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开奖直播  »  武侠情色  »  [帅哥沦为丑女皮靴下的奴隶](1- 16)作者
[帅哥沦为丑女皮靴下的奴隶](1- 16)作者

提示:图片采集于互联网,内容可能含有裸聊、找小姐等欺诈性广告,请各位不要打开以免上当受骗,祝大家生活性福!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记住下面两个地址发布页!方便随时找到亚洲AV电影站

地址发布页:地址发布页:

  字数:39767(1- 16)
 
            第一章意料之外的开始
 
  周一,我晕晕乎乎醒过来,挠挠头,然后伸手在枕头底下摸索手机想看时间, 其实我也知道不用看,上班时间早过了,现在都下午一点半了。
 
  风尘仆仆进办公室的时候已经接近两点,我象征性地跟部门经理随便汇报了 两句,她也煞有介事地一边点头一边问我公司新开几家服装店的情况,我随口附 和了几句。就走向自己的桌前,「hi!」新来的女设计师李玉燕向我挥挥手打 招呼,我点点头,径自走到桌前打开了电脑。
 
  我,刚结婚,帅哥一枚,身材高大,喜欢健身,散打,拳击,一副运动员身 材,有人说我像吴彦祖,也有人说我像孙红雷,呵呵,其实我更喜欢后者。我出 生在一个不错的家庭,父母经商,爷爷奶奶高干,外公外婆是医生和画师,刚娶 的老婆成熟漂亮又听话,而我……从小书念得很不怎么样,但是大方会做人,碰 着什么紧急事都很会装,所以我从小就是淘气王,坏孩子首领,不良学生头目, 蛮横霸道,家里的美女老婆被我收拾得服服帖帖,现在,我在市内的这家大型服 装出口企业当个上班族,这家企业的老总是我二叔,所以部门经理也奈何不了我, 况且我在大家面前很尊重她,我混我的日子也影响不了她的地位,所以平时我几 点上班,或者干脆不上班,她也就由着我了。
 
  我坐在办公桌前打开了网页,又抬头看看大家,大家都手头都有事在忙,我 就安心地打开了中国女王信息大全开始浏览,没有金币,没法看片子,那就看图 片,看漫画,看小说,呵呵,您说得没错,我恋足,是个m,不过准确地说,我 恋靴,严重恋靴,从记事起,我就有扭曲的性幻想:被穿着包的紧紧的皮靴(修 腿型:小腿到脚踝包的很紧不能有空隙,修脚型:很紧很有脚型的轮廓,底薄。 类似love- boots里那种,高跟平跟无所谓,尖头圆头都行,只要不是 方头)的蛇蝎美女踩在脚下强迫着舔皮靴羞辱然后踩死。这是我的秘密,也是我 的烦恼,真的,很讽刺,兄弟们的主心骨,老婆眼里的悍匪,怎么有这么下贱的 癖好……
 
  李玉燕,就是刚才和我打招呼的女孩,是刚进公司几个月的设计师,外地姑 娘,咖啡色的皮肤,方方的脸,颧骨有一点高,有点克夫相,眼睛到还行,就这 么个姑娘,放在学校里丢人堆里也就没了,擦肩而过恐怕我都不会瞟一眼,不过 当初在人才市场给公司招聘的时候我的眼睛却一直盯着她,没错,盯着她的脚, 盯着她脚上的那双黑色的闪着皮革冷光的皮靴,我也不时打量一下皮靴的主人— —这个一点都不漂亮甚至有点乡土气息的丑女孩的脸,她可能注意到了我的目光, 向我微笑了一下,走了过来,最后她和另一个长得漂亮可爱的女孩一起被录用并 开始了试用期,意外的是李玉燕这个平时老老实实闷声不响不怎么活络,也没啥 设计才能的外来妹被经理给留用了,可能这就是办公室政治吧。
 
  我打开女王大全开始用搜索功能搜索「皮靴」,贪婪地将所有权限能打开的 相关帖子全部打开然后一一浏览,一双双让人神魂颠倒的美腿皮靴映入眼帘,我 的下体顿时勃起了,我想可能恋物癖的男人在这种时候欲望是远远强于一般人的, 比如我,靠这种女王片,性幻想,从十四岁到现在平均每天打手枪大于等于两次, 甚至有过七次,真怕有一天会打得失去性功能……我看着屏幕上的图片和文字, 悄悄抚摸着下体。「小钱,」隔壁桌上李玉燕叫我,我的手停了下来,很自然地 放在腿上「最近店里哪几款卖的好些呀。」「哦,06,09款好些吧」我气定 神闲地回答着,心想办公室里还是老实些吧,看看网页解解闷就好别自摸了。我 把网页最小化然后打开excel表格,感觉下体恢复正常了,深吸口气,出去 抽根烟吧,真他奶奶地闷。回来的时候看到李玉燕坐在我办公桌上聚精会神地看, 我菊花猛地一紧,她也看到了我,「哦,不好意思,经理叫我拉几张表格,不过 我的电脑和打印机连不上了所以在你电脑上打了。」
 
  「没事你用吧我再抽根烟去。」我继续假装没事般镇定自若,但是那一整天 到下班,我的菊花都没松开过。
 
  晚上我躺在床上,老婆中班还没回来,我什么事都不想做,不停地在想:她 看到了没,好像后来我看网页还是最小化状态,分页……好像也没动过吧,没看 过,那还好,可要是看过了……传出去在公司还怎么混啊……呵呵,朋友们,同 好们,事情往往是情理之中,意料之外的。
 
  第二天我早早地起了床去了公司,难得早来些也好,更重要的是想看看办公 室有没有异常反应,」hi!」李玉燕像往常一样和我打招呼,我瞄了她一眼, 笑了笑。她也笑了笑,笑的很自然,我顿时松了口气。中午吃过饭,心情大好, 办公室两个兄弟正在争着赖洗碗,都说自己是昨天洗过的,这时候我笑着说: 「今天好像是我洗吧。」
 
  这天真的挺冷的,办公室又没热水器,在厕所里洗碗臭了点,我就在盆子里 装满了水,拿到厕所门口走廊里找了个装货的手推车,矮矮地坐在上面开始洗碗。 当我洗得满手泡沫的时候我听到办公室和车间旁边仓库的方向有脚步声,我没在 意,是来上厕所的同事,可是脚步声到我附近的时候慢了下来,一直到我身边, 我转过头看看是谁,一双闪着寒光的皮靴却映入眼帘,笔直的小腿,饱满的腿肚, 纤细的脚踝,平跟圆头的马靴款式,在皮靴里的脚脚型小巧完美,两只脚紧紧并 拢在一起,不时踮一下,脚背处的褶皱让我兴奋不已「在洗碗呢?」
 
