。 四人乘胜追击,由冥宫长驱直入,侵入魔界。几经鏖战,最终打倒了自称“魔王” 的高阶魔族,并且于一年前凯旋重归王都克莱因。
 
    出发时还是一个稚气未脱的孩子。但是经历了两年半的战斗磨练之后,荣归 故里的勇者,已经是一个高大的美男子了。
 
    人们欢呼着,兴奋地迎接这位传奇般的勇者。其中最激动的,是王国的公主。 她当年落入魔爪时,正是勇者打败了魔界四天王之一的大将,将她解救出来。从 那时起,公主就为勇者的英姿所倾倒。
 
    勇者被授予贵族身份,三名同伴也获得了相应的奖赏。
 
    对于王国的贵族们来说,当初的勇者不过是个只会打架的乡下人,但是如今 的勇者却显得彬彬有礼,宛如一名社交老手。即便身处宫廷贵族之中,也能令人 过目不忘。
 
    凯旋归来后一年之中,勇者一边指挥边军扫荡魔王军残党,一边慢慢接近王 女。最终,两人坠入爱河,而明天就是婚礼日了。
 
    虏获了下任女王的芳心。论入赘的话,没有比这更好的结果了吧。
 
    当然,勇者在政坛上跃升如此之快,王宫里总有人不服。但是国王对勇者非 常欣赏,加上勇者是民心所向,反对派也没能掀起什么风浪。
 
    * * *“fufufu……终于,走到这一步了吗。”
 
    站在王城第二高的露台上(当然,最高的是国王夫妇的居室)眺望月空,勇 者一阵狂笑。那神态一点也不像勇者,反而像是奸险的大阴谋家。
 
    “相公,要谨言慎行呀。”
 
    勇者也注意到自己的失态,收起笑容。然而,隔着银白的骑士铠,公主仍然 能感受到勇者无法掩饰的欢喜——愉悦之情。
 
    这时……
 
    “哼,很惬意嘛。”
 
    “谁!”
 
    勇者闻声戒备,警惕地检视四周。
 
    (声音是从——那边传来的)
 
    “上面!?”
 
    勇者回头仰视城堡。与主塔相邻的尖塔顶端,一人手握旗杆,立在陡峭的尖 顶上。
 
    来者像是名十五六岁的金发少女。但是,从她身上散发出的“魔”气,以及 双耳上方褐色的角,都可以知道,“她”绝不是人类。
 
    “你这家伙,是魔族吧。怎么溜过城堡的结界的?”
 
    “……fu”
 
    少女像是作弄似地微笑着。哗……地一声,少女张开暗红色的翅膀。
 
    “那双翼……难道是魅魔!?”
 
    魅魔(Succubus),又称淫魔或梦魔。在魔族中,通常被视为中等偏下的种
 族。乍看之下是人类,而且是极为美貌的女性,但是展露本性时,背后会生出蝙 蝠一样的翅膀,头上也会生出角。
 
    魅魔擅长暗黑系及精神系的魔术。同时藉由敏捷的动作及锋利的指甲,魅魔 在近身搏斗中也不落下风。虽然不及Harpy 那样的鸟人族,但魅魔高超的飞翔能 力,让她们就算面对多名冒险者也不会轻易落败。
 
    可是,魅魔的体力相对低下,魔术,体术,飞行在魔族中也都不是最高水平, 所谓样样精就是样样不精。正因如此,强大的冒险者在一对一的决斗中,还是有 希望打败魅魔的。
 
    少女展开双翼,向半空中一跃而起。身着黑色的革织束腰(corset)与比基
 尼下装,还有同样材质的黑色及肘革质手套和过膝长靴,可谓很有魅魔风范。 
    魅魔因种族特性使然,身材往往都很丰满。以魅魔的标准来说,少女的体型 稍稍苗条了一些。尽管胸部还有些青涩,但是盈盈一握的腰肢,柔软光滑的曲线, 也让少女拥有了十二分的魅力。
 
    然而——“哈!还不足一年,你就已经忘记这张脸了吗?”
 
    “!难,难道是你!?”
 