  我正出神时,皮靴的主人问我,口气里带着一点笑意,我猛回过神抬起了头 ——是李玉燕,她今天好像花了点妆,淡淡的一点眼影,和一点眼线。「哈哈, 是啊,今天轮到我。」我想岔开话题把头低下去看手里的碗,可是下体已经开始 勃起了,眼睛更不自觉地望向她的双脚,我多么渴望这样一双穿着如此动人的皮 靴的脚啊,渴望它的爱抚,渴望它的侮辱,渴望它的践踏和无情的蹂躏。我正在 出神发呆的时候燕没有走开,还是保持着那个姿势站在我面前,「你怎么啦,在 看什么呀。」她问我,口气里还是带着笑意,「是不是……我的皮靴很好看?」 当她这句话问出口的时候我的菊花猛烈地收缩起来,浑身仿佛触电一般,就像一 个弥天大谎被当众戳穿。我感觉到心脏的跳动频率急速加快,快到心口发疼,而 她,我从那句话的语速和口气中听出一丝难以掩饰的颤抖的亢奋。「我的……皮 靴……是不是……很好看。」她的声音颤抖着,继续问道,口气中已经不再对兴 奋有所掩饰,我的嘴因为惊讶而缓缓张开,头也不由自主地从她的皮靴开始往上 看,直到望见她的脸,还是那张脸,咖啡色的皮肤,小小的嘴,直挺但是显得有 些短的鼻子,高高的颧骨,和一双还算可以的眼睛,但是今天,那张脸却不一样 了,她在看到我抬起头的时候,她脸上原本的笑意在慢慢消失,她的下巴慢慢地 上扬,眼睛向下斜视着我,她悄悄地,用很小的动作舔了下舌头,天哪,这个角 度,这样的眼神……我感觉自己完全无法动弹,我张着嘴,脑子里刚想好的说辞 现在已是一片混乱,就在这时她的呼吸渐渐显得有点急促起来,接下来的一幕, 也许是我一世都无法忘怀的,我的双眼慢慢地瞪大,瞪大,是的,短暂的兴奋或 者说犹豫之后,她……她抬起了腿……慢慢地抬起了腿,我望着她的靴底,完全 不知所措,只是继续保持着洗完的姿势,我的手上满是泡沫,还浸在冰冷的水里, 我看着她,看着她的眼睛,看着她扬得快要让我看不到她的脸的下巴和微微张开 路出一点舌头的嘴……看着她的皮靴尖快要接近我的嘴唇,我剧烈地喘了起来, 看着她的脚踩在了我的胸脯上,「恩……」轻轻地一声,是她用力时喉咙里自然 发出的声音,她突然腿上用力,把我蹬了出去,我屁股底下的手推车向后滑去, 而我,一屁股跌坐在了地上,泡沫溅了一声,我做在地上侧过身想爬起来,燕却 向前走了一步一只手扶住墙,另一只脚踢了过来,踢吧……我睁着眼睛,迎接那 一脚的到来,踢吧……踢碎我的掩饰,踢碎我的自尊和傲慢,然后把我踩在脚下, 永世不入轮回……我看到那只穿着皮靴的脚绷直了脚背离我的脸越来越近…… 「恩!…」她这次更用力,嘴里发出的声音也更响,更兴奋!我看到了……我看 到了……天哪,她的整条腿踢到最高的时候,从腿,到靴尖绷成了一条美丽的直 线,而我,也被那一脚踢中了鼻子和嘴,我被踢翻了,鼻子猛的一酸,眼泪流了 下来,嘴里渗出一股暖流,咸咸的……我望着她,渴望地看着她的脸,她的呼吸 猛烈了起来,松开了扶着墙壁的手,又是一步走上来,抬起了腿一脚踩住了我胸 脯和咽喉的位置,我顿时觉得难以呼吸,伸出双手抓住她的脚踝,想把她的脚搬 开,可是手触到她脚踝的那一刻,却怎么也不愿意向上用力,只是兴奋地握住, 而她……我看到她的眼睛随着她的脚越来越用力也瞪得越来越大,嘴里不断发出 兴奋的「恩恩声……」这时,我的意识开始又一点模糊了,耳膜开始发胀提不到 她的声音,我身体不停地扭动,双手在她的皮靴上胡乱地摸索着,仿佛是挣扎, 可是我知道,以我的力量,只要多用哪怕那么一点力,她的脚就会离开我的身体, 我们就保持着这样的平衡,然而她呼吸越来越快,不管我怎么挣扎她都死死地踩 住我,仿佛她的叫也不愿理离开我的身体,踩吧……从此以后,我的身体,就是 你脚下的尘土,用力啊,对,用力啊,求你了,让我死在你的皮靴下吧,求你了, 我的……女王。我心中不停地呐喊,突然,我胸口的脚缩了回去,并快步离我而 去,我的耳朵尖尖恢复听觉,有脚步声!办公室那个方向有脚步声过来。李玉燕 走到转弯口看了我一眼,我猛地醒悟过来,跳将起来拍打自己身上的灰尘和嘴角 的血……
 
               第二章掩饰
 
  读大专的时候我的兄弟都说其实我适合当官,因为我有领导能力,遇事不慌。 我也觉得我能当官,而原因是我遇事会装!
 
  那天在厕所门口的走廊里我被李玉燕死死踩住胸口而脑充血啥都听不清,不 过还好她耳朵尖——有同事过来了。在她看了我一眼的短暂呆滞后我迅速爬了起 来拍打身上的灰尘抹了抹嘴角的血渍然后马上蹲下继续洗碗。「小钱今天你洗碗 啊?」同事老王师傅从走廊转了过来「办公室有热水啊……这么冷的天」她嘀咕 着进了厕所,我看了一眼,她穿的平底鞋,我心中一惊,要不是李玉燕耳朵尖, 恐怕等这个王师傅走近了看到了会怎么样,会不会昏过去……我的脑子从亢奋中 冷静了下来,手上慢悠悠地洗着碗,心里不停地思索:今天这算怎么回事?昨天 我电脑上的网页她肯定都看到了,难道她也懂吗?难道她今天早想好了要这么做, 所以特地穿了皮靴化了妆吗?李玉燕也是刚结婚的,就比我早一个月,她的婚礼 我都没去,难道她的老公是m吗?今天这种事以后还会发生吗……最好不要发生 了……不不不!要发生!额……我脑子再次陷入混乱。
 
  洗好碗我端着盆子走出来回到办公室,脑子充满矛盾,走过她的座位我讪讪 地看了她一眼,她没看我,低头整理文件。我做到位置上打开qq,点到她的头 像:是和她说些什么吧?还是什么都不说,就当没发生,今天的事就这样忘记它 呢?我摸摸嘴角,扯住自己领子,外套里面的T恤胸口还有一点残留的鞋印,小 小的,呵呵,今天的事,我能忘得了吗………这时她的头像跳动起来「你的背上 还有灰」……
 
  晚上,我和老婆吃过饭就躺在床上看电视,回想起白天的事我就懊恼不已, 是的,后来一整个下午,她的头像一直没有动过,我没回答,她也不再有任何反 应,就这样像往常一样什么都没有发生。诶,我为什么不和她说些什么呢,为什 么不问问她,让她也问问我,或者即使不会再有以后也要说好彼此都保受这次的 秘密啊……可是想起她那傲慢鄙视扬着下巴的表情和亢奋的呼吸,想起她对我抬 腿就是一脚的姿势,想起她脚上的皮靴,想起她踩住我死命不放的样子……天哪, 这怎么可以只是秘密,怎么可以!我的下体开始充血,几秒内硬到自己都觉得涨 痛,我翻身压住老婆扒下了她的内裤……老婆是一家五星酒店的前台,长得很漂 亮,这不是关键,关键是长得有妖气,化了妆以后有很强的女王气场,而且腿很 漂亮,我一直不欣赏林黛玉式的病态柔美,觉得那样病怏怏的女人,一定满肚子 蛔虫!我喜欢肉弹型的美女,就是NBA拉拉队那种,我老婆就是那样的,撑满 c罩的胸不说,那两条大腿,健硕有力,有一点点肌肉轮廓,摸起来超有手感, 小腿饱满,穿靴子上粗下细漂亮的弧线,当初为了给她买一双合腿又和我口味的 靴子,我带着她几乎跑遍市里所有品牌店,最后在一家杂牌鞋店才买到,她高兴 得要死,觉得我对她超级好,可她不知道,我可是为了饱自己的眼福。这边厢我 抱住老婆双腿拼命扭动下体,她的娇喘很快变得急促:「来了……来了来了… …」她抓住枕头遮住自己的脸放肆地开始叫喊……呵呵,我老婆绝对不明白,她 今天来之不易的高潮,确确实实是源自一个相比之下丑陋又有乡土气息的外地女 人。
 
  可能同好不明白了,这么好的老婆,不把她培养成女王,放着看是不是太暴 殄天物了,其实原因挺简单:装!我这个人真的太爱装,太会装!那时候看到老 婆的光脚咽口水,我就说:「那时候我和我兄弟去一个高级场所做全套服务,小 姐还有帮客人舔脚趾的服务。」「是吗,舒服吗?」我眼睛一亮:「舒服的。」 谁知她接下来一句回答让我喷血:「那我帮你舔。」当然,最后还是我舔她,让 她感动不已。有这样的老婆,我还想着那个李玉燕干什么?比什么都比不上我的 老婆啊,我老婆身高170,满c罩,高鼻梁,大眼睛小嘴巴,标准黄皮肤。李 玉燕身高目测165,最多满a罩,有点大的鼻子,小嘴巴,就真的只有眼睛可 以看看了,不对不对,这么对比我怎么还是很想李玉燕呢……对了!我不是恋足 吗,不是恋靴吗,想起李玉燕踩在我胸口的脚,目测36- 37码,而我老婆3 9码,(穿在鞋子里还是小脚码好看)而且因为从前是运动员的缘故,脚上茧子 很多,叫她去修她又怕疼不肯去……诶……
 
  第二天早上,我老婆的手机喳喳大叫「喂!起床了!」我老婆推我「起床啦! 你是不是又要翘班了?」我翻个身,心想去也没事做,去了干嘛……不对,我和 李玉燕现在……恩,还是去的好,可是去了会怎么样呢?要是真的再发生什么, 以后可怎么办呢?不去!还是不去,冷静几天的好!于是我眼镜一闭道:「不去 了不去了,没屁事。」等醒过来已经是下午,老婆上班去了,我坐起来拿起手提 电脑打开,刚上qq,一个头像跳动起来,我的呼吸立刻加速——是李玉燕: 「你怎么不来上班。」「懒得来,我来了又没啥事。」我假装没事地回答道,同 时关了对话窗口。等了一会,她没回答,我顿时感觉心凉了一半,打开游戏,玩 了一会,qq又叫了,我再次心跳加速,一看,果然是她:「过来」简单两个子, 可是后面却附了一个心跳的qq表情,她要表达什么意思呢?我的下体顿时勃起 了,我又想起了昨天她高傲的表情,她脚上闪亮的皮靴……「过来」她又发了一 条。我再也没有办法自我镇定了,立刻穿好衣服冲向单位。
 
  到办公室,我如往常一样装模作样汇报工作,领导一如往常一样点头,同事 们一样忙着手里的工作,是的,一切都没改变,只有我,恐怕在这间办公室,我 和她的一生都将变化。今天很奇怪,李玉燕没和我打招呼,我离开领导的座位, 走向自己办公桌,这次我故意从她身边走过。她没有看我,但是我注意到了她的 脸,完全红了,一直红到了耳朵根,我又瞄了一眼她的脚,天哪!还是那双靴子, 比昨天更亮了,显然擦过了,而且她的脚,动了一下,从桌子底下向外面移了一 点,脚跟还微微抬了起来,似乎是有意识的。我做到办公桌上,我无法平静,我 把头偏向她那一边,令我惊讶的事情发生了,我听到了她的呼吸,没错,很急促, 仿佛有人在撩拨她的下体,是的,显然她很兴奋,因为我的到来。我打开qq, 等待着,等待她下一步的「指示」,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渐渐的,我听不到她 呼吸了……半个小时过去了,什么都没有发生,什么都没有,我难以按捺现在澎 湃的心潮,鼓足了勇气打开了她的头像,对话框跳了出来。刚要说些什么,却发 现什么都没法说,说什么呢?问她……还是……求她?我反复地斗争着,终于挣 扎着打了几个字「叫我来干嘛」。我看着对话框,傻傻地发着呆,等她的回答, 好像多年前我追一个喜欢的女生,发了条短信然后看着手机傻等人家回一样。一 分钟过去了,对话框没有任何动静,我继续等着,又是一分钟过去,我索性关掉 了对话框,期待着她头像的跳动。「小钱」领导叫我,我站起来走过去,「你等 会下班前去一趟总公司去拿一下来年的预算表和今年的对账单然后……」我频频 点头,可是领导说的话我几乎没记住,至少肯定没记全。我失落地走出办公室, 点起一支烟,她到底要怎么样?难道她也在犹豫?或者她想结束这种荒唐的事情? 是啊,这种bt到极点的欲望谁能接受得了?一个普通的女孩,农村出生,相貌 平平,来到外地工作,除了自己刚结婚同样是外地来的,在结婚照上显得搓搓矮 矮的老公之外,她没有别的人可以依靠,难道还敢有刚进一家大企业就把皇亲国 戚+ 公司有名的帅哥踩在脚下蹂躏?也许她觉得昨天发生的事情根本就有悖人伦, 根本就是个错误,她也许是想默默地继续过普通的生活,所以什么都不再和我说, 也不再理睬我。想倒这里,我心中一阵阵地失落和刺痛。我丢掉烟头无精打采地 回到办公桌前,却发现她的头像悄悄地跳动着,跳动着……我的心,也一样! 
               第三章挣扎
 
  我所上班的地方是一家市内大型的服装出口企业的大型生产基地,我们的办 公室很特殊,原本是一家企业旗下单位的生产厂房,所以办公室很大,办公室进 去是整烫车间,再往里走就是生产车间,而在整烫间往左走到底有道门,进了门 立刻左转就是仓库(不左转一直走再左转就是厕所门口,也就是发生第一次事件 的地方),仓库很大,堆满了衣物面料。李玉燕现在站了起来,对我看了一眼, 眼睛里充满魅惑和笑意,她脚上黑色的皮靴随着她一前一后的走动而耀着两条笔 直的白光,她走出办公室走进了整烫间,我猛地甩甩头,下定了决心,也站了起 来,我要告诉她,不能再那样!我走出办公室,跟进了整烫间,看到她走在前面, 她知道我跟了进来,回头对我笑笑,眼中满是得意。我的脸一下子发烫了,我穿 过整烫间的门,却发现她并不在,她去哪了?那么1短的时间,应该还在走廊往 厕所走啊,我挠挠头,突然我被人抓住衣肘,转头一看是李玉燕,她闪在仓库门 口,生硬地一把将我也拉进了仓库。
 
  进了仓库我立刻从背后伸出手把门轻轻关上,看向李玉燕,她站在我面前, 一只脚打着拍子,慢慢的,慢慢的,一下,一下,每一下都仿佛拍在我的心上, 我闭上眼,深呼吸,感觉舒服些了,然后睁开眼镜,看着她,她也看着我,胸口 起伏着,嘴角带着笑意,突然,她走上前一步,另一只刚才打着拍子的脚曲了起 来,我知道她这是要踹我,我立刻一条腿往后踏了一步,坐防护姿势,并轻声喊 道:「你要干嘛!」她一惊,脸上的笑意消失了,刚才因为兴奋而微启的嘴唇也 闭了起来,同时,她也放下了抬起的脚。「我要干嘛?」她重复了一句,「我刚 才在qq上不是回答你了吗?」,我摇摇头,闭上眼睛,猛地咽了口唾沫:「你 不觉得昨天……" " 我要踩你!我要踩死你!」不等我说完,她抢白着,向我后 面看了一眼,趁我还准备说下去的时候一脚就蹬了过来,而我,这次尽管心里千 万个不舍,可是已经下定决心要结束这段荒唐的,完全有违道德的恋慕的!所以 这一脚,我不挨!可是以她这样的体重踹我的话,她自己一定会跌倒,我不想, 或者不舍得她受伤,所以我拼命后退……哪知道……我身后有个矮箱子,我的腿 碰到了箱子,身形一失,便跌了下去,而李玉燕则一脚踹空,跟着我坠了下去, 可是她的脚却依旧对准我的肚子,重重地踩了下来,「唔!" 我闷哼一生,双腿 卷了起来,这时的我,保持着一个奇怪的姿势,因为箱子后面就是墙,我屁股坐 在箱子上,而背和头侧靠着墙,而她,一只脚正死死地踩住了我的小肚子,我正 想挣扎,却看见她另一只脚一踮跟了上来——她的双脚都落在了我的肚子上「唔!」 我痛苦地挣扎起来,扭动着我的身体,双手抓住她的靴子拼命往上台,却依然不 愿意太用力,她看到我痛苦的表情和扭动的身体,嘴角又挂起了笑意,「你要 ……干什么,你要干什么……下来!" 我挣扎着喊,「快下来……唔……" 李玉 燕抬起腿一脚踩住了我的嘴,并向前府下身子,把身体的重心都转移到这只踩在 我嘴上的脚上来,我发不出声音,随着脚的压力和碾动,我的头就蹭着墙壁下沉, 下沉,直到完全躺在了箱子上。「我让你叫……我让你叫,呼……呼……呼… …呼」她剧烈地呼吸着,一边用力地碾动着自己的脚,一边嘴里说着话「你知不 知道……你知不知道……" 她仿佛是在问我,又是在自言自语:「我下了多大的 决心……你知不知道……恩……恩」她的脚不停地在用力,发现我不再试图叫唤, 呵呵,此时,我正侧着脸,被她踩着,透过她的靴底,斜着眼睛看着她的脸,她 的脸扭曲了,完全因为亢奋而扭曲了,原本府视着我的脸又开始往上抬,眼睛却 在往脚下看,嘴巴微微张开,牙齿却仅仅咬在了一起「你知不知道,我想了你一 整夜……嘿……恩……」我没有回答,我也知道,她现在一定听不到我的回答。 「我想了你一整夜……我下了多大的决心!我……我一整夜都在想你的样子,你 在我脚下的样子……恩……挣扎啊!你在挣扎啊。我就是要看……我就是从小想 看……恩……恩……就是要看你这样的男人在我皮靴下挣扎的样子……"
 