    急速跃下的魅魔不知从何处取出两柄漆黑的短剑,握在手中。
 
    勇者急忙从腰间拔剑出鞘,准备迎击。
 
    ——铿!叮!
 
    两把黑刃与一束银光交织在一起。
 
    “哈哈哈哈!我一直等着这一天呀!你这个假货!”
 
    “没想到你还活着……还以为你很久前就在魔界一隅灰飞烟灭了呢”
 
    “在你让我一无所有的时候!我怎么可能死!!”
 
    讨伐魔王的“勇者”凯旋归国。此前半年多的时候,勇者摩根(Morgan)一
 行人已打倒了魔王军四天王中的三人,趁势暗度冥宫,直捣魔族的根据地——魔 界。
 
    一般说到魔界,人们都会误解为瘴雨蛮烟的不祥之地。但就勇者一行人亲眼 所见,这片土地也并没有想像中那样悲惨。
 
    不过,与人界(地上)不同的是,魔界的天空没有太阳,只有一轮稍大的明 月,没有阴晴圆缺,一直照耀着魔界的大地。
 
    因此,植物的生长情况也不好。动物亦然。这片土地无论如何都谈不上丰茂。 魔界侵略人间的理由之一,也是为了获取地上的资源及日光下的领土。
 
    另外,“魔族”是指出生在魔界,通言语,有一定知性的生物。“魔物”则 指除魔族之外魔的眷属。打个比方,就像地面上“人类”和“动物”的关系。 
    勇者一行人小心翼翼地隐藏身份,在魔界秘密行动。虽然统称“魔族”,但 其实不同“魔族”之间容貌差别很大。不少魔族的长相和人类非常接近。只要装 上角和尖耳,再把皮肤涂成蓝色或红色,就很少被怀疑了。四人得以在零星的魔 族集落上补给食粮,重新踏上征途。
 
    直指魔王的项上人头。
 
    魔王军与人类不同,只靠实力说话。魔王就是凭藉不世之勇君临魔界。若能 将其击毙,魔王军必然会自行瓦解,实际上,在三名天王死后,侵略人间的魔王 军已经如鸟兽散了。
 
    摆在魔王城堡之前的最后一道屏障,就是这座魏玛(德语Weimar)城塞的领
 主——仅存的天王,魔王军的军师,女将菲(Fay )。
 
    即使战况对菲已经极为不利,菲仍凭藉着智谋让勇者一行人吃了不少苦头。 在与魔王决战前若不将其歼灭,大战之际必然会多出许多变数。
 
    利用少数精锐逐个击破敌军将领(Top ),这是勇者小队的基本方针。 
    不过这次,效果却适得其反。不,应该说是正中菲之下怀。
 
    四人被城塞各处的机关陷阱隔断。不得已,摩根与菲展开了一对一的决斗。 
    要论纯粹的武力(剑术与魔术),摩根的实力或许还在菲之上。
 
    然而,经验不足是摩根最大的弱点。虽然菲看似不过二十,实际上却是近百 岁的女妖。论心理战,菲可谓一日之长。或者直白点说,和摩根相比完全是大人 和小孩的差距。
 
    一进一退几个回合下来,菲终于抓住了摩根一个小破绽,用自己的“能力” 封住了摩根。
 
    圣剑的攻击被细剑(rapier)与格挡剑(main gauche )巧妙地架住,就在
 白刃相接,目光相交的那一瞬……摩根的身体不知何故,一下僵在原地。(摩根 因为追求速度并没有佩戴头盔)菲自然不会放过这个大好机会,右掌直探摩根面 颊。
 
    在与菲的指尖接触的那一刹那……
 
    “可恶……提不起力了……”
 
    “哎呀呀,真可惜呢,勇者小朋友”
 
    魅惑(Charm )与吸精(Energy Drain)的连招,终于令摩根体力不支,继
 而败北。
 
    精气全失的少年陷入了昏迷,然而淫魔却也没有起杀意。菲轻轻抱起少年, 向城堡中的密室走去。那神态甚至可以用温柔来形容。
 
    菲几经周折,褪下了勇者的盔甲。摩根被剥得只剩单衣,五花大绑捆在魔法 阵中央。
 
    “kukuku,终于,我终于可以如愿以偿了!”
 
    狂笑之后,菲缓缓唱起不祥的咒语。
 
    * * *摩根悠悠转醒。
 
    “呜……这里是……”
 
    昏暗的牢房,身后的手铐。自己想必已落入敌手。
 
    (冷静。活着就还有希望。可能还有援军,可能还可以交涉……)
 
    摩根抑制心头的焦躁,竭力保持平静。
 
    就在这时。
 
    “哎呀呀呀,落入魔爪的公主殿下,终于睡醒了呀”
 
    伴着虚伪的笑声,什么人推开了牢门。
 
    背光处看不清她的面貌,不过,熟悉的女低音昭示了来者的身份。
 
    “可恶,菲……吗?”
 
    摩根一时不敢确定。眼前的“菲”一反“常”态(毕竟摩根只见过菲三次), 并没有穿着女魔族的暴露衣装(costume ),而是全身被甲,完全有失魅魔风度。
 
    “啊,正是……hmm ,这么暗很难看清吧。[ 要有光] !”
 
    菲咏唱起“灯”的咒文,房间顿时明亮起来。
 
    炫目的光芒晃得摩根睁不开眼,可适应光明之后,摩根惊讶得目瞪口呆。 
    菲不知何时站在摩根的面前。虽然还是老面孔,可是菲一身铮亮的银铠(plate
 mail),长剑在腰,左肋夹着羽盔,摩根几乎认不出来了。
 
    但这还不至于目瞪口呆。
 
    她的装备简直是和勇者从同一个模子里套出来的。
 
    “混蛋,你怎么这身……!难道,想扮成我混入同伴之中,与魔王里应外合!?”
 
    据说有些魔族擅长拟态及变身魔法。魅魔的话,只需要隐藏角翼就能轻易化 成人类的模样。菲身为魅魔中的最强者,必然深谙此道。
 
    摩根慌忙之中想站起来,忘记双手还被铐在墙上。一个趔趄,摔跪在地。 
    “fufu,很敏锐嘛。不过,也只有40分左右的水平噢”
 
    菲笑盈盈地俯下身。
 
    “来来,好好看看。这身甲胄,这柄长剑,有印象吗?”
 
    “你想说什……”
 
    摩根一下愣住了。
 
    “难,难道……不可能!?”
 
    无疑,这正是非“天选勇者”不能使用的祝福圣器。
 
    两年多来,它们助摩根克敌无数。
 
    “怎么可能?圣剑和圣铠应该只有我才能用啊!魔族只要被碰到就会痛不欲 生才对啊!!”
 
    圣剑与圣铠上散发出淡淡的光晕,绝不可能是仿冒。
 
    “hoho. 那是因为,现在人家才是神圣的“勇者大人”啦”
 
    “开什么玩笑……”
 
    “kukuku……还没发现吗?可怜的“女淫魔”摩根小姐?”
 
    “——哈?”
 
    这妖女在说什么呢?
 
    “呐,好好看看自己就明白啦”
 
    摩根顺着菲的嘲笑低下头,再次惊呆了。
 
    自己身上穿的,正是菲暴露的皮衣。
 
    “哈,这,这也是拜你所赐吧!想侮辱我!?”
 
    摩羞愤交加,拼命想挣脱身上的枷锁。
 
    历经半年不见阳光的魔界之旅,摩根的皮肤已经十分白皙。瘦小的身姿与暴 露的魅魔皮衣倒显得意外相称。
 
    “哈哈哈哈哈哈!不是挺搭的吗?很性感哟?”
 
    “可恶……”
 
    看摩根目眦欲裂的样子,菲不禁莞尔。
 
    “话说在前面,这身衣服可不是我替你换上的噢。因为法术的关系,我们都 换上了“应有的打扮”——你也是,我也是。”
 
    菲的笑容已经甜到发腻了。
 
    摩根心中涌起不祥的预感。
 
    “?怎,怎么说?”
 