              第四章畸形的爱
 
  很小的时候我很喜欢看电视,那是个武打片大行其道的年代,记得有一部国 产武打片,一群漂亮的舞女和一群喝醉酒的武林高手互斗,很多武林高手惨死在 那些舞女的脚下(同好应该知道),呵呵,那时候起,我觉得女人是美丽的,高 贵的,她们的腿,她们的脚,是杀死男人的武器,她们高高地抬起雪白秀丽的腿, 然后无情地一脚踩下,死死地踩住男人的胸口,脖子,任凭这个男人挣扎,任凭 这个男人抱住她的美脚,乞求地望着她,寻求着一线生机,而她,却只是死死地 踩住,她带着凶狠,鄙夷的表情看着脚下的男人痛苦的表情,扭动地挣扎,最后 吐出一丝鲜血,在她的脚下死去……是的,这是我从小的梦想,从小的,卑微的, 下作的,不能对任何人说得梦想。
 
  那一天,一切都平静如往常,办公室里的人忙忙碌碌,却少了两个人,一个 普通的,有点丑的女孩,一个高大俊美,结了婚就伤了无数女人的心的男人。就 是这两个人,在公司的仓库里,做着任何正常人都完全没法想到,更无法理解的 事情,是的,正常人不会理解,因为这对男女的心理,都不正常,呵呵,女的叫 李玉燕,而男的,就是我。这时的李玉燕几乎疯狂,她双手撑在我身后的墙壁, 双脚踩在我的肚子上左右碾动,我在她的脚下苦苦挣扎着「你……你为什么不叫 ……为什么……呼……呼……呼……呼……不呻吟……」她的语气变重,声音变 响,而我,依旧无语,我该怎么办?我该说什么?我不知道她是出于兴奋的自言 自语,还是对我的反应不满意,也或者说,我不想开口,打破现在的气氛,她的 目光从鄙夷转为凶狠,是的,我确定,她现在,想她置我于死地,她……真的要 踩死我,「扭……恩……继续扭……」她瞪大着眼睛,急促地呼吸着,然后… …她踮起了双脚,把重心全都压在了她的脚尖,弯着腿扭动着她的臀部。我出神 地望着她,看着她使劲浑身解数的样子,用力啊,用力啊,我在心里悄悄地呐喊。 踩吧!踩死我吧。「嘿!」她猛然叫出了声,用出了她的最大力量「额……额 ……」我痛苦地发出声音,双手抓住了她的双脚,用尽力气想往上抬,我再也承 受不住了,可是因为呼吸困难造成的缺氧,我已经没有力气,难道……我真的会 死在这里?死在李玉燕的皮靴下?」恩……恩……」李玉燕继续扭动着她的臀部, 旋动她的脚尖「求我啊……」她的声音仿佛是在说悄悄话「求我……我就……松 开。」我呼吸困难,挣扎着用含糊的字句回答「求……求你……」可是李玉燕仿 佛没有听到,她接着问「你……恩……呼……呼……呼……呼……你……爱不爱 我?」「爱……"
 
  " 哦!」她仿佛浑身触电,声音里充满性的快感「爱到什么程度?」「爱 ……爱到要死。」我快断气了,真的要死了……终于,她把踮起的脚放下了,虽 然她还踩着我,但是我也从刚才濒死的状态缓了过来。我望着李玉燕,她张大着 嘴看着我,突然抬起一条腿,把穿着皮靴的脚伸到我的嘴边:「舔……给我舔 ……我要你……我要你舔我的靴子。」我一惊,望着我嘴边的,梦寐以求的皮靴, 大口地喘息了起来,我确信这是有生以来最快的心跳,快到心口发疼,疼到心碎, 我望了望她的双眼,她昂着下巴,斜着眼镜看着我,胸口也在急速地祈福,呼吸 声几乎大过了我「呵……呵……" 她忍不住喘息着,并把靴尖伸到了我的嘴上 「舔……快舔啊……你不是爱我吗……你不是爱到要死吗……" 我心中五味翻滚, 其实原本这个女人我都不会多看她一眼……其实我想把心中这难以告人的幻想永 远隐藏……其实我原本想结束这畸形的恋慕……其实……呵呵,没有其实了,我 慢慢地抬起头,望了她一眼:什么初恋……什么曾经最爱的女人,什么最难以忘 怀的女人……什么妻子!眼前这个,才是我眼中最美……最美的女人……我低下 头,望了一眼我嘴边的皮靴,终于……闭上了双眼,用手抱住她的皮靴,忘情地 吻了上去,「恩……呵……」她呵气如兰,声音动听而性感「对……就是这样 ……用手捧住我的脚……捧住……恩……" 她眼神迷离,表情充满性的愉悦,时 而又会变得凶狠无情," 恩,舔啊……用力啊……恩……舔我的皮靴啊……" 我 低着头,听着这仿佛来自天堂的声音," 恩……哦……""我一边舔一边情不自禁 地发出声音,捧着她的皮靴深情地亲吻着,舔唆着,吮吸着,仿佛被灌了迷药的 妓女,在给男人口舌,仿佛贪婪的饿狗,要舔净碗里最后一丝残渣「就是这样 ……恩……就是这样……爱我……爱到舔我的脚,舔我的靴子……舔啊……不要 停下」她突然语气又凶狠起来,还带着鄙视「舔……恩!恩!舔啊!把我的皮靴 舔得干干净净!」
 
             第五章羞愧的灵魂
 
  念书的时候,我在学校里一向横行无忌,记得有个小子不服,抬脚踹我,踹 中了我最后自己却倒在了地上。这就是那时的我,想踩我的,想踹我的,最后都 只有倒在我跟前。在学校里,我长得是最俊美的,也是最凶悍的,身材是最高大, 最健美的,而坏主意也是最多的,所以那时候的我,是骄傲的,尽管成绩差,尽 管不懂追女孩。
 
  呵呵,在别人面前,我事优秀的,高傲的,狂妄的,可是谁又知道我的灵魂 有多渺小,有多下贱呢……记得高中时候,我在一个光盘店买到一张女王脚奴的 片子时,兴奋得难以掩饰,当看到奴隶对沙发上的女王伸出的脚畏畏缩缩地伸出 那下贱的舌头时,我的心开始无法控制地跳起来,我的心脏从来没有问题,可是 就在那一次,我第一次赤裸裸地看到男人被强迫舔女人脚的片子时,我居然心脏 跳得发疼,像心绞痛一般难以承受……那疼痛的同时居然带着激动的快感,我明 白,那就是所谓的亢奋!
 