    “fufufu……人家会好好说明啦。”
 
    菲指尖轻轻抬起摩根的下巴,看着摩根的眼睛。
 
    ““因果交换(チャンゲクス)”——将两名受法者的身份立场对换。这可 是早已失传的秘术。结果嘛,大成功!”
 
    “诶?诶?”
 
    “就是说,现在我才是“受精灵祝福的勇者”,你才是“魔王军四天王之一 点红的魅魔”噢。”(译注:“红一点”指众多男性中唯一的女性,语出王安石 诗句“万绿丛中一点红”)
 
    摩根愣住了。
 
    虽然衣饰和装备有点错位,但是眼前的菲(“隐藏”了角翼)依然是妖艳的 女性。自己虽然穿着淫魔的衣服,但是身体仍然是正常的人类男性。
 
    不管是赤革束腰(bustier )下平坦的胸部,还是比基尼泳装下委屈的“小
 弟弟”,都是有力的证据。
 
    “啊?真是荒唐……”
 
    倘若两人交换了灵魂——就是说,菲的意识转入摩根的身体里,摩根的灵魂 转入女淫魔体内——摩根可能还能理解。
 
    但是,现在看来两人不过交换了衣装。
 
    “fufu,还在怀疑?——好像不肯相信呢。其实好好想想就明白啦。本来, 我与勇者大人,身高和体格都相差好多对吧?”
 
    论体格,摩根要比菲矮半个头。身高可是少年的秘密烦恼。
 
    “……你想说什么?”
 
    “哈哈,对身高很在意吗?但是已经不用担心了噢。作为“女淫魔(succubus)”
 来说,这个高度才最可爱呢”
 
    “真是一派胡言……”
 
    “kuku,嘛,听我说嘛。明明身高不同,我怎么能穿得下勇者的铠甲呢?而 且大小正好。有想过吗?”
 
    “!!”
 
    是啊,为瘦小少年(非常遗憾)量身打造的铠甲,怎么可能适合高挑丰满的 魅魔……
 
    但是事实摆在眼前。
 
    “为……为什么?”
 
    “当然啦,因为我才是这圣铠之主——勇者大人呀。同样的道理,你身上那 件不也很合身吗?”
 
    确实,女淫魔的装束在摩根身上也是刚刚好,没有一处过松或是过紧。皮衣 完美地包裹着摩根的身体。
 
    “就如你刚才所说,人家明明是魔族,怎么能穿戴圣器呢?常理来说是不可 能的吧。”
 
    菲的话合情合理,令摩根不寒而栗。
 
    “一,一定有问题!绝对!你用什么秘术强行封印了圣铠和圣剑……” 
    “不肯死心呢。那么,看看这个吧”
 
    菲咻地一下拔剑出鞘。
 
    “咦呀!!”
 
    摩根小声悲鸣起来。
 
    自己曾经的爱剑,如今却指向自己,摩根心中不由地不安。
 
    不仅如此。看到熟悉的银色圣光,摩根心中竟然恐惧莫名。
 
    “哈哈,不用担心噢,不会砍你的啦。只是轻轻碰一下哟。”
 
    菲果然只用露出的剑腹,轻轻碰了一下摩根的肩膀。
 
    “呀啊——!!”
 
    圣剑像是熔融的铁棍。剧痛瞬间击溃了摩根的意志。
 
    菲饶有兴致地看着摩根套着枷锁满地打滚。
 
    “为,为什么……”
 
    摩根终于勉力挤出几个字。
 
    菲敛起笑容,正色道:
 
    “明白了吧?现在的你,不过是个苟且偷生的秽物!”
 
    无可否认。
 
    看着茫然若失的少年,菲的表情稍稍和缓下来。
 
    在魔界的这近百年间,菲也感触万千。
 
    魅魔这一种族,虽然能力很高超,但地位在魔族中只能算作中下。究其原因, 就是其淫荡的本性。魅魔,必须摄取男精。
 
    菲虽然身为魅魔,但不甘被人轻视。为此,她不顾一切地提升实力,终于晋 升到了魔王军四天王之一的高位。即便如此,很多魔族仍然对她抱有成见。
 
    厌恶旧态依然的魔界,向往充满光面的地上。
 
    于是……
 
    “!对了。算是照顾新人,就让前辈我教你几个生活小贴士吧。”
 
    菲用温柔得不自然的语调,在摩根的耳边轻声说道。
 
    “实际上呢,只要活命的话,魅魔也不是必须要摄取男精。但是——魅魔除 了摄取男精以外,没法自行恢复魔力。在弱肉强食的魔界,这可是致命伤,明白 吧?”
 
    “……”
 
    当然,聪明的摩根十分瞭解这句话的含义。
 
    “而且呢,魅魔嘛,第一次吸了谁的精气,就必须对他言听计从——或者说, 精神上完全无法反抗呢。不管多么屈辱的命令都得……嗯”
 
    菲弯下腰,充满期待地观察着少年的表情。
 
    “……”
 
    摩根不由得颤抖了。
 
    “……就算你说的都是事实,我的同伴们也一定能看穿你的诡计!”
 
    虽然心里没底,摩根仍然纠集仅存的气力虚张声势。
 
    菲笑着直起身。
 
    “fumfum,是呢。不管我的演技多么高超,也总会有破绽呢。
 
    不过呢——现在在大家的记忆里,我可是“从王都以来一路同行的勇者”噢。” 
    “诶?”
 
    “当然的嘛。现在的我可是“勇者”兼“罗塞鲁斯希望之星”。
 
    你也一样。只要集中精神,作为“魅魔”的半生往事,应该也能历历在目呢。” 
    (不过,回忆得越多,勇者的记忆就会愈发暧昧,最后烟消云散噢)
 
    菲刻意把话留了半截。
 
    “好啦,对晚辈的关照就到此为止。我也要出发了噢。与失散的同伴汇合, 一同消灭魔王!”
 
    “!不杀,我吗?”
 
    “啊啊,放心。我会告诉大家“魔界四天王最后一人”已殒命于此。即便小 姐你是魔族,勇者我也没法下手杀害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少女”呢。”
 
    菲嗤嗤笑着。当然,摩根是不会感激的。
 
    “对了对了。那手铐也锈了,大概耐心拉扯几下就会断掉吧。嘛,虽然半天 时间大概不够,但是只要在饿死之前打开就行,嗯。
 
    而且不推荐使用魔法噢。现在摩根小姐的体内,精气= 魔力已经所剩无几。 
    如果耗空的话……会像毒瘾发作一样,变成满脑子只有男精的淫乱痴女噢。” 
    菲临行前还不忘谆谆教诲。
 
    “啊,这扇门破例给你开着吧,算是特别服务。城堡里的魔族大多避难去了, 不过应该还有几个打杂的下级魔族没走。说不定有谁能找到你呢。”
 
    当然,菲可没有这么好心。她是希望,摩根获救之后会按捺不住淫魔的本能, 乞食下级魔族的精液。
 
    一旦如此,摩根将终生沦为性奴。
 
    反之,若不吸食精气。失去了精灵加持的少年在魔界将难以为继。
 
    是每日受胯下之辱苟且偷生,还是逞一时意气最终殒命荒城。
 
    无论如何,摩根都逃不出菲的掌心。
 
    * * *
 
    之后的事情便为世人所熟知。
 
    “勇者菲”一行人几经鏖战(菲对魔王瞭如指掌),终于打倒魔王凯旋而归。 从罗塞鲁斯到全世界都受惠于他们带来的和平。
 
    兼具勇者的威名与军师的智略,菲在罗塞鲁斯如鱼得水,最终如愿与王女达 成婚约。
 
    明日婚礼一过,菲就间接控制了王位的继承权。何况奥古斯都公主对“勇者 大人”千依百顺,即使公主作为女王即位,菲也能轻松操控王国的政局。
 
    可是……
 
[ 本帖最后由 fzl666 于  编辑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fzl666金币 +14转帖分享,红包献上! 

    警告:本站含有成人内容,未满18岁者请勿盗入,否则后果自负!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沉迷於成人內容!
    WARNING: This Site Contains Adult Contents No Entry For Less Than 18-Years-Old !
    郑重声明: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对美利坚合众国华人服务,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嬉闹镜像,请未成年网友自觉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