  有和我一样癖好的人,恐怕在普通的性行为或者亲近行为中是无法得到亢奋 的,这,是我遇到李玉燕后才明白的。而她……我却不知道她怎么想,更不明白 她是如何会有这种跟我严丝合缝的喜好的,我只知道,现在的我,完全失控了: 我一只手抓住李玉燕踩着我肚子的脚,时而紧握她的穿着黑色皮靴的脚踝,时而 在那双美到让我心碎的皮靴上上下抚摸着,另一只手捧着她抬在我面前的靴子, 忘情地舔吻着,像一条狗,像一个奴隶……「对……舔……舔得用力点……用力 点……」李玉燕喘息着「抬起头啊……让我看你……我要看着你……" 此时的我 ……已经失去了灵魂,完全全任她摆布,她低下头,端详着我,看着我的脸,看 着我下贱的脸,她突然收起了我舔着的脚,用悄悄话般的声音说道:「把嘴张开 ……张开……" 她要干什么?我疑惑着,看着她从我面前收回的脚,她想干什么? 我犹豫着……恢复了一些理智:我……刚才这是在干什么啊……这……我在干什 么?舔这个丑陋的女人脚下的靴子?像她的狗?像她的奴隶一样?不行!我怎么 能做这种事情!况且这是在公司!要是被人看到了……「你……你快下来吧… …下来……" 我无力地说道,亢奋褪去了,心里充满了羞愤和恐惧,怎么办?我 该怎么办……李玉燕也平静了下来,从我身上下来。我失落地看着她脚上的靴子, 有一只已经被舔得闪闪发亮,像一面镜子一样,仿佛能反射出我的模糊的,卑微 的影子。我抬起头,看着她的脸,她的眼里也满是惊恐和紧张,她抚住自己的胸 口,努力平静刚才的喘息,像一只惊恐的小鸟" 对……对不起……你疼吗。" 她 恢复正常了,仿佛又变成平时那个李玉燕,她走过来要扶我起来,我看着她的脚, 随着她的走动,皮靴上的折痕微妙地闪动着,还有我舔舐的痕迹,我又兴奋了起 来,我没有接她伸出的手,而是痴痴地看着她的脚,然后抬起头看着她的眼睛。 她呆立着,保持着弯着腰要扶我的姿势,而一只脚为了保持平衡,便踩到了我手 边的箱子上,我喘出一口气,手,居然没经过大脑的思考就伸了上去,抚在了她 的皮靴上。李玉燕看着我,突然她咽了口唾沫,又兴奋起来,被我摸着的脚猛缩 了回去,我还没反应过来,就被她猛地踏住了咽喉,她喘息了起来:「张开嘴 ……张开」我再也无法保持理智,慢慢地,张开了我的嘴「张大……张大啊… …我要你……我要你……" 她抬起踩着我的脚,用力绷直了脚背伸到我面前「给 我吃……我要你吃,我要你含……含住我的皮靴!」她的声音猛然变大,同时, 她的脚无情地插进了我的嘴里,深深地插了进来,天哪……我努力用鼻子呼吸着, 双手抓着她的脚「你要反抗吗……你要……反抗吗……" 她瞪着眼睛,咬着下唇, 插进我嘴里的脚用力地伸着,扭动着「唔……唔……" 我发不出声音,嘴里喊着 她几乎半只脚,拼命地张大着嘴「知道吗……这是我从小想着的……我喜欢看 ……看英俊的男人,在我脚下挣扎……爱我爱到像……像……狗一样舔我的靴子 ……舔我的靴子……" 她忘我地自言自语着,我羞愤着,可是却难以抗拒这快感, 是的,这样的快感是可遇不可求的,金山银山给不了我,三宫六院也给不了我, 能给我的,只有李玉燕——这个并不美丽的女孩……不知道过了多久,我躺在箱 子上喘着粗气,感觉到我的裤裆里湿湿的……我在毫无外力作用下射了,我羞愧 难当,用手捂住自己的脸。而她,站在箱子上,她的脚正对着我的脸,我转头看 着她,她也看着我,迟疑了一会,问道「知道你以后该叫我什么吗?」
 
  「主人」我说着,低下头,羞愧地不敢看她的眼睛。
 
  「呵呵……不对……你还是叫我李玉燕吧。」
 
  她怎么了,难道她后悔了?在她下定决心要做这些事,并且牢牢地将我困住 了之后,她后悔了?」为什么?」我心中有些急
 
  「因为我不是你的主人。」她俯视着我,微笑着「我的皮靴才是。」说完她 又一脚踩住了我的脸……
 
               第六章抉择
 
  早上闹钟响了,老婆没好气地开始催我上班,我翻了个身,没理她。「随你 吧」她气鼓鼓地骂了一句,转身也继续睡了。下午一点,我被老婆叮呤咣啷的声 音吵醒了。「你干嘛啊,能不能轻点。」我知道她是故意的,女人生起气来毫无 理性可言,她不舒服,就一定要拖着你陪她一起难受。她继续甩甩打打地收拾东 西去上班,我看看她,把被子往脑袋上一蒙,继续睡觉。临走,她站在房间门口, 态度恶劣道:「你就知道睡!再怎样你总得去趟公司吧?都几天了你,是不是以 后要我养你啊!」要是换做以往我肯定马上还击「你管那么多干嘛!我自己有数!」,
 可是今天,我没有说,就当没听到,她等了一会,把门一甩上班去了。我躺了半 天,再也睡不着了,于是坐了起来,诶,换了那个女人会高兴啊,我都七天没上 班了,也七天没碰她了。
 
  那天在仓库很不巧,李玉燕刚一脚踩住我,说了几句然后准备再一次蹂躏我 的时候,她的手机响了,她迅速松开脚朝仓库门口走去,仿佛刚才的一切都没有 发生。「喂,哦……我刚在卫生间呢……好……好……我来了……" 她应着电话, 看样子是经理找不到她就打她手机交代事情。我也立马爬了起来边走边拍打灰尘, 跟她保持一段距离往外走。「小钱,把你的车钥匙借我,经理叫我去边上另一家 厂的仓库里拿些东西,我没法拿,想用下你的车。」李玉燕回过头来。「要不我 帮你去运?」我恢复往常平淡的口。气「不用,你借我就行了。」那不平凡的一 天,最后就这样平凡地过去了,李玉燕在办公室没再和我说话,我也当什么都没 发生过。一切仿佛都很正常,只是在和办公室一个兄弟亮子一起在门口抽烟的时 候,李玉燕恰巧走过对我说了句:「小钱你脸上好多灰啊,嘴上也是。」亮子一 听也来劲道:「是不是偷看女厕所去了,碰了一鼻子墙灰哈哈」。我脸一红: 「是啊,要不明天带你一起去?」我假装镇定地打趣,用手拍打着自己的脸… …傍晚回家,老婆还在上中班,要十一点回来,我傻傻地躺在床上想着白天的事 情,诶,怎么办,我不知所措。从前一向都是别人问我怎么办,这次,我把自己 问住了:眼下怎么办?现在她下定了决心如狼似虎,我要是天天在办公室,怎么 可能经得起她的诱惑。堂堂七尺男儿,哭着求着跪着被一个弱女子踩在脚下蹂躏, 这算怎么会事呢,我踌躇着,不停地抽着烟,而且,就算我愿意,公司安全吗? 尽管仓库平时没什么人去,而且很大,能找到就算有人进来也不一定会看见的死 角,可是时间长了呢?况且我和她也都结了婚的,一起出去开房间也很不方便又 不安全……
 
  这七天,我几乎都在床上度过,老婆回来我还在睡,老婆睡了我想心事,上 网。把这些事情思前想后想了无数遍终没个结论,李玉燕,这个我生命中原本微 不足道的过客,却在我的生命中爆发除了最耀眼,却也最隐秘的光芒,终于让我 茶饭不思,神魂出鞘。我躺在床上,又想起了她的眼神,她的下巴……她的靴子 ……她抬起脚无情地踩下,又绷着脚背把皮靴尖毫不留情地插进我嘴里的样子 ……我想着想着又一次把手伸进了内裤,是的,我每一天都在想她,每一次想到 她我总情不自禁,这几天我的身体仿佛一台小生命生产机,想着她的靴子想着她 蹂躏我的样子,我不停地自慰,只有在自慰之后的那短短的时间里我才能平静。 我该怎么办?怎么办?去公司?不行,她肯定会继续那样,虽然我会得到我想要 的快乐,但是我也知道,我会沉沦下去,甚至毁掉生活和家庭。不去的话,我, 又能逃避多久?何况对我这样一个m来说,李玉燕这样的s,真的是可遇不可求, 从李玉燕的行为和她所说的话里,至少可以知道,她从小就有那种蹂躏男人羞辱 男人的幻想的,而且很强烈,不亚于我,我和她一个「凹」一个「凸」是一拍即 合的,而且她肯定也是第一次这样对待男人,至少成年后绝对是第一次。她一次 给我带来的羞辱,痛苦,快感,远远超过所有曾经经历过的收费s所给我的,是 啊,一个收费的s,即使熟悉sm的所有内容所有项目,也要在网上和你聊半天, 才能有眉目,最后她们让你躺着,象征性地在你身上踩来踩去,然后躺在沙发上 伸着脚,面无表情地让你舔,手上还不时接接电话……呵呵,这和嫖妓有什么差 别呢——你告诉小姐你喜欢的姿势,最后在她假模假式的高潮中交货……在我看 来,这比嫖妓还不如,小姐还很敬业,会假装高潮,而很多收费s,面无表情, 像僵尸一般,舔她们的脚仿佛在舔一块猪肉……这根本就是愚弄,根本就不是一 个真正的s,真正的s是心里变态的,扭曲的,她不需要和你聊天,只要你遇见 了,她自然会照着自己的意思狠狠地蹂躏你,到时候你就能知道这个s和你配不 配。那么这样看来,我对李玉燕来说,就是完美的m,她也是我完美的s……诶 ……李玉燕啊李玉燕……是你出现晚了,还是出现早了?还是,……根本不该出 现?终于,我的大脑不堪重负,想着想着我又睡了过去……
 
              第七章失禁的爱
 
  不知道睡了多久,我睡梦中仿佛听到房间里有响动,好像是换衣物的声音, 我睁开朦胧睡眼,立刻惊呆了!是她!是李玉燕!她化着浓妆,眼影妖娆妩媚, 唇彩泛着性感的光泽,她的羽绒服扔在了地上,就穿着一件款式时髦的黑色的衬 衫,哦,不敢相信,她竟然穿着裙子,一条黑色的,泛着皮革光泽的面料中短款 职业裙,脚上,是一双黑色的,尖头的高跟皮靴,长筒的,紧紧的,完美地帖在 她的小腿和脚上。我打量她的同时她也发现我醒了,立刻就向我走了过来「你 ……你怎么来了……" 我大惑不解「你怎么进来的……唔!」她根本不由我发问, 跳上床对着我的嘴就是一脚踩了下来,另一只脚也跟了上来,她双手扶住床后面 的墙壁,牢牢地踩在了我的嘴上。「哦~ 」她长长地,响亮地叹出一口气,她的 声音完全因为兴奋而失态了,仿佛一个瘾君子刚被释放就迫不及待地把针筒刺进 自己的血管。「你还问我,谁让你不来的,恩!恩!你说啊,你说啊!」她放肆 地叫着「张开嘴!恩!" 她迫不及待地把她的新皮靴狠狠地插进了我的口中「给 我吃!恩!给我含……含在嘴里舔……」她的声音又变轻了,我挣扎着,抓住她 的皮靴往外推,因为这次是尖头款的靴,她的靴尖一下子就抵到了我喉咙最深处 「唔!……喔!」我含着她的皮靴呼喊着,央求她快拿出来,可是我的下体已经 完全不听话地硬了起来「兴奋吗……」她轻声问道「高兴吗……看到我高兴吗 ……」我犹豫了一下,点了点头,她伸出出插在我口中的脚,却突然像变戏法一 样从手中拿出个小东西丢进我还没来得及闭上的嘴里,用手捂住,然后双脚站到 了我的肚子上,「咽下去……" 她的情绪时而亢奋,时而温婉,做s的过称对她 来说就像zhuoai一样,有快感,有高潮,我又何尝不是?我含着嘴里小小 的东西,甜甜的,「咽下去……告诉我,你想不想我。」她问着,手居然伸进了 自己的裙子下面,我的天,里面居然没有内裤。" 告诉我……想不想我。" 她撩 拨着自己的身体,一手撑住墙保持着平衡,双脚开始在我肚子上碾动「说啊… …」我点点头,望着她的脸,她也看着我的脸,下巴慢慢抬了起来「想我……那 ……你……爱不爱我……」是的,她太喜欢那种感觉了,被俊美的男人爱,爱到 心甘情愿地被她羞辱,被她踩在脚下蹂躏。「爱不爱,说啊。」我点点头。「说 ……用嘴说……呼……呼……呼……呼」她的呼吸终于急促起来。「爱……爱 ……我爱你……爱到要死」终于,我在她的脚下,得到了快感,却失去了灵魂, 我,说了出来。「哦……恩!恩!」她加快她裆下那只手的频率,仿佛就要进入 高潮,而我,我的肚子里开始不合时宜咕噜咕噜不停地叫了起来,「继续说啊 ……这几天你怎么想我,怎么爱我的。」我强忍着肚子里的翻滚,抱住她的皮靴 回答「唔,额……我想你,每天都想……想着舔着你的皮靴,想着被你踩在脚下 ……想着……被你踩死……恩……" 我按捺不住,一直手几次想去握自己的命根 子「恩……恩……你不许」她把我的手踢开。「哦……李玉燕……李玉燕……求 你了……」我乞求着她,可她始终不允。「继续说。」她轻声命令着,继续骚动 着她的身子。「我好爱你……恩……我好想……每天都能在你的靴下,你的脚下」。 「是么……」她说着,停了下来,脸上带着微笑从我身上走下来,把一只脚轻轻 踩到了我的嘴上。我立刻抱住她的皮靴舔了起来,我的肚子又开始咕噜咕叫个不 停,想去上厕所,又怕坏了气氛,就在我迟疑着是否要暂停的时候,忽然听到一 个声音,离我事那么的近「吱……」是拉链的声音!李玉燕,她脱下了靴子,我 惊呆了,伸着舌头,完全忘记了肚子里的不舒服。她穿着一双肉色的丝袜,看上 去质料很好,难道是特地为了我买的吗,我两眼闪着光,眼巴巴地看着她脱掉靴 子,重新双脚踩到了我的小肚子上「哦……」我和她同时发出这充满性挑逗的声 音,「好舒服……没想到用脚底踩着你的肚子那么舒服,恩……恩」她用力着, 呻吟着,一只手再次伸进自己的裙底,而我,痴情地望着她的腿,她的脚,在她 脚下扭动着,挣扎着,呻吟着。我没想到李玉燕的脚,会那么的性感,脚趾几乎 一样,都不是很长,脚趾间几乎没有缝隙,每一个脚趾从上到下粗细都很均匀饱 满,足弓看上去很明显,很性感,她的脚型几乎是完美的。咕噜咕噜咕噜,我的 肚子再次分散了我的注意力。声音大到她都能听见,可是她却充耳不闻。我的肚 子里面越来越疼,一阵阵便意袭来,再加上她的脚在我肚子上拼命地碾动着,挤 压着,我很快就难以忍受了「哦……李玉燕……我肚子好疼……哦」快感夹杂着 肚子疼,很不好受,我羞愧地开了口,求她松脚,可是她依旧故我地踩着我的肚 子,撩拨着自己。「我的脚美吗」。「美,太美了」。「你不是爱我吗……」她 突然面带轻蔑地看着我问。「爱……爱到愿意死在你的脚下,啊!。」刚说完, 她突然跳了起来「那就死吧!」她绷起脚尖,重重地插下来,插在了我的小肚子 上。她瞪大着眼睛看着我痛苦地缩起了双腿,抱住她的双脚拼命扭动「死吧… …死在我的脚下……恩……死在我李玉燕的脚下……恩……" 随着她的碾动,我 终于明白过来,她刚才扔进我嘴里的,是泻药……今天,她想要的不言而喻… …可是……可是我怎么能在一个女孩的面前……就这样出来呢……「嘿咦……」 她脚下继续加力,「出来吧……恩……恩……出来吧」她最后抬起一条腿,把脚 尖插进了我口中,一只脚踩在我的肚子上,我下贱地捧住她的脚,拼命地舔吸起 来,再也没有任何羞耻心,在也没有什么骄傲,是的,我是李玉燕脚下的奴隶, 是她皮靴的奴隶,我爱她,爱到愿意给她舔皮靴,舔脚趾,愿意死在她的脚下 ……终于,我的肚子再也忍不住她残酷的践踏「额……啊恩……李玉燕。我爱你 ……恩……」
 
                第八章
 
  崩溃此时的我,在一个丑丑的女孩的脚下,完全放下了骄傲的尊严,完全舍 弃了霸气的骄傲,我,下贱地将她几乎整个脚喊在口中没命地舔嘬着,在她另一 只脚的蹂躏下,我的gangmen崩溃,一泻千里,同时,我的手再也忍不住, 松开了她的脚,伸向了自己的下体。李玉燕忘我地拨弄着自己,发现我的手离开 了她的脚,「不许…。哦~ 你…。不许射…」她抽出插在我口中的那只丝袜尖已 经完全湿透的脚,一下又踢开了我的手「不许………」她双脚又回到了我的肚子 上,蹲了下来,然后在我肚子上的双脚抬起了脚跟,我的肚子顿时又是一阵翻滚 「唔!…。李玉燕…。」肚子被蹂躏的快感再次袭来,我迷离地望着她,仿佛是 祈求她放过我,仿佛又是祈求她不要停下,就这样一直踩下去…。直到我死去为 止。她望着我,大口地喘着「我喜欢你…喜欢你这样………哦…。」说着,她伸 出手,那只刚才拨弄自己下体的手,放到了我的唇下,我激动地张开嘴,她的手 指就伸了进来「哦~…。」她呻吟着,抽送着他的手指,而我的快感也得到了释 放,含着她的手指,我的双手开始在她的腿上盲目地摸索着,摸索着,最后摸到 了她的双脚,那是一双多么性感的脚啊,我抓住她踩着我肚子的双脚,拼命地抚 摸着,揉搓着「恩~~唔~~」「恩…。恩…黑咦~~」她回应着我,突然又用 力碾动了双脚「啊!…。」又是一股暖流从我的菊花里喷了出来。我顾不得羞辱 和肮脏,继续吮吸着她的手指,抚摸着她的脚。我的快感不来自手,也不来自嘴, 一切的快感,完全来自心理,这是多么美妙神圣的感觉啊,是的,到现在我才明 白,只要遇到了对的人,那么sm就不是色情,也不是变态,而是灵魂和灵魂的 交流………
 
     第九章facetofacehearttoheart
 
  这正是寒冬十二月,天色渐渐暗了下来,我坐在内卫的马桶上用力股动着丹 田,努力把肚子里那些半水半固体的粪便排出。房间的床单一片污渍,黄黄的一 大片,还有很多固体,一阵阵臭味飘来,让我难以忍受…。我难道就那么下贱吗? 下贱到这种肮脏的程度?可是,我的快感,我的亢奋又那么的真实………排泄完 以后我扯出床单浸到放了很多洗衣粉的水里,换上一张新的床单,然后到厕所里 冲洗着自己的身体…。我抚摸着自己,端详着镜子里的自己——一身膘悍的腱子 肉,呵呵…。难道着曾经引以为傲的身体,就是一个丑陋女人脚下的玩物吗… ……穿好衣服走出房间,看到李玉燕穿好了衣服,正坐在沙发上等我,我看看她, 然后羞愧地把脸转到了别处,诶…。我以后该怎么面对她?虽然她喜欢我叫她的 名字,可是实际上我已经是她的靴奴,脚奴了…。难道我以后都不能正视她吗? 难道我以后都要跪着吗。「哦对了」李玉燕显得有些紧张,「你老婆几时回来?」 我看看钟,现在才五点一刻,我老婆今天是中班「早呢!最早也要十一点才能到 家。」「哦」李玉燕,点点头,想说什么,却又把头低了下去。「怎么了?」我 疑惑着。「我是不是该…。我是不是该走了。」她语气里满是失落。我立刻反应 了过来「不,不不!,不要走!不要!」我一急,立刻一副奴相露了出来,用近 乎央求的口气说着,又立刻意识到了自己的失态,于是马上收起了祈求的表情, 李玉燕看到我的样子,不禁扑哧一下笑了出来。我现在站着,我不现在可不是奴 隶!我悄悄地告诉自己,嘴角上挂起了一丝自信:「你没事的话…。我们一起吃 饭吧,我又好多事想问问你。」「恩!」她高兴地点着头,好像她恋慕的男人要 约她一样。我和李玉燕并排地在街上走着,她低着头,双手放在口袋里一直不说 话,其实我也有好多话要说,却也不知道从何说起。我们走到离我家不远的一家 不错的餐馆,进去在一个靠窗的位置坐了下来。「你喜欢吃什么?」我装着绅士 风度,把菜单递给了她。「你点吧,你点吧,我都无所谓的,不挑食,也吃不多。」 她回答着,又撅起嘴巴想了想,然后把菜单拿了过去…。她想个小孩一样这样那 样看着美味的就点,一口气点了八九个菜,两个人根本吃不下。我也由着她,笑 笑地看着她,她的脸很快红了,呵呵,看来除了蹂躏我的时候,正常的她,几乎 完全是个没什么感情经历的人,我相信,如果都没有这样的癖好的话,我看一眼 就能让她的心跳加快。服务员一边点菜,一边也偷偷地瞄瞄她,再看看我…。呵 呵,这一对,女的再怎么打扮,也是不登对的啊………「你…。是怎么进我家的 啊?」趁点完菜的空档,我问她。「昨天我不是问你借了汽车钥匙吗。」李玉燕 笑着,从口袋里掏出一小窜钥匙,我一看,都是我家的。「我只用了这两把,其 他的有用吗?」她指着钥匙。而我看着钥匙发呆。她见我不回答,有点失望「我 …把钥匙还给你吧………」「不要!…。」我一急,又一副狗悻悻的样子 .「哈 …我才不舍得还你呢」她拿下那两把她用来开电子门和我家防盗门的钥匙,窜到 自己的钥匙圈上,把剩余的还给了我。「额…。那你…。你是怎么知道我家的」 「呵呵,我早就知道你离生产基地很近,而且…经理那不是有你资料么,我都想 好了,你老婆在我就说是经理打不通电话叫我来你家找你去上班的。」「你怎么 像女特务似的…。」她饶有趣味地看着我:「你不是最喜欢穿着皮靴的女特务了 吗…。」我脸一红,立刻说不出话来。她继续说道:「你哦,办公室的电脑里浏 览记录也不清除下载记录也不清除,浏览器第一页就是女王大全,百度搜索第一 个记录就是皮靴女特务………小心点嘛,要不是碰到我,别人会怎么传你呀… ……」的确,我这个人从小一直粗枝大叶,丢三落四地惯了,我没想到她确实这 么细心的一个女人,哪像我那个老婆,除了漂亮,身材好,其它啥都没…诶…… 「那你…。是怎么会…。怎么会知道sm的?」我终于切入了整题。「其实我和 你一样,也是长大以后才从网上看到的,我第一个进的网站是日本的33779 9,然后是boots- yakata和love- boots」我听完眼睛都 直了,不会吧,这完全和我一样啊!那时候没有女人的日子,都是这几个网站的 片子陪着我,害得我整天小便开叉的………「其实我小的时候有过这种经历,我 欺负了一个隔壁邻居家的小男孩,他大哭,我急了,就用脚捂住他的嘴………」 「哈哈哈,你好邪恶…。」我忍不住大笑,羞得她立刻低下了头。过了一会,她 突然抬起头端详着我:「你…你说的那些都是真的吗…。」「我说的什么啊…」 我装起了糊涂,其实就是想听她复述我说过的那些下贱的污言秽语,这会让我很 有感觉的。「就是。……就是你说你爱我…」她看了一眼周围没什么人「你说你 …爱我…。爱我的皮靴,爱我的脚…爱到愿意死在我的脚下…」「恩,都是真的」, 我听着她的复述下体硬了起来。她似乎注意到了我的反应,悄悄地斜过身看看桌 子的外侧,发现有桌布,外面只能看到我们俩的下半个小腿,于是她俯下了身子 ——「呲~~~~~」长长的一声,我知道她脱掉了靴子。我兴奋了起来,她又 左顾右盼了一下,然后小心地把不靠餐厅走廊的脚伸了起来,碰到了我的腿,我 一口唾沫咽下去,在桌子下一把抓住了她的脚,抚摸了起来。我们微微眯着双眼 看着彼此,并悄悄地舔着舌头,我按捺不住欲望,看了看餐厅里没人注意我们, 就俯下身子,对着她的脚趾一口含了上去………太美妙了,她的脚几乎没有一点 点异味,只有皮革和丝袜的味道,而这种味道是绝对让我兴奋的,我忘我地舔着, 突然觉得有一道目光正在注视着我们,我瞄了一眼,哈…。所有的一切定格了, 一个才两三岁的孩子,隔着玻璃窗,留着鼻涕,好奇地看着我抓着李玉燕的脚 ………李玉燕也注意到了,轻轻地尖叫了一声,抽回了她的脚。这时,小孩的奶 奶还是外婆从看不到我们的柱子后面走了上来把那个男孩带走了。我和李玉燕对 忘一眼,笑了…看来一个健康的男孩子就这样陷入恋足的漩涡了。「他以后肯定 会喜欢丝袜…呵呵」李玉燕笑着,一对眼睛忽闪忽闪的………这天我们聊了很多, 我也吃了很多,她不无心疼地说吃泻药会很伤身体的,然后不停地给我夹菜,这 样那样的,一直吃得我解开皮带一连放了三格。她看到我放皮带的样子,微笑着 站起来坐到了我的边上,仰视着我,带着喜欢和爱意,像初恋的女孩一样。她伸 手抚摸着我的肚子「如果……我们在一起会多好…。」我一惊,没有再接口。之 后我们继续聊了一个小时,得知她其实第一次见到我就动心了,但是她觉得自己 什么都配不上我,而自己心理又有这么阴暗变态的想法,导致她自卑地根本不敢 接近我,直到那天她看了我的电脑,呵呵,她现在相信一切都是上帝的安排: 「是上天派我这个驯兽师来驯服你这头野兽的,我要穿着皮靴,挥舞着皮鞭政府 你,让你匍匐在我脚下。」这是她的原话,至今我都能完整地复述。吃过饭买单 的时候李玉燕居然抢着要买单,我急了「怎么行怎么行」是啊,怎么行,她不顾 一切地来我家看我,带给我这样的快乐,为我做了那么多准备,怎么吃个饭还要 她买单。「你就让我买吧」服务员收走了她的钱,「我…今天那么用力,还给你 吃了药………」我听了心理暖暖的,居然有一股想吻她的冲动。一路上她低着头, 眼睛里是歉意和不舍。我想了会,掏出钱包,有一千五六,我毫不犹豫地都拿了 出来。「你…你干什么,什么意思」她看着手里的钱,不满地质问着「拿着吧,」 我温柔地说着「你为我做了那么多,我却还想逃避…。」「可是我弄伤了你,还 逼你吃药。」我打开家门,让她进去,并回答道:「呵,这算什么呢……你…。 这一身衣服裙子靴子…。不便宜吧,衣服是moda的,靴子是百丽的,这都是 专门为我买的吧。」我温柔地看着她「而且现在的防盗门钥匙都很特殊,要短时 间配好,你肯定提前就找这样专业的锁店找了很久吧………还有你的皮靴,现在 不流行这样的尖头薄底了,你肯定找了很多牌子…。拿着吧,我把一切都给你了, 难道你还要在意这些钱吗?这都是我该买给你的呀…。」呵呵,我曾经是个愣头 青,不会哄女孩子,不懂女人心思,一直单身着到二十二岁,突然开窍了…。到 现在,几乎没有女人能抗拒我这张嘴了,三下两下就会老老实实赤身裸体地躺在 我面前,可是,那并不是我内心深处最想要的。李玉燕手里拿着我给她的钱,小 嘴动了两下,最终没哭出来,却一步上前,脚一踮,吻了上来。顿时一股温暖的 电流刺激着我的全身,我搂住她的腰,吻了起来,顿时天昏地暗,其实有这样爱 好的人也挺划算的,不仅能体会普通的快感,也能享受虐恋的亢奋。李玉燕松开 搂着我脖子的手,痴痴地看着我:「你说的那些都是真的么…」「恩」「那我给 你吃药,你不恨我吗?」我背对着她,脱下鞋子,一边想着如何回答才能让她不 再想那么多,不再脚下留情。「进来再说啦。」我催促着她,可是身后没有回答, 我转过身,发现她坐在换鞋的沙发上,看着我:「你不恨我吗…。」「不恨。」 「那…。呼…呼…。」她的呼吸急促了起来,我知道,她又开始兴奋了「那…。 你喜欢我这样对你吗?」「我…。我爱你……我喜欢你这样对我,我喜欢你不把 我当人地蹂躏…」「那…。那你不要后悔…。」她一边说,一边抬起一条腿,架 到另一条腿上。我呆呆地站着,望着她脚上闪着皮革光芒的靴子,终于,我跪了 下来,跪着向她的脚靠了了过去,慢慢地伸出双手。她看着我,扭动了一下她的 脚,呼吸越来越急促,她扬起了下巴,在我的手和嘴快要接触到她的皮靴的时候, 她突然站了起来「去死吧…。」她抬起刚才要给我吻的那只脚「恩!」她一声娇 喝,无情地狠狠地一脚将我踢倒在地……
 
              第十章我是谁
 
  人生有很多坎坷,很多不幸,可也会有很多惊喜,至今回想起来,至少那些 日子的我,尽管是在她的脚下痛苦地挣扎着,被她无情地羞辱着,但是我确确实 实是幸运的,因为痛苦和挣扎,以及她给我的羞辱,都是我心中最想要的。 
  那天我躺在床上闷闷地抽着烟,四周一片黑暗,只有我手中玩弄着的打火机 随着我的按动而闪耀着光芒,火焰尽管微小并且带给我刺痛,但这却是我这个世 界里唯一的光。回想李玉燕走之前说的话我一遍一遍地思索着:「我很愿意为你 那样做……但是你要记住你是什么。」说这话的时候她一字一顿,眼里满是失落。 是啊……我是什么?我是什么……。在家里我是父母长辈优良基因的传承,在朋 友中我是天生的领导者,在女人眼里我是风度翩翩又满身痞气的坏男人,在社会 上我是狡猾又强悍的猛兽…

    警告:本站含有成人内容,未满18岁者请勿盗入,否则后果自负!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沉迷於成人內容!
    WARNING: This Site Contains Adult Contents No Entry For Less Than 18-Years-Old !
    郑重声明: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对美利坚合众国华人服务,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嬉闹镜像,请未成年网友自觉离开!